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不告而别

  第七章不告而别在废墟之中,站立着几乎就要疯魔的两人.黄石刚出来的时候就意料到了不妙,只是没有确定而已.如今这里还冒着黑烟,随烟还可以闻到一丝焦糊味儿.曾经的那座古朴的隐士小院,再也看不到了.静儿眼里的泪水早已经落了下来,泪滴跟不要钱似的掉了一地!看着自己的家就这么没了,心里不由得感到惋惜!

  黄石看着嚎啕大哭的静儿,心里不由得产生出了一丝怜惜之情.他望着对面的这个亭亭玉立少女,心中不由得产生了别样的想法.不过此时他可顾不得去感受这些了.因为,到现在他还没见到白叔的影子!

  “石哥,我父亲呢?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静儿,别傻了,白叔他功夫那么高,怎么可能会出事呢?”

  尽管这样说,黄石心里其实也是忐忑不安的!因为眼前的情景不出是都难.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安慰一下自己与静儿罢了!此时此刻他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他渐渐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变得沉重了起来!是啊,经历了那么多,父母都随自己而去,就连对自己犹如亲生父母的白叔都下落不明.此时的他,早已打消了曾经为人上人的感觉.此时的他也早已不是天之轿子,而他却还有血海深仇未报!此时看到白叔此时凶多吉少实在是心中有着无限悲凉!

  “哥,你别骗我了,说不定我父亲...”

  静儿哭的更狠了,看的黄石心中无限心疼!不过此时他也说不出什么了,因为他心里也是很疼的.与其让她直接面对现实,增强自己的内心,总比骗一辈子要好.因为好多事情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的!

  “谁说呢?不要乱说.赶紧把眼泪擦了,我们出去找找看!看看白叔有没有在外面.”

  静儿用自己的白色衣袖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黄石看着她那通红的眼圈,以及满是泪痕的小脸,无奈的笑笑了笑!

  一身黑色衣袍的少年,用那和煦笑容,扫视着四周,似乎想寻出一点线索.忽然,少年扫向了一个角落,一杆白色棍子映入眼帘,少年双目一缩,顿感不妙.旁边的白色素衣女子于此同时也看到了那白色的棍子.本来柔和的双眼顿时直勾勾的盯到了那根只能看见一半的棍子.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那根看似棍子的东西更熟悉了,因为那棍子所代表之物是她从小看到大的!没有错,那就是——银蛇枪的枪棒!

  静儿目光直直的盯在枪上,心中有百万骏马在翻腾.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流泪,她选择了坚强!她朝着银蛇枪所在的地方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了过了去.黄石看着此时成熟不少的静儿,心里不知道该为她难过还是该为她高兴.几十步的缓慢的行走在黄石心里却犹如针扎,他太害怕看见那一幕了.说实在话,他现在根部就不想看见死人!不过,他的理智还是胜过感性的.他们俩缓慢的走到银蛇枪处时,刚刚经过白叔的尸体.此时的他一身白袍都变成了浑身黑袍了.白叔首级与身体分离,头发也早已烧完殆尽.他全身焦黑,完全就是一大块煤炭!他的面容很难分辨,不过和他很亲近的人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当静儿看到白叔那惨不忍睹的尸体时,纵使她铁血心肠,此时此刻也得融化!她再也受不了了,眼泪又哗哗的落了下来!

  “爹,都怪女儿,我还没好好孝敬您呢!您怎么能离我而去!告诉我是谁害了你?女儿再也不偷懒了,女儿要好好练功为您报仇!”

  看着静儿充满恨意与痛苦的双眼,黄石真的想提她承受,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静儿,别太难过了,有什么事还有哥哥呢!有哥哥就够了.肯定是黄浩那老狗派出来的人杀了白叔,你放心我会找到回复的办法的,会的...”

  纵使黄石强行坚持着不哭,但是人心还是肉长的.这一场面深深的揭开了他心中的一块伤疤.他的眼泪也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毕竟这个时候的他才9岁啊!他承担的太多了,面对的太多了,纵使他心再强又能强在哪里呢?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啊!

  两个人哭了好大一会儿,才停止了哭泣.他们的泪水好像是流干了,也好像是觉悟了.不管怎样,他们俩经历了这些未必真正的就是一件坏事.人生必定要经历无尽挫折的,生离死别也是迟早要经历的,人的心强了,处事才能顺利嘛!

  两人起身开始整理白叔的尸体,整个过程很缓慢,生怕会将白叔弄坏.他们小心翼翼的将白叔的尸体给搬进了密室里.黄石和静儿用工具在密室的一个角落凿出了一个可以容得下一个人的洞.当他们忙活完时都已经接近傍晚了.忙活了大半天也是累不轻!

  之所以把白叔放在地下室里是因为,据说到了穿说中的地仙之境,可以召唤起魂灵,利用其骨为其重生骨肉.而黄石母亲要想复活的话那就得是更高级别了,不过黄石还没有听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地仙之境的存在者.修行者之路冲完艰辛与危机,机遇与危险并存.哪有那么简单,每一步的提升就会逆天一份,上天怎么会允许逆天的人物存在与这个世间?每一步的提升距死亡也会很近,搞不好就得死,好了一步登天!

  所以留着白叔的尸骨也是为了将来自己修练到地仙之境,可以将白叔复活!尽管希望几乎没有!

  刚刚忙完的他们,幼小的身躯靠在一起.看起来极为凄凉与可怜.此时太阳都快要落山了,他们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了.不过就算给他们吃他们也不一定能吃的下去吧.黄石心中无限郁闷,静儿何尝不是呢?

  “静儿,我想去外面散散心.”

  “我陪你!”

  黄石刚一起身就觉到浑身酸痛,心中此时也说不出个什么了.他拖着沉重的身躯像蜗牛一样想外面走了出去.静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和黄石差不多,也缓缓的向外面走,走的极慢.当他们在废墟里面乱走时,天上不知道何时已挂了月亮,星星也在天上在开心的眨眼,似乎从来不会悲伤.黄石寻得一石块坐在了上面看着天上的星星,对静儿说:“那么多星星,那一颗会是我们的呢?”

  “别逗了,星星怎么可能会是人呢?”

  静儿很无奈的道.若是放平常或许她还会和黄石逗笑,但是现在么……她实在是没有那多的好心情.她径自向父亲的银蛇枪处走了过去.她双手把那枪完整的给拔了出来,枪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变,只是她父亲……她双手紧握这只银蛇枪,心中在滴血.她仰面长啸:“我吕雅静在此起誓,我今生定当用此枪手刃杀父之人,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声音所包含的意志惊人,这让黄石听的心中热血沸腾,心中由衷对这小女孩产生了敬佩之色.“静儿你已经长大了呢!”

  “没有,我还没哥哥你所遭受的痛苦大呢哪里比的上哥哥呢!”

  黄石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他现在都还只是个废人,经历的再多有何用,在这个世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好了,静儿你要好好修炼,将来好为你父亲报仇!但不要太急于求成了,否则就适得其反!”

  “恩!”

  两个人就在外面盯着天空,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就纷纷进入梦乡了.当第一缕晨光撒进大地,万物都开始迎接新的一天.黄石睁开疲惫的双眼,一时间被阳光刺的眯起了眼睛.他起身申了一个懒腰.却发现静儿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看向四周,他看到了留在昨晚过夜坐的石头上的一块手帕.他感到一丝不妙,下意识的捡起那块手帕.那块手帕是静儿的,而且还是当初自己送给她的.他把手帕展开,就看到了一缕青丝,青丝之下有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石哥,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如今父亲被杀,我身负血海深仇,我已决心外出历练,以求得更大的进步.你好好照顾自己,待我修成归来我也要为哥哥你报仇,并想尽办法为哥哥恢复根基.——静儿”

  黄石看得泪流满面,一个字掉一滴泪.心中就像打翻了一个五味瓶.顿时不能自已.“傻静儿,你真的长大了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自己在外面也要小心啊!”

  酷匠:D网唯7B一正版,其P他S、都是a盗版eS

  他现在还是一个废石,他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呢?剩下的恐怕只有祝福了吧!

  他紧紧的握着静儿留给自己的手帕和一缕头发呆在了原地.(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