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的清晨,林凡从一声哀呼中醒来,又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喃喃道:“阴间,也有医院么?还…特么的消毒水味,这么重!”

  唐柏听见林凡的喃喃声,在门外接道:“No,这里不是阴间,是阳间!”

  “呵呵……”林凡苦喃喃苦笑一声,望向了窗外。

  唐柏渡步走进病房,靠在门前想了想道:“昨天,李云找你,我接的电话。”

  “哦?”林凡没作答的沉默下来,唐柏继续道:“额,很可惜……我把你的手机关机了,我耍了他!”

  林凡淡容一笑,别有深意的用手托住下巴。

  在唐柏的印象里,林凡不是轻易沉默的人,他一旦沉默下来是肯定有事。

  唐柏凑上前,回想起来一天前,林凡昏迷不醒的样,很疑惑的问了句:“陈依依,是谁?”

  这话,让林凡没有作答的沉默半响,过了好一会,他苦笑叹道:“我想,你应该能猜到!”

  唐柏不由一怔的沉默下来,林凡的双拳在这一刻紧握,回想起两年前……哪个冬季,在零点酒吧门口,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站在酒吧的门口,等……自己心爱的人,一起过圣诞节。不料,迎来的却是悲剧,女人被一辆失控的轿车给撞死。

  这个女人……正是,李云的准妻子陈依依!

  陈依依跟李云结了冥婚,不到一年,莫名其妙的失踪。如今,一年后又这么巧的出现在,艺校的地下室,而且…已经变成了一具虫尸,还是最具有潜力成为盅器的虫尸。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怎么?难道,我错过了什么?”

  巫舞,在这刻推门而入,很疑惑的望着,唐、林俩人。

  “我们去艺校地下室,就现在。”林凡斩钉截铁的说完,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巫舞跟唐柏,掩护林凡出了医院,三人搭车直奔艺校。

  半小时后,三人从后门进入女宿,住在这里的女学生全都转移走,空荡的宿舍楼显得格外的凄凉跟诡异。

  三人,紧张的向地下室移去。

  林凡走在最前,右手入怀紧握枪柄,只要稍有异动他就会拔出枪,毫不客气的扣动扳机!

  至于巫舞,一脸轻松的走在林凡的身后,她跟本没有把虫尸放在眼里。

  在三人当中,最紧张的莫属唐柏,对与这种超自然的生命体而言,他自个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手段而言。哦,不对不是没有,是他错误的相信,林凡那晚给自己的纱网,是能抓鬼又能抓僵尸的法网。其实,这纱网,不过是用来沾窗户的普通纱网而已!

  女宿闹鬼的事情,在艺校里已经不是什么传闻,校工已经把地下室的大门,用木板加固,还往木板上贴了几道,毫无用途的黄符。三人走到门前,林凡跟巫舞都没动手,而是直勾勾的望着躲在身后的唐柏。

  唐柏,也认命了!二话没说,拆了木板上的几道黄符,在强行踹木板的时候,林凡紧张的拽住唐柏的胳膊,做出个“嘘”的手势来!

  三人屏住呼吸,只听…地下室里…传出一阵断断续续,特别凄凉的哭声。这哭声,隐约掺杂着某个人的名字,只是这人的名字,听的不是很清楚,被哭声给掩盖住。

  林凡一招手,唐柏又继续开始强拆起来木板。

  半个小时过去,唐柏拆完了大门上加固的木板,也顾不上有女士在场,三下五除二的脱了衬衫,蹲在地上抽起烟来。不过,令人惊异的是…唐柏的上身看起来,特别的光滑白嫩,完全是像女人的肌肤。就凭这两点,让巫舞都不由羡慕的多看了两眼,她真的不敢相信,一个男人能拥有这么好的肌肤。

  唐柏,一点都没注意到巫舞的眼光,转个身背对着巫舞,继续抽烟的瞅着林凡问道:“小凡子,还不赶紧开门?”

  林凡没鸟唐柏,继续把耳朵贴在铁门上,试图的听着里面的声音。

  见,林凡没理自己,唐柏不爽的丢了烟头,正要穿衬衫。

  不料……他全身一颤,感觉到一双温柔丝滑的小手,正在摸自己的后背!!

  唐柏,猛地一转身,瞪着刚刚摸自己后背的巫舞,很是没脑的来了句:“女流氓,你要干嘛?”

  换做往常,巫舞绝对要发飙了!不过这次,她有些往常,怔怔的愣了两秒,问道:“你后背上的,江山墨水画,这个隐纹是谁为你刺的?”

  见巫舞提起,自己身后的刺青事,唐柏不由一笑的想了半响道:“这个隐纹?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个给我算过命的老先生,给我刺的!”

  “怎么?你对纹身很感兴趣?”唐柏,好奇的追问了句。

  巫舞没作答的摇摇头,沉默下来的靠在一边。这让唐柏很看不懂的皱了皱眉头,一时之间,他突然感觉巫舞咋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喂,唐柏…别愣着,过来帮我一把,这门太重了!”

  林凡招了下手,唐柏也不在发愣的跑过去,一起合力的去推门!

  5酷匠!网永'久(免费D看3小说

  “1……”

  “2……”

  “3…用力推……”

  林凡咬牙切齿的喊完,脸上的青筋都暴凸了出来,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跟唐柏一起推铁门。

  “嘎……吱……”

  纹丝不动的生了锈的铁门,在这一刻缓缓而动了起来。唐柏,心里暗骂做着铁门的人,做的那么沉干甚?他娘的真是费力。

  “呜呜……”

  铁门推开的那瞬间,一股似哭的风声跟一股恶臭,飘了出来。来不及,捂住鼻子的,唐、林、二人相拥的蹲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这股臭味……让林凡绝对不会闻错,绝对是尸体腐烂的臭味。

  “真没用——!”

  巫舞从容淡定的从俩人身前走过,向着地下室的深处走去,稍稍好了些的唐柏也赶紧的起身,拉了一把林凡起来,望着巫舞暗骂道:“娘的,你是个女人么?比男人还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