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宗镇上行人来来往往,一个带着一顶斗笠,穿着雪白的衣服的人在人群中穿行,他身后跟着两个人,他们也低着头,尽量不让人们看出他们的长相。

  “就是这里了。”极月停下了脚步,轻声。武明诫因为没有发觉极月停下来,而撞上了极月,大声说了一句:“怎么停下了?”“轻一点,义兄,我们到了。”极月指了指面前一个霸气的大门,上面有着三个字“天宗府”,武天霜读了出来,“天!宗!府!天隐老爷子的学院!怎么来这里?”极月回头瞟了一眼在一旁一声不响的芯潋公主,说:“因为她。”“什么?”芯潋和武天霜异口同声的问道,都是一脸疑惑,极月虽然脸上并无过多表情,但他内心已经被他们的反应给逗笑了,“复仇。”极月平静了一下,轻轻地吐露出了两个字,带着丝丝寒意。确实,“复仇”这个从那一刻起便牢牢地刻在了他们的心中,当他们听到极月的话时,都静了下来。

  "两位老弟!"一个热情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沉默,“呦!看来我们晚到了!”说话的便是炎族大将军炎绥。极月瞪了他一眼,“轻一点,难道你怕他们不发现你?”炎绥挠了挠头,咧嘴笑了笑,武天霜走上前与炎绥握了握手,说:“别来无恙。”“你也是啊。”炎绥点了点头,“啊,对了,忘了介绍他们了。”炎绥往旁边挪了挪,他身后站着两个人,“这是我的弟弟,炎彬。”炎绥把炎彬从身后拖了出来,“大,大家好。”炎彬应和着说了一句。“这位是幻族大预言家凌逊的女儿,凌霜。”炎绥满脸堆笑着说,好像她是他的亲妹妹似得,而炎彬好像是一位随从。“你是凌霜小姐吧,你好。”武天霜也直接无视了炎彬。炎彬也有自知之明地悄悄地“躲”了起来。

  “好了,别说了。”极月有点不耐烦了,情不自禁地打断了他们,“该去找天隐宗师了,他老人家收人可是有自己的标准,说不定还不收你们。”大家也都纷纷停了下来,确实,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咚咚咚”极月扣了扣门栓,门被打开了,嫣然一位近百岁的老者站在了他们面前,大家见了立刻一一跪下,只有炎彬一下子不知所措了,炎绥一把把他拉了下来,“参见天隐宗师。”他们一齐说。“我早已听闻你们的计划,所以我特来亲自迎接各位。”天隐宗师用深沉的声音说,他的话给人一种压迫感,“你们也知我选徒严格,所以我已早准备好了。凌霜,我得意门生的女儿,天生的天才,有不错的练武资本,又会看天象,我愿收你为徒。武芯潋,武天霜的女儿,意志坚强,一心复仇,也同为练武的奇才,你的兄长也在武艺方面极为擅长,所以你也前途无量,我也愿收你为徒。。。”“我呢我呢?”炎彬突然蹦了起来,打断了宗师的话,炎绥再次把他拉了下来,天隐宗师不屑地看了一眼他,“你?练武庸才!我怎会收你为徒?”“请宗师三思!”炎绥提高了声音说,“他可是天火之子!”“他是神我也不管,我只收我看好的徒弟!”看来天隐宗师意已决。

  众人纷纷站了起来,而炎绥却未站起来,当凌霜和芯潋走入门中时,宗师把门关上了。“炎彬!”炎绥叫住了炎彬,极月和武明诫也回头看了看炎绥,“你如果想逃避,也可以。只要你甘愿当一名懦夫!如果不愿意,就跟我一起在这里跪着,直到宗师同意为止!”最后几个字炎绥说的清晰响亮,炎彬也听得一愣一愣的。懦夫?确实,炎彬知道自己就是个懦夫,总在逃避享乐,却从未付出过一丝一毫。他知道,字节必须得通过天隐宗师才能帮助炎族走出这灰暗的时代,如果自己逃避,炎族便会成为下一个冰霜古国。想到这,炎彬走到炎绥声旁,跪了下来,“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极月和武明诫纷纷离去各做各的事情了,但是炎彬和炎绥都依然跪在门前,天空中飘着凄美的雪花,缓缓地,缓缓地落下,落在了大地上,地上早已铺上了白色的地毯。炎彬和炎绥两人已浑身是雪,但他们都一动不动,每当感到忍受不了时,炎彬便想到自己炎族的伙伴,与自己逍遥的生活。

  坚持,这只是第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o!更6新?-最X快上2…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