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冷雨夜的丧钟

  陈志枫接到韩佳雪的电话,心中莫名的激荡起了一丝波澜。

  晚间,光子酒吧。一对少男少女的身影出现在角落里,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温婉可人。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朝着这边看一眼,他俩就是陈志枫和韩佳雪。

  “陈志枫,程远新转学了……”韩佳雪低着头;“嗯……”陈志枫有点莫名其妙,程原新转学就转学呗,韩佳雪为什么要特地把自己约出来告诉自己。

  “你知道吗,我很伤心。”韩佳雪开始抽泣。

  “嗯……你……你别……”陈志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陈志枫也想安慰韩佳雪,但是确实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才好。

  “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程原新也不会就这样离开我!”韩佳雪哽咽着,语气中,充满了埋怨。

  “我……我……”陈志枫无言以对;“我知道,你们男人得不到的东西,就会摧毁它。”韩佳雪说;“不……不……”陈志枫已经手足无措了;“现在程原新走了,我是自己一个人了,你可以把我怎么样都行!”韩佳雪无奈的说;“唉……韩佳雪同学,我……我想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陈志枫解释说;“误会?这明明都是事实!”韩佳雪瞪着陈志枫说;“不……你看到的,不是事实!”陈志枫语气有些生硬,声音也稍微有些大;“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只知道,我的幸福是葬送在你的手里的!”韩佳雪说着,把杯子里的饮料全部泼洒向陈志枫,然后起身离开了……

  陈志枫一个人坐在酒吧里,心里乱糟糟的,他不明白,为什么韩佳雪会把发生的一切都怪在自己的身上。陈志枫整个人陷入了沉思,身上的饮料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上,这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陈志枫站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的伤痛也随之加深,陈志枫心想,这辈子,韩佳雪对自己的误会是难以解开了。

  而程原新转学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李翔天他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张淳便迅速派人出去打探,最后只是知道了程原新去了本省的北川市。张淳把打探的结果告诉了李翔天,李翔天闻言大惊,原来,李翔天早就知道,程继山的老家在北川市,可以说,北川,才真正是程继山的据点,只是后来程继山打下了云海这片天下而已。现在程原新去了北川市,一定是受程继山的指派,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能让程原新做出次决定的唯一因素,就是说,程继山在北川市,一定有自己的残存势力。而且这股势力,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力。

  说到程原新,程原新直接办了转院手续,并由专车直接送到北川市,他如此着急,一方面有程继山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打算,因为他已经料定,打砸学校这件事,公安局和李翔天等人一定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程继山是托人给程原新捎去的消息,在监狱里的程继山,完全知道自己的侄子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想,在云海,程原新很难立足,不是因为云海各种势力的龙蛇混杂,而是因为李定国,因为程继山自己很清楚,就连最鼎盛时的自己,都不是李定国的对手,就别提程原新这小毛孩子了。再给他几十年,也不是李定国的对手。

  而程原新在北川所要依靠的人,是一个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人,这人叫做中山俊一郎,是日本人。而且他的背后,是世界闻名的黑恶势力,山口组!而这个中山俊一郎,年纪只有十八岁,中山俊一郎的父亲,便是山口组的堂主,中山野雄!中山俊一郎出生在中国,母亲是中国人,他是中山野雄唯一的儿子,而程继山的妻子,则是中山俊一郎的小姨妈,换言之,中山俊一郎是程原新的表哥……

  至于中山野雄在中国的野心,也是山口组在中国的野心到底是什么,后面自然会揭晓,而且四大天王,甚至以后到他们长大成人,山口组的阴影一直徘徊在他们周围,难以散去。中山俊一郎和程原新的会面,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不但这次会面改变了他们两个的命运,也改变了四大天王的命运……当然,这都是后话。

  程原新到达北川市之后,中山俊一郎亲自在收费站口迎接他,这也让程原新颇感意外。毕竟中山俊一郎的身家背景是程原新不能比的。虽然两人是表兄弟,但在得知程继山派人捎来的消息之前,程原新从来没听过还有这么一位表哥。

  只见中山俊一郎,一身的嘻哈打扮,头上戴着棒球帽,身上穿着棒球服,活脱一个棒球运动员。中山俊一郎五官精致,浓眉大眼,一双剑眉凸显着他的气质,即便是这身穿着,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但是,这种霸气,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只有黑道上的人能看出来。在外人看来,中山俊一郎不过是一个长相清秀的文艺小青年罢了。但是他身后跟着的随从,个个人高马大。一身黑西服、加黑墨镜,明显就是黑社会的范儿。中山俊一郎带了足足有百余人,这百余人分整齐列队。这让程原新心中莫名其妙的激动了一阵。

  程远新被中山俊一郎直接接到了自己的住所,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装修风格属于欧式风格,有独立的庭院、游泳池。

  “表弟,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中山俊一郎用标准的汉语说;“表哥,我一直奇怪,你是日本人,中文说的这么好?”程原新见中山俊一郎中文说的好,奇怪的问道;“没有啦,我是半个中国人,我一直在中国生活,相反,日语说的倒不是很流利。”中山俊一郎笑着说;“表哥,这次,是二叔让我来找你的,我想,你也知道我来的目的了吧。”程原新说;“哈哈,先不谈这个,怎么样,我这房子气派吧。”中山俊一郎笑着说;“嗯,真气派!”程原新由衷的赞许道;“一会儿,我给你引荐一个人,这小子是云海市的,在云海市的实验高中上学,你认识认识。”中山俊一郎说;“哦?是谁啊?表哥在云海市还有朋友?”程原新问道;“哦,哈哈,我小学的同学而已,不过,这小子混的还可以。为人挺讲究的,对兄弟,没的说。”中山俊一郎说;“哦,哈哈,那一定要认识认识。”

  程原新被中山俊一郎拉着参观着他的别墅,正说到尽兴处,下面的小弟来报:“中山先生,张先生来了。”

  中山俊一郎闻言,便带着程原新去了会客厅,一进门,便看见一位身穿着校服,带着黑框眼镜的少年,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认真的阅读着。

  “明泽,你小子姗姗来迟啊,来,这是我表弟,程原新。原新,这是我发小,张明泽。”

  中山俊一郎给两人互相介绍着。

  程原新礼貌的和张明泽握了握手,然后三人便攀谈起来。期间,程原新把在云海的事情与中山俊一郎详细的说明,然后又把程继山的计划说给了程原新听。当然,跟陈志枫、李翔天的仇,他也一一道来,结果,坐在一边的张明泽冷冷的说“四大天王?好狂的语气,云海中学还有这种人物?”程原新闻言,知道这张明泽也绝非善类,便跟张明泽添油加醋的说了关于云海四大天王的事情。而张明泽,只是静静的听程原新的述说,并没有做什么表态,最后,中山俊一郎随口让张明泽替程原新处处气,没想到张明泽直截了当的答应了。

  另一方面,张淳的计划已经顺利开始了,一群大妈载歌载舞的高举着放大了的治安维稳先进市民证书的牌子,在大家上游行着,不少路人都列队围观,一些记者也跟着走,边走边采访。而乐烟也在添油加醋的说这件事。记者们认真的记录着,生怕漏掉一个字。最后,到了夜色酒吧,金面狼毫无头绪的被推上了这先进市民的位置,他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但这么多人敲锣打鼓的为他颁奖,虚荣心一上来,还冲着镜头演讲了一番。他不知道,这些事,就是他的杀身之祸。

  而腾云帮这边,也紧锣密鼓的做着最后的准备。张淳的计谋是,不等笑面虎上门,只要得到笑面虎那边受损的消息,腾云帮便立刻倾巢出动,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计划。如果效果良好,这些打砸云海中学的小帮会,直接能灭了笑面虎一伙,可是,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顺利。晚间,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来报告说,金面狼在夜色酒吧被人下药死了。而笑面虎暴怒如雷,知道这是有人给他下的套,因为证书是公安局发的,很容易就联想到李翔天,因为谁都知道公安局长李定国是李翔天的父亲。

  张淳当即决定,不能等了,现在就去!目标,夜色酒吧!

  仅仅用了十多分钟,李翔天就将腾云帮各个堂口的兄弟全部聚齐了,这次鬼云堂也倾巢出动,负责垫后,并在关键的时候采取必要措施,鬼云堂的人,各个身手敏捷,当然这是相对的,毕竟,腾云帮也只是个小帮会,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两百余人,但这绝对算的上黑社会火拼了。因为,他们也是有枪的,而鬼云堂的人,更是各个配枪,鬼云堂总共只有二十人,是专门为李翔天办理秘密差事的,总结起来就是,保护、暗杀、绑架之类的事情,当然,保护的事情是鬼云堂到目前为止做的唯一一件事,而暗杀、绑架还没有发生过,毕竟腾云帮成立的时间尚短。

  地云堂是冲锋队,也是人数最多的堂口,由宋云龙带领,一共有八十多人,这也是全部力量,他们手持钢管、砍刀。是主要的战斗力。

  天云堂,由李翔天带领,一共只有三十人,是精英队伍,全部是各个场子的老大组成。配匕首,队列在鬼云堂之前。

  人云堂,由陈志枫带领,是第二冲锋队,也是援助队,意思就是,开战时,哪边处于劣势,人云堂的人就要援助哪边。人数在五十人左右。

  神云堂:由乐烟带领,对是乐烟,不是张淳,因为张淳自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至于这任务是什么,这是后话。乐烟带领的神云堂,主要是探子,都是些女人,张淳让他们先去了夜色酒吧,佯装去那里玩的客人,伺机而动。虽然这些人都是女人,但也全是混混,打起架,也是敢下手的。而笑面虎一干人之前见过乐烟,所以,乐烟是不会去的,只是在酒池等着消息,电话遥控她的姐妹们。

  张淳将这些部署快速的布置下去,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李翔天做最后的战前动员:兄弟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腾云帮成立虽然只有一个月左右,但是,兄弟们肝胆相照,今天,我们去干韶义的那群傻X,就是为了将韶义一统我们的麾下,那边属于城市边缘地带,如果我们能成功,在那边我们就可以放开手做生意,不用担心风声紧而影响兄弟们的财路。

  底下人都知道,李翔天的父亲是李定国,这就给这群人一个暗号,公安局长大公子的话,就是李定国的话,换言之,这也许是李定国给他们腾云帮开的一条绿色通道。众人听了,无不兴奋。

  李翔天接着说:“听说那边有个笑面虎,今天,老子就要把他打哭了!兄弟们!弄他去!”李翔天话音一落,底下人怒吼了一声,便散了去。

  张淳之前安排大家先分散,而后到夜色酒吧所在的那条街的街口集合,这也是为了避人耳目,毕竟,二百人的队伍,实在是扎眼。

  底下人散去之后,李翔天带领着宋云龙他们也开着车奔向夜色酒吧,而张淳,自己开车去了公安局……

  一路上,李翔天他们也是斗志高昂,每一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子杀气,就等战斗的号角一吹响,便全部迸发出来。

  天空开始飘起了细微的小雨,夜色酒吧所在的那条街的街口,慢慢的聚集着杀气腾腾的混子。因为韶义区属于新开发的城区之一,况且云海市也只是个三十多万人的小城市,加上天空阴霾,所以,到了这个时间,街路上基本没什么行人了,偶尔有三个五个行人,也被这一幕吓得赶快躲开了。

  少时,人聚的差不多了,李翔天一声令下,这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朝着夜色酒吧走去。而此时,笑面虎也早就得到了消息,也安排了全部人手,准备给李翔天他们来个瓮中捉鳖。兄弟的死让笑面虎孤注一掷,他想,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忘,毕竟他们兄弟三人相识几十年,虽然平日里都是打打骂骂,但感情还是有的。早先去夜色酒吧打探消息的神云堂的女人们早已经将讯息传给了李翔天,李翔天将自己的人在夜色酒吧门口列队,然后大声喊道:“笑面虎!给老子滚出来!”

  而坐在办公室的笑面虎,根本听不到这声音,底下的小弟把这消息报告给笑面虎,笑面虎一激动,好啊!还真TMD敢来,老子今天就把这帮小崽子弄死在这里。而一旁的银面狐却冷冷的说:“大哥,别冲动,我们不能出去,我知道,二哥的死让你很气愤,可是,我们在里面,便有了地形上的优势,如果我们出去,两边人数大致相等,这么做,我们可能损失太大了,为了……”银面狐还没说完,笑面虎便激动的打断他说:“老三,别TM废话了,收起你那没用的狗屁计谋,老子今天就是要跟这帮小崽子拼命!告诉兄弟们,出去干他!!”银面狐也没想到笑面虎会这样激动,但痛失兄弟的事情让他也方寸大乱,加上笑面虎言语一激,当下决定:“对,大哥说的对,为二哥报仇!打他!!!”

  雨越来越大,天气也逐渐阴冷起来,李翔天几人因为战斗的热血却不觉得有多冷,而底下的小弟们,有些人不自觉的打了几个哆嗦,这等待的一会儿,这群人的衣服早已经湿透。

  兄弟们!干他!”笑面虎终于带着人冲了下来。

  “来了!兄弟们,给我弄他!”李翔天大声喊道,宋云龙大吼一声,冲在了人群的前面,地云堂的人一拥而上,将冲在最前面的笑面虎手下的几个人撂翻在地。而笑面虎,别看是中年人,战斗力却惊人的强,他左拳右腿,一时间身边竟然无人可挡。每一个想尝试的人都被笑面虎一一放到。刀光剑影,笑面虎的人也是越聚越多,打倒一波,另一波又冲了下来。大街上,鬼哭狼嚎。钢管,片刀,在昏暗的路灯的映衬下,闪闪发光。而宋云龙,此时也与笑面虎扭打在一起,在队伍后的人云堂也加入了战斗,陈志枫带人,冲开了一波,又来一波,一时间,呐喊声、厮杀声、嚎叫声,不绝于耳。

  银面狐带人也冲了下来,这一波人明显战斗力强,与地云堂的人一交手,地云堂的人便有几人被放到,陈志枫见状,带着人又冲向这边。

  另一边,李翔天带着天云堂的人也加入了战局,他们打杀的干净利落,虽然人少,但各个出手利索,专攻要害,一时间也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而宋云龙这边,与笑面虎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宋云龙毕竟身怀功夫,而笑面虎,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也是眼疾手快。

  只见宋云龙腾身一记飞腿,笑面虎身子一蹲,夺过之后,反手就打向宋云龙的肚子,而宋云龙也不示弱,身子向后一倾,笑面虎一拳落空,便整个人向前倾,而后顺势又是一拳,宋云龙暗道不好,这笑面虎的身手让宋云龙大吃一惊,当下,便无法再多,硬生生的吃了一拳,顿时觉着胃里一阵翻腾,这一拳,很重,借着前倾的惯性,这一拳可以说是势大力沉。吃了一拳之后,宋云龙顾不上疼痛,也不敢怠慢,随即向下一蹲,对着笑面虎就是一记扫腿,笑面虎也没想到,宋云龙吃了一拳,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硬生生的被宋云龙这一记扫腿,踢到了自己的小腿,脚下一麻,便栽倒在地,宋云龙见状大喜,顺势跳起,扬起脚掌,用后脚跟飞快得磕向笑面虎的前胸,而笑面虎翻身一滚,躲过了这一记杀招,宋云龙一脚蹬空,身体不由自主的沉了一下,笑面虎用手直接抓着宋云龙落下的脚腕,使劲一翻,宋云龙顿觉脚下一空,仰翻了过去,但他没有就这么倒下,他仰翻的同时,双手撑地,一跃而起。笑面虎见状,心中也是一惊,这小子好身手。二人你一招,我一招,打得风生水起。

  就在这个时候,李翔天带着人已经杀到了夜色酒吧里面,而地云堂的人也有一大部分杀了进来,从二楼的楼梯上还源源不断的冲下来笑面虎的人,手持片刀,见人就砍,一时间,夜色酒吧内,血雨腥风。

  陈志枫则在外围,与银面狐厮打在一起,说到银面狐,战斗力虽不及笑面虎,但却远远高于陈志枫,没几个回合,陈志枫就有些招架不住,被打倒在地。地云堂的副堂主崔延见状,马上赶来支援,接替陈志枫与银面狐打在一起。

  陈志枫也没跑开,抄起手中的片刀,对着前来助战的笑面虎的人就是一顿砍,说到陈志枫,他下手是绝对狠的,甚至比李翔天狠。虽然在感情上,陈志枫基本属于傻缺型的,外表上,也是属于那种帅气的痞子型,但打起架来,就是一个狠字。而李翔天,则是专攻要害、宋云龙,身怀武艺,技巧性强。而张淳,不说了,他很少动手,就算是上次被程原新算计,他们四个救韩佳雪和赵思羽,张淳也是属于捡漏的。至于陈志枫为什么狠,很简单,他太有钱了,有钱到不把人命当回事……

  李翔天这边,在酒吧内厮杀的好不热闹。天云堂的人,见人就扎,干净利落。

  时间,约莫过去了半个小时有余,两边都伤亡惨重。地上躺着的人,逐渐成为了障碍,许多人在厮杀的过程中,被躺在地上的人绊倒。而神云堂的姑娘们,也不甘示弱,他们拿出匕首,装作无辜的样子,瞅准是笑面虎的人,就是一刀。然后接着就是下一个,夹杂在这血腥的战场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不一会,整个夜色酒吧里已经充斥着血腥味,而地上躺着的人也越来越多,李翔天见状,大吼一声:“兄弟们,出去!”腾云帮的人听见李翔天的命令,开始向门口处缓慢移动,笑面虎的人也随之跟了上来。

  李翔天这么做,是因为在这陌生的地形上,自己占不到优势,而且夜色酒吧并不大,整个大厅了到处躺着人,也不适合战斗了,所以,他叫人都出去,到大街上,准备与笑面虎的人一决胜负。

  而宋云龙这边,与笑面虎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半个小时的缠斗,让这两个人筋疲力尽,动作也缓慢了下来。两人心中都非常清楚,这时候,谁示弱,谁就有可能丢了性命。遐想之际,笑面虎迎面一拳,重重的砸在宋云龙的鼻子上,宋云龙的鼻子顿时血流不止,而随之而来的酸痛,也让宋云龙意识模糊,笑面虎乘胜追击,又是一拳将宋云龙打翻在地,然后骑在宋云龙身上,就是铺天盖地的一顿乱拳。

  李翔天这边撤出到街道上之后,也开始有些不敌对方,对方已经明显占有一定的优势了,而陈志枫的人云堂,这一刻也差不多只剩下了陈志枫跟崔延武。

  就在这个时候,笑面虎拿出匕首,架在宋云龙的脖子上,大吼一声:“都TM住手!谁再动,老子就弄死他!”李翔天闻言,大吼一声:“都住手!!!!”两边的人听到两位老大的叫喊,便停止了战斗,各自站到了自己的一边,笑面虎把宋云龙拽起来,冷冷的看着李翔天。

  “CNM!今天,老子要你们血债血偿!”笑面虎狰狞的喊道;“笑面虎,你敢动他一根头发,老子就跟你拼命!”李翔天激动的说;“哈哈哈哈,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拼命”说着,笑面虎刀锋一转,在宋云龙的胳膊上扎了一下,而后马上就把刀子又放在宋云龙的脖子处。

  众人见状,也是大惊,生怕这一刀要了宋云龙的命。

  “你们把手里的家伙都扔了!快!要不老子还扎他!”笑面虎大吼道!

  “扔!”李翔天斩钉截铁的说;腾云帮做梦也没想到,笑面虎的战斗力这么强,而且,他们也没料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境地。虽然说,之前知道这是一场恶战,但是,伤亡如此惨重,也另他们毛骨悚然。

  乒乒乓乓,钢管和片刀扔在地上的声音传来一片。

  “弟兄们!给我砍!”笑面虎恶狠狠的说。

  这边笑面虎的人听到命令,拎着刀,对着腾云帮的人就是一顿乱砍,场面顿时一片混乱。然后,站着的人就只有李翔天,陈志枫,还有崔延武和孙宏伟几个人了。但他们也是一身伤,血流不止。

  “哈哈哈哈,都给老子跪下!跪下!”笑面虎声音凄厉,仿佛是厉鬼的哀嚎。

  李翔天几个人被人强压着跪了下来,这时候,笑面虎也将宋云龙带了过来,也按着头跪在李翔天他们身边。

  “二弟!大哥现在就为你报仇!”笑面虎举起手中的片刀,对着崔延武就砍了下去,崔延武“啊”的一声,倒在地上,血从胸前咕嘟咕嘟的冒出,少时,便断了气。

  “哼,来,下个就是你!”说着,笑面虎再次举起刀,而这次的对象,就是陈志枫。

  就在这时,一声警笛,止住了笑面虎手中的刀。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手中的武器,赶快投降!”大喇叭里传出的声音,对李翔天等人就是救命的天籁之音。

  “妈的,条子!”笑面虎骂道,然后咬紧牙关,手中的刀凄厉的劈下,伴随着一阵凌厉的刀锋声,陈志枫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砰”,一声枪响,在刀刃马上到陈志枫的胸前时,笑面虎的刀停住了,他嘴角流出了殷红的鲜血。“砰!”“砰!”“砰砰”又是几声枪响,笑面虎手中的刀“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众人被这一幕吓傻了,先是崔延武的死,他们都没反应过来,而后,笑面虎又被乱枪射死。这一切,来的太快了。

  “放下手中的武器!都不要动!”

  这时候,大批的警察包围了现场,然后一些全副武装的特警也将笑面虎的人全部制服,而银面狐,刚想跑,就被一枪打中在腿上,然后被警察制服了。

  E更#L新最快Qb上w酷#b匠网H

  “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的治下玩黑社会血拼?”这个声音,李翔天再熟悉不过了,是李定国!

  “全部趴下!双手抱头!”李定国一声令下,两边的人哪里还有人敢乱动,只能照做。

  “这些学生肯定是被绑架的,他们的家长已经报了案,快把他们送到医院”李定国指着陈志枫说;这当然是安排好的,前面说到,张淳没有跟着大队伍一起来,而是一个人开车去了公安局,他到公安局,就是安排现在发生的一幕。而这一点,只有李翔天知道。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他们虽然没料到会被擒,但张淳和李翔天的计划就是借刀杀人!本来打算的是警察冲入乱战中,将笑面虎击杀,但没想到出了意外情况,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此一役,笑面虎势力已然瓦解。而腾云帮也是损失惨重,尤其还折了地云堂的副堂主,崔延武。

  而李定国之所以支持李翔天这么做,是因为韶义区的刑事案件频发,尽管公安机关想打掉韶义区的黑恶势力,但是每次都扑空。这次自己的儿子有求于自己,李定国想,既然年轻的一代已经长大,就让他们多经历一些,只不过,像李定国这样的父亲,恐怕是天下少有,让自己的儿子混黑帮,这种父亲上哪儿找去。李定国心中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李翔天,命中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人,这是后话。

  雨开始变小了,稀稀拉拉的下着。张淳接到李定国的消息也赶往了医院,这一战,张淳的计谋有百分之九十都成功了,但是,他却没料到,笑面虎的凶狠程度。这也让他有些懊悔,也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因为崔延武的死,让张淳心里极其不是滋味。

  兄弟几个这也是头一遭经历了次此种血腥的场面,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他们知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李翔天和陈志枫几个人大多是外伤,虽然多多少少都中了几刀,但好在伤口不深,缝合上之后便无大碍,但也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此外,孙宏伟一些年长的堂主,因为崔延武的死,都伤心不已,毕竟是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崔延武的尸体已经被公安局的人抬走了;时间已经接近午夜,陈志枫和李翔天等人全部在同一个病房,是那种特大号的重症监护病房。几人都无法入眠,身上的疼痛加上战斗时的惊心动魄,让他们都格外的精神着。

  “咚~咚~”“咚~~~~”

  “大哥,你听”宋云龙拖着疲惫的声音说;“是钟声……这大半夜的,这钟声,真恐怖……”陈志枫说;“哼……这就是笑面虎的丧钟!!”李翔天狠狠的说;敲响的是医院钟楼的大钟,时间指向了午夜十二点。

  张淳没有在医院陪护,而是回到了酒池洗浴,与乐烟一起安抚回到帮会的兄弟,并给伤亡的兄弟登记造册,准备抚恤的事宜,这一忙,就是一夜。

  乐烟看着年纪轻轻的张淳,做事有条不紊,心中也是泛起了一阵桃花,到了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对他们充满了诱惑。但张淳除了让她帮忙记录,其它一句话也不和她多说。

  三天后,李翔天几个人伤虽然没好,但也坚持出院了,毕竟,学校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但他们出院后才发现,李定国早已经把事情安排好,把罪名全部算在了银面狐身上,银面狐也不得不认罪,因为,如果不认,恐怕银面狐只有去找他的两个哥哥的命运了。但认了罪,也是要判处无期徒刑的。毕竟,打砸国家级重点中学的罪名是很重的。

  实质上参与打砸云海中学的其它小帮会见这件事已经有了替罪羊,便安分守己了起来,也是为了躲过这一阵风声。

  解决了诸多的问题,虽然身上还有伤,但李翔天他们此时也是无比的轻松,在给崔延武下葬后,又给伤亡的兄弟一大笔的抚恤金,而这些钱,八成是帮会出的,有两成是陈志枫出的,却是以李翔天的名义,存入帮会账户的。这比数目足足有四百多万,死伤的兄弟每个人家里都拿到了几十万。而参战的兄弟也拿到了几万块的奖金。一时间,腾云帮上上下下对李翔天无不敬畏。似乎忘记他们这个老大年纪只有十五岁的事情了。

  李翔天他们几个人出院后,第二天便回到了学校,这几天学校已经基本修缮完毕,勉强可以进行教学活动,李定国早已经把校长给安排明白了,所以校方也没有再找李翔天和宋云龙的麻烦。

  而张淳,则继续着他和赵遥佳别人看不懂的情侣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梓寒枫说:

叶子: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揭开了四大天王的黑道生涯,而四天王张淳,似乎不好此道。马上要来临的期中考试,才是张淳所在意的。究竟他和赵遥佳的情侣生活是什么?为什么旁人看不明白,而韩佳雪和陈志枫的复杂感情又会有什么新的变化,敬请关注下一章:《绝恋》第九章:无奈是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