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回家之后,周青青果然不在家,林枫的心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点点的心慌和期待,今天晚上,似乎要发生一点什么了。

  进了屋,在家里被关了大半天的臭臭吱吱呜呜跑了出来,摇头晃脑的抗议着,林枫只能先带着它出去拉了一泡屎,又陪着小家伙在院子里玩了十多分钟,这才带着它进了屋。

  赵飞燕不在客厅里,林枫给臭臭洗了脚,又用吹风机把小家伙的脚吹干,然后上了楼。

  臭臭特别的聪明,它也知道似乎点什么,一直在客厅沙发上乖乖的爬着,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

  林枫上了楼之后,站在赵飞燕的卧室门口好半天,心头有一种忐忑的感觉。

  到底是推呢,还是……退呢?

  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的刺激,那种感觉,让林枫这个曾经的杀手之王稳定无比的心态都变得激动了起来,他头脑突然一阵的充血,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有水声,原来赵飞燕在洗澡。

  赵飞燕的房间,他以前进来了一次,那次就见到了臭臭正在床上玩胸罩,虽然之后再也没有进来过,但是房间内的布置摆设,他依然有着深刻无比的印象,尤其是臭臭带着飞行帽的样子,似乎历历在目。

  如果说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窗帘换过了,床单,被罩换过了,地上铺的地毯也换过了。还有的就是,床脚边上的脚踏上,多了一堆刚脱下来的衣服。其中一抹紫色的亮光,十分的耀眼。

  那一抹亮光,正是臭臭最喜欢玩的飞行帽游戏当中唯一的道具。

  一件紫色的胸罩,就像是带着无尽的魔力,对着林枫毫不保留的展示出来某些致命的诱惑。

  就在林枫想入非非的时候,卫生间的房门被推开,赵飞燕身上裹着浴袍,一边走一遍还在擦头发。

  林枫心头一慌,他想要落荒而逃,但是赵飞燕却就像是没有见到他一样,自顾的一边整理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淡淡的说道:“你不洗澡吗?”

  “嗯?”

  林枫一颗心就要扑腾出来了,他愣了半天才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洗……我……回去……洗。”

  赵飞燕依然是看都不看他,走到梳妆台前面说道:“进去洗吧,睡衣我给你准备好了,右手边是你用的东西,换下来的衣服直接放在左边的洗衣机里就行了!”

  “哦……知道了!”

  林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卫生间的,他进去之后,才突然醒悟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又是怎么了?

  难道她……!

  在一种期待忐忑的心情之中,林枫洗完澡,换上干净的睡衣走了出去。赵飞燕这个时候依然还在梳妆台前面吹头发,见到林枫,她转头说道:“过来!”

  林枫走了过去,赵飞燕让他坐下,然后开始为他吹头发。她的动作很轻柔,指尖在林枫的头皮上轻轻的拨弄着,直接刺激的林枫再也忍耐不住,一转身就把赵飞燕抱了起来。

  赵飞燕轻声尖叫了一声,然后林枫的大嘴巴就凑了过来,堵住了她娇艳柔软的嘴唇。

  “你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

  林枫突然一把抱住赵飞燕的腰,一翻身就倒在床上,一只手狠狠的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另外一只手,直接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赵飞燕还是个处女,哪怕是一根手指头都没有轻易的被男人碰过,林枫却绝对算是一个老手了,在他的动作之下,赵飞燕直接化为了一滩烂泥,瘫软在了他的怀中。

  就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又像是一眨眼,当两人真正的坦诚相对的时候,林枫正要提枪上马驰骋疆场,赵飞燕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林枫低沉的喘息着问道:“怎么了?”

  赵飞燕脸色酡红,双眼紧闭一言不发,林枫还以为她反悔了,于是有些艰难的说道:“那……就……!”

  (更《W新U最\G快-上酷KU匠qh网

  赵飞燕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轻点儿,人家是……第一次!”

  这句话就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两人直接被这颗炸弹轰上了天。

  房间内春意盎然,客厅里的臭臭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它呜呜的叫唤了两声,然后又专心致志的看起电视来,直到大半个小时之后,它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屁颠颠的上了楼,然后用小爪子挠开了房门,直接跳上了床。

  赵飞燕和林枫愕然的看着臭臭那一双充满好奇的目光,顿时一个傻眼,一个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

  林枫恨恨的看着臭臭说道:“这小混蛋,下次一定要先把它关起来!”

  赵飞燕浑身是汗,她有些慵懒的伸出胳膊轻轻的拍了拍臭臭的脑袋,丝毫不顾及胸前美好无比的风光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林枫的面前:“它就知道,你在欺负我!”

  林枫笑着用力的抱紧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却覆在了她的胸口上,眼光闪烁着说道:“要不,再让我欺负一次吧?”

  赵飞燕抬眼看着林枫,见到他一脸猴急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做梦去吧,以后都不许你进我的屋!”

  林枫不由得大急:“为什么?那有你这样的?我又不是东西,你想用的时候就用,用完了就丢开,你这样太不人道了。我抗议!”

  赵飞燕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是那么明媚,笑声是那么的清脆,笑得胸前一阵的颤抖,她经常健身,所以身体弹性极好,哪怕是平躺着,胸前的山峰,依然是高不可攀。

  “你本来就不是个东西,有女朋友了还来勾引我,你说你是什么东西?”

  林枫看着身边的女人,心里不由得百感交际。

  都说女人是妖精,这话一点都不假啊!

  一切的一切,自己都是受勾引的对象,但是到头来,却被人家倒打一耙,说成了是自己在勾引她。

  算了,勾引就勾引吧。

  他无比深情的看着赵飞燕说道:“曾经,我勾引了一个女人,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无比,如果再给我一次勾引的机会,我希望能勾引一万次……哎哟,死女人,你掐我……你这是要我断子绝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木鱼说:

  不知道这个尺度,能不能过去,应该不是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