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知道家里闹鬼后,白天在家都觉得阴森。

  所以,唐柏没着急的回家,先把自己变成酒鬼在回家,这样家里在闹鬼我也不害怕了,毕竟咱也成鬼了!

  “嗝……十七摸,摸到呀,美女小肚子下……”

  唐柏打个酒嗝,唱着半吊子没学会的十八摸,八拐七弯的往家摸。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唐柏突然酒意稍醒,只瞅门前站着的美女,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这不是,昨晚跟自己相遇的鬼美女?换做唐柏没喝酒,估计胆子小的,直接撒腿就跑。可,喝了酒壮了胆,这可谓是胆大包天!

  “邋遢……梦郎,是我……梦郎,是我呀!”美女柔声一笑,几步上前牵过心上人的手心,并往家中走。

  喝高的唐柏,酒气太浓,火气太重,并未感觉到身边佳人的寒冷跟异色。反倒是,唐柏欣然接受美女的温柔,让她牵着自己回家,伺候自己。

  “梦郎,你背我进门?可好嘛。”美女站在门前,故作害羞一笑道。

  “呵呵,嗝……当然好。”唐柏醉语朦胧的打个酒嗝,背起美女便往门里跨。

  “哎呦……”

  还没进门,唐柏被门槛绊了一脚,以狗啃地的姿势摔了进去。回过神来,瞪大了醉眼,才发现,鬼美女不见了,这也太邪乎了吧!

  不过,唐柏也没管太多,现在想做的就是睡觉。

  “砰……”

  对待自家门,唐柏从未客气过的一脚踹开,犹如醉酒的痞子,来逛窑子似的。他几下的在门前脱了衣物,鞋也忘换的,便往卧室走。

  “哗……”

  正准备想邋遢睡的唐柏,突然听见从卫生间里传来放水的声音,他感到好奇,是谁在家里洗澡。

  刚来到卫生间的门口,不等唐柏来开门,突然房门自主打开,一位裹着浴巾红着脸的美女,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一刻,哪怕是酒醉的在深,面对眼前的出水芙蓉,也不得不暗叹鬼美女,真是妖精。

  “邋遢鬼,进来洗洗。”鬼美女,温柔一笑,不容拒绝的拉过唐柏,便往浴缸的方向走。

  站在浴缸前,唐柏是鞋也没脱的往浴缸一躺,心里不由大呼痛快、舒服,想想貌似很久都没洗过澡了!

  卫生间里的灯陡然而灭,飘出淡淡的茉莉香味,借助窗外的皎月之光,能微微看清卫生间里的一丝怀魅。浴缸里躺着的人,只有喘息跟按耐不住之声。浴缸前,站着一位裹着浴袍的佳人,佳人慢慢褪去身上浴袍,借着月光之色,露出雪白无暇的肌肤。

  “好一个,妖精……”

  大饱眼福的唐柏,心里不由暗暗一叹,身为老处男的自己,跟本没办法拒绝妖精的邀请。

  “梦郎,我…美么?”

  佳人温柔的一席话,引君不想,点头便应:“美,宛如妖精!”

  “讨厌。”

  佳人嘤咛一声,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可谓是桃花都开了去。浴缸里的水,温热稍清,能倒影出佳人,貌美的俏脸跟一抹红云。唐柏,没有勇气去看正脸,只能低着头,从水中镜面来看佳人的俏脸。

  佳人,微微一抬玉腿,伸出脚踩进浴缸里。这一刻,唐柏彻底激动了,身上的血不由开始逆流,往脑门冲,接下来的一幕,他更是不敢多想只能期待。佳人,进入缸里,微微匍身,躺进唐柏的怀里。唐柏,轻轻细喘,很被动的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抱住佳人。

  “梦郎,我美么?”

  怀里的佳人,温柔一笑的问来,并且又往唐柏的怀里轻蹭了蹭。已经快变成下半身思考的唐柏,应声而不思的便说:“美,当然美。”

  “哪你,还不抱着我?人家,好冷!”

  唐柏,不在犹豫,一把揽抱住怀中的佳人,不由身子一冷的打个冷颤,暗想…这是僵尸?还是鬼?怎么这么冷。好奇,是能害死人的东东,尤其是好奇心强烈的人,更是死都不知道该如何死的。唐柏,就是这样的人,在好奇心强烈的驱使下,他小心翼翼的问怀里的佳人:“你…是鬼?还是僵尸?”

  看正版H章t节k上◎酷匠&网~h

  君,无意一席话,伤的美人心。怀里的佳人,有些伤神却还是回了这个问题:“非鬼,非僵,非人,似人!”

  “这……”

  唐柏,没声而对,心里更是暗暗一叹,自己的一席话伤到了她的内心。

  “梦郎,闭上眼睛好么?今晚,不要管这个问题了……”佳人温柔的说完,微微的侧身,待唐柏闭上眼睛,她不由迟疑,最终还是闭上双眼,吻过唐柏满是酒味的双唇……

  从未体验过男女之情的唐柏,这次可谓是涨了姿势,又对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十分的缠绵不忘。他希望,时间永远就定格在这个时候,静静的躺在浴缸里,与怀里的佳人戏水,永远不分开。

  “咯咯……”

  当,雄鸡报晓的那刻,是梦非梦的结束。唐柏不舍,却没办法,他酒醒后望了一眼,躺在怀里熟睡的佳人,鼓起勇气说道:“天亮了,来…吸了我的阳气吧!”

  “嗯?”怀里的佳人醒来,疑惑不解。这让唐柏,不由一愣,在自己印象里看过的鬼电影,女鬼骗人鸳鸯戏水,不过都是为了阳气?

  “真傻,我怎会要你的阳气。”佳人温柔一笑,起身走出浴缸。这让唐柏沉默三秒,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下意识的问出:“我们…还会在见么?”

  此话,让佳人停靠在门前一笑,便应:“与君相见,便是注定,君若不嫌弃,我定会与君相见!”

  佳人煽情的话说完,唐柏便从浴缸里站起身,连忙喊道:“等等,我还…不知道……”

  只是,佳人未等他的话说完,便消失不见。只留,他失魂落魄的说出下半句:“你的名……让我如何与你相见。”

  在不远的屋顶上,站着一位穿着乞丐装的老道,他在屋顶站了一宿,窥完了,对面卫生间里的鸳鸯戏水。此刻,天也大亮,鸳鸯戏也结束了,他打了个哈欠,点燃一根好猫吸了两口,挑起一丝诡异的笑容,闪身离去。

  谁都不清楚,他在打什么鬼算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