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跟见鬼似的跑出家后,看见东边缓缓生出的太阳,心里才有一丝安全感。他打个哈欠,晃在冷清的马路上,心里有些开始后悔起来,昨晚干嘛把闹铃定的这么早?更后悔,自己干嘛害怕美女?不就是个美女鬼,或是个僵尸么。不过,此时说什么都晚,他只能暗暗发誓下次,若是在见到这美女,肯定不能在害怕,一定要多揩油。

  刚过路转个弯,路过爱转角早餐店,正在煎油条的师傅,见唐柏一脸失魂落魄的样,不由一笑的招呼道:“唐柏,今儿这么早啊?吃早餐不!”

  唐柏没吱声,心里还暗想美女的事情,走近了店里。

  这师傅心胸有些狭窄,不过是唐柏没跟自己打招呼而已,心里已经把他家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当然,这骂归骂,生意归生意两码事。师傅上了四根,刚煎好的油条,又招呼后堂上一碗豆腐脑。

  等早餐上齐。

  瞅着眼前,金脆进脆香喷喷的油条,还有直引人流口水的豆腐脑。唐柏是毫无胃口的叹了口气,心想着昨晚家里闹了鬼,现在满脑海都是美女的身影,这连吃早餐的食欲都没了,这真是造孽。

  “哟,唐兄弟,你这是咋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莫不成是没钱花了?”

  更T$新最9快上酷匠/、网

  后堂里走出一位男子,很客套虚伪的问了句。唐柏随意的一低头,瞧了眼,这跟侏儒无二的老板,就把家里昨晚闹鬼的事情说了出来。

  俩人,往日还算是有些交情,唐柏没朋友,很多事情都会给老板透露些。

  听完昨晚家里闹鬼的事,老板沉吟半响,考虑明天是中元节,就怂恿唐柏去庙会看看。

  庙会?唐柏嗤之以鼻的笑了笑,觉得这地方没啥好去的,不过是一群江湖骗子、神棍们的聚集地而已。想要在这里面遇到高人,就跟中了头彩差不多。

  “朱矮子,把老娘的裤衩、文胸、丝袜还回来!”

  从门外传来的一声河东狮吼,吓得老板闻声胆寒,顾不上在跟唐柏多说话,撒起腿就往后堂里跑。

  唐柏,更是不敢多逗留,抓起油条乱塞几口,顾不上喝豆腐脑,撒腿就往店外跑。

  “嗖……”

  一把菜刀飞来,吓得煎油条的师傅,撇了筷子就往店里钻。这把飞来的菜刀,跟唐柏的头发来了个亲密接触,削去了不少脑袋顶上的头发。

  扔菜刀的人,正是前来的河东狮,是附近惹不得的李寡妇,俗称李三娘。

  俗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老师傅。往日唐柏没少替朱老板,偷盗李三娘的内衣、丝袜物。俩人,今日在门口一见,犹如仇家上门!

  唐柏,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又见一辆驶来的的士,顺手一挡坐上就逃。

  李三娘,见这兔崽子就这样逃之夭夭,不甘心的脱下鞋朝车的方向砸了过去。不过,很可惜砸了个空,要是砸中了,司机可要发飙了!

  坐在车上的唐柏,喘了好久的粗气,才缓过神来。暗想昨晚家里闹鬼,今早又闹罗刹女,真是要作死的节奏,看来,还是得要去一趟庙街。想毕,唐柏便说:“去…庙街!”

  “嗯。”司机,没多问应声开车调头,往庙街的方向开。

  平日里,唐柏都不来这庙街,庙会除了卖香火外,就剩神棍们的胡诌瞎扯。不过,明天是中元节,今儿,这里是人满为患。要唐柏说,今儿来的神棍,比来的客人都要多的多。整条街,喧闹着各种神棍玄学,更有大胆者,自称是太上老君的转世,卖假药,充当灵丹。不过,这个假冒老君的已经不足为奇,在不远的道观交接点,围观了不少人,不知道在观看什么?

  反倒是有不少人惊呼,大仙神药的屁话。

  唐柏凑近一看,也不由一愣吓了一跳。只见,有人在这里摆擂,在擂下立着一根长五尺的大旗。旗上,写有,九黎巫药,跌打肿痛必备神物,几个大字。台上的人,是个身材魁梧,高一尺半的汉子,跟一个弱不禁风的瘦老头。

  老头躺崭在地,汉子一跃两尺来高,往老头的腹上踩去。没看过的人,都不由捂住双眼,不想看见血腥,包括唐柏也偏过头,暗想这一脚下去,这老家伙不散架才见鬼。半响,过去…老头躺在地上,神情痛苦几乎不能言语。汉子,在这时抓起一把,所谓的九黎巫药,往老头嘴里一喂。没过一会,老头竟然缓缓的站了起来,苍白的脸孔也露出血色来,更是抓起九黎巫药,开始上前叫卖。

  不少人,都开始疯抢而买,包括唐柏脑筋也一个没转弯过来,买了一袋。不过,唐柏发现,买来的跟看到的有些不一样。袋里装的是一枚药丸,刚刚汉子给老头喂的,可不是药丸。唐柏,正想退货,也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城管来了!”

  这家,卖九黎巫药的老少,也顾不上摊位撒腿便跑。

  唐柏恍然大悟,自己上当了,丢了手里的药丸,便去追俩人。可不料,刚跑出一小段路,就有不少大妈大婶、大叔大爷围上我来,一个一个满嘴胡诌,不是说他吉人天相,就是大富大贵啥的,甚至还有人把《周公解梦》的一套拿了上来。最后,小爷我烦了,一人给一块,就跟打发要饭的一样打发走。

  打发走这群人,唐柏才意识到,在想追卖假药的俩人,已经晚了!

  无奈之下,唐柏就在附近开始转悠,寻找隐藏在庙街里的高人。

  可结果,这都找了半条街,愣是没找到高人出现。反倒是,有个身着红衣的老妪,突然出现在唐柏眼前,把老子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厉鬼出现了呢。这老妪,都尼玛快八十的高龄了,竟然还用她哪稀疏的白发,扎了两个羊角辫。左手里还使劲的摇个拨浪鼓,见人就说喜运来喽!整个人看起来就似个疯婆子。

  唐柏习惯随即的掏出一块钱,打发走这老妪,可老欧没接他塞来的纸币,反倒是伸出皱巴巴的手,拽着他胳膊往姻缘庙里走。“我去,老子来这里是算凶的,不是来算姻缘的。”唐柏暗暗嘀咕一声,无奈又不甩开老妪,万一不小心把人家推倒,讹诈自己咋整。索性的,就跟老妪上庙看看吧?毕竟,都22了还单身。

  还没等进门,这老妪突然抓了一把面粉,往唐柏身上洒了一把,又从一旁摸出个扫把,使劲的往唐柏身上拍打,还疯叨叨的说:“拍去了身上的晦气,就来了姻缘。”

  “靠。”唐柏暗骂了句,愤怒的摸掉眼前的面粉,正要动怒,可眼前的是个老人,不得已还是收起怒火,拍掉身上没打干净的面粉,没好气的正准备要走。

  这老妪突然拽住他胳膊,说还没给钱。

  唐柏从怀里拿出偷来的钱包,正准备随手付个五块。这老妪,手快的不去做贼,真可惜。她眼尖的,从钱夹里,抽了张100走。这可是包里唯一的100啊?唐柏正要伸手把钱夺回来,老妪嬉笑的又开始胡诌道:“印堂黑里带红,是大喜之照,不久的将来,好运就要光顾你了!”

  要唐柏说,这话还真不如去骗傻子不错,这黑里带红,明白的不就是大凶之祸么?唐柏正准备找没算准为借口,要把钱拿回来。这老妪,借机又往唐柏身上洒了一把面粉,又拿起扫把使足了力气猛打唐柏。边抽,还神叨叨的说:“这凶兆打了去,就剩福气事了!”

  “我去,老子算是对这疯婆子认栽了,这钱不要了!老子惹不起,总可以躲得起吧?”唐柏心里不爽的宣泄了句,便往外走。想起,刚刚买假药,在到刚刚被忽悠的事,咋想咋都觉得自己冤。这要真在一路找下去高人,还真不知道要失去多少钱。索性的,唐柏也不找什么狗屁高人了,挤出庙会搭了车就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