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陌只要一想起,自己被骗练成了人器的事,就特痛恨玉玑子。因为,那个占据自己身体的“怪物”,每一次跟唐柏亲密接触,自己也是彻夜难眠的不好过。最可恨的是,只要自己一想到哪亲密的事,那恨也恨不起来的,反而更期待下一次。

  这两天没等到那事,苏陌陌以为哪俩人是冷战的消停了呢?可,今儿一早,自己的胸口就出了个大窟窿,真是让自己欲哭无泪的。

  玉玑子苦笑的打开窗户,爬了进来问道:“苏小姐,你不是不想在见我了么?今儿,怎么又想在见我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她受伤了?我也要跟着受伤。”苏陌陌一指胸口问道。

  “当然,你们是二重身!”玉玑子无奈的一耸肩道。

  苏陌陌沉默半响,心头之上,不由浮现个模糊的人影来。

  这人,让苏陌陌不由俏脸一红,试探性的问道:“这样说来,她死了么?”

  玉玑子不可乱下结论的沉思下来,想来想去,这苏家老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了吧?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

  苏陌陌的惊呼声,引起了玉玑子的注意。

  只见,苏陌陌胸前的伤口,开始愈合。

  看完眼前的一切,玉玑子眉头不由一皱,暗想这苏家老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奇事?看来自己,有必要得要去一趟上海。

  庆幸自己伤口好了的苏陌陌,一看玉玑子正要离开,很似没礼貌的问道:“喂?我缺血过多,该怎么办啊?”

  “多吃草莓!”玉玑子头也不回道,这气的苏陌陌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也不能阻止玉玑子的离开。

  离开苏家,玉玑子不作耽误,半个时辰不到就来了上海。

  这里,让玉玑子封存的感情,一些一些的开始消融。哪些难过伤心开心的事,让他心里不由一叹道:“是该回去,看看你了!”

  四十年前,上海滩的猎鬼人头头,段天杨,看上了夜总会里的知名交际花,阿萧。可是阿萧的心,早就系在了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玉玑子身上。可悲的是,玉玑子为了早日证道,早就看破了红尘。就算是这样,阿萧还是不死心,哪怕是单恋!

  可不幸的事,在那个年代时有发生,段天杨得不到阿萧,便强行的要把米煮成熟饭。

  不料,阿萧咬舌自尽,引得玉玑子一怒冲冠为红颜,把猎鬼人险些屠了个干净。

  这些痛苦的回忆,让玉玑子不在去想的屏蔽,去寻找苏家老祖。

  不过,这还没开始寻人,便有人亲自上门来找他。

  找玉玑子的这人,正是猎鬼人中的佼佼者,李云。

  “前辈,不知来这里为了何事?”李云双手一拱的虚伪道。

  “呵,四十年都没来过这里了!想不到,猎鬼人们也大有变化啊?真的能跟狗仔队有的一拼!”玉玑子不屑的嘲讽了一句,让李云很挂不住面子,想怒可又怒不敢言。毕竟,眼前的这人,可是黑名单里的头号人物,他若是第二,就没人敢第一!

  “小子,你既然不请自来,哪就帮我个忙吧!”

  “何事?只要晚辈能做到,一定能做到!”

  李云不敢大意,又略带讨好之意的说完,玉玑子就从袖里摸出了苏陌陌的照片来。

  李云接了照片,心惊的险些咬到舌头。照片里的女子,不正是前两天抓走的苏陌陌。

  从这递照片的过程里,玉玑子发现了李云的不正常,很疑惑的问道:“怎么?看你脸色有些不太好,难道认识这女孩?”

  “没有,没有。我只是好奇…呵呵,没想到照片里的女孩这么漂亮!”李云心虚的掩饰了句,心里暗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摆脱了林凡跟唐柏,怎么又遇到了这个煞星?假若,这女孩跟这老怪物认识,那这后果…真是让李云不敢在想下去。

  “哼,你诺隐瞒我什么?小心,你脑袋!”玉玑子,冷哼一声的离开。李云跟在其身后,大气都不敢喘的澄清道:“小的,哪敢隐瞒您什么啊?我……”

  “哦?既然你没隐瞒我什么,为何还这么激动?还要对我解释什么。”玉玑子,转过身冷冷一笑道。

  这吓得李云一哆嗦,暗骂自己真是够笨的,这无疑不是变相的不打自招了么?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玩心计、比城府、还是玉玑子大胜一筹。

  “把你知道的事,全说出来。”说完,玉玑子毫不嫌弃的,一屁股坐在垃圾桶边,并点燃一支好猫。

  为了活命的李云,不敢隐瞒的,把自己干的丑事全抖了出来,并且求饶道:“前辈,哦…不是爷爷。就是…这些事情了,爷爷……哦不,是大仙。您,千万别要了小的命啊!”

  “谁说我要你的命了?你的命,不值钱!还有,你的事我会保密的。”玉玑子起身的嘲讽了句,心里不由一叹,这猎鬼人一辈真是不如一辈,就由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谢谢…神仙爷爷……小的一定痛改前非!”李云大喜,毫不在意街头人群的表情,一下跪在了地上给玉玑子磕了三个头。

  这让玉玑子很难为情的摆摆手,喊道:“起来吧,起来吧!你没必要痛改前非,你可以继续胡作非为。不过,你的帮我捎个话!”

  “什么话?”李云起身,疑惑道。

  酷。匠e网.唯一'q正版u|,“其他都$#是%c盗4。版☆w

  玉玑子清了清嗓子,找回四十年前的霸气,直言道:“回去告诉你老大,阴阳道,还是哪十二式神,在我眼里就是个屁。明天,他若不滚回东京。小心,我直捣黄龙,去了东京,灭了阴阳道!”

  “这……好吧…前辈的话,小的一定带到!”李云心里苦笑的答应下来,心里其暗想的叹道:“奶奶的,你牛逼、你不怕。但是,也不能这样的,把我往死里整啊!”

  像李云这样的败类,玉玑子跟本无心管他的死活,至于自己刚刚的那番霸气话,不过是用来唬李云的。

  阴阳道的十二式神,他没有见过,但是他敢肯定,对上十二式神,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他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就是苏家老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