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房里,到处都弥漫着血腥跟残忍的味道。

  ●H看正"e版◎@章节*Q上◎2酷b)匠{网Z"

  绑在柳木刑架上的女孩,更是惨的不能直视,只能用体无完肤来形容。最怵目惊心的是,女孩的胸口上,穿插过一根柳木桩。

  女孩,生命顽强的并没有死亡,缓缓的睁开了右眼!

  女孩的睁眼,吓得正在收拾刑具的老妪退后一步,指着女孩下意识的问了句:“苏陌陌…你…怎…吗…还没魂飞魄散!”

  “我非鬼、非僵、非人!区区一根,杀小鬼的柳木桩,你能奈我何?马鬼婆,你还有何阴招,全都用来吧!”苏陌陌冷冷一笑,心里也疑惑自己没有魂飞魄散,那么自己到底是谁?她不认为,自己就是苏陌陌!

  这么一句,非鬼、非僵、非人、吓得马鬼婆一哆嗦,终于明白,李云上面的老大,为何如此在意苏陌陌。她突然像是丢了魂,一屁股瘫在地上,喃喃道:“人器——!不可能……谁…可能练出这玩意!”

  “人器?是什么?”苏陌陌冷言一问,总觉得人器跟自己有什么关联,她现在想迫切的从马鬼婆的嘴里,知道一些人器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刑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吓得马鬼婆爬起身,往门口望去。

  只见,踹门者,披头散发一头乞丐行装。不过,此乞丐在怎么邋遢,都掩盖不住他丹凤眼里的傲骨之色。乞丐有此傲骨跟不凡,那绝对非属玉玑子!

  “玉玑子,往日,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踹我刑门,是何意?”马鬼婆一声厉呵,右手不自然的摸进袖口,见时机不对就出手!

  玉玑子只是轻蔑一笑,他身后跟随的李云,借势摆足架子道:“马鬼婆,你说的不是屁话么?大仙到此,肯定是来要人!”

  李云说完,一指被绑在刑架上的苏陌陌。

  这让马鬼婆,连说三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云,嘴里念念有词,左手一挥,刑架上的苏陌陌,便获得了自由。

  经过这三天来的刑供,早已没有力气的瘫在了地上。

  李云走上去,见苏陌陌胸口上的柳木桩,心里是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柳木桩都刺穿了她心脏,她竟然没有魂飞魄散?这实在是太邪门诡异了!

  “苏小姐,可否让我帮你,拔出胸口的柳木桩?”

  “滚!”

  李云脸色难堪的往后一退,心里暗骂道:“奶奶的,你算个什么?要不是你跟玉玑子有一腿关系,你的死活跟老子才没关系呢。”

  只见,苏陌陌颤抖的伸出左手,一把握住胸口的柳木桩,一点一点的往外拽出。让,李云跟马鬼婆都不由倒吸冷气,这穿心之痛的痛苦,他们心里最清楚不过。

  玉玑子无动于衷的,一直在看苏陌陌,一点一点的拔出柳木桩。这个过程里,他察觉出苏陌陌有些的不太对劲,但是这不对劲在哪里?想了好久,才发现,苏陌陌的感觉里,只剩下麻木不仁!

  “呼……”苏陌陌大汗淋漓的喘了口气,将拔出的柳木桩,故意的扔向了马鬼婆的旁边。

  这吓得马鬼婆一哆嗦,见势不对就要逃跑。

  不料,玉玑子出手一把将马鬼婆拦住,诡异一笑道:“这做错事了,就要逃跑?不合适吧!”

  “你…想…干嘛?”马鬼婆,往门前一靠,大气都不敢喘的瞪着逼上前来的玉玑子。此时此刻,她真是懊悔不已,不应该把所有的宝贝,全用来招待了苏陌陌,结果人家还没魂飞魄散,自己是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不干嘛,就是想…给你吃个好吃的。”玉玑子坏坏一笑,突然伸出左手捏住马鬼婆的嘴,右手陡然拿出一颗黑色的丹丸,往马鬼婆的嘴里一喂。

  马鬼婆顺势的一咽,蹲在地上,中指扣喉的想要把,这枚黑色丹丸给吐出来。不料,这干呕了好一阵,愣是什么都没吐出来。她愤怒的站起身,瞪着玉玑子嗔道:“你…给我…呜呜呜…呜呜……”

  不料,这话刚说到一半,马鬼婆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这让玉玑子不由一笑,捡起扔在地上的柳木桩。他瞅了柳木桩老半天,很是不舍的啧了啧嘴道:“可惜了,这真是一块上好的柳木,要陪你进棺材了!”

  话音刚落,马鬼婆作势便要逃跑。李云一个箭步跑上前,拽住马鬼婆的胳膊,咧嘴一笑道:“大仙,没让你走,你就别走!”

  “呜呜…呜……”马鬼婆吱唔两声,瞪着拽着自己胳膊的李云,心里是问候了他全家的十八辈祖宗。

  玉玑子,从袖里拽出一块狐皮来。这块狐皮,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狐皮,是一件邪门的鬼物画皮!

  “呜呜……呜呜…呜…”马鬼婆见状画皮,一个劲的摇着头,求玉玑子饶过自己一命。

  但是玉玑子是何等人士?是个披着狼皮的羊!

  玉玑子无动于衷的将画皮贴在了马鬼婆的身上,只见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狐皮开始急剧收缩起来,紧紧的包裹住马鬼婆。不一会儿,马鬼婆竟然变成了苏陌陌的模样,这惹得一边的李云大喜,这样以来自己不就可以,给老大交差了么。

  “谢…大仙,帮忙!”李云感激的谢过,就差点再一次的磕头。

  玉玑子随手的将马鬼婆打昏过去,轻蔑一笑的瞅了眼李云道:“你既然帮我,我待你自然不薄,去交差吧!”

  算算时间,今儿刚好是最后一天,李云不敢多怠慢的扛起马鬼婆,去找自己的老大领赏去了!

  此时的刑房里,就剩下玉玑子跟苏陌陌俩人。

  玉玑子望了一眼,惨不忍睹的苏陌陌,一叹道:“去找你的梦郎吧?相信,你回去,他一定会开心的。”

  “梦郎?是谁,我不识得。你嘴里说的苏陌陌,她已经死了!而我…是厉鬼!”苏陌陌,冷言一笑道。

  瞅着苏陌陌的惨样,玉玑子心里暗暗一叹道:“你这幅样子,比厉鬼还要鬼啊!”

  玉玑子突然同情心泛滥,想要帮一帮苏陌陌,毕竟她这样子出去了,吓死人是不对的。可是,苏陌陌一点都不领情的便往外走,心里嘀咕着,受你恩惠,就如把自己卖了出去。

  “哪个,我会等你一晚。你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从新的回到唐柏的身边!”玉玑子,摆出一副真心的样子,承诺道。

  “会有人替我爱他,我还是…消失比较好!”苏陌陌停住脚步,冷冷一笑诡异道。

  “哦?是么。”玉玑子发呆应声,望着哪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也不再刑房之中多呆的离去。

  俩人离去多时,谁都没有发现,牢房中的一丝诡异之相。

  一个半大点的女童,从刑桌之下爬了出来。

  不过女童的身体,跟空气一样的透明。她杏眼含泪,不舍的喃喃道:“梦郎……”

  此言一出,让一个身体透明的男童,从刑桌下爬了出来,很苦闷的叹道:“老祖,您都说了不下,N遍的梦郎了!我们这就去,找你爱的梦郎可好?”

  “此话当真?”女童天真的开心道。

  “嗯,当真!”男童直爽的答应下来,心里暗叹,这还是曾经哪个,让五方鬼帝谈之色变的,苏雪老祖么?咋看咋都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还有,别喊我老祖,叫我陌陌姐就行了!”女童开心的说完,一点男童的额头。

  这吓得男童就差点哭了出来,很憋屈的摇摇头道:“小笔不敢,求老祖饶了我吧!”

  “好吧,好吧随你吧!快点,带我去见唐柏!”陌陌不耐烦的挥挥手,所有的心思全放在了与梦郎相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