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里……”李云一指7号码头仓库,瞅了眼唐柏问道:“呵呵……唐兄弟,你看?能不能放了我啊?我都把你…带到目的地了!”

  唐柏轻笑两声,一瞪李云,暗叹,放你?还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鬼遭殃。

  “走,别愣着——!”巫舞,不耐烦的踹了脚李云,唐柏紧跟其后补一觉,一拉藤鞭,让李云去开仓库门。

  李云的脸都苦成紫色,恨不得直接跪在地上求饶道:“两位,饶了我吧?我还不想死啊?让老大看见,是我把两位带来的,肯定死定了!”

  “少啰嗦,开门!”

  酷匠!网唯kx一I正版,x其1f他\/都《^是^m盗》{版q

  唐柏不耐烦的踹了脚,李云没辙只能豁出去的,叹道:“哪就…走后门吧?安全些!”

  “靠,你小子真不老实啊?有后门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啊!”李云一脸苦色的答道,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小伎俩做掩饰罢了!

  三人绕到仓库的后门进入,一进门…就一股浓重的血臭袭来。唐柏当场一个没忍住,直接当场呕吐了出来,心里更是不由悬了起来,担心苏陌陌的安危。巫舞,只是皱了皱眉头,不由走在最前,左手入怀。

  李云停住脚,一指前方的大门道:“过了那门,就进了仓库。里面有没有危险,我不敢保证,我可不敢在进了!”

  唐柏一翻眼,暗想只要过了那门,就能找到苏陌陌了,他跟栓牲口一样的,把李云栓到一边,不顾巫舞的劝阻跑了去。

  在大门开开的刹那,一股腐败的血浪扑来,眼前的场景……让唐柏的脑海一片空白,他发誓……这绝对是他忘不了的噩梦,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跟血!最让他承受不住,接近崩溃的是,在倒六芒星的中央处,有个没了四肢,只剩身体跟头的女子。

  这凄惨的女子,让唐柏心如刀绞,泪如涌泉的落下。他不顾有没有危险,发了疯的跑到女子的跟前,把女子抱进怀里,自责的哭道:“陌陌……我……”

  跟进来的巫舞,扫视过仓库,眉头一皱的喃道:“血阵?”

  半响过后,巫舞隐约觉得大事不好,紧张的朝唐柏喊道:“快跑——!”

  不料为时已晚,唐柏还没反应的过来,苏陌陌突然睁开眼,一露深红色眼白,吓得唐柏往后退去两步,在这一刻,苏陌陌张开嘴咬住了唐柏的颈脖。一股难以形容的灼疼,刺激着唐柏的脑部神经,从伤口流出的血液,缓缓流进苏陌陌的嘴中。

  很快,血阵,发出一股怪异的光来。这光,将唐柏跟苏陌陌包围起来,让巫舞着急的靠近,想要去救唐柏,不料刚一接近阵口,就有一群,蜜蜂大小的鬼盅虫涌来。这群都是成年鬼虫,相当的厉害!

  无奈,巫舞只得暂且的放弃救唐柏,从怀里掏出两只黑瓶来。

  这两只黑瓶里,装的是一雌一雄,邪性十足的蝎尾。一般的情况下,巫舞只会放出一条,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没得考虑只能试着放出两条,尝试控制。

  一黑一深红的蝎尾,从瓶中出现,两尾,亲密无间的一对尾巴。整的巫舞有些无奈,暗叹,现在可不是繁殖季!

  鬼盅虫,相当怕蝎尾,不敢轻易上前,盘旋在上空发出一阵“呜呜呜”怪声。其声响,犹如闷雷之声!

  巫舞从怀里掏出藤鞭,见鬼盅虫惧怕蝎尾之时,便要冲进血阵之中。

  不料,血阵之内发出一阵怪声,惊得巫舞脸色大变,朝后退去五步。

  在看,血雾消散之后,两具虫尸从中走出,以超乎意外的速度,扑向巫舞,直取性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巫舞被一阵恶臭熏醒,在看自己的身前站着一具虫尸,挡住了这两具虫尸的攻击。至于,救下巫舞的这具虫尸,正是陈依依!

  还没等巫舞道一声谢,陈依依一口咬掉虫尸的脑袋,催道:“这里…交给我……你去…救唐柏!”

  巫舞未语的点头,冲进血阵之中,却恍然的暗叹,自己冲动了!眼前,到处都是茫茫血雾,跟本分不清方向,不管如何的走,都如原地打转。

  此时被苏陌陌咬住脖子的唐柏,毫无抗拒的任由苏陌陌吸着自己的血,本来……他可以抗拒的,可是……在一看到苏陌陌都成了这样子,就算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让她变成这样的错,都是自己造成的,假若到了上海的那晚,自己要不离开苏陌陌,去买什么狗屁盒饭,她也不会丢。

  一想到这里,唐柏是煎熬的恨不得,赶紧结束了自己的命。他完全不敢想象,在这段时间,苏陌陌是遭到了什么残忍的对待!

  不知何时,在唐柏的身后,站着一位冷若冰霜的独眼女子。若不是,她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太多,她还真是个美人儿!

  独眼女,轻轻一摇唐柏,声音虽冷,可透露出一种别样的温柔,唤道:“可怜的人儿哟,眼前的女人,并非是你深爱的哪个女孩,睁开你的眼,别被蒙蔽了!”

  “是么?”唐柏怔怔一应,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望着独眼女。

  独眼女偏过头,不愿让唐柏看见自己是这幅容貌。可唐柏,依然清晰的看到,这惊悚让人咋舌的面貌。不过,就算这脸恐怖的在如何咋舌,唐柏依然感到熟悉,好像似曾相识,只是他的心里有些不愿意承受,眼前的这位独眼女,才是真正的苏陌陌。

  不管如何,唐柏还是违心的问了声:“陌陌?是你么。”

  可,答案并非是像唐柏所像的那样,独眼女很冷的否认道:“不,我只是在这里面迷路的,一个……”说到这里,独眼女沉默半响的想了想,继续道:“怪物,叫做……”说到名字,独眼女还真是有种莫名的伤感,她也不清楚自己叫什么,或许是唐柏嘴中所谓的苏陌陌,可凭着直觉,自己并非叫这名。想来想去,她想了个名,继续道:“冷冷!”

  “哦……对不起,冷冷小姐,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爱的人。”唐柏脸色苍白的道歉完,转头的在一望,眼前吸了不少自己血的苏陌陌,他不清楚该怎么做,只能摇头的叹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