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无奈是学霸。

  在李定国为李翔天他们几个摆平了学校被砸的事情之后,李翔天几人的生活算是回到了正轨,这几天在腾云帮的高高在上、与笑面虎的血雨腥风,他们四个人硬生生的给憋在了心里,外表看来,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而且,这件事情,张秋雪、赵遥佳、宋若冰、韩佳雪几个人根本不知道,更别提他们的同学了。校方也装模作样的发了一份公告,意思大概就是说:最近校区附近治安状况差,让学生们注意安全一类的内容。

  上方在得到了李定国的报告后,得知这件事已经妥善解决,就没有再深追究下去。但上方还是派了调查组下来,但只是走走过场。这件事,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几日不见,几对小情侣也是分外想念。几人到学校后,便马不停蹄的找到自己的那个她,着实甜蜜了好一阵儿,但这里面没有张淳,他来学校是跟老师请假的。因为韶义区大局初定,还有很事情需要张淳处理。在他们四人中,也只有张淳有这份耐心。关键是张淳的缜密,无人能及。李翔天心中早有打算,这副帮主,非张淳莫属了。而孙宏伟,毕竟不能跟自己心交心,所以,李翔天必须扶植自己的人。

  先说李翔天,见到张秋雪就是一脸的愧疚,毕竟,张秋雪怎么说也算是被程原新绑架了一回,李翔天一直没有机会去好好安慰她。二人坐在小树林的长椅上,相互簇拥着;“你这几天到底去哪了,从接志枫出院后,你们便消失了,你以为,你那个家里出事的借口敷衍了别人,能敷衍我?”张秋雪没好气的跟李翔天说;“小雪,我带人跟别人拼命去了,你信么。”李翔天笑着说;“拼命?”张秋雪一脸惊讶的问;“是啊,你看我这一身伤口你还不知道么。”说着,李翔天脱掉了外衣,胳膊上七七八八的几道伤痕,明显是刚刚愈合。

  “你……你怎么弄的,疼不疼啊?!”张秋雪看到这一幕,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李翔天温柔的在张秋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怀抱着她,用嘴吃掉张秋雪落下的每一滴泪水……

  宋云龙跟宋若冰在教室里也温存的讲着情话,完全无视他人的目光。

  “冰冰,都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老公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宋云龙说着,就把手往宋若冰的大腿上摸去。

  “喂,这班里呢,你讨厌!”宋若冰娇羞的怒道;“哎呀,冰冰,你看你老公,一身的伤,今儿晚上是不是帮老公治疗治疗呢?”宋云龙一脸坏笑,“哼,不理你了,没正经!”宋若冰转过头去,装作不再理宋云龙。

  而赵邀佳,低着头,忙着自己的功课,她这是在化悲痛为学业,悲痛也许言过其词,但张淳这小子,心思全部放在了帮会的事情上,这次来学校,居然连个招呼都没跟赵邀佳打,赵邀佳心想,这种男朋友,有没有都一样了。

  张淳是赵邀佳第一任男朋友,当然也是最后一任,不过没谈过恋爱的赵遥佳,对这件事并不是很上心,她主要在乎的还是她的学业。

  张淳来到夜色酒吧,一进门,两边立刻传来了保卫的声音:“四哥好!”张淳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走向了原来笑面虎的办公室,然后,后面稀稀拉拉的跟了五六个人,都是天云堂的。

  办公室的东西全部都丢掉了,空空的屋子让张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底下人告诉张淳,新的家具已经订货了,预计下个星期会运来,张淳随即又做了一些安排。

  这也是李翔天受命的,当初张淳向李翔天建议,如果打下韶义区,那么他们就把据点由酒池洗浴迁移到韶义区,因为酒池所在的中央区,属于市中心地带,这边鱼龙混杂,而且小帮会众多,大多小帮会只是控制一两所娱乐场所,所以,据点设置在这里,一来不安全,二来也不方便进行大规模的活动。而韶义区这边,是笑面虎的地盘,整个区内的所有娱乐场所,都听命于笑面虎,我们灭了笑面虎,这地方就是我们的,这样,我们就有了自己的一片土地。做起事情来也不用畏首畏尾。最重要的是,韶义区远离市中心,原来的笑面虎,之所以能风生水起,跟这地利是分不开的。形成了这种局面的话,市中心的场子就可以安心的作为帮会的附属产业了。这样,一旦有意外发生,大不了丢卒保车,我们也不用固守一处,被人连锅端了。

  李翔天听完张淳的计划,当即叫好,便安排张淳马不停蹄的来处理转移帮会据点的各项事宜。

  而张淳的具体安排就是,笑面虎的据点,夜色酒吧,作为鬼云堂的据点。毕竟这地方死了太多人,没有人会在来这地方了,继续经营也没多大意思。这地方现在的名气,比较符合鬼云堂的特点。

  另外,笑面虎旗下还有一处大型的私人会所,叫九州会馆,这是一栋独立的六层写字楼改建的,比起其它场子都大的多,这里作为帮会的总据点非常合适,理所当然,天云堂的据点便是此处。

  宋云龙的地云堂,则被安排在韶义区的一家健身中心,这健身中心是一座商场的顶层,面积也不小,因为韶义区是新城区,这里的建筑物,大多占地面积广。而这座商场的老板,更是非常欢迎腾云帮的入驻,原来是笑面虎罩着的,现在腾云帮把笑面虎灭了,自然是由腾云帮接手,关键是张淳安排不再收取这家商场的保护费,只要求他们免费提供这一层楼而已。即便是这样,这商场每年损失也不下百万。但比起笑面虎高昂的保护费,商场的老板还是乐的合不拢嘴。

  说起这健身房,各项设施俱全,张淳考虑的非常周到,既然是地云堂,帮会内主要的军事力量,那么这里作为据点,他们就不用去别的地方锻炼身体了。

  然后是陈志枫的人云堂,被安排在一家星级宾馆,这是韶义区唯一的星级宾馆,有二十层,楼给陈志枫的只有一层,宾馆原来就是笑面虎的产业,这一下,腾云帮发财了,不过,这家宾馆除了是产钱机器,倒没什么别的特点。毕竟,陈志枫的人云堂,特点也不明显,就算是开战,也是打援后的,算是第二个地云堂。安排在此处,张淳唯一能想到的便利就是,这家宾馆离韶义区医院特别近,关键时刻,也许能发挥作用。

  而自己的神云堂,张淳则是做足了功夫,因为大部分成员都是女人,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做特殊服务行业的。所以,张淳选了一个最小的地方,但这地方,足够让李翔天他们羡慕不已,是一家电玩城,原来也是笑面虎手里的产业,因为神云堂其实只要张淳和乐烟发挥作用。所以,平日里事情也不多,地方大了也没用,但是他绝对没想到,以后有事没事,他的那些兄弟就都往他这跑,毕竟都是十五六岁的大孩子,电玩这东西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张淳本人就酷爱这东西,他本来就是四大天王的游戏高手,因为这小子脑子实在不正常,聪明的吓人,这是张淳唯一的一点私信。最有意思的是,宋云龙无数次申请要跟张淳换位置,都被李翔天无情的拒绝,美女如云的神云堂,让宋云龙垂涎三尺还多!毕竟不全是做特殊服务行业的,有些小太妹,都是各个高中的学生,长的还是很水灵的。宋云龙这花心大萝卜,当然想主宰他们。只可惜……

  张淳只是让人把夜色酒吧重新布置了一下,然后把墙纸全部换成了普通的大白,毕竟阴森的环境让张淳也很不舒服。

  喜出望外的是,张淳还发现了笑面虎的武器库,虽然只是一个城区的大哥,但笑面虎的家底还真是丰厚,54手枪百余支,冲锋枪几十支,还有一杆狙击步枪……张淳让人清点了一下子弹,各类枪支加一起有数万发。剩下的砍刀,钢管,不计其数,还有一箱子的手雷。张淳惊叹,小型军火库啊,丫的,他怎么没有坦克呢?底下天云堂的小弟闻言,马上开始打电话,让底下人在各个场子找坦克,这一下给张淳没气疯。大骂一句,你们这帮傻X!张淳打电话把这里的事情向李翔天一一汇报,李翔天得知后,也不敢怠慢,马上把发现小军火库的事情告诉了李定国,而另他惊讶的是,李定国居然不动声色,让李翔天看好这些武器,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以使用。李翔天暗自惊讶,这老爹搞什么?真让自己统一云海市,他做白道老大,让儿子做黑道老大?

  其实李定国的想法就是这样,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都有地上社会、地下社会一说,李定国心想,扶植别人,不如扶植自己的亲儿子更好!李定国最开始的是想让李翔天走跟自己一样的路的,但这些年官场的尔虞我诈,政治风波,让李定国身心疲惫。他李定国是什么人,前面阿龙说过,李定国天生就是黑道大哥的料,只不过,他选择了警察的生涯。其实,在李定国心中,无拘无束的地下社会才是他所向往的,因为真正的和平,大多是由地下社会带来的,就算是国父孙中山先生,也是洪门的风云人物!

  现实也正是如此,每一个国家,都有阴谋机构,这些机构做起事来,是这些黑道人物根本无法比拟的,所以,法律是来制裁平民的,一个国家的真正秩序,全都是由地下社会创造的,当然,在天朝,这种现象并不明显。不过,也是有的。在美国和其它一些发达国家,真正决定国家命运的是一些庞大的家族、财团,而他们无不涉黑。所以,李定国让李翔天走这条路,看似疯狂,其实,李定国把每一步都想好了,扶植李翔天做地下社会的主宰,自己则做地上社会的主宰,父子联手,一定能创造一个辉煌的人生。

  说到这,这父子俩的性格、为人处事的风格,简直如出一辙,很多事情都是不谋而合,李翔天在某些方面,甚至李定国都有点觉着自愧不如,他每每感慨,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可是,李定国怎么也没想到,即便他没去刻意安排,李翔天还是走了一条跟他一样的路,这是后话。

  人员方面,张淳也作出了小规模的调整,人云堂副堂主的位置却没有人接替,只是把各个场子的扛把子对等的交换了,而且韶义区需要大量人员充实,原来笑面虎的主干力量大多战死或者被抓,因此,各个堂主都被安排了不小的工作量,主要核心就是充沛人员。

  忙完了这些事,张淳终于回到了他梦想的学校,期中考试就在明天,张淳决定约赵遥佳出来,准备一起做最后的突击,没想到,一场风波,就此展开。

  @{看{正T版I`章%节上!酷(匠网Dh

  张淳回到学校后,赵遥佳并没有理他,这也是情理之中,因为李翔天他们已经连续上了两天课了,张淳才姗姗来迟,这一点,赵遥佳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最重要的是,赵遥佳不联系张淳,张淳也没联系过赵遥佳,赵遥佳本来就生着闷气,没想到张淳回来后,见她不理自己,居然也哄、也不问。只是自顾自的翻开书,恶补功课。赵遥佳实在忍无可忍,下课的时候,终于跟张淳发泄了出来。

  “你能不能先不看书,听我说几句话?”赵瑶佳生气的说,一张白皙的小脸涨的通红,她用小手重重的拍了张淳后背一下。

  “哦?大姐,你吓我一跳,我以为你忙着呢,也不敢打扰啊!”张淳笑着说;“你叫谁大姐!”赵遥佳说着,又打了一下张淳。

  “好……我的小佳佳,我这恶补呢,你安安生生的上学,我可是一大堆破事缠着,这次考试,我还要称霸新高一呢,不要打扰我好么,等考完试,咱俩再一起呗。”张淳无意间说出了这句话,没想到赵遥佳对着张淳就爆发了!

  “称霸新高一?你以为你有这水平么!”赵遥佳说;“嗯?舍我其谁也?”张淳拽文说;“哼,就凭你,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赵遥佳指着张淳的鼻子说;“小姐,请你注意你的用词,还有不要指着我说话!”张淳假装生气的说,其实他只是想打趣一下赵遥佳。

  “你别忘了,中考我是全市第一!”赵遥佳大声说。

  这两人的争吵早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李翔天他们几个也兴致高昂的看着热闹,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位全市顶级的学霸人物在以一种正常人看不懂的方式打情骂俏而已。也没人管,李翔天他们几个居然还像看电影一样看的津津有味。

  “全市第一?小生只是比小姐低了0.5分而已,而且是语文!”张淳一股子热血上来,说话声音也就大了些,毕竟,在他心中,中考没闹个全市第一,他一直耿耿于怀。

  “低0.5也是低!你这手下败将,干嘛那么嚣张!”赵遥佳说;“喂喂,先不说这个,我好歹也是你夫君,你就这么跟夫君讲话?”张淳说;“你!我不管你是谁,这年级第一,我拿定了!”赵遥佳听见张淳以夫君的身份压她,不由的又是一股子闷气,而张淳,真是书读的太多了,这种夫唱妇随的传统美德,在他心里根深蒂固。

  “小丫头,你跟我斗?好,为夫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大满贯!”张淳口中的大满贯,就是指全科满分,这在初中的时候,张淳基本都是年年这样,但高中一年级的课程,文理未分,理科还好,文科呢?也许对别人来说,文科满分是天方夜谭,但对张淳来说,文科满分是手到擒来,他们的班主任就是语文老师,但这位早已经承认自己不是张淳的对手。至于天文地理,政治时事,张淳更是了如指掌,如果硬要说张淳这种超级学霸偏科,文科才是张淳的强项。当然,他的理科,也是绝大多数人不敢匹敌的。

  “好!死张淳,你给我记着!从现在起!我赵遥佳跟你恩断义绝!”赵遥佳大声喊道,这一喊,全班人瞬间觉着味道变了,这不是打情骂俏了,这是闹分手呢!张淳也没惯着赵遥佳,书生意气全部暴发出来,大声喊道:“天地为证!我张淳这辈子如果再垂涎赵姑娘!我就不是顶天男儿!”

  “你!你!”赵遥佳被张淳气的说不出话了;“还有,年级第一,我张淳志在必得!你一妇人,就应该洗衣做饭,牝鸡司晨,自古便有道理为证!”张淳这一席话,前面大家都听懂了,后面大家却摸不着头脑。但赵遥佳哪里会听不懂,李翔天、张秋雪这些成绩稍好的人也听懂了,摆明了这是侮辱赵遥佳!

  赵遥佳已经气急败坏了,被人家这样说,而且这个人还美其名曰是自己的男朋友,她怎么能接受的了。

  “死张淳!你去死吧!!”赵遥佳说着,瞬间就泪流满面了。拿起桌子上的书,对着张淳就砸了下去,张淳这一被砸,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他一时脸不知道往哪放好,书生意气啊,接下来的举动,让赵遥佳着实恨透了他,张淳被砸完,噌的一下就站了一来,他看着满脸泪水的赵遥佳,此刻,什么狗屁的四书五经,什么君子风范,张淳全部抛在了脑后,他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赵遥佳的脸蛋上。

  在场的众人也被张淳吓了一大跳,之前赵遥佳拿着书砸张淳,大家并没什么反应,但张淳打赵遥佳,直接导致全班的眼镜碎了一地。

  张淳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文弱书生。虽然是四大天王之一,但张淳平时的温良恭俭让,还是做的头头是道,但这一遭,班级里的五大班花之一的赵遥佳,居然被辣手摧花。着实让人对四大天王的脾气秉性,又增加了一份捉摸不透的阴霾。

  李翔天等人见到张淳和赵遥佳真的动手了,马不停蹄地跑过来拉着张淳。

  “老四,你疯了!”李翔天拽着张淳说;“大哥,这女人,居然敢当众打自己老公!反了她了!”张淳指着赵遥佳说;张秋雪几个人也走了过了,他们不敢怠慢,赶快把赵遥佳拉出了班级,韩佳雪和赵思羽也紧跟着走了上去,毕竟,这几个女生平日里关系还可以。

  “老四,你有点过了!”宋云龙说;“四弟,你冷静点。”陈志枫说;“各位哥哥们,你们拉着我干嘛?女人,就应该了解自己的身份,居然当着外人打自己男人,以后还了得?”张淳大吼大叫的说;“收起你那书生意气吧,男尊女卑什么的现在不流行!”李翔天严厉的对张淳说;“大哥!你!”张淳刚想说话,就被宋云龙捂着嘴,硬生生的按在了座位上。

  另一边,几个女生围着赵遥佳,一起安慰着她。

  “佳佳,疼不疼。”张秋雪关心的问道;“谢谢你,大嫂,我不疼,他居然打我……居然打我……”赵思羽哭着说。

  “这个死张淳,我叫天哥好好修理他,给你报仇。”张秋雪说;“对,让龙哥出手打他一顿!”一旁的宋若冰跟着说;“没……没必要了……我想……我们就到这里了……”赵遥佳眼神有些空洞。

  几个女生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来,也许这一刻,赵遥佳需要的是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在赵遥佳的心中,虽然跟张淳在一起短短两个多月,但她实实在在被张淳的才华所吸引,但这一巴掌,赵遥佳心中的痛,远远的超过了脸上的疼。虽然,两个人平时在一起,也多是讨论学业和文学一类的东西,很少有情侣般的甜蜜,但有很多时候,赵遥佳都被张淳的高谈阔论和独特见解所吸引,她自己心里清楚,论才华,自己绝对不是张淳的对手,自己的学习成绩是靠着自己的辛勤和认真换来的,而张淳,却是实打实的聪明。曾几何时,赵遥佳真心把张淳看做自己的蓝颜知己,也为能有这样一位男朋友而感到骄傲。但是今天,一切都破灭了,张淳这一巴掌,让赵遥佳觉着,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什么四大天王,什么高富帅?自己怎么就会相信这么一个人?即便他聪明、成绩好,可是,他终究是那群不良少年的一员。

  上课铃声响起,赵遥佳拖着伤心欲绝的心情,回到了教室,张淳被李翔天训斥了一顿后,自己坐在那里看起书来,张淳是坐在外面,所以,赵遥佳想回到座位,必须要跟张淳说话。这也不免让赵遥佳苦恼起来。

  “张淳同学,对不起,让一下。”赵遥佳面无表情,对张淳说;张淳在被李翔天训斥一番后,也深感后悔,但他倔强的性格却不允许他低头,赵遥佳回到了座位,这时候老师也来了,张淳便认真的听课了。

  赵遥佳却怎么也听不进去,她一想张淳打她的事情,以前和张淳的过往便历历在目,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赵遥佳就觉着心里特别难受,她看着黑板,两行眼泪就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掉落在书桌上。

  而这一切,张淳怎么会看不到,自打赵遥佳回来,张淳便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这刚被自己伤害的小绵羊。心中怜惜之情油然而生,即便张淳刚刚打定主意,绝对不低头,这一刻,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无助的流着眼泪,之前的怒气全都烟消云散了,他从桌堂里拿出纸巾,递给了赵遥佳,没想到,赵遥佳直接把纸巾扔在了地上。张淳知道,这一下,覆水难收了。

  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的过去了,晚间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头公布了关于期中考试的事宜,众人也没把这多当一回事,还是像子弹一样飞奔出了教室。值得一提的是,每一节下课,李翔天都会带着宋云龙和陈志枫过来训斥张淳一顿,这也让张淳好不苦恼。李翔天也是真生气,一来这四妹李翔天是非常认可的,觉着他们俩是天造地设。二来,四大天王打女人,这可是十足破坏了四大天王的名声。这三,也是为了做给赵遥佳看的,但赵遥佳却冷若冰霜,似乎态度异常坚决。而张淳,心里明明很着急,表面上却硬生生的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最要命的,这小子的嘴黑到了家,什么一山难容二虎,什么大男儿何患无妻等文言层出不穷,他越是这样说,赵遥佳越是伤心。这一整天,都没消停,而赵遥佳心里就像是被冰封了一样。

  晚上,大家伙回到腾云帮,新的据点让李翔天非常满意,但因为今天张淳实在是过分,所以,李翔天只是冷冷的哼哼着,并没有表现出来,宋云龙和陈志枫当然知道,这老大,这回真生气了。

  他们四个在一起太久了,彼此的脾气秉性都非常了解,李翔天轻易不会对其它三人动怒,但李翔天真生气的话,这三兄弟就好像见到了一座大山,一座形同父亲的大山一样。就连孤傲王子陈志枫,也绝不敢多跟李翔天说一句话。宋云龙虽然不像陈志枫那么夸张,但也不敢再随意说笑,这一下,矛头全对准了张淳。张淳又是好一阵的苦恼。

  “老四,你快去哄哄大哥,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宋云龙说;“四弟,这一下,三哥也不知道说什么,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陈志枫说;“得了吧二位,我哪儿敢去,大哥这会儿,杀了我的心都有。”张淳苦笑道;“说实话,四妹多好,你怎么下的去手?”宋云龙说;“二哥,我是男人!”张淳说;是男人你就不能打女人!”陈志枫恶狠狠的对张淳说;“三哥,你是不知道,这娘们就欠打,我一再忍让,她却咄咄逼人,你说我怎么办?”张淳说;“得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巴掌,以后别人怎么评论我们四个?”陈志枫说;“唉,我也是一世情急,连累了兄弟们的名声,可是,赵遥佳这女人,绝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张淳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一个年级第一吗!这年纪前两名就是你俩,你俩居然……”宋云龙插话说;“你们知道吗,这第一对我来说就是翻身,有多重要。”张淳说;“屁!我告诉你张淳,坏名声是小事,人家赵遥佳哪里对不起你?我们都回来两天了,她连问都没问过,你二哥还去问过她想不想你,你知不知道人家怎么说!”说话的是坐在办公桌前的李翔天,听着张淳的辩解,李翔天按耐不住了,这小子,真是轴的厉害。

  “是是是,我去问过她,我说你不想张淳么?人家说,我相信淳哥一定在外面做大事,我不能打扰他。你看看,多体贴的女人啊,你就下死手打人家。”宋云龙手舞足蹈的说;“……她真这么说?”张淳一颗心都碎了,他当初喜欢的就是赵遥佳的知书达理,本来自己给自己巩固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宋云龙一席话全部攻破,张淳顿时整个人都泄了气,耷拉个脑袋,几个兄弟见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原来这小子一直在装!

  期中考试如期而至,这里面更是几人欢喜几人愁,不过,对于四大天王,以及他们身边的美眉们,这并不是难事。

  张淳一看到题,嘴角便微微上扬,对着试卷,张淳对赵遥佳的相思之苦也抛之脑后了,因为这试题,对张淳来说,真是……太……!简单了!!!简单到,原本两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张淳只用了半小时,而且,这一门考试,居然是语文……在考场上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张淳起身,交卷。

  一出门,张淳正好看见赵遥佳也出了自己的考场,二人见面,尴尬自然不言而喻,可是又能如何,二人像陌生人一样,各自转头,走向不同的方向。

  接下来的所有科目,张淳自然是行云流水,每一次,都是提前很长时间就交了卷子,要命的是,每一次出门,都看见赵遥佳……

  一天半的考试就这样过去了,韩佳雪也是很满意自己的发挥,这最后的英语,韩佳雪也提前交卷,不过照张淳和赵遥佳的时间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考试之后,下午是休息的。张淳被李翔天拉着去了帮里,而陈志枫被陈久实一个电话叫回家了。说是有个很重要的应酬,对方指名道姓要见陈志枫……陈志枫一个头两个大,老爸的应酬他不总参加,但每个月也总有那么一两次……

  而张秋雪,则被跟着李翔天去了帮会,李翔天刚开始不太愿意,但架不住张秋雪的柔声细语。这张秋雪在外人看来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但在李翔天面前,她撒娇的本事,让李翔天非常害怕,起初是天哥,然后是老公,最后是宝贝。李翔天堂堂热血男儿,怎么受的了!

  而宋若冰,她入选了学生会,期中考试之后,马上就是两年一届的校运会,宋若冰被学生会主席叫去开会,准备校运会的各项事宜。说起这学生会主席,马明,绝对的一个大官二代,他的父亲,是云海市的副市长,马立功。在学校里,也是颐指气使惯了,但他对宋若冰还是很客气的,虽然身在高三,但高一这几个家伙的名气,他也听说过。即便他这个主席,平日里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妹子,但他也不敢对宋若冰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宋云龙觉着开会什么的最无聊了。本来宋若冰是邀请宋云龙一起去学生会玩的,但宋云龙拒绝了,让宋若冰下午忙完再找自己,然后一个人去找乐子去了。

  接近十月份的云海市,下午的时候气温仍然二十几度,不能说热,但烈日当头,也不凉快。宋云龙在游戏厅与几个不知名的初中生大战了无数回合后,才发现,都两点多了,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忘记吃午饭了,当下,心一横。随便找了一家餐馆,填饱了肚子,兄弟几个都有事情,连女朋友也有事情,自己不免有些心凉,这时候,宋云龙看到远处围着一群人,似乎在看什么热闹。宋云龙也跟着凑了上去,这才发现,一位一袭白色唐装的少女,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站在人群中间,而地上,躺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宋云龙定睛一看,这不是韩佳雪是谁?!

  这明显就是碰瓷!宋云龙的第一想法马上就浮现出脑海。

  “赔钱,你这小姑娘,撞了人,赶快赔钱。”围观的人七七八八的指着韩佳雪说;“就是啊,长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撞了人还不认账,真是的!”

  “你看这小姑娘,斯斯文文的,不像……”

  “没准是个小太妹呢,现在有很多小太妹都愿意打扮成青春小女生的模样。”

  韩佳雪虽然出身豪门,大家闺秀,而且心高气傲。但面对这种情形,也是乱了手脚,她哪里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过。一时间,也只能低着头不说话;“哎呦!大家看这世道,撞了人也不吭声,哎呦,疼死了。”地上的老太太这叫声明显太假了,一旁已经有很多人在怀疑她是不是真被这柔弱的小姑娘撞倒了。

  宋云龙心中暗自笑道,我靠,哈哈,这下老三这小子必须好好谢谢我,正好新的奥迪A4上市了,这一下,让老三给我弄一台,哈哈,兄弟几个,就我没车。那小子装穷,家财万贯,却装屌丝。哈哈。

  “喂喂!都散了吧,散了吧。”说话的正是宋云龙。

  韩佳雪看到是宋云龙,顿时喜出望外,宋云龙示意的点了点头。

  “大娘啊,我是这小姑娘的哥哥,撞您哪儿了,赶紧上医院吧。”宋云龙笑着对着地上的老太太说;“哎呦!!!疼死我啦,疼死我啦!!”老太太见这小姑娘的哥哥来了,叫的更大声了。

  “哎呦!这么严重!”说着,宋云龙就拿出了电话,然后像模像样的按了三个键,嘴里还嘟囔着,110……

  “喂,公安局吗?这边撞了个老人,你们赶快来人啊,老人要不行了!”宋云龙还特意把不行了三个字说的大声点。

  这老太太一听,便傻眼了,一般人遇到这种事,都是想花几个小钱,然后息事宁人。没想到,这年轻的小伙子居然报警了……

  “哎呦……哎……”这一下她也不喊疼了,自顾自的爬了起来,然后一溜烟的从人缝中跑掉了。这一下把围观的人雷的不行,这腿脚,哪是老太太……比一般的年轻人都快……

  韩佳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围观的人顿时惊讶,这姑娘,笑起来太好看了。

  难免大家惊讶,韩佳雪就算是面无表情,那张透着高贵气质的美丽脸庞都让人神魂颠倒,这一笑,更是花枝招展,而宋云龙更是被这一笑深深的吸引。韩佳雪这一笑,相信每个男人都无法不动心,她,太美了。

  而韩佳雪心中,也不由的对宋云龙生出一丝好感,刚才宋云龙三下五除二就为自己解决了麻烦,而且,谈吐举止间的潇洒,也让韩佳雪颇为赞赏……两人随便在找了一家冰点屋,便聊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梓寒枫说:

叶子:张淳和赵遥佳就这么被我给黑了,哈哈。而宋云龙漂亮的来了个小型英雄救美,他虽然打算着让陈志枫好好谢谢他,但另他没想到的是,韩佳雪却对他有了一丝好感,在接下来的对话中,让宋云龙陷入了沉思。究竟事情会如何发展,敬请关注下一章:《绝恋》第十章:手足!还是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