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江枫又缓和了一下,“江莱啊,你看咱们江家大宅怎么样?不说我们江淮市吧,在整个东南沿岸,也许我们江家的实力不是最强大的,但我们江家的历史底蕴却是最厚重的。”

  江枫勾搭着江莱,把他带到了一边上,“我们的自卫队不仅人员充足,武器装备先进,更是拥有江家大宅这等庞然大物,天时地利人和,林家那几个小畜生还真以为自己翻得起什么大风大浪吗?”

  江莱深以为然,虽然说在江淮市林家是和江家同一个等级上的存在,但江莱哪里看得起林家,林家偃旗息鼓了几十年,说的好听叫韬光养晦,往不好了讲叫缩头乌龟,而如今又发现林家勾结外来邪恶势力,被江淮市的修真界所唾弃,他自然不认为林家还能有什么作为。

  “江枫大哥,您这话说得对,我看林家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很快就会被我们打倒了。”江莱负荷着说道。

  江枫见状,似笑非笑的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偶尔行个方便也没关系吧?就让我过去吧,时间紧迫啊,如果今晚你让我过去,我现在发誓,承诺事后给你一百万的报酬,另外再送你一套江淮市市中心的房子,再加一辆路虎最新版的车,你要是怕我反悔,我还可以把我三房的信物押在你这里。”

  江莱一听,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自己怕是打工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在江淮市的市中心买一套房子,更别提还有多一辆路虎和一百万的现金了。

  此时江莱已经有些动摇了,一套房子,一辆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那已经是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了,而一百万的现金足够他做自己喜欢的事,孝敬家里的老人,追逐自己的梦想。

  江枫见状又加了一把油,“我听说,你女儿在初中的成绩并不理想,江淮市的教育资源也是非常有限的,成绩不好考不上高中说不定还要另外花精力去让她转校。”

  江枫饶有兴致,顿了一下,给江莱一点思考空间。

  “但你要是帮我这个忙,你女儿的学位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你这句话从我这里说出来可靠不可靠?如果你觉得可靠的话,就好好想想吧,但我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五分钟给我答复。”

  江莱拽紧了拳头,贪婪和命令互相拉起了绳索,如同拔河,在江枫的支持下,人性贪婪的一面开始占据上风,而江莱女儿的问题几乎成了他最大的心头病,因为他只有一个女儿。这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就在江莱答应江枫要求,打算冒险一回的时候,恰巧经过的张莉莉看到了这一幕,虽然她没有听到这两个人在谈些什么,但是江枫的为人,她却是清楚的很。

  “喂,江枫,你又干什么坏事,好好的书房你不待着,跑出来和我们的守卫队长偷偷摸摸的说着什么?别让我知道你打什么坏主意,我可不会放过你。”

  张莉莉来到两人身前,拍着守卫队长的肩膀,很是豪爽的样子。

  “说吧,江枫是不是又为难你了?告诉本小姐,我可以替你做主,还你清白,伸张冤屈。”

  突然冒出来的张莉莉把江莱吓了的不轻,虽然张莉莉是个女儿身,但全江家或者说整个江淮市谁不知道张莉莉的为人,张莉莉确实有些热情过头,但架不住张莉莉的外公啊,就连江无言都要敬畏三分的人。

  江莱庆幸自己还没有把答应江枫的话说出口,不然要是让这个大小姐听到了还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而江枫最多不过是受点惩罚而已。

  “哪里哪里,江枫大哥为人正直,这不是看兄弟们看守辛苦,都已经大半夜了的还没人搭个话,看着外面形势一片良好,这才过来跟小弟我说说话,解解闷嘛。”

  江莱一边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着江枫的样子,见对方略带威慑的眼神也知道什么话自己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噢?是这样吗?这可不像你江枫的行事风格啊。”张莉莉狐疑的看着江枫,不大相信江枫的话。

  江枫却不为所动,也不说话,看着张莉莉又看了眼江莱,回头对身后的两个随身侍卫说道:

  “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吧?把江莱抓起来,到邢堂那里报告一下,让邢堂的人行刑吧。”

  和刚才的谄媚,威逼利诱的神态相比,说出这句话的江枫整个人气质一变,一股略带侦探口吻的话就这么被他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态度转变之快让远在高塔上偷听的杨明都差点一个趔趄。

  “这家伙玩的什么啊?前面说要偷溜出去,现在反而装蒜?这装的什么?”杨明心里吐槽着。

  江莱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前面要自己给他放个空,现在却要抓自己到邢堂,邢堂什么地方他哪里不知道。

  但自己兢兢业业的值勤守岗,为什么要抓自己到邢堂去?

  “江枫大哥,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呢?我在这兢兢业业的值勤,哪里做了坏事吗?”

  “坏事?你还敢跟我提坏事?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容易动摇意志的人,我不过是接到父亲的意思,前来暗中试探一下你们,没想到你居然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把我爷爷的指令当耳边风?”

  “你还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过错吗?”江枫说的话并不小声,东门以及东门内的小广场都听得一清二楚。

  kk酷匠网:m唯e`一D|正I√版/“,q其M他;都是C盗版√0“

  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东门这边的守卫,哪里不知道家主江淮宇的指令是什么,特殊时期,所有出入人员必须拿到审堂的批文才可以出入。

  不禁有人开始讨论。

  “我们的守卫队长难道违背了江家家主的指令吗?”

  “怕是很可能了。我看江枫大哥应该是来明察暗访的,没想到我们守卫队长江莱居然是那种人。”

  “前面看江枫大哥私底下和江莱队长在做沟通,我们也不知道实际情况就不要瞎猜了吧,万一误会了怎么办,江莱大哥做了这么久的守卫了,我们难道还看不清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不到五分钟整个东门广场就已经吵吵闹闹了起来,而江莱还在为自己辩解。

  江枫暗地里得意的笑了:“要的就是混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