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桥广场。

  唐柏等候多时,与巫舞、林凡,俩人撞面,话不多说的一起去了冰点屋,找李云。

  不过,在冰点屋的包厢里,除了找到昏迷不醒的李云,还见到了另外一人。

  此人,衣衫尚雪,貌若天仙,世间罕有佳人,一时之间、唐柏跟林凡都不由看痴,舍不得移开目光。唯独巫舞,咬牙切齿的紧瞪佳人,一字一顿道:“卓不凡,你连姥姥都不放过?好狠!”

  此言一出,佳人不意而笑,轻轻一捞袖,右手出现一紫壶,左手出现三只小茶杯。

  “既然来了,何不饮杯茶,在说呢!”佳人轻齿珠言,巫舞还能抗拒此媚功,不动摇。但是,唐柏跟林凡,心神不定,入座,让卓不凡续茶,好好品一番美人。

  巫舞见俩人,心智如此不坚,无奈暗叹一声,入座。

  茶分三小杯,一杯半满,茶香溢喉,抿嘴而品。从来都不懂得品茶之道的唐柏,在见得美女跟香茶,都不由照葫芦画瓢的,瞎品起来。不过,他的目光跟林凡都一样,始终都没离开过卓不凡的倾城脸。

  “小舞,我们多久没见过了?”卓不凡一品茶,望向巫舞。后者,咬牙切齿,忍住心中的愤怒,不悦道:“算上今天,正好五年!”

  “嗯,不错……你也20了,下山的时候,老家伙们没为难你吧?”卓不凡,执茶一笑道。

  巫舞,望着卓不凡,装的如此纯洁的样子,简直都快要呕吐出来。她讥讽一笑,一饮杯中茶,毒嘴道:“长老,怎会为难我,我下山正是,要你这个叛徒的命。哼,为何不敢用你真面目来见我?非得要,用姥姥的样貌来!”

  看正}版&T章节上q酷匠!.网

  “呵呵,小舞,今儿可是你的生日哦,我们能否不谈别的,只叙旧。”

  “不行,你杀了姥姥,夺了族器,我定会为姥姥报仇!”巫舞说完,一瞪眼的猛拍桌子,左手往右袖口一伸,取出三尺而长的藤鞭,顺势的往卓不凡抽去。

  不料,卓不凡丝毫未动,淡定从容的继续品茶。在藤鞭,快要抽到自己脸颊的那刻,他微微一皱眉,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只见唐柏跟林凡,奋不顾身的起身,挡在了卓不凡的身前。

  巫舞见状不妙,强行的收回藤鞭,在一望唐柏跟卓不凡,咬牙切齿道:“卓不凡,你真是个变态家伙。男儿身的你,竟然习媚功,真是够不要脸!”

  “呵呵,小舞你难道忘了?我曾教给你的话?天下绝学,本出一道,无差别!”

  “呸,真不要脸!”

  卓不凡无奈的一摇头,一饮杯中茶,轻笑道:“怎么说,你都是我卓不凡的徒弟。今日一别,我希望你不要在来找我寻仇,好好活着!”

  巫舞心有不甘,可凭自己的所学,跟本不是卓不凡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当卓不凡离开以后,唐柏跟林凡恢复心智,俩人相互对视一眼,不由一愣的异口同声道:“美女呢?”

  这话气的巫舞,险些的用手里的藤鞭抽俩人一顿。

  不过提及刚刚的倾城佳人,巫舞忍住怒火还是好意的提醒一番道:“刚刚你们见的,并非是真正的女人,而是一个男的。正是,九黎瑶洞的叛徒,也是我的师傅,卓不凡!”

  唐柏对这名字不熟悉,也没多想。不过,林凡习惯的一摸下吧,沉思一番的想道:“难道,哪就是传闻中的,九黎第一奇才?”

  “不错,可惜那都是过去了!”巫舞一叹,不由想起来,曾经卓不凡教自己,九黎山术的,点点滴滴。哪怕是,卓不凡杀死姥姥,叛逃的时候,她依然不相信,自己的师傅会干出这样的事来,可后来…她不得不去相信,承认!

  “嗯……”

  一直昏迷不醒的李云,在这个时候慢慢的转醒过来。他刚刚试着想起身,却被唐柏一脚踩倒的骂道:“奶奶的,你个伪君子,老实点!”

  李云一靠墙边,再一看林凡也在场,还想试着在解释一番。只可惜,他现在说什么,林凡都不会相信了!

  “我的主管大人,我很想知道,你干了多少缺德事呢?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呢!”林凡轻蔑一笑的摇了摇头,李云疲惫的一低头,叹道:“谋事在天,成败在人。我没什么好说的,想怎么处置我,随便吧!”

  一阵阴风吹过,引来一阵腥臭之味。门口,陡然出现一具,披头散发,满身黑虫的怪尸。怪尸,张嘴便说:“李云——还可记得我?——你个畜生——还我命来。”

  “陈……依依——!”李云吓得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

  在陈依依出手,要索取李云性命之时,巫舞连忙出手阻拦道:“陈依依小姐,你还不能杀他,他还要带我去找卓不凡。”

  “干我何事?我恨不得,挖出他的心,想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

  “陈小姐,算我求你了!留着李云,我还要找我的妻子,苏陌陌。”唐柏,挡在李云的身前求道。

  陈依依,看在唐柏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痴情的份,暂且冷哼的饶过李云。

  李云,趁众人不备,悄悄的摸出口袋的手机,发出求救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