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线自然是不能吃了,确定了不用给老板赔钱,周青青,夏雨,赵飞燕三女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直接把林枫丢在了身后。

  周青青和赵飞燕见到夏雨神色倒是挺自然的,可夏雨则不然,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倒是一说起下午中奖的事情,周青青和赵飞燕的兴趣立刻就转移到了这件事上,没有再旁敲侧击的取笑她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林枫完全就沦为了跟班和司机,周青青是开车来的,所以按照周青青的说法,今天晚上替林枫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林枫必须要请客,没奈何,林枫只好答应请客。

  周大小姐敲诈人,那真是大方阔绰,直接选择了一家极为高档的法式餐厅,而且是毫无风度的点了一瓶价格超过了五万的红酒,一顿饭下来,林枫那张中奖支票,缩水了三分之一。

  林枫事先不知情,等到一结账的时候,他的心都在流血了。

  该死的女人,败家啊,简直太败家了。

  所以在晚餐结束之后,他直接闷头不响的先上了车,而周青青则是坐在了副驾驶,乌溜溜的大眼一转,拽着林枫说道:“喂,林枫,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不就是一顿饭吗?夏雨,你也不管一管这家伙,太小气了,这样以后怎么拿得出手?”

  夏雨捂着嘴一笑,把皮球直接踢了回去:“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青青姐,你不是说了吗?他是我们三个人,你自己管吧!”

  赵飞燕瞪了一眼周青青,恨恨地说道:“你以后说话注意点,不要把我拉上,和我有什么关系!”

  周青青不以为然的哼道:“谁的爸爸打电话来说,那个叫做林枫的小伙子不错,我很看好你们啊?”

  赵飞燕顿时羞了一个满脸躁红,她伸手就朝周青青的咯吱窝挠了过去,车内顿时粉拳秀腿飞舞,好不热闹。

  林枫无奈的发动汽车,汽车飞快的驶入了主干道,向着赵飞燕的别墅风驰电掣而去。

  时间已经不是很早了,林枫原本想自己回家的,但是夏雨又担心他这么晚开车不安全,所以赵飞燕勉强同意了让这个家伙今晚睡沙发。

  在他准备要洗脸的时候,却被周青青堵在了洗手间门口:“林枫,你可知道,那个欧阳青田家里是干什么的吗?”

  “他?不就是……和你家一样的吗?”

  林枫心里沉吟了一下,又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个欧阳青田,似乎不太喜欢他的家族啊?我倒是觉得他除了骄傲一点,人还是不错的!”

  周青青哼了一声,说道:“这家伙假清高而已,前几年闹着要离家出走,甚至还要和破门而出,断绝和家里的关系,他也去欧洲读了几年书,前年才回到中海,现在在中海大学读博士,你知道他准备干什么?准备当教师。”

  林枫有意无意地说道:“很不错啊,至少,他和那个经超比较起来,那就是天壤之别。”

  周青青死死盯着他,冷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老娘我也不是好人呗?”

  你算好人,我这几天就不会惹到一堆乱七糟八的事情了。

  当然,林枫最多只能在心头这样想一想,这话打死他都不敢说出来。

  以后还要靠着人家混饭吃,别把饭碗给丢了可就麻烦了。

  他眉头微微一舒,淡淡地笑着说道:“青青,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你和这个欧阳青田倒是有点相似,有机会,我倒是要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个家伙,现在像他这么有思想,有个性的年轻人,不多了!”

  “你真的这么想吗?”

  这话让周青青好不感动,她眼中闪过一丝骄傲,望着林枫,娇声说道:“算你有眼光。”

  这时候,赵飞燕夸张地叫了一声,然后满脸揶揄之色的说道:“笨蛋,这混蛋是在骂你你听不出来吗?他说你和那个家伙有点相似,那就是说你没思想,没个性懂不懂?”

  林枫差点没把手上的毛巾对着抱着臭臭的赵飞燕砸了过去,他连忙哧溜儿一声躲进了卫生间,气得反应过来的周青青狠狠地在外面拍门:“好你个林枫,你居然敢讽刺老娘,你给我出来,出来!”

  泥人还有三分性格呢,对于这两个死女人的无理取闹,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反击了,他直接脱掉上衣,然后打开门,大声的地说道:“进来吧,我要拉屎!”

  林枫的动作顿时把周青青和赵飞燕吓得呆若木鸡,这可超出了她们预期中的想像范围,绝对是难以接受。

  “你……!”

  “不进来?不进来我可关门了!不要在门口闻味儿了!”

  赵飞燕和周青青尖叫一声,兔子一样的跑回了客厅,周青青气的浑身发痒,她抓起臭臭就是一阵的乱揉:“该死该死,这个混蛋,气死我啦!”

  23酷Y#匠^0网正T版)首发Y

  赵飞燕不知道怎么了,有些失神的无力地坐了下去,嘴里居然还在喃喃自语:“好一个精壮的男人啊!”

  周青青陡然一愣,她长大了嘴巴用一种见鬼的眼神死死盯着赵飞燕:“你!死蹄子,你说什么?”

  “啊?”

  赵飞燕陡然醒悟,粉脸顿时飞上了红云,她语无伦次的狡辩道:“我说这个混蛋……他,他实在……哎呀!!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睡觉了!”

  “站住!!”

  周青青抱着臭臭站了起来,死死盯着赵飞燕,然后慢腾腾地走到了她身边,冷笑着说道:“那天这混蛋在你家,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敢有丝毫隐瞒,老虎凳辣椒水伺候!小蹄子,你是不是被他灭了?”

  赵飞燕闻言差点没晕了过去,这死女人简直疯了。

  “你!!你……血口喷人!周青青,老娘和你没完。”

  周青青鄙夷的一撇嘴,把蹂躏了半天的臭臭往赵飞燕手中一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你别和我没完,咱们合计合计,怎么收拾那个混蛋吧。”

  两个女人瞬间又达成了同盟,卫生间里的林枫虽然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感觉背上一阵凉飕飕的。

  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心说谁又在背后算计自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