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树的影人的名

  港镇,苏家。

  柳树旁下,有位美女,饶有兴致的望着落叶,并用毛笔写下,童夏初秋,落秋叶枯荣,倚柳盼叶雨,正逢……

  突然,美女胸口一疼,丢了毛笔扶住桌身。

  酷0o匠网唯z@一正版,其+Q他(z都是盗版

  在一瞧,胸前冒出一抹殷红,染红了大片衬衫。

  “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女暗叹一声,扶着桌站起身的,缓步优雅的朝别墅走去。

  “陌陌,你这…是咋回事啊?”苏远桥,一开门,见女儿上身穿的衬衫,全被血染红,吓了一跳。

  “爸,我没事…你帮我把玉玑子找来。”苏陌陌,摇头说完,便匆匆回房。

  苏陌陌几步回到房间,顾不上拉窗帘,便脱了衬衫,一看自己的胸口多了个,正在冒血的大窟窿。不管用何办法,这以杯口形状,毫无痛感的伤口,就是没法止住血。哪怕是用针线缝上,也会再次裂开。

  等玉玑子上门前来,苏陌陌已经流干了最后一滴血,正苍白的坐在血泊,玩着自己的血,还往嘴里送了些,一尝是草莓味的。

  苏陌陌挺好奇,自己为何还没死?但是,转眼望到玉玑子出现在窗前时,她诡异一笑的叹道:“是啊?我怎么可能会死呢?我已经早被眼前的这恶棍,练成了人器!”

  想起这个事来,苏陌陌是伤感的暗暗一叹。

  就在半个月前的晚上。

  一位穿着乞丐行头,留络腮胡的中年男子,扛着铁锹正往墓园里走。

  他刚走两步之余,觉得不妥,从袖里掏出一叠黄纸,纷纷洒落,慢慢形成个圈,才觉得妥当进墓园。

  子夜,到时!

  墓园里充满阴森诡异,仿似是鬼魅作祟。

  男子扛着铁锹,来到墓园深处,在一棵槐树不远处,有一孤立的坟头。碑上,刻着,苏陌陌之墓。

  “起床了,起床了!”男子,在墓碑下点燃俩根白蜡,自言自语道。

  半响,墓里没有任何的回声,只有啼鸣的蝉声在作回应。这次,男子敲了敲坟墓,又问了声:“苏小姐,起床了!”

  过去半响,墓里传出很温顺的声音道:“人家,没吭气不就是正在梳妆么?”

  “既然这样,哪我就继续往下做事了!”

  中年男子说完话,挥起铁锹就开始铲坟土挖坟。这吓得墓中的主人,惊声连连的问道:“玉玑子,你要干嘛?为何要挖我坟。”

  玉玑子,并未搭话,只是诡异一笑,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三下五除二的挖出了棺材。

  此时,阴风突然大作,槐林里有猫开始啼哭,以示意有大凶之兆。

  不等玉玑子开棺,葬有苏陌陌的棺材突然裂开,一具穿着寿衣的女尸,从棺中飞出。望着女尸嫩俏的美脸,玉玑子,不作声的诡异一笑。女尸在这一刻睁开了双眼,露出无瞳全黑的诡异眼光,在美的脸蛋在这一刻都变得妖异恐怖。

  “苏家老祖,你可真够无耻的,连自家徒孙都害!”玉玑子嘲讽一句,左手入右袖,从里取出一枚跟鸭梨大小的铜铃。

  “镇魂铃,龙虎山,又是你龙虎山之辈!”苏家老祖,见到此铃,咬牙切齿道。可见,她对龙虎门是多么的憎恨。

  “不错,正是镇魂铃!”

  “且慢。”

  苏家老祖,见玉玑子摇了镇魂铃,惊呼一声求饶。不料,为时已晚,此铃一响,笼罩在墓地上空的阴云聚散,槐林之中的猫哭之声逐渐平息。至于,藏在苏陌陌身体里的苏家老祖,恨恨的丢下句狠话道:“张道陵,你敢算计老娘。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诛你道门,判你满门……”

  苏家老祖的这句狠话,让玉玑子不由冷笑而不语,看表面是其淡定。不过心里已乱成了一锅粥,因为他听见了一个“判”字。

  一场,埋下劫难的法事结束后。

  玉玑子,一溜烟的消失,又凭空的出现,在他的肩上多了一口柳木棺材。他把棺材置进墓中,挥起铁锹开始埋土。等他埋好,天也渐渐黑的模糊起来。他丢下铁锹,从袖里掏出好猫点燃吸了两口,想着如何才能封印苏家老祖,这封鬼、封僵的办法都用了去,愣是不见效。

  “妈的,不管了!”玉玑子,心烦意乱的骂了句,随手弹掉烟屁股,正准备起身要走。槐树后,幽幽传出一番感慨道:“树的影,人的名!玉玑子,你可真够大胆的啊?此魂,并非是魂,是神非神。六道,皆不敢收此者。你斗胆收她!”

  “来者,何人?何不出来与我一见。”在不知是敌是友的情况下,玉玑子态度稍好拱起手的问了句,同样心里暗暗估摸自己刚刚所做的一切,恐怕都被这人看完了吧!

  槐树后,突然一闪身影,一位身着红棉袄,怀里抱着黑猫的老妪走了出来。

  不等,玉玑子开口,老妪抢先的开口提议道:“在过三时,会有天煞孤星出现,后面的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高人说话一点就通,玉玑子也不说谢字,扛起苏陌陌的尸体,拱了拱手调头就走。

  只是没走出两步,又被这老妪给喊住。

  老妪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扔了过去便道:“此人的生辰八字。”

  玉玑子,伸手接过,不作耽误的便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