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唐柏,还不知道,脖子上戴的黑绳桃核,并未是能避鬼的道器,而是一件专门看鬼的道器。

  殊不知,这玩意不能避鬼,要不然打死唐柏,也不会把墓园当成自家了,进去就开始嚣张的,唱哪十八摸。要唱,五音全些也行,可他五音不全,唱出的歌,简直是比鬼哭狼嚎还难听。

  “伸手摸姐小腿儿,勿得拨来勿得开……咳咳!”

  唐柏唱到一半,嗓子有些冒火,停住脚掏出随手带的矿泉水,喝口水,顺顺嗓子继续唱了起来。

  “草,妈的…能不能别唱了,消停些!”

  这冷不丁传来的一句骂声,让唐柏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双脚发寒的站在了原地。他闭嘴,不在唱十八摸,墓里安静了下来,也没了骂声。他瞅着四周,除了黑压压一片的坟头,没瞅着有人还是有鬼。

  “难不成,是心里作用?”唐柏,心里暗暗嘀咕一声,往前走了几步,正准备继续唱十八摸,不料,又冷不丁的传出一个老头的声响道:“小兄弟,接着唱喂?很久,都没听过了!挺怀念,那时逛窑子的时光。”

  “在唱,老子割了你的舌头,扣了你的双眼!”

  刚刚的恶声又传了出来,唐柏愣了三秒有余,丢了铁锹撒腿便跑的呼救道:“妈呀,鬼啊……玉玑子,救我。”

  刚跑出没两步,唐柏感觉脚一沉,以狗啃地的姿势摔在地上,心里使劲“哎呦”的抱着左脚,暗骂啥玩意,这么不长眼。

  “吧唧…吧唧……”

  这像似啃东西的声音,让唐柏心里不由一寒,这声音正是从身后传来。

  起初,唐柏以为是流浪狗闯进来,偷吃贡品。但是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女孩,正坐在坟头啃苹果。小女孩,感觉到唐柏正在看自己吃东西,也不在意的回过头,朝唐柏一笑的问道:“哥哥,你…也要吃苹果么?”

  “鬼……”

  唐柏见到这回过头来的小女孩,尖叫一声,拔腿便跑,心里还不断问候玉玑子的十八辈祖宗。

  转眼之间,这黑暗压抑的墓园,变的灯火通明起来,犹如变成了一片居民区。坟头的墓碑,也怪异的变成了“门”,不少“人”提着一盏白灯笼,从“门”里走了出来,跟隔壁炫耀自己的贡品。也有交换贡品者,更有几个老头凑在一起,吃着水果,叼着香烟搓麻将。

  唐柏看到这一幕,一时之间是愣住了,嘴里下意识的奔出个“靠!”

  “滴滴滴……”

  身后传来的喇叭声,让唐柏不由回过神来,只见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航,正往他这里驶来。由于距离太近,也来不及躲闪,唐柏只能捂着眼睛就这样认命。不过,这辆超跑,并未撞上唐柏,只是从他的身体穿过。

  超跑停下来,敞篷顶打开,开车的是一个穿西装的男子站起身,飞扬跋扈的指着唐柏骂道:“奶奶的,不长眼啊?把老子的车撞坏了,你他妈的赔不起!”

  “咯咯,哥哥…别骂穷鬼了!”

  土豪刚骂完,坐在车里的美女,连忙接话的嘲讽了一句。

  这把唐柏气的不行,回过身瞅了眼,布加迪威航的车牌,是冥G:888888。在瞅车上坐着的美妞儿,不过是一副纸糊的画皮而已。

  “妈的,死了都死了,还得瑟个蛋啊!”唐柏心里气愤的骂了句,完全忘了害怕周围全是鬼。他捡起丢在一边的铁锹,捞起袖口,指向正要开车而走的土豪,脑袋一打铁的骂道:“妈的,做鬼了还嚣张个求啊?信不信,老子一铁锹下去,把你的坟给挖了!”

  唐柏说完,故意的用铁锹铲了一锹土,作死的表示在惹老子,铁定的挖你坟头。

  俗话说得好,祸从嘴出,死的人最不愿听到的就是,有人要挖自己坟。唐柏的这句话,不止是得罪了土豪,更是得罪了整个墓园里的死者。此时,陡然的刮起一阵阴风,原本和谐的鬼区,顿时变得不和谐了起来,所有鬼全都齐刷刷的望向了唐柏,愤怒不已的质问道:“你要…挖谁的坟?你要挖谁的坟?……”

  这声响,这气势,吓得唐柏直接尿了裤子,哆嗦半天愣是没放出个屁来。

  “活小子,你要挖老子墓是么?老子,这就把你变成一具尸体!”

  土豪阴沉个脸,从车中走了下来,身上的西装犹如一张纸的碎裂,转眼换上一身黑袍。在袍子的中间,有个圆圈,里面是个红色的死字!

  “拜见,阴差大人!!”

  百鬼一跪而拜,惊得是唐柏是直呼:“玉玑子,快来……救我啊!”

  “哼,活小子,你就算把张道陵喊来,他都保不你!”

  土豪冷哼一声,右手里鬼魅般的出现一把,弯形的钩刀。此钩,正是用于勾魂用的勾魂镰!

  此钩一出,吓得百鬼默不作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唐柏,也是大气不敢喘的愣在原地,刚刚已经尿过一次裤子,这次又被吓得尿了裤子。

  “小辈,我祖师之名,怎能是你呼来换去的?”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玉玑子从黑暗中走来。看到此人来了,唐柏激动都快哭了出来,一个劲的喊道:“玉玑子,你他妈太仗义了,太够朋友了!”

  “呵呵。”玉玑子轻蔑一笑,没搭理唐柏,冷盯向眼前的阴差。

  “是你!!”

  阴差此言一出,玉玑子一笑点头。接下来的一幕,让唐柏都瞪大了眼睛,暗暗咋舌,这玉玑子也有些太吊炸天了吧?竟然让阴差单跪在地,喊了句:“恩人在上,受李峤山一拜!”

  “阴人不欠阳人情,你欠我个人情,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吧!你我从此,不在有任何的瓜葛。”

  玉玑子此言一出,让李峤山毫不犹豫的抱拳喊了个“好”,又瞅了眼躲在玉玑子身后的唐柏,冷冷一笑道:“小子,今晚算你命大,这次就饶过你。明年的中元节,你还敢对死者不尊,我定会钩了你的魂!”

  “一定一定,嘿嘿阴差大人慢走!”唐柏一脸悔过的答应下来,心里暗骂这阴差什么求东西,得瑟个蛋。

  等阴差开着拉风的布加迪威航走后,玉玑子一把扯过,唐柏脖子上的黑绳桃核。这么一扯,周围的鬼市也顿时消失,化为黑暗安静的墓园。唐柏,一见鬼市没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质问道:“好你个牛鼻子,给的老子是什么鬼东西?不是说能避鬼么?草,老子怎么到处撞鬼。”

  “呵呵,失误失误。天太黑,把东西给错了!我这也不是来救你来了么?咱们两情了!”

  玉玑子说完,从袖口里掏出一件运动裤,跟一枚系有红绳的桃核。只见,唐柏好半响的没有接过,反倒是一个劲的嗅着鼻头,跟狗一样的在闻什么味。闻来闻去,不由把玉玑子逗笑了!

  唐柏脸不由一红,整半天这屎尿臭味,是从自己的身上传来的。他尴尬的夺过玉玑子递来的裤子,便往一边的坟头躲去换裤子。倒是,玉玑子一看唐柏,没有拿桃核,便呼喊道:“兄弟,避鬼的玩意,你没戴上咧!”

  “妈的,老子都见到了阴差,还怕个啥鬼?不带也罢,省的过会又撞邪!”

  Ji看\。正◇版章.节J上酷%D匠网;F

  唐柏说完,往坟头后面一躲,就开始清理自己下身的屎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