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某酒店豪华间里,一位身着西装倚靠在窗前的男子,目光游离不定的望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砰砰…砰……”

  没过半响,不知何人敲响了房门,让男子头也不转的招呼了句:“进——!”

  只见,门开一半,一位穿着风衣的男子弓着身,面带严肃的进来道:“老大,还是…没……”

  未等风衣男的话说完,靠在窗前的男子,一怒的一拳砸在窗户上骂道:“混账,猪,真是饭桶!李云,你个猪都两天了,你怎么办事的?你不是,经常给我吹嘘,你手底下的人,很能办事不是?可如今呢?”

  这话让李云语塞的沉默半响,脸上表示的服服帖帖,其心里问候了老大的十八辈鬼子。更是暗叹,小鬼子真是不讲理,魔都绝非巴掌之地,这找虫尸,又不是找个人的那么简单。不过归根究底,他恨一个人,哪就是被玉玑子用画皮裹着的马鬼婆。

  对死有了觉悟的马鬼婆,死前都不忘倒打一耙的害一手李云,趁着守卫松懈的时候,打晕守卫夺走钥匙,放跑了一具最有可能成盅器的虫尸!

  最恰恰巧合的是,这具虫尸,是李云的前妻,陈依依!

  这两天来,李云是茶不思饭不想的,都想找到被马鬼婆放跑的虫尸,可惜的是查无音讯,完全是无从下手寻找。

  今儿,到了交差的时间,无奈之下,只能厚着脸来见老大。

  李云,害怕死,更害怕失去一切。他跪在地上,趁着老大还没决定,要不要留自己时,就先求饶起来道:“老大,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到虫尸的!”

  像这种败类,墙头草,被李云称为老大的男子,是跟本不屑他的死活。在男子的眼中,最重要的就是那具虫尸!

  沉默半响,李云见老大话都没说的望着窗外,大气都不敢喘的就这样僵持的跪在地上。

  没过一会,男子转过身,别有深意的叮嘱道:“你可要好好努力,那具虫尸,毕竟……是你的前妻,她可能去哪呢?”

  “是…我…一定努力!”李云,脸色苍白的点点头,男子一挥手的继续道:“哪你就滚吧,两天之后在找不到,提你头来见我!”

  李云,躬身退出房间,瘫的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现在是暂时的保住了小命,但是两天后?难不成真的要,提着头来么?这开什么国际玩笑?不行,得要想个办法才行。李云一握拳的站起身,脱了风衣一边散快能捂出塞子的热风,一边打电话。

  正忙着整理档案的陈妍,一听铃声是李云打过来的电话,跑到一边没人的地方接了电话,很亲昵的问道:“喂,亲爱的,你不是说,上班的时候不打电话的嘛?”

  更!O新最b^快T上|酷匠.网

  电话哪头的李云咳嗽了两声,换了副心态,叹道:“打电话,当然有事啊?哪个,小妍,你帮我联系下林凡!”

  “干嘛要联系她?我讨厌死她了!”陈妍,一撇嘴的不爽道。

  “别闹了,有重要的事,可不能耽误哦!”李云一叹的哄道,这让陈妍还是不愿意的说:“我把联系方式给你,你自己联系!”

  说完,陈妍将电话一挂,把林凡的联系方式,以短信的方式发了过去。

  李云接到短信,很无奈的一拍头,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拉下脸的去求林凡了,毕竟他哪里可有一只,能窥视天机的老王八。想从这只老王八的嘴里,知道虫尸的下落,还不是易如反掌。

  正坐在林凡病房打哈哈的唐柏,正准备要出去抽根烟,突然听见林凡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过去,从风衣里掏出手机,陡大字不识的,琢磨了半天,都没看懂来电上写的是什么字,也没研究懂这只有三个键的手机,该怎么用。

  正在给林凡打点话的李云,是着急的来回渡步转圈,暗叹的催促道:“快接啊?快接啊?我的好兄弟,好哥哥…好姥姥…好爷爷,求求你了!”

  可惜,李云不知道,林凡已经住院。此刻拿着林凡手机的人,正是不会玩智能机的唐柏!

  唐柏研究琢磨了手机好半响,还没研究懂,巫舞就进了病房,一把夺过了手机轻蔑道:“不会用,你就别研究了。我看你,研究三年都未必,研究的会。”

  这话,让唐柏语塞的半天,只说出一个“你——!”

  在看巫舞,用指尖轻轻一点触屏,手机的通话在这时接通。李云是兴奋不可耐的喊了句:“林兄弟,你在哪里啊?快把你电话打爆了,咋都不接?”

  唐柏从巫舞手里接过手机,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脱口而出的说了句“谢谢!”。不过,巫舞跟本不当回事的轻蔑一笑,不做回应的离开。

  从刚刚的声音来鉴别,打电话的人正是李云,唐柏不由一笑的暗想道:“我们还没去找你,你就上门找我们来了?还真是省事了!”

  想完,唐柏呵呵一笑的从容解释道:“李主管啊?我是唐柏,不好意思啊,林凡生病了,在医院呢!”

  “啊?住院了?咋回事!”李云大吃一惊的问道,让唐柏坏笑的瞎编道:“没啥大碍,就是他这两天,浪费太多,肾功能疲劳了而已!”

  “哦这样啊,没生命危险就好!”李云放下心来,虚伪的关心了两句。

  假若林凡,要是听到了唐柏说他的肾不行,绝对的要从床上跳起来跟他拼命,还要哀呼一声的提醒一句:“老子还童子身呢!”

  “唐兄弟,不知道有空没?能否借一步说话!”李云,委婉请求说来,惹得唐柏暗笑连连的想起来,自己跟李云的第一次见面,他是那么的摆架子,今天可有机会好好以牙还牙了!

  唐柏咳嗽了两嗓子,瞅了眼时间,现在正是正午,心里想了个坏点子的暗暗坏笑两声,很故作为难道:“李主管啊,我现在忙得很,一时脱不开身。这样吧?你在虹桥广场,等我会可行?”

  李云听后,也没想太多便一口答应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