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不一样的韩佳雪。

  *《绝恋》第一部

  第五章:不一样的韩佳雪

  “真是的,怎么这么点背,你小子,嗯?闲着了?你知不知道,那四个毛孩子什么背景?”大堂里,一个叼着烟的中年男人对金面狼说着;

  “大哥,不就四个毛孩子么,您慌什么?”金面狼卑躬屈膝,两手摊平的解释说;

  “你不知道吗?市局李局长的公子?你不知道吗?”连着两个你不知道吗,加上脸上焦急的表情,这位大哥让金面狼顿时紧张了起来;

  “什么?您说,那四个毛孩子的头……是李定国局长的……的儿子?”金面狼紧张害怕的说;

  二人说的正是李翔天,李翔天的老爸是云海市公安局的局长,又是市委常委。在云海,黑白两道,听到李定国三个字,无不畏惧。李定国初到任,就实行铁腕政策,坚决打掉云海任何黑恶势力。剩下的一些登不上台面的小帮会,李定国采取安抚的手段,让他们互相制衡,多多少少也能对云海市地下社会的稳定起到一些作用。

  金面狼口中的大哥,就是仅存的那一部分小帮会其中之一的一个头目。名字叫做笑面虎。这个小帮会一共是兄弟三人,老大笑面虎、老二金面狼、老三银面狐。三人虽然势力不大,但却十分嚣张。在整个韶义区,称王称霸。李定国已经对他们警告过一次,他们有所收敛。金面狼本来一肚子气,只是碰巧跟笑面虎见着了,说一说而已。这一说,却知道了李翔天的身家背景,幸好自己当时顾着面子,没有跟李翔天四人打起来。要不然,无论胜负,自己都非常麻烦。

  这三人平时个混个的,每个人都经营着一家夜总会。离得也近,互相有照应。对外,一项是金面狼出面。这人人长的像个中年大叔,外表显得挺宽厚的。但内心却十分的毒辣,是笑面虎和银面狐所不能及的。

  笑面虎平时深居简出,也算是个能征善战的好手。平时为人和善,但一旦惹恼了他,立马就会变了嘴脸。将人置于死地而后快,所以人称笑面虎;

  至于那银面狐,为人狡诈,善使阴招。对待敌人,从来不明刀明枪,专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依我看,这事还得找老三商量商量,这李局长我们惹不起,但你老二这亏,咱也不能白吃,妈的,找老三合计合计,阴他一下。”笑面虎眯着眼睛说,边说,手里边转动着脖子上的金链子。

  “大哥,我看这行,妈的,几个毛孩子!”金面狼附和的说;

  “你小子以后收小弟看着点,穷学生都他妈不要。”笑面虎指着金面狼说;

  且不说笑面虎三人打算如何暗算李翔天他们,这一大早,云海中学就像炸了锅似的,听说七中的老大昨天被我们云海四大天王给修理了,云海中学上上下下的学生们,全都在议论这件事,可是四大天王似乎完全都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除了陈志枫,其他三人都在和自己的女朋友述说昨天的所谓英雄事迹。

  陈志枫则是趴在桌子上,和赵思羽脸对着脸,在问韩佳雪到底有没有事。尽管赵思羽无数次的骂陈志枫絮叨,说陈志枫都不知道问一下自己有没有事,全是韩佳雪。但陈志枫依然穷追不舍的问着各种四枝末节。

  “陈志枫,你个浑蛋,你能不能别问了,都说了韩佳雪没有事,早上我也只是跟她说了一小会话,你真是的你。”赵思羽生气的说;

  “思羽姐姐~其实,我只是想问……”陈志枫故意装作贱兮兮的样子,惹得赵思羽又好气又好笑;

  “滚啊你,干嘛,那么肉麻!”赵思羽气的打了陈志枫一下说;

  “其实……我只是想问,她跟程原新有没有什么……”陈志枫唯唯诺诺的说了出来;

  “你早说啊,我也问她了,她说没什么啊。真是的,烦死了。”赵思羽不耐烦的说;

  “呼,那,我就放心了。”陈志枫长吁一口气说;

  心里的担子突然间轻了许多,看来自己是白白担心一晚上了。真的怕佳雪这一晚上跟程原新会发生什么呢。呼……

  既然佳雪跟程原新没有什么,程原新也说了,是韩佳雪让他装作是自己的男朋友的。那么自己也应该主动出击了,总是这样想着也不是办法。陈志枫暗暗的下定主意。

  整个一上午,陈志枫都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去跟韩佳雪说,以前没有什么良好的理由,今天绝对可以借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去跟韩佳雪说上话。

  中午休息的时候,陈志枫悄悄的跟着韩佳雪的后面,韩佳雪果然是一个人去了餐厅,身边没有程原新。

  韩佳雪买完午饭后,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陈志枫看见后,端着托盘朝着韩佳雪的位子走了过去。

  “呵呵,韩佳雪同学,这里有人吗?”陈志枫展现出标准的“枫式微笑”说;

  M☆更bk新h最$快*1上酷}匠网

  “没人,不过,你不可以坐在这里。”韩佳雪斩钉截铁的说;面无表情,眼神只是看着楼梯口,并没有看陈志枫。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是陈志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陈志枫的心里面顿时凉了半截。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子闷气,为什么这么跟自己说话呢,陈志枫无论如何都理解不通,自己昨天也算是你韩佳雪的救命恩人呀,不说谢谢也就罢了,也不能这么的不客气的跟我说话吧。陈志枫刚想发作,转头又一个念想涌上心来。她是佳雪呀,我不能对她凶,再说了,昨天佳雪一直昏迷不醒,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而且是因为自己,才让佳雪惹上这不该有的麻烦的,说来是自己有错再先,今天就算了吧,再寻找机会吧。

  “哦,对不起,韩佳雪小姐,我以为我们是同学,正好现在餐厅也没有认识的人,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吃饭,然后聊聊天什么的”陈志枫依旧保持着“枫式微笑”

  韩佳雪没有理会陈志枫的话,依然自顾自的看着楼梯口,似乎在等什么人的样子,陈志枫也察觉出了韩佳雪似乎在等人。可是赵思羽明明说,韩佳雪跟程原新没有什么,那韩佳雪在等谁呢?

  冷若冰霜的样子,让一直端着托盘的陈志枫看的入了迷。那双透着灵气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如果,韩佳雪能对自己笑一笑,就是让自己少活十年,自己都愿意。陈志枫摇了摇头,自己都在想些什么?

  “陈志枫,请你离开这里。”韩佳雪淡淡的说;

  “我……”陈志枫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韩佳雪心中已经烦透了陈志枫,因为她在等的的的确确就是程原新,如果让程原新看到自己和陈志枫在一起,不论有没有什么,自己都担心程原新误会自己。况且,自己因为你陈志枫受到的不应有的伤害,还没找你算帐呢。你现在站在这里烦我,是不想我好了是么。韩佳雪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眉头开始微微紧蹙。

  “韩佳雪同学,昨天你没有事吧?身上现在还有没有觉着哪里不舒服”陈志枫不是没话找话,他是真的想关心韩佳雪,问问韩佳雪到底有没有事。

  “……你,你还说,你给我滚,不是因为你,我会平白无故的被人抓走吗?你给我滚!”韩佳雪终于忍无可忍,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说;

  “我……我……对不起,却是因为我,才让你受到不应有的伤害,对不起,对不起。”陈志枫看见韩佳雪这个样子,心里面先是吃了一惊,随后紧忙道歉;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呜呜呜……”韩佳雪说着,哭了出来。

  看到韩佳雪掉眼泪了,陈志枫无论如何也淡定不了,他想帮韩佳雪擦眼泪,可是用不敢动手,但又不忍心看着韩佳雪流眼泪。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陈志枫,我恨死你了,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被人欺负过,因为你,因为你,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有多害怕,本来我只是和赵思羽约着一起去医院看医生,可是,刚出家门不远,就被抓上了车。我恨你,我恨死你了!”韩佳雪哭着说,白皙的面庞上点上那些泪水,真是人见犹怜。

  陈志枫苦恼的摇了摇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些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韩佳雪呢?况且,自己并没有完全公开与韩佳雪的事情啊,韩佳雪也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对不起,韩佳雪同学,你别哭了,别哭了,求你了”陈志枫哀求着韩佳雪。

  “哼,我不会让你看见我哭,你滚,你滚。”韩佳雪大声的对着陈志枫喊到;

  “好好,我走,我走,你别哭了。”陈志枫摇了摇头说;

  午休的时候,大家都出去吃午饭了,陈志枫回到教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还没有,还没有做什么,为什么,上天,你为什么要帮着那些浑蛋去害佳雪,佳雪真的恨我,真的恨我了……

  陈志枫抬起头,眼神突然坚定了下来。我绝对不能让佳雪误会我,我要向你解释,这一切,我的确没预料到。

  陈志枫起身,快步跑向餐厅,却看见,程原新正搂着韩佳雪,帮韩佳雪擦去脸上的泪水。陈志枫看到这一切,霎那间似乎明白了,自己也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了。陈志枫转身,黯然的离开。

  深秋时节,即便是云海市这样的海滨城市,也是凉意明显。陈志枫走在学校的院子边缘,看着些许阴霾的天空。偶然间,似乎觉着自己是那么渺小,自己是那么的一文不值。自己该怎么做,如果自己继续这样下去,不但无法面对自己的兄弟,也无法面对自己。可是,心里就是喜欢,不,不是喜欢了,是爱。已经是明明却却的爱了,除了自己的父母兄弟,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一个人,或者说,自己从来没这样紧张过一个女孩子。不管自己如何不承认,韩佳雪和程原新的关系,就在那里。自己该怎么办,陈志枫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俊俏的面颊上,增添了两行泪水。

  一下午,依旧是一片死寂,陈志枫因为没有什么心情了。请了假……

  全班的人,只有韩佳雪多多少少知道陈志枫为什么请假。自己是不是话说的太过份了呢?算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遭到那么凶险的事情。

  ……

  无奈的周末,开学后的第一个双休日。陈志枫趴在自己的书桌上,一点精神都没有。一大早就接到了张淳的电话,说今天要搞一个全班同学的联谊,张淳还指名道姓的说韩佳雪也会去什么的,让陈志枫极其苦恼。

  我究竟该不该去,能不能去。如果去了,我怎么面对韩佳雪。如果不去,大家一定会质问韩佳雪。唉,陈志枫啊陈志枫……

  陈志枫敲了敲自己的头,算了,我不是要改变自己么,韩佳雪就是讨厌我唯唯诺诺的什么都怕,别怕,别怕,要去,要去。打定主意,陈志枫去洗漱了下。穿上衣服,然后出发,去了聚会的地点。

  这次的聚会是他们的班长陈宜慧发起的,为的就是让全班同学都能有一个互相熟悉彼此的机会。

  说到这位一年级六班的大班长陈宜慧,是个超级热心肠的女孩子,对班级里的什么事情都要上上心,像是陈志枫他们的事情,陈宜慧也是了如指掌。

  聚会的地点是张秋雪老爸给提供的饭店,张秋雪家有世代经营的连锁餐厅。所以,张秋雪也算一小富二代了。

  陈志枫到场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入席很久了。几乎全班人都来了,陈志枫先交了份子钱,然后随便找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他没有去找李翔天他们,因为,李翔天他们陪着班主任坐在前面的一桌,其中,就有韩佳雪……

  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陈志枫只能随便的拉着一个同学在那没动没西的说着话,眼睛时不时的看着韩佳雪。心里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不光是陈志枫无奈,韩佳雪从陈志枫一进门就看见陈志枫了。韩佳雪也表示很无奈,本来以为陈志枫不会来,但,还是来了。现在的韩佳雪,看见陈志枫,那气愤的心情无法抑制。

  陈志枫来的晚,所有流程都已经进行完毕了。已经开始吃饭了,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李翔天看见陈志枫来了,起身走向陈志枫……

  “三弟,既然来了,还是过去一起坐吧。四弟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了,我们是兄弟,那韩佳雪说到底,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就连班主任都知道我们四兄弟的关系,你不跟我们坐在一起,大家一定认为我们四大天王是有矛盾了,三弟,过来吧。”李翔天说;

  陈志枫想了想,李翔天说的对,一个女人,自己就是去了,能怎么样呢?既然自己已经来参加这次的联谊了,还怕与她韩佳雪同桌吃一次饭么。

  “好的,大哥。”陈志枫笑着说;

  “对嘛,这两天你变化好大啊,我们的三天王呆呆真的消失不见了啊。”李翔天调侃着说;

  两人相视一笑……

  这席间,大家有说有笑,好不热闹。韩佳雪低着头,心中别提多不爽了。

  陈志枫,你让我连吃饭都吃不好,你不来会死吗,真是太让人讨厌了。韩佳雪心中想着,脸上却很平静,面无表情的静静的坐在那里。

  “来来,同学们,我们一起敬我们伟大的班主任一杯!”陈宜慧起身,对大家说,转过身,冲着班主任,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谢谢谢谢,陈宜慧同学,酒量不错嘛”班主任笑着说;

  “哪里哪里,老师,您过奖了,这才哪到哪,哈哈”陈宜慧打趣的说;

  “对呀,大班长的酒量肯定不止这些呢,来大班长,我们四大天王敬你!”陈志枫带头敬酒,旁人一听是四大天王提杯,立马都起身了……

  李翔天看到这情景,也站了起来说:“哈哈,各位,各位,坐下坐下,这是陈志枫同学单敬班长的,下一杯,我敬大家!”

  众人看到李翔天发话,大家坐了下来。

  陈志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喝下去之后,才发现是白酒啊……

  陈志枫苦笑了一下,似乎酒,真的能让人心情愉快,一杯下去,虽然很辣,但心情似乎很舒畅了。

  “我靠,三哥,你悠着点,那可是52度的!”张淳赶忙说;

  “没事没事,这算什么。”陈志枫笑着说;

  “是啊,陈志枫同学,你没有事吧”陈宜慧关心的问到;

  “大班长,没事,你也喝哦。”陈志枫展露出标准的“枫式微笑”对陈宜慧说;

  接着,李翔天提杯、宋云龙提杯、张淳提杯、到陈志枫后,陈志枫站起身,拿着酒杯,对着韩佳雪说:“韩佳雪同学,以及各位同学,我陈志枫祝各位学业有成,万事如意。”几乎是所有人,都看到陈志枫特意对着韩佳雪说这一番话。

  而韩佳雪面对这些,心里只有厌烦。你陈志枫真的很讨厌,干嘛总针对我!

  韩佳雪站起身,拿起酒杯……

  “佳雪,那是白酒!”一旁的赵思羽赶忙拦下。

  “思羽,没事……”韩佳雪一饮而尽……

  “啊,佳雪佳雪”赵思羽赶忙起身扶着韩佳雪。

  陈志枫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一阵阵酸楚的感觉。说到底,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做,为什么,韩佳雪这么的讨厌自己呢。

  “咳咳……咳咳……陈志枫,你满意了吗?”韩佳雪眼神凶狠的看着陈志枫。

  “好了好了,大家随意,大家随意。”张秋雪出来打了个圆场,生怕陈志枫和韩佳雪出什么事情,影响到大家。

  ……

  赵思羽扶着韩佳雪在洗手间,韩佳雪拼命的吐啊吐……

  “干嘛啊你,佳雪?”赵思羽一脸苦相的问到;

  “他,他分明就是不想让我得好!”韩佳雪哭着说;

  “哎呀,陈志枫也是喝多了啊,他喜欢你,才会看着你啊,你干嘛那么介意呢?这样,不是苦了你自己?”赵思羽说;

  “我有男朋友,他还这样,他什么居心?”韩佳雪说;

  “开始你也没有啊,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放得下,我觉得,陈志枫不止是喜欢你,甚至是爱你!”赵思羽摇了摇头说;

  “爱我?爱我就放了我!”韩佳雪喊到;

  “好了好了,别喊,别喊。”赵思羽说;

  “你帮我跟陈志枫说,让他别爱我,我受不起。”韩佳雪擦了擦眼泪,对赵思羽说;

  “……我怎么说啊,唉”赵思羽苦笑到;

  “我先走了,约的我男朋友。”韩佳雪淡淡的说;

  “啊?唉,走吧,程原新来了吗?”赵思羽苦笑着说;

  “他陪我来的,在外面的休息室等我呢。”韩佳雪说;

  “嗯,好吧,那你去吧……唉”赵思羽叹了口气说;

  程原新看到韩佳雪一只手捂着额头,慢慢的向自己走来,觉着不大对劲,上前去搂起韩佳雪,韩佳雪从来都不喝酒,这一喝一点酒,全身都是酒气。程原新闻到后,轻轻的对韩佳雪说:“佳雪,不是说不喝酒嘛?”

  “我不想喝,是陈志枫逼我喝的……”韩佳雪没有力气的说;

  “什么?!”程原新一听,气不打一处来。

  “没事,呵呵,原新哥哥,你扶我坐会儿,我头好痛。”韩佳雪捂着头说;

  “陈志枫这个王八蛋,他不想活了!”程原新骂到;

  “对,他就是,他就是……”韩佳雪闭着眼睛,觉着天旋地转的,好想睡觉。

  韩佳雪睡着后,程原新看着韩佳雪白皙的面颊微微泛红,实在忍不住,偷偷的亲了韩佳雪一下。

  ……

  这王八蛋,我女人也敢欺负!程原新拿出了电话……

  “喂,笑面虎大哥……”

  陈志枫喝的有点多,但神志还算清醒,自己想静一静,散席后,没有跟大家一起去歌厅唱歌,辞别了大家,一个人走在街上。突然,身边停下一台面包车,还没等陈志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自己已经被人连拉带扯的带上了面包车,上车后,只觉着脑后一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陈志枫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似乎是在一家迪吧里面。头很疼,晕头转向的。陈志枫拼命的摇了摇头,让自己能清醒些。

  “陈志枫,你也有今天?”听声音很熟悉,是谁呢?陈志枫不愿意去想,越想头越疼。

  “程原新……”陈志枫一下子想了了这是谁的声音……

  “哈哈哈哈,陈志枫,我告诉你,我盯着你很久了,知道佳雪和赵思羽是谁告诉金面狼的吗?”程原新恶狠狠的说;

  “你个王八蛋!”陈志枫低声骂道。

  “你真以为那天我是怕你们四个?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四大天王?在这,有我程原新,就不允许有你们四大天王。”程原新说;

  “我跟你无冤无仇,就算你看我不顺眼,冲我来就是,关韩佳雪和赵思羽什么事?”陈志枫喊到;

  “不对不对,哈哈,没有这种机会,我怎么能泡到韩佳雪?让这妞对我死心塌地呢?”程原新笑着说;

  “你?你都跟韩佳雪说什么了……”陈志枫明白过来,有这种人在中间搀和,难怪韩佳雪这么恨自己。

  “就说那天是我救的她……哈哈哈”程原新哈哈大笑的说;

  “少爷,别跟他废话!”一旁的笑面虎说;

  “慢着,告诉你,以后离韩佳雪远点,那是我的妞,你要想要,玩够了或许可以给你玩玩。哈哈哈”程原新大笑说;

  “你……”陈志枫本想一拳打向程原新,但无奈,手脚都被绑着,自己趴在地上,着实是没有办法。

  一顿拳打脚踢过后……

  陈志枫直到半夜了,才把自己身上的绳子都弄开。程原新他们打过陈志枫后,把陈志枫扔在了大街上,此等猖狂,陈志枫闻所未闻。

  忍着身上的剧痛,陈志枫本想拿起电话……但发现自己两条手臂似乎都断了,陈志枫摇了摇头,韩佳雪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佳雪这一切,可是,可是佳雪不会相信我的话,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

  陈志枫皱了皱眉头,找了一个台阶,坐了下来,倚着墙,因为身体的痛,他想睡,但睡不着。

  陈志枫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事情了,是路人把他送到医院的。院方看到了陈志枫的学生证,通知了云海中学,学校也通知了陈志枫的家人,因为大家都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所以,陈久实给自己的朋友,李定国打了电话,看是不是遭到什么人算计了。李定国通知了李翔天他们。陈志枫一醒来就看见满屋子的人,看着自己。

  “志枫,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陈久实看着陈志枫说;

  “爸……”陈志枫身上还是很疼,看见陈久实,一下子没说出话来。

  “好了,你不说一定有你不说的理由”陈久实说;

  “老头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开明了?”陈志枫的妈妈惊讶的说;

  “你这老太太,不知道心疼一下儿子么,儿子已经是大人了,管那么多干嘛。”陈久实笑着说。

  “两只胳膊都断了,下手太狠了”一旁的李定国说;

  “老李,你说,这小子年纪轻轻的,谁会跟他有这么大仇?”陈久实看着李定国说;

  “老陈啊,年轻人的事情,就年轻人自己处理吧。”李定国笑着说;

  “对,好侄子,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掺合了,你们替我照顾他吧”陈久实看着李翔天说;

  “叔叔放心吧,现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等志枫伤好些,我们再问他,再告诉您。”李翔天恭敬的说;

  “小天,你记着,不可私下解决,查出是谁,告诉我。”李定国认真的说;

  “知道了,老爸。”李翔天说;

  这阵势,着实让医院的医生都吓了一大跳。这小伙子什么人物啊,市公安局局长都亲自来探望。李定国和陈久实说了几句,几个老人就离开了。

  “哎呀,志枫,你老爸就是陈久实,你怎么不早说!”张秋雪惊讶的对陈志枫说;

  “大嫂,你认识我老爸?”陈志枫弱弱的说;

  “是啊,你老爸和我老爸关系很好的,你老爸经常来我们家的店里吃饭。”张秋雪说;

  “小雪,志枫很少说自己家的事情,你就别问了。”李翔天说;

  “好吧,唉……”张秋雪叹了口气说;

  “大家都先回去吧,今晚我们哥仨照顾志枫。”李翔天说;

  这时候,陈志枫的妈妈推门进来说:“麻烦你们几个了,这是五万块钱,小天,麻烦你了”陈志枫妈妈说;

  “阿姨,我们有钱,没事的。”李翔天推诿道;

  “那怎么行,本来我要在这照顾志枫,那死老头子就是不让,说你们小兄弟肯定有话说,不让我在这打扰。”陈妈妈委屈的说;

  “阿姨,你把钱收好。我们照顾志枫,您放心吧。”李翔天说;

  “我能放下心么,这小子,不知道在哪惹的事情,你看让人打的,唉”说着,陈妈妈流下了眼泪。

  “妈……回去吧,大哥他们在这就行了。”陈志枫淡淡的说;

  “你小子,身上还疼么……”陈志枫妈妈关心的说;

  “妈,没事。”陈志枫说;

  “算了,唉,你们小朋友聊吧,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陈妈妈说;

  陈志枫的妈妈把钱放在了陈志枫的床边后,就离开了。宋若冰说:“三弟,你老妈对你真好”

  “唉,这是这里人多,等我好了回家……肯定劈头盖脸的骂我……”陈志枫叹了口气说;

  “行了吧您,这么开明的爹娘,你还惆怅什么。”张淳说;

  陈志枫转头看向窗外,一个总愿意向窗外看的人心中定有说不出的伤痛。在陈志枫心中,他很明白,这一切不能怪韩佳雪一丝一毫。他不会去相信这一切与韩佳雪有什么关系。陈志枫心中打定主意,对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李翔天现在也很理解陈志枫的心情,在来医院的路上,张淳已经把这件事的原委分析的八九不离十。李翔天身为四大天王的老大,如何去权衡,他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即便是为了兄弟报仇,也不能让兄弟的心伤的更厉害。

  李翔天接到了父亲的通知,说陈志枫出事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张淳去调查事情的原委,所有证据都指向程原新,程原新的身家背景被张淳查了个底朝天。知道那天陈志枫在哪里,在做什么的,只有他们那一班的同学。而所谓外人,也只有程原新一个人。宋云龙亲眼看见程原新抱着韩佳雪,扔下那句骂陈志枫的话后出门的。

  程原新,父母在美国是华裔的州议员。家资丰厚,程原新的叔叔,程继山就是被李定国的铁腕拿下的第一批云海市黑社会的主要头目之一,程原新跟之前与他们结仇的金面狼有着深厚的关系,云海仅存的一些黑社会帮会,有相当一部分就是程继山余党。敢对陈志枫做这样事情的人不多,他程原新绝对有资格算一号。

  考虑到陈志枫的感受,这些事,李翔天只是跟李定国说了个大概。李定国权衡利弊,还是还是觉着,现在韶义区还不能打掉笑面虎这些人,因为下辖还有很多小混混需要他们治理。厅里面没有明确的政策支持,李定国也不敢贸然行事。况且,这件事充其量只能算是校园暴力的一种,即便没有发生在校内,但也不足以被看作是黑恶势力行为。李定国知道李翔天在这些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所以把这件事交给李翔天去处理。在李翔天认为,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因为韩佳雪,无论韩佳雪知道不知道,韩佳雪都逃脱不了干系。

  张淳也将矛头指向韩佳雪,但韩佳雪是个女人,他们这些男人没办法出面做什么。也是很无奈,四大天王虽然强势,但从来都不会欺负人。但仇是一定要报的,至于怎么去报,到什么程度,那是后话。

  “大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陈志枫看着李翔天说;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我们也不要去找没用的麻烦,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谈这件事。”李翔天说;

  “你们一定知道是谁做了这件事吧。”陈志枫说;

  “程原新是吧。”李翔天说;

  “对,没想到,他跟金面狼那些人有关系。”陈志枫说;

  “三哥,你安心养伤,伤好了再说;”张淳说;

  李翔天与宋云龙、张淳早已经商议好,报仇的办法后定,先稳住陈志枫。

  “这件事,与韩佳雪无关”陈志枫淡淡的说;

  “放心吧,我们不会为难韩佳雪。四大天王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宋云龙说;

  “那就好……”陈志枫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上课,四大天王都没有来。很多人都在议论着,但很多人不知道事情真相。赵思羽也不明白是怎么了。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以及或多或少对陈志枫的担心,赵思羽决定放学后找韩佳雪谈谈,因为昨天最后接触陈志枫的就是韩佳雪。

  可是事与愿违,韩佳雪似乎并不愿意再提起任何关于陈志枫的事情,也不愿意与赵思羽过多的接近。放学后,坐着程原新的车,就离开了。

  赵思羽感觉到事情的不对,但打他们四个人任何一个人的电话都接不通。韩佳雪奇怪的举动,以及那天不寻常的反应,让赵思羽觉着,一定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夜晚,韩佳雪坐书桌前。黯然的流下了泪水,不知道怎么了,听到程原新跟自己说着如何教训陈志枫的事情后,自己本来应该很高兴,可是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伤痛。这种伤痛,不是为陈志枫担心,而已觉着自己如此对待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太过分了。韩佳雪心中明白,其实,陈志枫并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也没影响到自己什么。但为什么,不见到陈志枫的时候会去想他,见到后,又会讨厌他。

  陈志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一切我不知道。新哥他,大概是因为你让我喝醉酒了对你怀恨在心。对不起,如果可能,真想和你做好朋友。可是现在,新哥已经无法容纳你了,对不起。我爱心哥,他从小对我就好,心疼我。你的爱,我只能说谢谢了。

  韩佳雪合上日记本,看着窗外,她心中定下了,这辈子非程原新不嫁的誓言。这誓言是悲是喜,韩佳雪无法预知。她看到的,只是程原新对自己的好,这种好,韩佳雪无法割舍。

  如果说,韩佳雪和程原新是日久生情的话,这份情,大都也是韩佳雪自己臆想出来的。他不了解程原新,不了解程原新的一切。程原新给韩佳雪的印象,还是以前那个照顾自己的大哥哥。韩佳雪所留恋的,只是程原新对自己的好,如果说感情,甚至是爱情。韩佳雪没有明确的答案,自己跟程原新的感情能不能算爱情。如若不然,韩佳雪也就不会想着陈志枫了,但她定下主意,一定不能心软,否则就是更加的对不起陈志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梓寒枫 说:

叶子:男男女女之间的事情一直都很奇怪,韩佳雪心中同时存在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给她的感觉,或许,一个是留恋,一个是伤痛。我们看到,陈志枫已经或多或少的进入了韩佳雪的视线,甚至是心中。幸福永远不会让人刻骨铭心,只有伤痛才会让人难以忘怀。韩佳雪该如何面对今后的自己?李翔天该如何权衡四大天王的名声与陈志枫的感受,敬请关注下一章:《绝恋》第六章接踵而至的麻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