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呀~”奈奈微笑着对我说。

  什么?这怎么回事?不是要那个吗?怎么了?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奈奈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正当我一脑子雾水的时候,我家门被踢开了,随即就是闪光灯。“咔”、“咔”

  “卧槽!”我终于反应过来,可惜已经太迟。

  “啊哈哈,拍到了拍到了,大特写!”

  这是那个捏我命根子的那个飞机头!

  “你这下闯大祸了,鬼冢老师~”

  这是..那个上课找茬的眼镜。

  “拿去给‘某周刊’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这是..那个要我打他的爆炸头!

  卧槽!我嘴巴长的老大“至少也值一百万吧,怎么样啊老师,嗯?”

  我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呆呆的看着他们,保持沉默,他们继续嘲笑。

  我回头看看奈奈,她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喂喂!奈奈!难道你是...?”我呆呆的望着她奈奈还是一脸微笑地看着我”老师~对不起咯..他们说也会算我一份。哦对了,记得吃寿喜烧哦。“”这张照片要是曝光的话,你死也当不成老师喔!“飞机头和眼镜坐到我面前挡住我的视线。

  ”一个礼拜,限你这段期间内筹出100万。不然的话,我们就拿这张照片到处散播!啊哈哈哈“”呵呵,这个家伙吓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爆炸头嘲笑道。

  我?我把头低着,脸黑着,思考着人生...我最终还是开口了”奈奈!你..打从一开始就在耍我吗?“她回头看着我,不说话。

  我把头低下来,闭上眼睛”全部都只是演戏吗?“她到是一脸的无所谓”我怎么可能找老师商量呢?“我眼睛在颤抖,止不住的颤抖。瞳孔跟着缩小,心就像被利刃所刺”笨蛋,不要再做梦了!‘老师’“那三个家伙仿佛又找到了新的笑料。

  “你活该!100万!你看着办吧!”

  “咚!”他们走了,笑声越来越小。而我,只能盘腿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这三个小鬼仿佛打了一场打胜仗,来到公园喝酒庆祝“他那张脸太经典了!像鲤鱼一样,只会张开口说不出话来!”

  “不过奈奈也真会演戏,太逼真了。”

  “哈哈,是啊,我在旁边听也差点流泪了!”

  “哈哈,得好好谢谢她。我们就快要有100万了!”

  三人不约而同的狂笑。

  “轰轰轰...”这是...摩托车!

  “吵死了,轰轰轰个屁啊!”飞机头站起来吼道“轰轰轰...”

  “你们是谁啊,敢找我们吉祥东银蝇三人帮的茬?”说完,这三人抄起钢管就要上。

  “轰轰轰...”声音越来越大,摩托车的照明灯越来越多,越来越亮。

  不到一分钟,公园挤满了暴走族和他们的爱车。

  这三人吓一大跳,刚才嚣张的语气瞬间焉了。

  照明灯一个接一个的闪过他们的眼睛。

  每个摩托车载了两个人,一个人负责驾驶,一个人负责提刀砍人车子不断的涌进公园,就像一粒粒沙子,最终将这三个人包围。

  一个摩托车上提长刀的人跳下来一个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拿刀在空中划了几下,指着他们三个“你们几个,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吗?”

  这三个人直接吓趴,朝后退一步不料全都一屁股坐在地上红衣男子继续说“这里可是我们的集会场所,居然敢说吵?”

  “要怎么好好教训他们好呢?”一个头上绑个白色绷带,肚子绑个绷带,穿着长长的白色制服的人说。

  看样子好像是这群暴走族的老大。

  那三个人只好跪地求饶“不..不知者无罪,请绕了我们...”

  “不知道?我们会没人知道?你们还TM想装傻?”

  “啊..不要...”暴走族有人开始惨叫道“嗯?发生了什么”老大问并没有人回答,只是惨叫声仍在继续。

  老大走进去一看,一个金黄色短发,带个耳环,穿着拖鞋的愤怒青年。

  没错,是老子我!

  我用空手道三两下干翻他们那些喽啰,走了出来,终于看到了那三个小鬼。

  “哦.鬼冢?!”他们三个人又喜又惊“什么?鬼冢?”老大听到这个名字脸色骤变。

  看@u正,版章节k…上M酷$匠t网'

  ”他是...他是...“老大脑海中闪过各种我当年在湘南的暴行。

  “都TM给我住手”他吩咐他的手下们。

  说完,他跑向我,”咚“的一下跪倒我面前”这位是湘南的传说人物---魔鬼暴走族的成员之一---鬼冢英吉大哥!“”啊?是那个..传说中半夜狂飙700公里把引擎抄到爆的人吗?“、”你也知道啊...“他的手下开始议论老大只是一个劲的给我道歉”失敬,失敬“”你们,把那三个家伙怎么样了?“我问”没..没有,什么都没有做“暴走族老大连连回应那三个人呆呆的望着我”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我满意的回答”老师...“他们三个非常感动,过来就要把我抱住。

  ’好,好,”我把外套一扔,把绷带套在头上“这几个,现在是我的”

  他们三个本来欢喜的奔跑,现在却更加恐惧。

  “猎物”我用最低沉的声音吼着,双眼怒视着他们三个。

  ......"喂喂,把他们拉上来"“1,2,3”暴走族那些家伙拉着一根绳子随即,绑在孙子下面的那三个小鬼被拖出公园的水池,一个二个脸都发紫,不停的吐水“怎么样啊?公园的水好喝吧?”我像是恶魔一样看着他们“不.不要杀我们..鬼冢..老师..”

  “呵呵”我冷笑道,“别担心,我不会杀了你们。还有像‘阿鲁巴’火烤、沙包的人间地狱等着你们!”

  “你..你不是老师吗,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学生这么狠?”飞机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毫无在我房间里的嚣张我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少TM给我天真了,现在才知道要叫我老师了?死到临头才相当乖学生啊?呵呵!你们几个,不要把人看扁了!”我怒吼着“老师也是人啊,也有发飙的时候,也有疯狂的时候!再说,我TM现在也不是老师!!!”我用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放!”

  绳子一放,他们又被放到水池里喝水。

  我比了一个手势,绳子被拉起来“对不起,我不敢再犯了!”一出水。他们就哭着说我听到这话算是松了口气,点燃一根烟,慢条斯理的说“喂,想不想...打破师生之间的隔阂?”我深吸一口烟“老师跟学生之间麻烦的隔阂...”

  他们三个不说话,也不敢说话,听着我谈。

  “说穿了,就只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但是如果有一方太过于幼稚,关系就会变得很难搞”整个公园都很静,“你们自己的屁股自己擦,身为一个人要有这样的觉悟才行”我缓语重心长地说。

  “老师...”他们又哭了出来

  “好了,再继续吧”

  “啊?”这三人本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没想到我还要继续,一个劲的颤抖“你们给老子听好了,要死我当不成老师都是你们害的!!!我要让你们一辈子都记得这次教训!”

  “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梅竹马说:

  撸撸和追书射射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