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金玉棺材

  中元节,俗称鬼节,是祭奠亡者的日子。这天晚上,大家会放孔明灯,烧纸,以及去上坟给死者坟头摆贡品。

  “妈的,这牛鼻子,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还不来。”唐柏骂完,丢了烟头,瞅了眼身后的墓园,已经雾蒙蒙的看不清,空气里充满了纸灰跟香火味,别提有多么恐怖跟丧眼了!

  过了半响,转眼就快0点,唐柏从晚上的20点,等到现在都吸了三盒烟,脚下全是烟头。

  点燃最后一根大前门,唐柏心想着,玉玑子还不来,就回家。毕竟0点过后,是鬼门大开,百鬼夜游日,免得撞鬼。

  唐柏手里的烟卷,吸了一半,瞅着玉玑子还没来,他不想在等下去,丢了烟卷,正准备扛铁锹走。南方的不远处,陡然传出喝声道:“兄弟莫要走,在下来了,来了!”

  听声音而辨,此人正是玉玑子,唐柏心里有些不爽,暗想这孙子真会挑时间,时间不多不少,正是鬼门大开之时来找自己。

  玉玑子,几步跑上前,尴尬的笑笑,递出一根好猫,找借口便称道:“兄弟,不好意思。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下。怎么样,考虑好接这活儿没?”

  唐柏,没好气的白了玉玑子一眼,点燃好猫骂道:“娘的,老子不接这活,还能等你到现在?牛鼻子,咱们事先都说了哦,我帮你干完,你要是不兑现你的承诺,哼哼,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说完,唐柏故意的挥了挥铁锹,示意自己可不是吃素的主儿。

  玉玑子没作声的淡然一笑,从袖里掏出一口精致的小棺材来。这口小棺材刚亮出,唐柏可谓是瞪亮了双眼,毕竟当贼多年,认宝的火眼金睛可谓不一般。这口小巧的棺材,棺身是用上等的羊脂玉而造,棺盖是一块约两寸的金条所造。

  “娘的,这要捞去卖,能卖多少钱啊?”唐柏暗暗一叹,不由搓了搓手,对这宝贝棺材起了贼心。

  “苏小姐的墓,在园里深处,孤立,不远处有棵槐树。很好辨认……”

  还未等玉玑子的话说完,唐柏已经不耐烦了,伸手便去夺这口精致小巧的棺材。不料,这棺材入得自己的手里,犹如自己的双手像是被千斤顶给压住了一般,重的他直接蹲在了地上,双手被这口精致的棺材死死压住,脱不出手来,疼的他是呲牙咧嘴一个劲的喊:“牛鼻子…哦不对,师傅…救命啊?手要被压断了,压断了…就替你做不了事了!”

  若不是今晚还得做事,玉玑子妥定的要让这口棺材,多压一会唐柏的手,好好消一消他的毛贼的恶习。

  “喂…牛鼻子…快点啊?手…哎呦喂…快断了!”唐柏,吃疼的喊了声。

  玉玑子,轻蔑一笑,不紧不慢的嘴里念念有词起来,最后朝着小棺材一招手喊了句:“起!”

  这得到指令的棺材,轻快的飞进玉玑子的手里。

  #酷@:匠R网唯一a正版$,)(其他◇S都BW是4?盗^版uH

  如获重释的唐柏,不敢在对这口邪门的棺材起贼心,使劲的搓着手活动下筋骨,暗想这口棺材的注意打不了,不过还是打苏家小姐的注意。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想必里面陪葬品肯定是多的不得了!

  玉玑子,趁着唐柏还在妄想的YY,也不多语的从袖里掏出一把匕首来。这匕首,长有三寸,轻轻一挥,便割走唐柏后脑勺的一撮头发。

  还在妄想YY做发财梦的唐柏,跟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对与刚刚割头发的感觉而言,不过是一阵清风的吹过,不足为奇。

  拿着唐柏一撮头发的玉玑子,轻吹一口气,吹掉头发上的头屑,又从袖里掏出一缕黑色秀发来。

  趁着唐柏没注意,还在YY,玉玑子将这两撮头发混在一起,并从袖里掏出一张黄纸包住。这张黄纸上,写有苏陌陌的生辰八字,以及唐柏的生辰八字。用玉玑子的话来说,俩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煞孤星,最配的是什么?无非是非鬼、非僵、非人、似人者。这种东西是什么?只有玉玑子,心里最清楚。

  玉玑子,将手里的棺材盖打开,将叠好的黄纸塞了进去。这一切做好,他拍了下还在YY的唐柏,叮嘱道:“这口棺材交给你,你盗走了苏陌陌的尸体,将这口小棺材放进去,切忌别忘了,不然会出大事!”

  说到最后,玉玑子很是严肃的把语气家中,希望能引起唐柏的重视。

  倒是,这上不了台面的痞子,觉得会有危险,怎可能会冒险呢?唐柏,也不例外自然有些不想做,突然捂住肚子,称自己肚子疼,要找个地蹲坑,好开溜。

  事情都已经做到这步,玉玑子哪能放过唐柏,要是放了他,自己岂不是龙虎门的千古罪人了!他一把拽住要逃跑的唐柏,淡然一笑道:“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你若是要有事,我定然会救你,你安心去就行了!”

  瞅瞅现在已经是0点后,也是鬼门大开之日。换做以前,或许唐柏不相信有鬼,但是现在么?自打见了这牛鼻子,不相信都不行。所以,他不敢莽撞的进墓园,也不言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玉玑子,盘摸打滚这么多年,何人没见过?自然清楚唐柏在耍什么宝,他从自己的袖口里一摸,掏出一枚系有黑绳的桃核,便说道:“放心去吧,这玩意能保你周全……”

  “拿来吧!”

  没等玉玑子说完,唐柏手快的一把夺过,往脖子上一带,大摇大摆的扛起铁锹,便往墓园里横着走去。

  瞅着唐柏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离去,玉玑子陡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到底是哪不对劲呢?仔细一想,玉玑子心里暗叫一声“该死。”,顺路的便要去追唐柏,不过刚走出三步,他又停下身不屑一笑道:“算了,反正整不死人,就当给他个教训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