饭馆,虽然还不到饭点,但来这里来喝酒的人却也不少。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客人A问。

  “这个好像叫什么‘宣传单’!”客人B说。

  “哪儿来的?”

  “刚才过来的路上,一个美女塞给我的,那个美女是真美啊!”客人B一脸花痴模样。

  “我这里也有一张!”旁边的客人C也补充说道。

  “这上面都写了什么?”客人A问。

  “写的是,三天后晚上八点,‘不夜天’夜总会正式开始试营业,试营业时间为一天,试营业期间酒水和小吃免费,欢迎各位大驾光临!”

  “‘不夜天’?好奇怪的名字,还有那个‘夜总会’是什么鬼?”

  “不知道啊,以前从没听过这种名字,还有什么试营业!”

  “不过上面说酒水和小吃免费耶!”

  “免费的意思是不用钱吧?白吃白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这样做生意,就不怕亏死?”

  “反正上面写着说试营业期间不要钱,到时候过去看看,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有道理,有没有写地址?”

  “写了……原‘沈家’院子即:凶宅!”

  “噗!”

  “‘沈家’那座凶宅?开什么玩笑?那种地方谁敢去啊?”

  “就是,选什么地方不好,居然选择在戾气那么重的地方,去了岂不是没命?我可不想被克死!”

  “那还是不去了吧,对了,我刚想起一件事!”

  “什么?”

  “给我传单的那个美女,之前好像是‘万花楼’里的姑娘耶!”

  “‘万花楼’的姑娘?我听说她们都住进了‘沈家’的那座凶宅里!”

  “姑娘家也出来抛头露面的吗?”

  “所以,到时候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到时候再说吧,有人去我们就去,没人去的话咱们就不去!”

  “高见!”

  去与不去,可不是人为所能控制,但这个时候,姑娘们正在不遗余力地派发着传单。

  今天的‘凌霄市’格外的热闹,因为有一大群穿着美女走街串巷,但凡看到男人就将手中的宣传单奉上。

  “这位公子,到时候一定要来啊!”

  “这位爷,到时候务必要来哟,我们有美酒佳肴,还有小姐姐呢!”

  “这位爷,到时候务必要来哟,我们除了有小姐姐,还有小妹妹呢,除了有小妹妹,各种各样的美女应有尽有!”

  这些‘万花楼’出来的妹纸一个个能说会道,一边派着传单一边还在男人的耳边‘吹风’,而且一个个都国色天香,换你的话,有人在你耳边这样跟你说话,你能抗拒得了吗?

  反正我可以,因为我的定力很足,区区一个女人也想摆平我?开玩笑,最少来十个!

  “这位爷,我们除了有小姐姐、小妹妹,还有美女中的美女,人称‘花中之花’的如花哦,也就是我,到时候一定要来捧场哦!”

  “噗!”

  “这位爷,你怎么了?你怎么晕过去了?你还好吗?没办法了,看样子只能我帮你做人工呼吸了,你坚持住……”

  在一众姑娘们的卖力宣传下,几千张宣传单在两天之内全部派了出去,这种派传单的宣传方式在‘上界’绝对是史无前例的,而拿到传单的人也并没有将宣传单给扔掉,而是都很认真仔细地看了又看。

  看到上面写可以免费吃喝,然后连‘夜总会’的名字都那么独特,最关键是出来派传单的人都是‘万花楼’的美女,她们还说到时候会有很多小姐姐在场,光是这几点的吸引力就已经足够大了。

  当然,很多人心里还是有疑惑的,毕竟‘夜总会’对于‘上界’的人来说是一种新鲜的事物,但不管怎么样,王兵前期的宣传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这两天几乎所有‘凌霄市’的人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都是‘夜总会’、‘不夜天’和小姐姐。

  而王兵的保密工作也做得相当的到位,在‘夜总会’为开业之前,那些用来遮挡的布始终没有拿掉,这就不由得让每天都从外面经过的人无比地好奇里面到底是怎样一番场景。

  夜色落下,明天就是‘不夜天’开业的日子,看着眼前由自己亲自设计后焕然一新的‘沈家’院子,王兵笑了,站在他身后的沈心月也笑了,沈心月后面的一众姑娘们也都笑了。

  “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会很辛苦,过了明天,一切都将慢慢变好!”王兵说道。

  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期待,尤其是沈心月,王兵的‘夜总会’能否成功,将直接影响到她能否为‘沈家’报仇。

  与此同时,‘谷家’。

  “爹,沈心月的‘夜总会’明天就要开业了,您看这个!”谷舔洛将一张宣传单递给了谷嘉义,“这是她们发的叫宣传单的东西,这两天他们的人一直在城里发,现在几乎城里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夜总会’明天就要开业!”谷舔洛似乎有点担心。

  “你急什么?不夜天?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个叫什么‘夜总会’的生意迟早倒闭,‘沈家’那丫头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的,不信你等着瞧,还有这个,这个更致命,这上面说免费提供酒水和小吃,你见过有人这样做生意的吗?让客人白吃白喝,光是这个就能把他们给吃穷了!”

  谷嘉义看完宣传单上的字后就笑了,确实,在‘上界’这个处处以利益为先的地方,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哪位老板肯无偿让客人白吃白喝的,王兵他们一上来就让客人白吃白喝,这在老道的谷嘉义看来无疑是自掘坟墓之举。

  “等着看吧,我敢断言,不出两天,沈心月的‘夜总会’一定关门大吉!”谷嘉义信心十足。

  谷舔洛本来还有点担心的,但听了谷嘉义这么一说,也觉得很有道理。

  实际上何止谷嘉义父子不看好王兵的‘夜总会’?很多人都对于这种新鲜的事物抱有怀疑的态度,就在这种怀疑的态度下,王兵的‘夜总会’终于迎来了开业的日子,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