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一群大汉走进了酒吧,林枫心头微微有些一动,看样子,这些家伙是有备而来啊,居然还埋伏了十多个枪手在阴暗之中。

  酒吧的场地已经被清理了出来,压抑的大厅之中照射着炽烈的灯光,昨天晚上他揍的那几个家伙,身上头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正坐成一排在等着他了。

  林枫没有看到夏雨,他心头又是微微一沉:“我来了,人呢?”

  中间那个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家伙突然很古怪地对着林枫笑道:“小子,你真是胆子大啊,以为你能打就了不起吗?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你?”

  这家伙的话一说完,围在他身边的另外四个人,顿时就咧嘴笑了起来。

  林枫心说糟糕,这些家伙,多半是要把自己当做替罪羔羊来送上去换取功劳了,青帮少主的死,让整个青帮都乱成了一团,自己这个时候惹到他们,也难怪了。

  但是这些家伙,可真是傻B啊。

  林枫在他们的眼中,那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但是他们哪里知道,这块肉,可是要吃人的。

  看了一眼四周,林枫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外面可是有警察的,如果你们现在把人交出来,我可以选择私了,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望着林枫,听着他说话时候那自信的口气,五个家伙竟在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谁给这家伙的自信?

  “哈哈哈哈!”

  突然之间,那五个家伙全都大笑了起来,他们身边的人也跟着大笑了起来,他们仿佛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一般的笑话一般。

  林枫静静地看着几个家伙,不再说话。

  头上裹着纱布的那个家伙停住了大笑,然后一挥手说道:“把人带出来吧!”

  很快,围在他身后的一派人直接闪开,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嘴巴上还被堵上一团毛巾的夏雨被推了出来。

  夏雨明显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目光都有些涣散了,见到林枫之后,顿时不受控制的呜呜哭了起来。

  林枫却在心头叹息一声。

  妈地,今天如何脱身?

  面前这些小虾米,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是如果他出手的话,势必会暴露很多东西。

  试想一下,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在十多个枪手外加二三十号保镖的虎视眈眈之下救人?

  这岂不是摆明了告诉对方,自己不简单吗?

  在这个敏感时期,青帮只怕会疯了一样的报复自己,那个时候,自己没关系,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却连累了夏雨和她的家人。

  算了,只能等着外面的赵飞燕,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把自己‘救’出去。

  当然,林枫有信心,在这之前,不让自己和夏雨受到什么伤害。

  但是事情显然不会按照林枫的想法进行下去。

  那个脸上缠着绷带的家伙年纪不过二十七八,昨天晚上头上被林枫砸开了一条血口子,早就把林枫恨不得大卸八块,他一脸的横肉,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更加狰狞。

  他不怀好意的在夏雨身上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然后嘿嘿笑着对身边几个家伙说道:“咱们怎么玩?”

  另外一个家伙也猥琐的笑了起来:“当然我先来了,我受伤最重,缝了三十多针,你才缝了十八针!”

  另外一个却针锋相对:“谁他妈说的缝针多就先来?老子骨折了,应该让老子先来!超少,你说是不是?”

  “好了!”

  那个被称作超少的家伙对着四周的大汉一挥手,十多个彪形大汉直接就慢慢对着林枫围了上去,这群大汉的个头几乎都在一米九上下,光是这大块头,就足够吓人了。

  他们恶狠狠地盯着林枫,林枫却根本不为所动,目光却盯着远处的几个家伙,连眼皮子都不带跳一下的。

  他知道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如果等不到赵飞燕动手,那么,他不介意直接杀光这些混蛋,大不了,他出一笔钱把夏雨全家都送出国外,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安顿下来就是了。

  超少分开几个大汉,站到了林枫的面前,然后将手上的烟头往地上一丢,看着林枫冷笑着说道:“小子,今天你是活不了了,死之前,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活-春-宫,不过这之前,昨天晚上的账,我们先来算一算!”

  超少说完,直接一挥手,其中两个彪形大汉活动了两下手腕,对着林枫就扑了上去,只不过都不等他们的手碰到林枫,林枫的手就到了,他的出手又快又恨,两个彪形大汉,居然直接被他两个耳光给抽得横飞了出去,当场趴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他妈的,小子,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这么能打?”

  超少几个人不由得大为诧异,他们以为昨天晚上是因为自己喝多了被揍,这家伙会点三脚猫功夫也不会多厉害,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五支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对准了林枫的脑门。

  林枫心头叹息了一声,看样子,不能再动手了。

  该死的赵飞燕,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还没有进来?

  青帮固然强大,但是,难道说连警察都管不了了吗?

  而这个时候,赵飞燕还呆在警车之中发呆发狠呢!

  她简直把林枫都恨死了,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愤怒,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在自己的胸脯上抓了一把。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在警校的时候,她是校花,参加工作她是警花,加上家里的背景和爷爷的特殊身份,在警察局也受到了额外的照顾,而她有有今天的地位,可不是靠着家里的背景和上司的照顾,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一年之内连续破了好几起大案要案,才坐火箭一样的升到了二级警督。

  她是谁啊,号称全国警察系统之中当之无愧的警花,能力美貌并重。骄傲而自负她,居然被人轻薄了。

  那个该死的混蛋,他一定是故意的,他这是在报复自己那天和青青对他的刁难,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赵飞燕突然脸上一红,似乎,她感觉到自己高耸的胸脯上,隐隐有一种发痒酥麻的感觉,正在蔓延到全身。

  她的脑海之中,全是刚才林枫伸手抓住她胸脯的画面,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的心思陡然乱了起来。

  噢……不对,我在想什么呢?那混蛋说他朋友被绑架了!!

  该死!!

  赵飞燕陡然回神,她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掏出腰间的配枪,然后一边向着酒吧大门靠了过去,一边呼叫同事。

  而这个时候,酒吧之内,夏雨的惊慌哭泣之声,已经响了起来。

  林枫被五六支黑洞洞的枪口控制在原地不能动弹,两个彪形大汉台抬了一张桌子放在他面前,夏雨被另外两个大汉死死的摁着,仰面躺在了桌面上,超少居然一把就撕开了她上半身的衣服,幸好里面还有内衣,不至于全部走光,但是她胸前的风光,却一览无余。

  几个下三滥的混蛋,围着夏雨光洁的身躯嘿嘿淫-笑着,各种下流的语言简直不堪入耳,夏雨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屈辱,她的性格原本就十分好强,要不然,也不会要去打工挣钱来为家里分担。

  愤怒,绝望,更多的是羞辱,各种感觉就像是汹涌的波涛,一遍又一遍的打击着她,同时心中还有一股憎恨冲到了脑门。

  但是不管她如何的挣扎反抗,她仅仅是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会是两个彪形大汉的对手?

  她就像是一只落入了狼群的羊羔,不管她如何挣扎,只能换来这群饿狼更加的兴奋。

  超少嘎嘎怪笑着,三五下直接脱掉了夏雨身上的长裤,看着穿着白色内衣的夏雨不断的呜呜哭泣,他再也按耐不住。

  更新(*最\快上^酷'匠W~网

  就在他要伸手扒掉夏雨短裤的时候,一声冷漠的喝叫响起:“警察!!举起手来!!”

  林枫捏成拳的手,终于松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