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梦遇母亲这个乞丐少年仍像以前一样,把‘床铺’铺好之后,到头就睡.他也实在累的可以,今天他经历那么多,说实在他也早想进入梦乡了,以为只有在梦中自己才过得安稳,过得平静,过得快乐.他在‘床上’躺着,本来他还要被刚才的事情影响一阵才可以入睡,不过冥冥中自有天意,他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引导,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不过这些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黄石也没有在意.黄石睡着了,如他所愿他做了一个好梦,绝对的好梦.他梦见自己处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这空间看不着边界,这里迷雾重重好似一个迷宫.他心里感到好奇怪,他可是第一次做这种怪梦.不过奇怪归奇怪,他一直在朝一个地方走,因为他感到那个地方有无形的力量在召唤他.他感觉到这力量对自己根本就是无害的,他沉浸在这奇妙的感觉里.一直向那个方向走去.这种力量就好像一位母亲对儿子所释放出的无形力量.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他感到这力量越来越强烈,就好像是自己的亲人在召唤自己.他突然明悟了,他想起来自己的母亲当初是变为了魂魄状态进入了戒指里面,他在想会不会是母亲在召唤自己?要不然怎么会觉得这力量这么温馨.他心里没有狂喜,因为根据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知道在没见到结果,就不是狂喜的时候.也不该狂喜,此时此刻他还有些惧怕看见母亲,一方面就算看见了也不是真实的母亲.另一方面,他不想让母亲看着自己过得那么惨,他不想让母亲为自己担心.他实在太想自己的母亲了,同时他也不想脱离这种美妙的感觉.他一直向前走,终于他感到了一位素衣女子,她金发飘飘,虽是素衣,但是却很合她的身,把她的一身娇躯完美的体现了出来.黄石看着眼前金发飘飘的女子感到很奇怪,这不是他母亲头发的颜色,他母亲的头发是黑色的.在他记忆中母亲的头发明明就是黑色的,他知道对面的女子根本不是自己的母亲.他望着这般并没有伤心,因为这种情形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望这面前的娇躯,脸色一红确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她身上给自己带来的感觉是让自己好想扑上去,给她一个深沉的拥抱.他看向她的同时,她也转身了,接下来就有黄石震惊的了.黄石望着对方的素颜,顿时呆住了,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仔细的望着对方的眼睛,对方也望着他.他仔细看去那眼神,跟自己母亲的眼神没什么两样.不用多想除了头发眼色不一样,其余的与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她就是他的母亲.一种压抑在心中的苦痛瞬间爆发.“母亲——”黄石向姜云开扑了过去,眼泪顿时不要钱的洒落出来,对面的女子望了他一眼心中满是思念之色.“石儿,你受苦了!”两人相拥,说不明道不尽的心酸一涌而出.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姜云开看着身边成熟了不知道不少的孩子,心中明白他定是吃了不少苦.心中自愧之色油然而生.这一次自己苏醒还是儿子的功劳呢.“孩儿,这些年你受苦了,都是母亲不好!”

  “没什么母亲,是我对不起你们,这些年多都还是废物……”

  一听此言姜云开立马捂住了黄石的嘴巴,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要不然她自己会心痛死的.她刚才自从看见了处境之后,心中就犹如万箭刺心了.黄石也并不想母亲伤心,因此就不在多说,两人放开沉重的拥抱,看着成熟了不少的黄石,她心中有了一丝丝安慰.“孩儿,母亲还要谢谢你呢,谢谢你让母亲苏醒了,让母亲的魂魄可以稳固了.”

  黄石听的一头雾水,不过好多事请他都不知道.他不知道是自己的鲜血让母亲的灵魂得以稳固,他不知道是自己那滴眼泪让母亲的魂魄醒来,他更不知道母亲的背后会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势力,他更不知道母亲的死也使她觉醒了体内的血脉……

  看着一头雾水的黄石,姜云开笑了笑,对他解释道:“你现在觉得在梦里,其实不然.我正在使用实体跟你对话.你的一丝灵魂进了这个我族祖传的戒指里,而我就在这个戒指里维持着灵魂体,由于你的血液与泪水使我恢复了过来.”

  黄石这才听明白了一点,他知道是自己让母亲苏醒了,突然之间他就有了信心,因为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完全没用的人!至少他救了母亲!

  酷匠KD网、首;发h

  母亲看着黄石,知道他没有沉沦于现实之中,他没有忘记自己还身负重担,姜云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就急急忙忙的问:“你父亲呢?怎么没见他?”

  “他误入魔途,去为我们报仇不想却被,却被黄浩老儿给杀死了,就这他还不放过白叔,他们把白叔也杀了,迫使静儿不告而别远走他乡.”

  这话听的姜云开一阵眩晕,显然是被这重量级的消息给镇住了,只见她原本温和的面容立马凌厉起来,似乎要活吞了大长老,不过她神色很快又缓和了过来.黄石看着母亲刚才的面容也是吓了一跳.不过随着母亲的恢复,黄石也恢复了.姜云开思索了好久突然开口道:“石儿,母亲给你一个重担,母亲尽全力一定让你恢复修炼,你要记得将来为我们报仇,将来你要是突破地仙之境就可以救你父与白叔了.至于我...”

  黄石听到自己可以修炼的消息,不禁振奋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想到了一丝不对,和一丝疑惑开口道:“我真的可以修练,怎么才能复活您呢?”

  “那就是更高的境界咯,傻孩子还是先救了你父亲再说救我吧.”

  看着振奋起来的黄石,姜云开心里叹道,你将来的担子重的多了.作为人皇的后代,母亲这一支是人皇血统最高的,母亲已没了希望,将来人皇一脉就靠你了,你要走的路还很远呢!

  “母亲我可以修炼了?太好了!你快告诉我怎么修炼吧!”

  姜云开看着儿子的热情似乎很满意,看着自己的儿子比以前更要稳重与成熟.心里道,如此甚好,有此激情待见来,他统领人皇一族,使人类在数百年之后不再受灭顶之灾的希望大了不少!你任重而道远呐!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