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玉刚的态度让林枫耸了耸肩膀:“苏玉刚,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放下手上的枪,我可以饶你不死。”

  苏玉刚顿时笑了起来,他看着林枫笑着说道:“好吧!林少,我知道你不简单,甚至听说过你在猎杀场出手一招就杀死了一个高手的传奇故事,但是,你觉得,你再快,能比子弹更快吗?”

  林枫淡然的看着苏玉刚,这是一个恶棍!

  对于一般的坏人,林枫是懒得出手的。

  他是杀手,出手是很贵的,所以他很珍惜他的力气,甚至就算是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他都要精确的计算一番,如何能做到最省力。

  但是,苏玉刚,他决定免费送他一程。

  这个恶棍,死有余辜。

  仅仅是凭借刚才他对着苏浅雪那一眼带着某种目的很明显的眼光,林枫就决定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他。

  对付这样的人渣,林枫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唯一的负担就是,苏浅雪在身边,他担心会不会吓到她。

  但是,有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她总要面对这些的,所以,今天就算是给她一个震撼教育吧。

  想到这里,林枫缓缓的走了过去,根本无视苏玉刚手中抢,然后坐到了苏玉刚的对面,淡然一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苏玉刚顿时觉得不妙,他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苏浅雪一个女人对他造不成威胁,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能留着这个具有威胁的家伙了。

  想到这里,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就对着林枫扣动了手上的扳机。

  苏浅雪吓了差点没尖叫起来,林枫却坐着一动不动,苏玉刚手上的枪,啪啪啪勾动扳机三下,居然全是哑火。

  他顿时傻眼了。

  林枫的眼中,却满是玩味。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施施然从目瞪口呆的苏玉刚的手上接过那支枪,取出弹匣,淡淡的说道:“全是没有弹头的空子弹,你怎么打我?”

  “你……!”

  酷匠=网(b永c久免费D看6)小。z说P

  林枫点头说道:“不错,是我!”

  苏玉刚陡然觉得浑身一阵的寒冷,但是他究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居然还笑得出来:“不愧是林少,果然是高手,但是,你敢杀了我吗?你知道我背后的靠山是谁呢?你如果敢动我,你会死得比我凄惨一万倍!”

  林枫淡然一笑,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如果想要从你嘴里得到什么,至少有五十七种方式叫你开口,这仅仅是我所知道的手法当中最微不足道的,我甚至曾经把一个大活人埋在地上,只露出一个脑袋,你猜,我怎么杀死他的?”

  苏玉刚居然还在笑:“莫非是把他的脑袋当球踢了?或则是从天上吊一块钢板,然后拍西瓜?”

  林枫缓缓的摇摇头,说道:“我那个主顾有一个特别的要求,所以,我刮光了他的头发,然后在他的头皮上开了一道五公分的口子,然后在伤口上抹了一点蜂蜜而已,旁边正好有一个大的白蚁窝,三天之后,我得到了一张完整的人皮!完成看了主顾的委托。”

  苏玉刚的脸色,陡然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苏浅雪居然一动不动,只是她的一只手却背在身后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苏玉刚死死盯着林枫,淡淡的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只可惜,你找遍了整个中海,也找不到白蚁窝!”

  林枫站了起来,然后径直走到房间的角落,从书架上取下一柄小刀,然后走到苏玉刚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把小刀轻轻地对准了他的喉结,淡淡的说道:“我会在你咽喉上挖一个窟窿,然后把你的嘴巴缝上,你不会死,但是,下半辈子,你就只能用咽喉吃饭了!你觉得,这样行吗?”

  苏玉刚还要说点什么强硬的话,但是林枫接下来一句话,直接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

  这句话,他也曾经对荣斌说过。

  “敖世龙,就是我的杀的。”

  苏玉刚陡然之间就觉得膀胱一涨,差点一泡尿没憋住,就撒在了裤裆里。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给你三秒钟,一!二!……!!”

  苏玉刚再也忍不住了,他脸色惨白的吼道:“我说!是敖家的人!”

  “真的是?”

  林枫笑呵呵地问道:“你确定没有撒谎?”

  苏玉刚拼命的点头。

  林枫眼睛微微一眯,接着问道:“遗嘱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你放在哪里了?”

  苏玉刚连忙说道:“一份在我这里,一份在马律师手上,还有一份,我准备偷摸塞到了老爷子的保险柜当中,等到事后再拿出来,这样就没有人敢怀疑了!林少,饶命,我不想死!”

  “敖家为什么会找你上?沈婉玉和你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敖家一直就想把青帮分散的权限收回去,敖武一直在为扶植他儿子上位做准备,但是没想到,敖世龙死了,我以为他不会再找我了,但是没想到,他又找上了我,要我这样做,我都是被强迫的,林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林枫点点头,然后转身对这苏浅雪说道:“闭上眼睛!”

  苏浅雪一愣,随即立刻闭上了眼睛,苏玉刚则是陡然大吼一声,他知道林枫这是要下杀手了,顿时亡命的挣扎了起来,但是他怎么可能挣扎得过林枫?

  感觉到冰冷的刀锋插进了自己的咽喉,苏玉刚陡然睁大着死鱼般的眼珠子,一只手死死抓这林枫的胳膊,渐渐的,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林枫杀人手段精妙无比,就算是死,苏玉刚都没有流多少血出来。

  苏浅雪浑身颤抖了起来,然后松开死去的苏玉刚,走上去安慰她说道:“走吧,这个恶棍,他死有余辜!”

  苏浅雪浑身颤抖着靠在林枫的胸前,面色变得十分的苍白:“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当然可以。你……是不是让我以后不再杀人了?”

  苏浅雪小鸡琢米似的点了点头,林枫看着她,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木鱼说:

  伦家说了很多滴,当然得多了,都是昨天的,因为昨天家里突然断网,无法上传,所以今天早上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