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是…怎么回事!”唐柏,作呕的望了一眼地上,残缺不堪已经重度腐败的尸体。在尸体上,爬满了密密麻麻,蚂蚁大小的黑色小虫。这些,小虫不仔细分辨的话,很可能被误认成小蚂蚁,其实这些都是鬼盅虫。

  唐柏捡个木棍,正要去挑这些鬼盅虫的时候,巫舞突然出手,打掉唐柏右手抓着的木棍。只见,木棍掉在了尸体上,不到两秒…这些鬼盅虫,密密麻麻的爬满木棍,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这根跟胳膊粗的木棍,连渣都不剩!

  “你不想死,最好别惹这些虫子!”巫舞,冷眼的瞪了下目瞪口呆的唐柏。后者,一脸毫无表情的暗叹……假若,刚刚自己要是用木棍挑了下鬼盅虫,自己的下场会不会跟这木棍一样?还是跟那三具尸体一样呢。

  跟过来的林凡,一望这里的尸体,很作呕的吞了吞口水,强忍呕吐脸色铁青的,吐槽道:“真—恶心——能快点离开这里不!”

  林凡的话音刚落,在不远的深处,传来声响道:“别在意——!这只是,我身上的虫子,普通进食而已!”

  这声音,难听的就像是用刀子,在使劲的割一块玻璃,发出的噪音声,让三人心里都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更是恨不得捂住耳朵,不愿意听着跟噪音一样的声音。

  远处的恶臭味越来越近,让巫舞凭着与生俱来的直觉,嗅到一股潜在的危险。她双手悄悄的背在了身后,紧张的紧盯在前方!

  半响过后,一具行尸走肉,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具行动的尸体,像是在跳机械舞一样的移动,直到扭在了三人面前才停下。

  扑鼻而来的恶臭,让唐柏跟林凡简直没法忍受,蹲在地上便使劲的干呕了起来。

  唯独,巫舞毫无反应一脸冷漠的,打量着眼前的尸体。

  尸体,慢慢机械性迟缓的抬起头,露出一副狰狞的脸孔,毫无生气的望着,正在打量自己的巫舞。

  巫舞,望着尸体脸上的小黑虫,先是皱了皱眉头,后是抿了下嘴问道:“卓不凡,到底在哪里?”

  “什——么?——谁?”尸体,云里雾里不懂的问道。

  卓不凡?这个名字,让唐柏跟林凡都不由一愣,纷纷起身的望向巫舞,想从她哪里知道些消息。不料,沉默半响的尸体,没有作答的摇摇头,又沉默了会的说道:“我—不知道——卓—不凡——是谁。我——只想—知道,李云—这畜生—在哪里!”

  从尸体的嘴中得知李云,要说最兴奋的人,莫属与林凡!

  “你果然,是李云失踪的前妻,陈依依!”

  林凡此言一出,唐柏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眼前的这具人不人鬼不鬼的尸体,就是李云的前妻?这尼玛…也太离谱了吧?看来,这里面隐藏了不少秘密,说不准从陈依依的嘴里,能得知些苏陌陌的消息吧?想毕,唐柏还是忍住了恶心,问道:“陈依依小姐,你知道苏陌陌不?”

  陈依依,低个头想了半响,很机械的应道:“不—知道——!被李云送进去的冥妻——多了去——下场不—像我这样的——也差不多魂飞魄散了!”

  “不…可能——!”唐柏,不敢相信,有些瘫的坐在了地上,他,不敢想象苏陌陌会变成,像陈依依这样,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看见唐柏这样,林凡心里一叹,真想把苏陌陌没死的消息告诉他。可惜,这话不能说出口,只能别过头望向陈依依,接着唐柏的问题,继续问道:“是谁,把你放出来的?”

  “不知道,在你没出现之前,我没有心智!”陈依依,沉默半响道。

  “什么?在没遇到我之前,你没心智?遇到我之后就有了?”林凡,匪夷所思的睁大了眼睛,这一切让他觉得,都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认为这一切最不可思议的人,是巫舞。确切的说,她不会相信一具虫尸,会产生心智,还能拥有以前的记忆。

  “嗯——在你被哪人——背走以后,有个人来找我。”陈依依说到这里,指了指瘫在地上的唐柏,又沉默片刻纠正道:“哦不对准确的说像是僵尸,鬼盅虫对她一点用都没用!”

  f最新章u节xI上。酷H匠网

  “僵尸?”林凡有些头大的揉了揉太阳穴,事情的发展简直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嗯——也不确定,她扬言自己是厉鬼!”陈依依继续道。

  “到底是厉鬼?还是僵尸?”巫舞,听着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不清楚,反正很神秘,就犹如她面孔的面具一般,充满了神秘!”陈依依摇摇头,断言道。

  瘫坐在地上很久的唐柏,在这时默默起身,很平静的说道:“我想,此时此刻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去找李云!”

  唐柏此言一出,让陈依依的情绪很激动的应道:“我也要——去——这畜生——我一定—要亲手掐死他!”

  “等等,别激动各位,想想对策在说!”林凡,一见一人一尸这么的激动,赶紧的劝阻起来。毕竟这么冒然的去找李云,肯定会坏事也说不准。陈依依能听的进去,唐柏绝对听不进去,因为他担心苏陌陌!

  在不顾劝说跟阻拦的唐柏,独自的离开地下室,便从口袋里摸出林凡的手机,给李云打去电话。

  正在琢磨,为何唐柏没有赴约的李云,一点都没意识到危险的逼近,反而见到林凡打过来的电话,很是欣喜若狂的接了电话问道:“喂,是林兄弟么?”

  听见李云的声音,唐柏强制的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生气,不能露出马脚。他控制着情绪,使劲的深呼吸了下,笑道:“李云主管,我是唐柏。林凡,还在医院躺着没醒过来,昨天的事情很抱歉。林凡,突然病情转重,急需的转院,没来得及给你通知声,就爽约了!”

  唐柏撒起慌来,可谓是脸不红心不跳,说的是一套一套的,让李云完全没怀疑的相信了下来。并且,还很诚恳的原谅道:“没事,毕竟人命关天,爽约的事情是小事。”

  “哼,人命关天?亏你这种无耻小人,说得出口!”唐柏心里嘲讽一句,嘴上依然笑呵呵的继续道:“嗯,谢李主管的谅解了!不知道,今天李主管有空没?我们在虹桥广场见面吧?半个月后,能到不!”

  李云沉默半响,望了一眼时间,一看半小时后是跟陈妍的约会时间,有些纠结的皱了皱眉头还是答应道:“嗯,半个小时候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