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接踵而至的麻烦。

  《绝恋》第一部

  第六章接踵而至的麻烦

  陈志枫重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云海中学。大家都认为四大天王是不是惹上社会上的什么大哥了,而程原新着实是过足了瘾。依照程原新的为人,他是决不允许有人跟他抢大哥的位置的。

  lB酷T{匠t☆网{)正版首?发(M

  程原新从小到大,就一直是欺负人的手,怎么能被人欺负。但程原新也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所以,那天他来找陈志枫,让陈志枫帮忙救韩佳雪,也是个权宜之计。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实力,也了解四大天王的实力。这四个人要是一起把矛头指向自己,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招架不住的。如果不是自己来学校报道的时间迟了几天,这老大的位子,肯定是自己的。但既然已经有人抢先了,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抢回来。程原新接受教育的方式与韩佳雪相同,但身处的环境却与韩佳雪大大的不同。程原新父亲程继岳的生意,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弟弟程继山在黑道上的势力支撑起来的,程继山无子,自然把程原新看作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程继岳对他们叔侄的事情也是知之甚少。虽然,程继岳自己也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但表面功夫做的非常好。外人看来,似乎这两兄弟并没有什么瓜葛。程原新虽然飞扬跋扈,但却十分有修养。他跟韩佳雪从小就认识,两家的生意往来让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近。韩佳雪对这一切,丝毫不知。在程原新看来,韩佳雪不过是个不知世事的小姑娘而已。

  四大天王已经废掉了一个了,程原新的第二步计划也已经开始实施了……

  赵思羽约韩佳雪中午的时候谈谈,韩佳雪心里非常的清楚赵思羽想跟自己谈什么。但这件事,韩佳雪也是一头雾水。为什么大家都怀疑是我害了陈志枫呢?韩佳雪不明白这里面的事情。自己也想着,索性问问赵思羽。

  韩佳雪趁着中午前的最后一节课之前的课休时间,跑到程原新班级门前,叫出了程原新。程原新出来后,看见身着白色T恤衫,黑色牛仔裤散着头发的韩佳雪,眼前一亮,一把抱起了韩佳雪。

  “你干嘛……别这样,这么多人。”韩佳雪害羞的说;

  “怕什么,大家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呢!”程原新邪笑着说;

  “那也不行呀,我来就是告诉你,中午我约了好姐妹赵思羽一起去逛街,不跟你一起吃饭了哦。”韩佳雪推开了程原新说;

  “哦?哈哈,刚好我中午有点事呢,还愁怎么跟你说呢。”程原新笑着说;

  “嗯,晚上送我回家哦。”韩佳雪拉起程原新的手说;

  “放心吧,老婆。”程原新趁着韩佳雪没有防备,说完后猛的亲了韩佳雪一下。

  “讨厌啊你,我走了哦,要上课了。”韩佳雪打了程原新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程原新的笑脸马上变得阴暗下来。是的,程原新中午的确有事情,因为他约了笑面虎一干人等。

  中午放学后,赵思羽直接拉着韩佳雪跑到了学校边的冷饮店。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韩佳雪或多或少的看出了赵思羽似乎是在怪自己。

  在冷饮店,两个人点了一些个小零食,都是女孩子,不吃冷饮,老板也理解,但话说回来,不吃冷饮,你们来冷饮店干嘛,真是的。

  “我开门见山,陈志枫受伤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赵思羽冷冷的说;

  “没有”韩佳雪看到赵思羽似乎是在生气,自己的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冷冷的说;

  “那天,他们四个跑去救我和你,与那些混混结了仇,你不知道吗!”赵思羽说;

  “我们俩是被连累的,你还替他说话?”韩佳雪生气的说;

  “我仔细想过了,这事情不对,没有多少人知道陈志枫喜欢你,就算是陈志枫在外面招惹了是非,也不该连累到你和我。”赵思羽冷静下来说;

  “他一定是在外面说我是她女朋友。”韩佳雪淡淡的说,手摆弄着勺子;

  “这不可能,外面人都只当那个宋丽莉是他女朋友呀!”赵思羽奇怪的说;

  “你知道吗,思羽,陈志枫明明知道我有男朋友,还对我那样,那天联谊会,他逼着我喝酒,你也看到了啊。”韩佳雪说着,眼睛湿润了,她真的很委屈。此刻,她不会去考虑陈志枫是爱是恨,她只知道,被自己的姐妹淘这样逼问,自己很难受。

  “那天明明就是你自己要强,陈志枫哪里逼着你喝酒了。”赵思羽无奈的说;

  “你知道吗,思羽,我为了陈志枫,受了多少委屈。”韩佳雪止不住泪水,哭了出来。

  “我的大小姐,你哭什么啊?!”赵思羽看到韩佳雪掉眼泪了,连忙拿纸巾帮韩佳雪擦眼泪。

  “陈……陈志枫现在怎么样了……”韩佳雪抽泣着说;

  “很严重,两只胳膊都被打断了,身上多处骨折……你终于问点该问的了,佳雪,你到底怎么想的呀,对陈志枫,你到底怎么想的。”赵思羽站起身,拍着桌子问韩佳雪说;

  “我知道他喜欢我,我也明白,他其实没对我做什么,可是,他的喜欢,我真的受不起,我承认,程原新是在陈志枫之后成为我男朋友的,可是,你知道吗,我就是因为害怕陈志枫,才找的程原新,我不想,我不想,可是,我做不到。”韩佳雪委屈的说;

  “你害怕陈志枫做什么?他又没把你怎么样,四大天王虽然被定位为不良少年,但他们从来都不欺软怕硬,也不欺负同学。”赵思羽说;

  “我不知道,我看见陈志枫心里就怕,为了不让自己表现出了害怕,每次见到他,我都故意不理他。”韩佳雪说;

  “那,你喜欢陈志枫么……”赵思羽抬起头,淡淡的问;

  “不讨厌,但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我害怕。”韩佳雪说;

  “那你又知不知道,在程原新出现之前的这些天,他每天都悄悄的跟在你后面,看着你上公交车?”赵思羽说;

  “我知道,我早都发现了,有些时候,我也想鼓起勇气,去跟他说话,可是,我不敢。”韩佳雪弱弱的说;

  “唉,佳雪,你跟陈志枫一个样子……”赵思羽摇了摇头说;

  “我……”韩佳雪听到这句话,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们俩真是,都是害怕,陈志枫跟我说他也害怕跟你说话,唉,你们两个人……真是的。”赵思羽无奈的说;

  “也许,如果他当时就跟我说喜欢我,或许今天没这么多事情了。”韩佳雪说;

  “你会答应他?”赵思羽惊讶的问;

  “其实,他很好,人帅,又很风趣,我也是个女孩子,我也会喜欢这样的男生。”韩佳雪低下头说;

  “那当初你为什么说讨厌人家。”赵思羽问;

  “我……我讨厌的是他唯唯诺诺的,喜欢我不敢说,难道让我主动跟他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有男朋友了。”韩佳雪说;

  “你……你知不知道,那是尊重你啊!他喜欢你,真心喜欢你才会对你小心翼翼的。”赵思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我……可是,可是他,唉,你知道吗思羽,那天去餐厅看到他拉着你的手,我真的好伤心,我是说当时,你知道吗,其实那天,我进门先看到的是陈志枫,就想跟他好好说说,但,却看到了那一幕。”

  “那是假的,你知道啊!”赵思羽说;

  “可是,我当时不知道!”韩佳雪说着,又哭了出来。

  “我还听说,上个周五,你在餐厅对陈志枫大喊大叫的,他怎么你了。”赵思羽问;

  “当时我约了程原新一起吃饭,我真怕程原新看到我和陈志枫在一起。所以想陈志枫赶快走。”韩佳雪说;

  “人家陈志枫只是想去问问你有没有事而已,关心你啊!”赵思羽气愤的说;

  “当时我生他的气,因为是被他连累的,我也知道那天我很过分,很多人都看到了。”韩佳雪低着头说;

  “唉,不过,程原新难道不知道陈志枫喜欢你的事情?”赵思羽问到;

  “知道,所以他不让我和陈志枫走的太近。”韩佳雪说;

  “唉,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对陈志枫下的黑手,你不去医院看看陈志枫么。”赵思羽说;

  “我不去,不敢去。大家都猜测陈志枫因为我受了伤,我,我不敢。”韩佳雪说;

  “不管别的,陈志枫总算救过你!”赵思羽喊到;

  “救我?害我还差不多,再说,明明是程原新救的我!”韩佳雪气愤的说;

  “谁跟你说是程原新救了你的,当晚我醒来,就看见张秋雪在照顾我,那晚上,我和陈志枫他们四个都在张秋雪家过夜的。”赵思羽说;

  “好,就算是他们也参与了,但程原新也去救我了。”韩佳雪喊到;

  “唉,我看你是难以选择吧……”赵思羽说;

  “不是,我已经爱上程原新了,我跟你说的关于陈志枫的一切,都只是以前,现在,我对原新一心一意。”韩佳雪一字一句的说着,赵思羽一直在摇头,表示不屑。

  且不说事实如何,按照李翔天四个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向赵思羽炫耀这些的,赵思羽自然也不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不知道程原新根本没参与救人。

  程原新开着车来到笑面虎的酒吧,一进门,门旁两排西装革履的大汉其身弯腰……

  “少爷!”……

  “你们老大呢?”程原新挥手示意,然后问到;

  “老大在楼上等您。”一个大汉恭敬的说;

  顺着侍应的指引,程原新来到了笑面虎的办公室……

  “哎呀,程少爷,劳烦您屈尊小店,真是罪过。”笑面虎笑嘻嘻的迎接程原新说;

  “少跟我废话,人齐了么。”程原新冷冷的说;

  “嗯,他们都在包房里玩呢。”笑面虎说;

  “废物,还玩,都叫上来,开会。”程原新瞪了笑面虎一眼。

  笑面虎赶忙下楼去叫金面狼和银面狐。笑面虎怕的不是程原新,以他目前的江湖地位,没有多少人他放在眼里,但程原新的老子,可是他的财神爷得罪不起,再说,程继山当年入狱,都没有把他们卖了,这份人情,笑面虎还是得记着。程继山手下还是有一批死忠的人,总有一天程继山会刑满释放。所以,自己只能忍气吞声,听这个小兔崽子使唤。

  程原新点燃一支烟,站在窗口,看着楼下。后面三位毕恭毕敬的在听吩咐。

  “你们现在,把所有的人都撒下去,在道上传,就说,四大天王要凭借父辈的关系,称霸云海,就这么说,把他们说的越邪乎越好。”程原新淡淡的说;

  “是是”三人齐声答道;

  “那,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出手?”银面狐问到;

  “我们?看着,看着他们四个怎么死的。”程原新嘴角微扬,阴笑着说;

  “少爷这招够狠的,不用出手,就轻而易举的拔去眼中钉。”金面狼奉承的说;

  “哼,那四个人也不是吃干饭的,也有些背景,到时候,如果效果不理想,我们再出手,但是,记住,在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你们谁都不准去找他们四个的麻烦,我不想暴露身份。”程原新冷冷的说;

  “是是,少爷,那我们还需要准备什么?”笑面虎说;

  “什么都不需要了,记着,都精神着点。叫弟兄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只要不露出破绽就行。”程原新说;

  “唉,不能亲手废了这几个小王八蛋,真他妈的遗憾啊!”金面狼佯装叹气的说;

  程原新听到这话,回头对着金面狼就是一脚,这一脚踹的金面狼直接趴在地上,疼的满地打滚。

  “他们都跟我年纪差不多,再听到你说小王八蛋什么的,我就割了你的舌头!都给我滚。”程原新怒道;

  笑面虎和银面狐赶快扶起金面狼,一点一点退到门外。程原新看着天空,眼神暗淡下来。

  “四大天王,敢挡老子路,找死。”程原新自语的说;

  一切似乎平淡了下来,时间周而复始的流动着。陈志枫的伤势也逐渐的好转起来,一个月的时间,陈志枫已经能拿起杯子自己喝水了。病房的门,每推开一次,陈志枫心中就失落一次,他多么想韩佳雪来看看自己。哪怕只是看看,可始终等不来。

  每一天,除了三个兄弟轮班来陪他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看书,研究功课。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很难熬。但也没办法,只能一直熬下去。

  在学校里,四大天王的名声也淡下去很多,陈志枫受伤后,四大天王没有任何的动作。或多或少让崇拜他们的人失望了很多。而程原新在这一个月,已经确立了自己大哥的地位。李翔天对这一切,只是一直的忍气吞声,宋云龙和张淳都非常的不理解。不过程原新虽然称王称霸,但却没有找李翔天他们的麻烦。但,时不时的,都会有人来学校打听李翔天他们的事情。张淳看出了事情不大妙,太平静就代表着要有大事发生。三兄弟也一时摸不着头脑。

  笑面虎派人放出假消息之后,的的确确有很多社会上的混混气愤的表示一定要灭了这四个小兔崽子,但都怕李翔天的父亲李定国找上门来,却都是按兵不动,想等着看别人怎么做。这一拖,就是一个多月,让程原新非常的不爽。程原新多次斥责笑面虎的办事能力。但程原新通过了解,也知道,现在的云海地下社会,对李翔天四个人已经是恨之入骨了。这都得感谢银面狐的那张嘴,添油加醋不说,还充分的给大家压力。因为李翔天的老爸是公安局长,大家都怕自己再无立足之地。

  可是怕又能怎样?没有人敢先啃这块硬骨头。成功则以,若是失败,就是万劫不复。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人敢去尝试。程原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借这些人的手灭了李翔天。这些人按兵不动,是程原新没有考虑到的。说来也难怪,程原新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对李定国的社会影响力理解的不够深刻。

  这样耗着不是办法,程原新决定亲自出马。他纠结了笑面虎一伙人,决定约李翔天决战。但又恐暴露自己,又决定自己只在幕后。这冲锋陷阵,就交给笑面虎三人了。

  这个决定让笑面虎着实为难,他自己也不想惹上李定国。毕竟自己的生意现在刚有些起色,现在招惹李定国,自己绝对没好处。可是,程原新的命令自己又得听,一时,笑面虎也没有两全之策。

  最后的最后,还是银面狐出的主意,这程少爷毕竟只是个小崽子。随便给他些兄弟调派吧,他们三人也不能露面,就找些混混去吧,用别人的名头。话说这招够阴的,反正混混也不少,谁知道谁呀。

  李翔天拿着一封信,急冲冲的找到宋云龙和张淳。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哥。”张淳看着信,对李翔天说;

  “看我们不爽?就这理由?就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宋云龙在一边无奈的说;

  “一百人,大哥,青帮的有这么多人?”张淳看着信说;

  “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照理说,青帮已经名存实亡,不可能敢闹这么大动静,难道他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宋云龙说;

  “先不管他们如何,这一百人,我们怎么应付?”张淳摇了摇头说;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宋云龙看着李翔天说;

  “我去找我爸……”李翔天说;

  “大哥,这,多丢人啊,出事找老子。”宋云龙不解的说;

  “我自有打算,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三天后,这三天,你们全都回家!”李翔天皱着眉头说;

  “大哥,那三哥怎么办?”张淳说;

  “我会安排。”李翔天说;

  李翔天走后,留下了张淳和宋云龙二人在面面相觑。这老大今天的举动明显不同平时,在以前,无论有多大事,也会兄弟几人一起商量。可这次,似乎老大好像并不愿意与我们多说什么,张淳思索着。猛然一个想法,让张淳哆嗦了一下。

  “老四,你怎么了?”宋云龙看着张淳说。

  “二哥,我觉着,大哥想自己去面对青帮,甩开我们。”张淳说;

  “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大哥他,一定是为了保护我们。”宋云龙表示赞同的说;

  “二哥,我们结拜的时候,说了,不求有福同享,但求有难同当。”张淳皱着眉头说;

  “对,我们一定要共同面对!”宋云龙站了起来,把手放在张淳的肩膀上说;

  “二哥,你打算怎么做?”张淳抬起头,看着宋云龙说;

  “我散打队的哥们还有一部分有联系,我联系下他们,让他们帮忙找些人,四十多号人吧。”宋云龙说着,拿出电话。

  这散打队,宋云龙着实有些日子没联系了。当初学这,只是一爱好而已。

  李翔天来到父亲的办公室,李定国看着李翔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爷俩真的像极了,李翔天嘴角同样露出一丝微笑。

  “自己还能处理吗?”李定国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李翔天说;

  “爸,我需要您的帮助。”李翔天说;

  “说说看。”李定国笑着说;

  “我想见一下龙叔。”李翔天说;

  “小天啊,你得想清楚,你自己养的起这么多人吗?”李定国依旧微笑的说;

  “爸,龙叔手下的人有多少靠得住。”李翔天说;

  “嗯?……大概百分之七十都靠得住。”李定国说;

  “足够了,我还有一个请求。”李翔天淡淡的说;

  “你说。”李定国笑着说;

  “请叔叔们给我开绿灯。”李翔天说;

  “只能是有限度的,两个条件,一、不许伤人命,二、事成之后,管好这些人,不许他们做非法勾当。”李定国收回了笑容,认真的说;

  “知道了。”李翔天点头说。

  李定国给看守所打过电话,李翔天便开车去了看守所。这龙叔,当年是闽江省绝对的黑老大。李定国在省城任刑警队长的时候,打掉了这个黑恶势力。之所以抓到了龙叔,不是李定国的能力,是龙叔为了一家老小,自愿伏法。说到龙叔的为人,虽然他是黑道,但从不为非作歹。做的也是正当生意,只不过,祖业就是这样,自己也没办法。龙叔小时候便与李定国是哥们。后来,这二人,一个做了警察,一个成了黑社会老大。针锋相对。

  李翔天驾车到看守所,狱警见是大公子来了,连忙端茶倒水的伺候着。顾及到礼仪,李翔天也只能听从这些所谓警察叔叔的安排。聊着些许家常,良久,李翔天真的是有一些不耐烦了。便说明了来意,狱警得知李翔天的来意后,也只得遵照李翔天的指示去做。大公子的脾气,这些个小警察都略知一二。既然他来了,必定是得到了李定国局长的许可。狱警安排龙叔和李翔天在看守所的一间办公室见了面。

  一身囚服,短寸平头。龙叔推开门进来,看见李翔天坐在桌子前。嘴角漾出一丝笑意。

  “小天,有些日子没来看你龙叔了吧。”龙叔说;

  “龙叔好,上高中了,时间少了。”李翔天起身,给龙叔让个座位,然后恭敬的给龙叔倒了杯水;

  “小天,有事直说;”龙叔坐下后,看着李翔天,收回了笑容。

  “龙叔,我遇到麻烦事了,我打算借用您以前手下的各位前辈一用。”李翔天镇定的说;

  “你爸爸同意了?”龙叔抬眼看着李翔天说;

  “嗯,龙叔。”李翔天坚定的回答说;

  “呵呵,这帮小子,嗯,我给你一个号码,你找这人就可以,现在这些小子们都做正行了,这人可以帮你联系到他们,至于多少人,就看你小子能吃的下多少了。叫棍叔就行。”龙叔要过了李翔天的手机,帮李翔天存了一个号码……

  李翔天拜别龙叔,独自驾车前往郊区的一处别墅。这处别墅是四大天王的共同财产。其实是宋云龙的祖产,宋家搬走后,就闲置了下来。宋云龙把它捐献出来。做为四大天王的秘密集会所。

  李翔天拿出钥匙开了门,里面透着一股子刺鼻的霉味。因为大家很久没来了,也没有人打扫。李翔天坐在布满灰尘的沙发上,掏出了一根香烟。点燃,轻轻的吸了一口,摇了摇头。又重重的吸了一口,点了点头。拿出手机。

  这细微的动作,表现出了李翔天心中的犹豫。他作为四位结义兄弟的兄长,自然要负起保护兄弟们的责任。可是,这份责任,需要牺牲自己。牺牲的不是生命,不是金钱,而是自己以后会陷入黑道,无法自拔。

  “棍叔,我是龙叔的干侄儿”李翔天淡淡的说到;

  “龙哥的干侄儿?”电话另一头的“阿棍”不解的问道;

  “我叫李翔天,我爸是李定国。”李翔天答道;

  “小天?哎呦,好久没联系啊。”阿棍说;

  “您知道我?”李翔天问道;

  “啊,哈哈哈,知道,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可惜啊,李哥当了条子,没能和兄弟们一起混。大侄儿,说,啥事!”阿棍笑着说道;

  李翔天将事情原委细细说给阿棍听,阿棍得知是李定国许可的,也就不好多说什么。阿棍在电话里告知了李翔天五处地址,这些大都是一些个娱乐场所。李翔天也没细问。放下电话便驱车前往。

  摄入心扉的迪曲声,舞池里疯狂的男女们。这第一个地址是一座小迪厅,面积不大,但客人很多。李翔天个人是不喜欢这种地方的,除非有事情,不然他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

  李翔天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后,酒保便前来招呼这位年轻的客人。

  “大哥,您需要点什么?”酒保说;

  “你们老板,叫他来见我。”李翔天说;

  酒保一听,见老板,好家伙。这小子像找事的。

  “老板不在,您有事和我说就行。”酒保笑着说;

  “如果你们老板不在,他以后都会不在了。”李翔天阴着脸说;

  “你小子找茬啊!”酒保愤怒的说,顺手拿起身边一酒瓶,朝着李翔天比划着。

  说时迟那时快,李翔天从酒保手中拽过瓶子,挥手便砸向酒保的脑袋。一声清脆的酒瓶碎裂声,酒保的头便开了花。李翔天看看手中的残瓶,靠,一大红酒瓶……

  旁边的一些看场子的人闻声看向这边,李翔天抬起头,斜视着这些混混。此时场中的音乐停了下来。前面说到,场子不大,所以,这些情景在场所有人都看的真真切切。只有混混们是听见声音才看向李翔天这边。

  “小伙子,下手很重啊”一个中年人拍了拍李翔天的肩膀。

  “呵,不算重。”李翔天淡淡的说;

  “我就是这的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中年人说;

  “我是棍叔介绍来的……”李翔天说;

  “棍哥?那么你是?”中年人惊讶的说;

  “李定国的儿子、阿龙和阿棍的侄子。”李翔天说;

  “龙哥……李局长……”中年人傻眼了,这些个名号,在云海是他这种小混混无法比拟的。

  “你手下有多少人?”李翔天回头看向中年人,他一直都是背对着中年人在说话……

  “呃……呃……大哥请坐,请坐……”中年人连忙恭敬的给李翔天让座,似乎年龄此时已经不存在。

  “我在问你问题!”李翔天恶狠狠的说到;

  “回大哥,算上新来的,40多点。”中年人战战兢兢的回答说;

  “这里面,是不是都跟你混的差不多?”李翔天把写着地址的纸条给中年人看;

  “是是是,我们都是哥们,大哥,您?有什么指示。”中年人问道;

  “你估计,你们哥们几个总共能带出来多少人?”李翔天说;

  “呃……嗯……二百多吧,不到三百。”中年人答道。

  “以后,你们几个的生意我接管。每家生意我抽百分之十的红利,没问题吧。”李翔天说;

  “大哥,您可能不知道,我们的红利大都给了棍哥……”中年人说;

  “以后不用了,这百分之十就是棍叔给我的”李翔天说;

  “那大哥,我旗下的场子每月大概都能维持在六十多万的利润,其他几个兄弟的下面的场子也就这个数,您看,您要不要查查帐。”中年人说;

  “不用了,你们每月给我三十万就行了”;李翔天说;

  “好,大哥您真仗义”中年人说;

  “三天后,你安排个地方,我要见你们所有场子的老大”李翔天说;

  “是,大哥。”中年人说;

  “我走了”李翔天扔下一句,然后起身离开。

  李翔天前脚出门,后脚迪厅里就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猜测,这小子什么来头。是不是真的。中年人也马上给阿棍打电话,得知这是事实。才安下心来。同时,阿棍还嘱咐让他们这些人全力支持李翔天。如果谁敢违抗,就等于是违抗他阿棍,等于违抗监狱里的阿龙。

  前面说到,李翔天接到程原新的战书,上面并未注明时间。也就是说,随时都会可能开战。李翔天赶忙打电话嘱咐宋云龙和张淳这三天都不要去学校,并告知了他们成立帮会的事情。

  时间流逝,三天很快就到。三兄弟西装笔挺,头一回当老大,三兄弟也是很紧张。他们这个年龄,一些个黑道小说自然是没少看。这次,终于来真的了。

  集会地点定在一家属于那一群混混的洗浴中心。毕竟,洗浴中心女人多,混混们也想好好招待他们的未来大哥。

  三兄弟步入会场,说白了就是洗浴中心的接待大厅。只不过,今天不营业而已。

  大厅里全部都是着装裸露的洗浴技师。今天来的都是各场子的老板,那天在迪厅的中年人看见李翔天进来,赶忙迎上去。

  “大哥您来了”。中年人说;

  “招呼大家坐吧,别都站着。”李翔天说

  “是是,大哥想的周到。”中年人说;

  所有人入座后,李翔天起身,准备讲话。张淳和宋云龙早已知道事情的原委,便一脸死人表情,坐在那里装酷。

  “兄弟们,今天,大家聚在这里。以后,大家混在一起。”一句话,场面顿时雷动,热烈的掌声像在颁奖一样。

  “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新家法已经出台,你我共同遵守就是。”话落,李翔天拿出一个木盒,上面两个金漆大字“家法”

  “你们中,我全都不认识,不过,以后,全部都是自己人。”李翔天接着说到。

  “下面呢,请大家看看我们的机构。”李翔天叫中年人,给每个人发了一张A4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