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沦为乞丐静儿不告而别已经两天了,在这两天里,黄石不吃不喝.独自在密室里面呆着,一个人双目紧闭墙壁在哪里反思.他在反思,他在反思为何上天要对他那么不公,为什么要让他孤独,在他心里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亲人来陪着他.但是这终究是想象而已.他在恨自己,因为如果没有自己的好奇心所驱,偷偷进了黄族重地,就没有后来的一切事了.他在后悔自己当初为何不一死了之,何必苟且的活着,从而因为自己还死了那么多亲人.他的心好痛.他想死,但是每当他想起父母当初为救自己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却容不得他死了.他要活着,哪怕做一个最卑贱的人也要活着,活着才能成功,或者就有了希望,所以他定当像小强一样.此时他的那对桃花似的双眼,此时此刻竟绽放了开来,双眼放出一丝精芒.在这个阴暗的密室里,一切都死沉沉的,这个犹如死人的他终于动了动,以显示他还活着,给这个死寂的空间添了一丝生机.他勉强的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他感到饥饿了,所以打算出去找点吃的.他轻车熟路的打开密室的机关,密室开出了一个口子.一丝丝强光射进了密室之中,这强烈的光刺的他眼睛生疼.他揉了一下眼睛,感觉好了一些才缓缓的走了出去.刚一走了出去,就发现这里已经被吉安城的军队给包围了.不过由于开启密室时的声音较小,而且密室入口又偏小,所以那些军人们看见黄石时不由得感到一丝惊讶.当即就有一个大兵走了过来,如果他们发现密室入口的花就有可能会破坏白叔的尸骨.黄石怎么会允许他们找到白叔的尸骨呢?因此就不知不觉的又把机关给拧上了.同样关的很轻他们依旧没有听见!

  大兵走的很快,待他走到黄石哪里时密室早已经闭合的严严实实了.大兵走到黄石身边,还不等黄石开口辩解,就很粗暴的把黄石拉到了一边,当他看见什么也没有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一丝小失望.不过失望归失望,他也是很绅士的走到黄石身边,一脚就踢在了黄石的肚子上.黄石疼痛欲裂,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

  大兵见他没有反抗,似乎很满意他的做法.直接一条手臂就把他提了起来.他想要反抗,不过还是忍了,因为这大兵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小命.大兵把他提到了小伙伴哪里,轻轻一甩就把他甩在了地上,摔得他半死.他好想反抗,但是去看见几十个士兵手握大马金刀.说不定自己还没动手呢,就把自己给砍了!

  他的伙伴们似乎在他在玩一个小丑,大家冷眼旁观.这一幕让人心寒!那士兵走了过去,又把他给提了起来,一巴掌就甩在了黄石脸上.这一击上去,黄石直接失去知觉了.随机又两巴掌扇在了脸上,给嫩嫩的脸蛋打得通红,红中带紫.鼻子被抽出了鲜血,鲜血流的飞快,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因为他被打得昏死过去了.那大兵见他的鲜血流在了自己的手上,似乎不太高兴.大兵很扫兴的把他仍在了地上,踹了一脚.道:“妈的,这乞丐太弱了,老子还没玩够,他就不行了!”

  本来黄石看起来是很干净的,但是他这几天没换衣服,加上整理白叔尸骨的那天晚上他自己就搞得很脏了.再加上他是莫名其妙的从废墟里面出来,不由得使人产生怀疑.没错,他被那群大兵当做乞丐了,并且认为他就是偷溜过来,在这里偷东西的.所以刚才的那个大兵就准备把这个不长眼的‘乞丐’给教训一顿,所以才有了刚刚血腥的一幕.他们自从奉城主之命在这里把守,每天也是苦闷的紧,好不不容易来了这个乐趣,他们是分乐意享受的.他们把打得昏迷的黄石,准备直接让人直接丢在了葬人山最外围.以免城主看见了不高兴.而葬人山是吉安城附近的一座凶山,就在吉安城的北面.里面魔兽层出不穷,越往里面,魔兽越凶,越是难缠.而且最爱吃的就是人肉.很快,黄石就被吉安城里的村民抬着向葬人山走去.一路上抬黄石的吉安城人都担惊受怕的不得了.因为他们也害怕会有魔兽来找他们的事!

  在临近葬人山的小路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兽叫,吓得抬黄石的俩人扔下黄石赶紧往回跑.不过,还是迟了,一只奇异的紫金色毛毛的怪物飞了过来,背上还有一对紫金之翼.看起来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它整体上看像一只紫色的猫咪多了一对紫金的翅膀,不过在凡人眼中这分明是一只长了翅膀的怪物.那怪物看着很大,不过其动作十分敏捷,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那回逃的两个人就被那只像猫咪的大怪物给咬死了.那猫咪似乎分乐意今天打到的美餐.他也乐于享用.直接就将他们一个接一个整个吞了.那猫咪吞了他们之后似乎还不满意,又转身看向了昏迷的黄石.看着黄石细皮嫩肉的样子,这让得它激动地留下了口水.看来它很喜欢吃小孩子.他似乎觉得小孩子十分美味!

  它见黄石在地上昏迷着,当它走到黄石面前正准备吃他.看了一眼黄石,口水流了黄石整整满脸.黄石被它的口水刺激清醒了,当他睁开双眼,看见了一张大口正向自己咬来,顿时觉得他这一辈子就完了,不过急也没有用.这时候黄石都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的宣判了.闭上眼之后,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他并没有感到疼痛,呆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自己周身光芒大放.金色的光芒刺进了他的双眼,让得他睁不开眼睛.不过他知道,那是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金色指环救了自己.光芒越来越剧烈,到得最强烈时,从里面出来一个带着金色皇冠的老者,他手持权杖.有着无上的权威,那魔兽见此情形就知道自己撞上铁板了.见势不妙,转身就要逃,不过那老者也不是吃素的,只见的他道:“小小含有神兽天妖貂血脉的妖貂,也敢打我族后辈的注意,就是叫貂札天来他也得让本皇三分.”

  *酷Wy匠-S网_唯%一g%正6版,z^其*+他n3都j$是X盗-y版*

  这妖貂还是有几分灵智的,但他听到貂札天这三个字,它就吓得不得了了,因为貂札天是天妖貂的始祖.幸亏只是投影要是实体的话,自己恐怕早就被击杀了.这妖貂也是狡猾之辈,尽管害怕了,但是它还是很机智的,他知道这是投影,顶多能伤了自己还杀不了自己.于是它只管逃,说话的这几秒的时间它就在百米开外了!那老者冷哼一声,一束金光就射了过去暗道:“你天妖貂一族也算是神兽里面数一数二的一族了,就便宜你将来做我子孙的神兽吧!”

  说完此话,他周身的光芒暗淡了不少,最后完全消失进了金色指环里面.老者的消失之后,那妖貂早已消失不见了.老者的话黄石使听的很迷惑,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小命总算是保住了.此时已经天黑,黄石已经三四天没吃饭了,顿时就感到一阵眩晕,还有周身剧烈的疼痛之感,令他难以忍受.不过他还是坚持着向回走了.当他走到吉安城的时候都已经黑了.所幸的是城门还没关,黄石赶忙溜进了城里,刚进城里就看到了白叔和父亲的头像.这是黄族贴的,上面写道:“我族二长老黄浩与其好友不走正道,误入魔道,对我族损害严重,特此斩杀,以儆效尤!”

  黄石双眼一眯,胸中怒火中烧,白叔明明就是他们故意斩杀的!他心中重下决定待得一日修成正果,非要灭其全族!

  他忍着愤怒,在街上找了一家客栈大吃大喝了一顿,并在哪里住了一个晚上.不过就这一次的挥霍使他身无分文了.之后他就没饭吃了,没地方住了,渐渐的,他当上了乞丐,开始讨饭.不过讨饭也没有那么轻松,还经常性的受人欺负!

  他曾尝试着让那指环助自己一臂之力,但自那之后,指环就再也没有动静了,这让他唯一的希望破灭了.于似乎他就开始接受着悲惨的生活,或许经受了这些磨难对他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待他破茧而出的那一天,或许他的机会就来了,谁说的定呢!

  反正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很公平的,它让他失去那么多,肯定会让他得到的,肯定会的!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