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第一部第七章:我们的校园生活这一战,双方的人力损失并不大,擒贼先擒王,宋云龙最先制服了程原新,让双方的人员避免了很大程度的伤亡。但是,李翔天这边还是有十几个人受了重伤。因为就算战斗时间不长,但双方手里的武器大多是钢管和砍刀,碰着就是硬伤。

  李翔天带着人回到了酒池洗浴后,便让孙宏伟给每个参战的兄弟一人一千块钱,受伤的十几个人每人一万块。孙宏伟虽然很心疼,这次真的算是大出血了。但他只能乖乖听从李翔天的命令,因为阿龙和阿棍的可怕,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另一方面,笑面虎几个人回到了夜色酒吧,这夜色酒吧在市郊,就是前面提到的笑面虎的据点。三兄弟一进门,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哥,你看见了么?他们那些人里好像有孙宏伟?”金面狼气喘吁吁的说;“我他妈看见了,要不然我能让你们赶紧跑么!”笑面虎没好气的说;“妈的,孙宏伟不想混了?现在整个云海的黑道都在盯着那四个小B崽子,他居然还帮他们!”银面狐说;“先不管他们,老二,你去联系一下今天跟去的弟兄,看看我们多少人吃了亏!”笑面虎对金面狼说;“是大哥,我这就去。”金面狼说着,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笑面虎因为吃了这次哑巴亏,心里也是非常不爽的,怎么说自己也是韶义区的大哥,被四个小毛孩子干了,传出去还怎么混!

  “老三,你想办法,这场子,我要找回来!他孙宏伟,混他的中央区就好了,妈的,管他妈的什么闲事!”笑面虎心有不甘的说;“大哥,你容我点时间。”银面狐低着头,进入了思考,笑面虎看他这样,知道他在想对策,也就不说话,这时候,酒吧里的女服务员端着三杯茶走了过来,笑面虎一把把茶杯打在地上。

  “艹,给老子过来。”笑面虎狠狠的对女服务员说;“是,虎哥……”女服务员顺势,坐在了笑面虎的大腿上。

  然后,笑面虎的手就在女服务员的身上来回游走。夜色酒吧也不是什么正经的酒吧,这里的女服务员大多是妓女一类的人。所以也是穿着暴露,笑面虎刚才在外面看见孙宏伟时,也是受了惊吓,而且银面狐也没马上想到对策,一大堆烦心事加在一起,正好又看见这位穿着暴露的女人,哪里还控制的住,他抱起女服务员,对银面狐丢下一句“你先想着,我去屋里爽一爽!”银面狐说了声“好”笑面虎便搂着女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里面就传出了春光之声,银面狐摇了摇头,也回了自己的屋子,听着这声音,自己怎么想对策。

  中午的一场打斗,也让李翔天他们几个有些筋疲力尽,兄弟三人跟孙宏伟交代完事情后,便在酒池洗浴胡乱吃了口饭就开车回学校了。

  到了学校,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几个人来到学校,先是向班主任解释这几天没来上课的理由,然后便回到了班级里,各自休息,准备晚上去医院接陈志枫出院。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了,韩佳雪便找到了李翔天,她已经知道程原新出事了,因为程原新在李翔天他们走后,自己去了医院,然后给韩佳雪打了电话。他就是这种人,他给韩佳雪打电话的原因很明显,把这一切告诉韩佳雪,然后说是陈志枫指使的。

  在程原新心里,权利的欲望远远大于女人,他不是不喜欢韩佳雪,但是以他的道理来看,既然是自己的女人,就要为自己做点事。这次被打,虽然程原新没想到,但他并不后悔,因为这样,韩佳雪会痛恨陈志枫,而且自己在云海中学的势力也不会就这么垮下去,就算是到最后拼家底,自己也并不输给四大天王。可是,程原新的野心,绝对不止控制云海中学那么简单,他故意让自己以一种很低调的方式与四大天王结仇,从他跟笑面虎的谈话中可以看出来,他其实有另一项大计划,之前安排银面狐去煽动小帮会找四大天王的麻烦,虽然没成功,但云海市的诸多小帮会也深深的把仇算在了四大天王的头上,只不过,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罢了。而程原新真正的目的,是想称霸云海市,他从小就接受单独教育,生活在这个有黑势力背景的家庭中,不论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都是这方面的事情,程原新早就立志要走这条路,因为程继山的呼风唤雨,令他着实着迷。这种对权利的渴望,是每个男人心中都存在的一种心绪。程原新心想,对四大天王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了,笑面虎虽然是韶义区的老大,但是看他们三人,也坐不了什么大事,只能当个棋子用用,必要时,就丢了算了。而真正称霸云海市的目的,还得依靠程继山,毕竟,程继山是当年实实在在的老大,而且,到现在,很多人依然对他闻风丧胆。他想依靠叔叔的力量来崛起,但这一切似乎还太早了,自己还不够成熟。

  这次受的伤比较严重,医生让程原新住院,程原新想着,刚好自己要想想下一步怎么走,索性就住院吧。

  韩佳雪找到李翔天,李翔天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人家男朋友受了伤,自己这始作俑者被质问质问还是有情可原的。而韩佳雪心中也是“砰砰砰”的乱跳,因为跟李翔天说话,自己还是很害怕的。

  “你们为什么要打程原新?”韩佳雪战战兢兢的问李翔天。

  “你自己去问程原新不就知道了。”李翔天淡淡的说;韩佳雪微微颤抖,小脸煞白,一是害怕,还有就是被气的,她这位大小姐,很少有人跟她以这种语气说话。

  “你们这群人,都听陈志枫的么?”韩佳雪气急败坏的问;“我跟你讲,这件事跟陈志枫没关系,这是我的事情。”李翔天面无表情;“没关系?好,我记住了。”韩佳雪转过头,两行泪水顺着洁白的脸颊流下,一个人回到座位上趴下来,呜呜呜的哭了。

  心疼程原新是一方面,被李翔天不冷不热的语言气着又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她不理解,不理解陈志枫为什么总要破坏自己的幸福,女孩子的想法仅此而已。在韩佳雪心里,陈志枫就是在破坏自己的幸福。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让韩佳雪的内心,承受了巨大的打击。

  陈志枫不在的这一个月里,程原新跟韩佳雪的感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在这最幸福的时刻,程原新偏偏又因为陈志枫受伤了,本来只是恨,但,因为之前韩佳雪对陈志枫的看法就很复杂,所以这种爱恨交织是最让人难受的了。

  虽然韩佳雪没有跟陈志枫说过一句好话,但女孩子的心里,有人喜欢自己都是很开心的。而且之前跟赵思羽的谈话,也让韩佳雪明白了很多,她的泪水,其实有一半是为陈志枫流的,但她自己并不愿意去承认。

  晚上放学的时候,李翔天他们三个人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准备去医院接陈志枫,而韩佳雪也要去医院,她是去看程原新。

  一路上,张秋雪似乎有话对李翔天说,但欲言又止。李翔天看出了张秋雪的思绪,便在对张秋雪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是你老公,没事的。”

  “那个……上午的时候,程原新……”张秋雪明显在怕什么。

  “说吧。”李翔天温柔的看着张秋雪。

  张秋雪在开车,也顾不得看李翔天的表情。

  更t新?$最A快“`上l酷匠N}网

  “他对我说,你跟别的女人在林荫道那里,我就相信了……”张秋雪说着,小嘴就撅了起来。

  “哈哈,这小子真够阴的,他就是这么把你骗去的?”李翔天笑着说;“嗯,到了我才发现,只有他一个人,而且他要打我,我一害怕,嗯……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张秋雪抿了抿嘴唇。

  李翔天看着张秋雪,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心疼。哎,跟着自己,让张秋雪受委屈了。

  程原新也很了解李翔天的背景,也不会把人往死里得罪。而且张秋雪也是有背景的,他做事也还算是留有余地。这一点,李翔天也想到了。

  但程原新对陈志枫完全是因为韩佳雪的缘故,就算程原新不怎么在乎韩佳雪,毕竟在每个男人的心中,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是不可忍的。虽然谁夺谁的妻还说不太清楚。

  两台车,六个人,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这时候,韩佳雪也到了,韩佳雪刻意避开了李翔天他们,而李翔天他们也没看到韩佳雪。这时候,后面又来了一辆出租车,是赵思羽。赵思羽一下车,便跑向这边,对着张淳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弄得张淳摸不着头脑,一旁的赵瑶佳在旁边看着,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张淳,你个变态,你们几个怎么那么狠毒,扔下我一个小女生,自己开着车就走了,还有你,张秋雪,还好姐妹呢,都不管我。”赵思羽生气的说;“啊,那个,思羽,我跟天哥有事情说,所以就没带你,我以为张淳带着你呢。”张秋雪赶忙解释说;“啊靠,我的车载了四个人,刚刚好,我以为你坐大嫂的车了呢。”张淳挥着手说;张淳和张秋雪都以为对方载了赵思羽,没想到阴差阳错,没人去找赵思羽。多悲剧。

  一行人打打闹闹的走进住院楼,奔着陈志枫的病房就走了去。一进门就看到,陈志枫正和宋丽莉聊着天。

  “哎呦,还是三嫂速度快啊!我们紧赶慢赶,都没你快。”张淳笑哈哈的跟宋丽莉说;“你们?人家莉莉下午就来了,帮我收拾好了东西,我们都说了一下午话了。”陈志枫笑着说。

  一旁的赵思羽看见宋丽莉,又听见陈志枫这样说,便低下了头,而陈志枫也看到了她。

  “呦,我的小娘子,你也来接小相公出院啦?”陈志枫笑呵呵的对赵思羽说,虽然陈志枫还没有从一个月前的事情中走出来,但他强迫自己装作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还是很成功的。毕竟,为了改变自己呆呆的形象,陈志枫也是下了决心的。而且对赵四羽,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

  “小相公出院,我怎么能不来。”赵思羽闻言,也顺着陈志枫的话说,避免出现尴尬。一旁的宋丽莉听着,心里一阵阵的酸楚,虽然陈志枫现在的状态,不是她喜欢的那个陈志枫,但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大哥,谢谢兄弟们来接我出院,这一个多月,兄弟们轮流照顾着我,辛苦兄弟们了。”陈志枫转变语气,边说,边对李翔天深鞠了一个躬。

  “三弟,我们是兄弟,不用说这个。”李翔天笑着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便坐下聊了起来。

  晚上,由张秋雪安排,兄弟们为陈志枫出院庆贺。三兄弟把这一个月的事情说给了陈志枫听。陈志枫边听边叫好,而且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当上了人云堂的堂主,这都是兄弟们的照顾。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只有陈志枫没怎么喝,毕竟刚出院,也不敢喝。

  知道了一切的陈志枫,对李翔天无比的感激,兄弟们为自己付出太多了。另一方面,韩佳雪的事情,也让陈志枫无比苦恼,今后该怎么面对她,陈志枫暂时没什么好主意。

  辞别了兄弟,又把赵思羽和宋丽莉送回家,陈志枫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时间已经是深夜,大街上的人流也稀少了许多。十月份的云海市深夜还是很凉的,陈志枫下意识的拉了拉衣领。不远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韩佳雪!

  这丫头怎么这么晚还一个人在外面?!

  韩佳雪蹲在街边,样子像是在呕吐。陈志枫也顾不上许多,赶快跑到韩佳雪的身边。

  “佳雪,你怎么了?这么晚你在这干什么?”陈志枫关切的问;“陈志枫……”韩佳雪眼神有些游离。

  “你……喂!……佳雪,韩佳雪!”韩佳雪昏倒在陈志枫的怀里,陈志枫叫了几声,韩佳雪也没什么反应。

  这小丫头,喝了这么多酒,为什么啊。唉,算了,先找个地方吧。陈志枫想着,然后抱起韩佳雪,随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就进去了。吧台的人也是昏昏欲睡,看见一个男孩子抱着一个醉醺醺的女孩子,当下就精神了,然后心领神会的给了陈志枫一间大床房。陈志枫也管不了许多,拿着房卡便抱着韩佳雪上了楼。一进房间门,韩佳雪就醒了,然后飞快的推开陈志枫,蹲在地上就开始吐。

  陈志枫看着韩佳雪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心疼了,他打开一瓶纯净水,递给了韩佳雪。

  然后蹲在地上看着韩佳雪吐。

  ……

  良久,韩佳雪吐完了,最后咳嗽了几下。

  “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吧!”韩佳雪看着陈志枫说,边说,眼睛边流出晶莹的泪水。

  “因为程原新受伤了?”陈志枫面带笑意的说;“不,因为他不要我了……”韩佳雪说完这句话,呜呜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陈志枫听的手足无措,这又出什么事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好过?”韩佳雪泪流满面的看着陈志枫说;“我……我为什么不让你好过?……”陈志枫小声的低语,自己也没摸着头绪。

  “你以为,用尽各种办法来威胁程原新离开我,我就会答应你?”韩佳雪恶狠狠的看着陈志枫。

  “我,我没有啊!”陈志枫一下子明白了,天知道程原新又对韩佳雪撒了什么慌。

  “你不承认也没用,我知道,我知道……”说着,韩佳雪强忍着泪水,起身坐了起来。

  “我……我……”陈志枫无话可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志枫心里很清楚,不论自己怎么解释,韩佳雪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今天不走运,落到你的手里,我认了,你随便,我不会反抗的……”韩佳雪说着,自己躺在了床上。

  陈志枫看到这一幕,又好气又好像,搞得自己像是要对韩佳雪怎么样似的。

  “你好好休息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别乱走了,就在这睡吧,我去隔壁开个房间睡。”陈志枫不敢再多停留一分钟了,他害怕韩佳雪加深对自己的误会。便离开的韩佳雪的房间。

  韩佳雪喝了很多酒,加上又大哭一场,很快便累的睡着了。

  这一夜,陈志枫都没睡着,毕竟,自己的女神睡在隔壁,谁也睡不着。

  ……

  天大亮了,陈志枫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上午九点多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陈志枫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让自己精神起来。然后便去韩佳雪的房间。

  陈志枫敲敲门,没人应。陈志枫心想,韩佳雪大概走了吧,陈志枫刚想回自己的房间,门开了,韩佳雪裹着浴巾,看着陈志枫。

  “进来吧……”

  陈志枫看见这一幕,心跳骤然加速,韩佳雪乌黑的秀发上还挂着水珠,一张本来洁白又精致的小脸上被热气腾的红红的,而裹着的浴巾也只是刚好盖住了胸部,虽然不大,但却很饱满,下身只是遮住了大腿,一双比值的玉腿光洁无瑕。陈志枫被这刚出浴的美人完全吸引住了,韩佳雪看出了陈志枫的心思,没好气的说:“别看了,快进来,不然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啊,是是是!”陈志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进房间。

  一进房间,陈志枫闻到了一股清香。陈志枫四下打量着房间里,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昨天被韩佳雪吐了一地的地板,也被擦的亮晶晶的。床单叠的整整齐齐。这房间像是没人住过一样。

  “这,都是你一个人收拾的?”陈志枫不解的问到;“昨天喝太多酒了,今天早上起来满屋子的酒臭,我就稍微收拾了一下。”韩佳雪面无表情的说;这还叫稍微收拾?简直像是做过大扫除一样。陈志枫心想“这女人真可怕!”

  “昨天谢谢你,不过,这不足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韩佳雪淡淡的说,然后自顾自的把房间门打开。

  “你可以走了,我要换衣服去上课了。”韩佳雪做了一个标准的“请”的手势。陈志枫也很识趣,自己起身离开了。

  韩佳雪穿上衣服,想着昨天的事情。其实自己根本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医院里,原新哥哥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绝情?就算自己内心有些摇摆,也不至于被说成是玩弄感情的人吧。

  昨天晚上,韩佳雪到了医院之后,躲开了李翔天他们,然后就去了程原新的病房。虽然在一个楼层,但李翔天他们并不知道程原新也住院了。从韩佳雪进门的那一刻,程原新就没正眼看过韩佳雪一次。韩佳雪只是一直在小声的抽泣,陪着程原新。最后,程原新大声对韩佳雪喊道:“你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人,你不配,玩弄感情,欺骗!”韩佳雪听到这些,顿时不知所措。哭着就跑开了,她自己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程原新会突然这样子对她,上午打电话的时候,语气间也没听出程原新有什么不对头。

  韩佳雪从医院出来,便找了一家咖啡屋,越想越伤心,便自己喝了很多烈酒。然后就遇见了陈志枫。

  陈志枫从宾馆离开后,并没有去学校,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与父母聊了会儿天,借着自己累了的借口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的疲劳感,瞬间袭来,陈志枫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韩佳雪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第三节课下课了,赵思羽看见韩佳雪走进班级,便赶快迎了上去。

  “佳雪,你怎么才来呀!”赵思羽说;“家里有事,来晚了。”韩佳雪淡淡的说;“哦,你去看程原新了?”赵思羽问道。

  “去了,他没事。”韩佳雪说;“佳雪,我们冰释前嫌好不好。”赵思羽说着,拽了拽韩佳雪的袖子。

  “思羽,我从来都没生过你的气,我们是好姐妹。”韩佳雪微笑着看着赵思羽。

  赵思羽也是很开心,毕竟,不论因为什么,赵思羽也不想失去韩佳雪这个闺蜜,两人除了在陈志枫的事情上争执过,其它方面都是比较谈的来的。

  陈志枫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了,这节课是班会。班主任与大家畅谈了一段国家发展纲要一类的雷人话题后,宣布,一个月后,期中考试,嘱咐大家好好准备在高中的第一次考试。当然,这件事跟陈志枫这一类人关系并不大,但对张淳和赵遥佳来说,意义非凡,二人听到消息后,都摩拳擦掌。开学也有一个半月有余了,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新学校、新同学、新敌人,龙争虎斗。这就是集成了各种纨绔子弟的云海中学。

  从陈志枫出院以后,又过了一个星期,一切似乎回到了正规,每天上学、放学,大家都感觉到了一丝的轻松,毕竟这才是真正的校园生活。

  几对情侣的爱情也甜蜜的进行着,陈志枫和赵思羽每天也在嬉笑打闹中度过。而韩佳雪,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冷若冰霜。韩佳雪的一举一动,陈志枫都看在眼里,只是,陈志枫从来没有将自己对韩佳雪的爱表现出来。

  另一方面,腾云帮的兄弟也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李翔天处事公道,很快就培养出了一批自己的心腹。

  张淳和赵遥佳却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们淡出了集体生活,都在全力奋战期中考试。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势。

  生活一旦有了规律,时间仿佛就过的特别的快。转眼间,期中考试还有一个星期了,大多数人虽然不把期中考试太放在心上,不过,这种平静的生活还是大家比较喜欢的。可是,笑面虎呢?他却在这段时间中并没有安分下来。

  前面说到,笑面虎三兄弟在跟四大天王对抗中,不但没有捡到便宜,甚至还折损了一些人。这种事情,笑面虎无论如何是接受不了的,而银面狐想出来的对策,让四大天王的生活不再平静。

  这是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学生们都拖着双休日疲惫的身躯,心有不甘的早早的来到学校。准备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可是,当他们来到学校后发现,学校里乱七八糟的,门卫大爷昏死在校门口的地面上,一些人觉着情况不对,便赶紧报了警。而教学楼内更是一片狼藉,玻璃,桌椅,都被破坏了,这学校是怎么了?被人砸了?看到这一情景,一个学生下了定论。

  在每个班级的黑板上,都贴着一张纸,上面的内容全部是:“李翔天、宋云龙!死!”

  这无疑把四大天王又推向风口浪尖,这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时间各种流言蜚语便传开了。

  学校已经无法正常上课了,校长英明神武的决定休假三天,整顿!

  这件事闹的很大,连天朝电视台都有报道,毕竟这样一所国家级重点中学被砸,性质还是极其恶劣的。而李翔天和宋云龙两个人,也被警察找去问了一天的话。当然,李定国的面子还是必须要给的,也没有为难他们,也没问出什么。但是李翔天知道,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针对他来的,而且,这件事情被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李翔天从公安局出来便和宋云龙决定召集大家去酒池洗浴开会。随即便通知了大家。

  会上,李翔天面色沉重,出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李翔天也无法淡定。他必须找出幕后黑手,给学校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们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张淳!你说!”李翔天看着张淳,说话的语气明显强硬了许多。

  “大哥,您别着急,这件事在你和二哥去公安局时,我已经着手调查了”张淳说;“说结果。”李翔天说;“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分析,这件事是市内一些小帮会做的。”张淳说;“一些?你是说,他们联合了?”李翔天有些惊讶。

  “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市内的一些小帮会盯上了我们,这件事我敢断定,一定是有人挑拨的。而且,这个人应该是程原新。”张淳说;“他?他有这么大本事?”宋云龙闻言,不解的问。

  “有,而且应该还不止这些,我调查了程原新的背景,他的叔叔就是咱们大爷刚到云海上任时打掉的苍云帮的老大,程继山!”张淳回答说;然后,张淳便把程原新的背景说给大家听,大家听后,每个人都很震惊。

  “四弟,依你的分析,我们动程原新就是得罪了云海市的所有帮会?”陈志枫问到;“还不至于,程原新根本没兴趣和我们继续斗下去,我想,他的野心应该是称霸云海市。”张淳说;“他凭什么!”宋云龙大吼道;“我知道了,你们说的这个程原新,应该就是苍云帮内定的掌门人了。”孙宏伟插话说;“内定掌门人?据我所知,苍云帮已经瓦解了,而且,当年他们的核心人物,死的死,抓的抓,他们还搞什么掌门人?”李翔天说;“孙哥说的对,程原新应该是程继山指定的接班人,我想,这件事应该是发生在他和我们对立之后,所以,程原新在上一战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张淳说;“张堂主的话很有道理,毕竟跟帮主你们在学校斗,再怎么样,影响也不会大。”说话的是李纪山,人云堂的副堂主。

  “李哥说到点子上了,我想,这次的事,虽然是程原新挑拨的,但砸学校这种事,程原新干不出来。”张淳说;“为什么?”陈志枫问到;“三哥你想,程原新针对我们是为了什么?”张淳说;“为了韩佳雪!”陈志枫回答说;“三哥你只说对了一半,刚开始是为了三嫂,但是后来,就不是了,他想做云海中学的老大,不摆平我们,他誓不罢休。而且,现在刚过了大半学期,二年级,还有要毕业的三年级对我们就这么置之不理?不会,我想,搞不好,二年级和三年级早就被程原新打点完了。”张淳说;“对,四弟说的对,他想让我们万劫不复,没这么容易!”李翔天说着,拍了一下桌子。

  “大哥,我知道,这件事你和二哥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但你也不要着急,事情总能解决,而且,我心里也有点办法了。”张淳看出李翔天因为这件事情比较心急。

  “什么办法,你快说!”李翔天说;“对,快说,四弟!”宋云龙也有些着急。

  “我刚才说了,程原新不会也没必要砸自己的学校,这件事虽是他挑拨的,但砸学校者必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人跟我们肯定也是有仇的。”张淳说;“金面狼!”众人听完张淳的话,异口同声的说;“对!上次的事情,我也调查过,程原新带的大部分人都是来自韶义区的,而韶义区正是金面狼的地盘。”张淳说;“真是他!”众人恍然大悟。

  “那事情就简单了,我们只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行了。”张淳说;“你是说,我们去砸金面狼的场子?”李翔天说;“呵呵,是要砸,但不是我们去,让砸学校的人去?!”张淳一脸坏笑的说;“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听我们的?”陈志枫不解;“很简单,这就需要大哥你去咱爸那要一纸文书就行。”张淳笑着说;“什么文书?”李翔天问到;“褒奖金面狼优秀先进好市民一类的文书。”张淳说;“褒奖?他怂恿人砸学校还给他褒奖?”宋云龙激动的说;“二哥,只要这一纸文书,我敢保证,金面狼就会在云海市的黑帮中除名。”张淳一脸诡异的说;“这个不难,我爸在公安局里已经跟我谈过了,说这件事干系太大,让我尽快给他个合理的答案,还说会适当的给我开绿灯。”

  “那就好,大哥、二哥、三哥,快考试了,这几天我跟佳佳都拼了命的学习,这件事另佳佳也很困扰,我想,这个责任我们要来担当,我们要还给我们的同学、兄弟姐们一个安稳的校园生活。”张淳说;“对,事情因我们而起,就要由我们来担当!”李翔天说;“至于如何解决金面狼,文书下来,各位看好戏就行。”张淳说;会议结束后,李翔天便去了李定国那里,跟李定国说出了他们的计划,李定过闻言,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李定国心想“这些孩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阴谋,以后,说不定能成为不得了的人物。”李定国的想法很对,他从这一点,看出了这四个人的力量,李定国很清楚,他们中间肯定有人善于此术。李定国爽快的答应了李翔天,而李翔天很顺利的就拿到了盖着公安局大印的治安维稳先进市民证书,当然,名字是“段国刚”,段国刚就是金面狼。

  而张淳,择安排他的副堂主乐烟,组织了一直五十余人的鼓乐队,准备把这证书颁发给金面狼。

  说到这乐烟,腾云帮神云堂的副堂主,她是一位年纪大概三十五六岁的女人,打扮的总是很妖艳,在本市也小有名气,是属于交际花那种类型的,神云堂管辖的喜乐会酒店,就是乐烟的。而乐烟组织的鼓乐队,都是大妈级的,就是平时在广场跳广场舞的,只不过,领舞的是乐烟的朋友,只当是被邀请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出而已。

  由这些大妈穿红戴绿敲锣打鼓的把证书颁发给金面狼,相信效果绝对好,而且,张淳还让乐烟发挥自己的本事,联系了本地电视台,广播台,到时候想不知道金面狼获得了这份荣誉都难。

  除了鬼云堂,其他三个堂口也没闲着,张淳让其他兄弟传出话,说打砸云海中学的事情,就是金面狼指使的,另一方面,又叫人说,金面狼事后将事情对警察和盘托出。加上这治安维稳好市民的证书,金面狼的后果可想而知。

  而陈志枫,则为这一切准备财力支持、宋云龙,则分别到帮会内各个场子去布置安保、老大李翔天,坐阵指挥,居中协调,腾云帮上上下下,全部都动了起来。

  按照张淳的设想,金面狼好解决,但他的两个兄弟,必然会强势反扑,甚至会孤注一掷。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每个人都是绷紧了神经,就在这时,韩佳雪给陈志枫打电话,约他晚上去光子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梓寒枫说:

叶子:这一章也顺利完成了,韩佳雪在这关键的时候找陈志枫干什么?张淳的计划会不会得到预想的结果?敬请关注《绝恋》第八章:冷雨夜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