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别让老子在遇到你个臭老道。”

  唐柏愤愤不平的骂完,还不解气的抓起蛤蟆,正要丢出去的时候,突然觉得手那么的一沉。在一看,手里的蛤蟆,竟然变成了一块赤沉赤沉的金元宝。在仔细的那么一看,这金元宝又变成了蛤蟆。这让唐柏,抡足了力气把蛤蟆丢了出去骂道:“去你妈的,还耍老子。去你奶奶的!”

  “呱呱……”

  酷c匠网{#永(久免‘O费看5小`#说}

  被丢出的蛤蟆,惨叫两声,变成一块金元宝跌落进草丛中。

  瞅着唐柏发那么大的火气,苏陌陌柔情似水的黏了过去,小声温柔的安慰道:“梦郎…别,生气啦。钱财,乃身外之物!”

  唐柏不由沉声的点头,心里暗想,玉玑子给自己在多的钱财有何用?给的在多,能比得上苏家的财大气粗么?眼前的才是宝啊!

  想到这里,唐柏不由看开,欣喜的抱住苏陌陌,嘴巴跟抹了蜜似的讨好道:“得你,比得万金还重要!”

  “瞧你说的,好像我跟哪被你扔出的金元宝似的。”苏陌陌故作佯怒的一翘嘴,不过得到心上人的赞赏,心里哪是开心的不得了!

  唐柏从未谈过恋爱,对象是鬼、还是僵尸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干那种事就行了,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抱着美人回家好好缠绵一番,一想起昨晚的哪种感觉,巴不得现在就想跟苏陌陌办那事。

  面对猴急的唐柏,苏陌陌俏脸一红,推了一把唐柏嗔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我们先回家嘛。”

  “好嘞,先回家!”

  唐柏俏笑的抱起苏陌陌,便往墓外跑去。

  只是,俩人刚出墓园,便停住了脚步。唐柏,不由放下怀里的苏陌陌,望着停靠在路边的清一色黑色奥迪车系。

  在港镇,能有此车队之人,非莫属于苏家。

  在唐柏还没搞懂状况的时候,一位身着唐装的中年男子,从尾段的车中走出。此人,一下车,见到躲在唐柏身后的苏陌陌,哪是一脸的激动跟老泪横流。就冲这表情,唐柏再傻也能猜得出,此人肯定是苏陌陌的父亲,苏远桥。

  “陌陌……”苏远桥,站的老远,老泪横流的朝女儿唤了声。

  只可惜,苏陌陌跟本识不得自己的父亲,在她的心里,唯一识得的便是挡在自己身前的梦郎。

  见女儿不认识自己,苏远桥是心里暗暗一叹,摸去了眼泪。暗想,能见到女儿“活”着,总比看遗照舒服的多。

  毕竟,丑女婿总有一天要见,岳父岳母的。虽然,这日子提前了不少。不过,唐柏还是不失礼貌的走上前,尴尬异常结巴的喊了声:“苏……叔叔…好!”其实,他本来想喊苏老爹,只是喊不出口来。

  “还喊啥叔叔啊?喊声老爹,你也不亏啊!”

  这话,让唐柏不由语塞一时,不过还是脸红脖子粗的喊出一句:“苏…老爹!”

  不过,这喊的实在是太过勉强,让苏远桥听着别扭儿,也就没再为难唐柏,非得要喊自己老爹。

  “唉!!”瞅着一脸没表情的女儿,苏远桥不由一叹的摇摇头,转眼又望向唐柏的叮嘱道:“不管陌陌是鬼还是什么,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若不是真心待她,你现在就可以走,我不为难你。你若真心喜欢她,哪就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保护好她。”

  望着苏远桥质疑的眼光,唐柏一句话未说,挺直了腰板,以自己坚定的眼神告诉对方,不管何时,只要苏陌陌有危险,自己绝对能保护好她。

  苏陌陌,看着俩人含情脉脉像似搞基的眼神,有些吃醋的拉过唐柏问道:“梦郎,你干嘛要跟哪老头含情脉脉的?你不嫌恶心,我都替你嫌恶心。”

  唐柏不由脸一红,偏头未语。苏远桥,不由尴尬一笑,为唐柏解围道:“陌陌,我这是……”

  “哼,别喊我陌陌。我又不认识你,别叫的这么亲切,好恶心呢!”苏陌陌冷哼的一甩头,也不管苏远桥尴不尴尬,又问道:“老头,你还有事不?没事,我就走了啦!”

  说完,苏陌陌牵起唐柏的右手,作势便要离开。苏远桥不自然的苦笑两声,赶忙拦上前说道:“唐柏,既然你跟陌…哦不对,是苏小姐在一起了!我觉得,你俩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去上海。在哪里,我都安排好了!”

  唐柏不由一皱眉头,接过苏远桥递过来的推荐信,瞅也没瞅的问道:“为何要离开这里?”

  “镇里,谁都知道我女儿都已经死了!你应该要明白,此事不易张扬,别让镇里的人知道。”

  毕竟从小在这里长大,突然的要离开这里,唐柏的心里确实很不舍。不过,苏远桥的话说的并不是没道理,尚若人家发现苏陌陌活了,指不准会闹出个什么事,所以离开这里换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才能安下心来生活。

  眼瞅着天快亮了,唐柏打算,回家收拾东西,等明天在走。但是苏家财大气粗,苏远桥更是不想让唐柏,在镇里多呆一分钟,给了张银行卡,很霸气的喊了句,女人都喜欢的花名:“随便花!”

  唐柏自然开心的结果银行卡,往口袋里一装,连个谢字也没说的,跟苏远桥挥手告别。

  没走出几步路,苏陌陌识得,这不是往家中去的路,便疑惑的问道:“梦郎,你不是要回家?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唐柏不由一笑,暗想,这都有了钱,还回什么家啊?还卖什么破烂家具啊?还要神马的衣物啊?这些统统都是浮云,到了上海一切再做决定。

  “上海!”唐柏说完,牵上苏陌陌的小手,一路小跑了起来,别提是一路多飘飘然了!

  至于,俩人刚刚离开以后,苏家的车队还停在墓园良久。苏远桥,意味深长的望着俩人的离去,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是什么滋味。他分辨不清,走的这女孩,真的是自己的女儿?还是苏家的……

  想到这里,苏远桥就不由难过恍惚起来。此时,停靠在路边的奥迪车里,传出一声如猫的温柔来问道:“爸,他们走了么?”

  听见女儿的声音,回过神来的苏远桥,不由一笑的凑近车窗边应道:“走了,陌陌…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把冥棺挖出来!”

  “不了,我改变主意了!让她多活一段时间,跟自己的梦郎多温存些日子!”

  这一席话,苏远桥不语的点点头,一招手让车队先行离开,自己则是愣在原地,想着一些心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