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些年里,唐柏是东偷一些,西挪点,在镇里也是个稍有名气的小贼。但是好景不长,唐柏接了一桩赔本砸脚的买卖,一个牛鼻子老道,让唐柏去苏家的坟地,偷苏家小姐的尸体。

  苏家的小姐,前几天才下葬,这么快就去盗坟,这是不是有些太不道德了吧?唐柏琢磨半响,不准备接这活儿,毕竟人死入土为安,更何况苏家小姐,才入土没几天,万一盗她的墓,诈尸了咋整?这才是唐柏心里最担忧的问题。

  老道,挺有钱的,见唐柏不乐意去,加了钱。还说,这事成了以后,保唐柏荣华富贵,各种平步青云,摆脱当毛贼的命。

  酷Q匠'j网首:(发{

  俗话说得好,人为财亡,鸟为食亡。

  想来想去,唐柏还是经不住这钱的诱惑,硬着头皮把这活儿接了,并趁现在天色还晚,找些家伙就去盗墓。毕竟,盗墓这种事,越早做越好,省的夜长梦多。

  可这牛鼻子,故意卖弄玄学,称今晚不宜动手,非得让唐柏等两天,等后天的中元节在动手。

  “后天?中元节?这可是百鬼夜游日,让老子这晚去盗墓,不是明白的害我么?”唐柏丢掉手里的家伙,心里嘀咕一声,撒泼的不接这活,其实是在想让老道多给些钱。

  “呵呵。”

  瞅着眼前撒泼的无赖,老道不屑一笑,左手一动,嘴里念念有词。只见,唐柏眼前一亮,一看地上凭空的出现个大金元宝,伸手作势去抓,生怕慢些就被眼前的老道手快,夺了去。

  脑袋一根筋的唐柏,怎会料到这凭空出现的金元宝,不过他人老道耍的把戏。

  “嘿。挺重的,卖去黑市,肯定值不少钱。”唐柏欣喜若狂的暗笑道。

  瞅着鬼迷心窍的唐柏,老道心里暗暗冷笑,冷清的丹凤眼充满轻蔑之色,暗暗轻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唐柏鬼迷心窍的揣起金元宝,也不想在做盗墓这种的缺德事,正准备要走。可,老道怎会让他轻易离去?没走两步,唐柏突然感觉手里的金元宝,不是那么的赤沉,反倒是变的轻了起来,还热乎乎的。在掏出一看,这金元宝,竟然变成了一只“呱呱”乱叫的蛤蟆。

  闻声蛤蟆叫,老道不由轻蔑的大笑起来,更是连续的从嘴里说出三个“笨。”

  突然明白,地上的大元宝,不过是老道耍的把戏,唐柏俊脸不由一红,羞恼捞起袖口骂道:“妈的,牛鼻子,你敢耍老子。看老子,咋修理你!”

  还没等唐柏出手,老道就举起手认输,还不忘装圣人,扯君子不跟无赖斗的狗屎话。

  要比嘴毒,唐柏自然也不服输,嘴没闲着就开始嘲讽这老道,还君子咧?人家苏家的小姐,才入土没几天,就想着找人去盗坟,挖人家的尸体,这算君子作风么?明明就是无耻之徒。估计,这糟老头肯定喜欢苏家的小姐吧?要不然,也不会找自个去盗尸,还出这么高的价钱。

  这搬起石头砸他人脚的嘲讽,让老道好一会没吭气,脸是一阵白一阵红的。过了好半响,他脸色才缓过来,还很尴尬的咳嗽两声,并许诺说:“只要你在中元节的晚上,把事办好,刚刚你所见的大金元宝,就是你的了!而且,我还会帮你摆脱毛贼命!”

  “如何信你?”唐柏,深疑不信,斩钉截铁道。

  “就凭我的名,玉玑子。”老道说完话,不在理会听完他名就发愣的唐柏。

  唐柏听来挺耳熟,好似在哪听过呢?这突然一时想不起来了!

  等他好不容易想起来,玉玑子是谁,正想惊呼高人的时候,才发现人家,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自己一人在墓场门口。一看四周静悄悄,黑布隆冬的,心里恶寒撒起腿就往家跑,深怕撞鬼。

  良久,唐柏跑回家,渴得舀了俩瓢凉水猛灌,才觉得自己是活了过来。把水灌饱,他扔下水瓢,习惯的蹲在门口,点燃大前门抽了两口,开始琢磨玉玑子叫自己盗尸的事。玉玑子在港镇,算是有名气的一号了,镇里很多红白喜事,都有他出现。真搞不懂这盗尸要干嘛?难不成,真的是有些特殊嗜好,喜欢啃嫩草不成。

  琢磨半响,唐柏也没想明白,索性的丢了烟屁股,邋遢的上了床就去睡了!

  刚上床,睡着一会儿,就出了个怪事。

  唐柏莫名其妙的从床上滚了下来,好像是有人把自己踹下来似的。等他从新爬上床,在睡下的时候,总觉得这床好像是变小了,好像身边睡了个人似的,也许是心里在作怪吧?毕竟,自己都22了,至今还没有女朋友。

  待唐柏熟睡之后,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被一阵“咯咯”笑声给吵醒。

  也不知道,是真醒还是在梦里,唐柏就看一个好美的小姐坐在自己大腿上。这美小姐,见唐柏醒来,毫不客气的把他嘲讽奚落了一番。说唐柏是邋遢鬼转世,又说身上味的比乞丐还味。唐柏脸色不屑而笑,心里暗暗嘀咕一声,女人家家懂什么?这叫男人味,何况,你不是坐在我腿上呢么?

  咦?哪来的女人?待唐柏稍稍清醒,瞪大了眼睛,瞅着眼前的韵味十足的美女,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简直犹如梦境。他害怕这是梦,使劲的掐了下自己的胳膊,结果疼的愣是没醒来,难道这是真的?是有个迷路的美女,闯进家来了不成?难不成…是……

  想到这里,唐柏不由坏笑的嘿嘿两声,这还真是上天够可怜自己啊?我,唐柏、偷过不少东西,就是女人没偷过。没想到,今晚有美女送上门来,这真是老天眷顾老子啊!想到这里,唐柏收起坏笑也不跟美女废话,半坐起身就要把她揽进怀里来。

  美女也没拒绝,反倒是捂嘴嬉笑的一直看着,也很愿意亲近唐柏。

  在唐柏接触到美女胳膊的刹那,他不由一颤的打了个冷颤,吓了一大跳。美女,没有任何的温度,冷的就跟一具尸体一样。在他,正想推开美女,夺床而逃的时候,突然一阵“叮叮叮”的闹铃声,打破了这个半梦半真的香艳噩梦。

  唐柏一身冷汗的惊醒过来,先按掉了闹铃。暗想,前面的恐怖香艳,是一场春梦么?他正想笑,可突然的笑不出来,瞅见自己左胳膊被掐的地方,如果是梦为何自己掐自己,没有醒过来呢?琢磨半响,没想通,唐柏也不再想的先去填饱肚子在说。

  唐柏住的房,是哪种老式的土块砖瓦房,一天不打扫,地上就能落一地的灰。下床后,唐柏习惯的会先扫地,在扫地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个事,在地面的落灰里,有浅浅淡淡的鞋印。从鞋的尺码来看,是女人脚!

  难不成,昨晚有女贼入屋不成?唐柏暗暗嘀咕一声,顺着脚印跟了过去,想看看这女贼是从哪里来的。顺着脚印,一路跟到了东墙哪头,唐柏不由愣住了!难道,女贼是穿墙而来的?这事,越想越不对劲,好半响唐柏丢了扫把,不敢在呆在家里的往外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