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晴晓和年轻女子都被关在牢房里,师爷暂代了知县的职位,却完全没有破案的手段,只好勒令那西域女子协助调查。

  牢房里昏暗的烛火消耗着本就污浊的空气,偌大的牢房空荡荡的,似乎并没有关押其他犯人,秋晴晓坐在墙边,低着头抽泣着。

  “喂,你怎么不说话?你不会是吓傻了吧?”年轻女子碰了碰身边的秋晴晓。

  “都是你,现在被关进大牢,婶婶在家肯定急死了。”秋晴晓擦了擦眼泪,担心着会不会殃及到婶婶。

  “不用担心,这帮当官的,都是一群废物,那个县官这些年搜刮了那么多民脂民膏,被毒死也是活该。”年轻女子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还安慰着秋晴晓。

  “真是你干的?那毒是你下的?”秋晴晓瞪大了眼睛看着年轻女子。

  “当然不是我,只是我用别的方式算出了那县官吃了必死而已,没想到还真有毒。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必要费这么大功夫毒死一个贪官。不过下毒之人确实厉害,居然可以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蛊毒种在菜肴里。”

  “是啊,那盘菜明明是我一直看着的,还是最后一道做出来的,一直没离过我的手啊。不过那个西域装扮的姑娘说毒是苗疆的蛊毒,我们这离苗疆那么远,知县大人怎么会得罪苗疆的人呢?”

  “看来,这伙人想要的东西,应该是……”年轻女子似乎猜到了什么,就在要说出口的时候,牢房外传来的脚步声。

  “那伙人想要的东西,是离思佩。”西域女子缓缓走进牢房。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年轻女子马上警惕起来。

  “离思佩是什么?”秋晴晓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宝贝,才会让苗疆的人不远千里来杀一个知县。

  “离思佩是一块乌木雕刻的木牌,相传一百多年前,一个老木雕师在湖底发现一株千年乌木,木料特别好,从湖底会散发出幽幽清香。”西域女子抱着白貂在牢门外踱步“木雕师取了乌木最好的一段,雕刻了一块木佩,上面是他刻的思念故乡妻子的诗文,后来,有人说,这块木牌具有神灵护佑之力,木雕师的儿子佩戴着它,打赢了许多胜仗,就这么一直流传,木牌成了三教九流甚至是官府之人都必将争夺的宝贝。”

  “那这宝贝和穆岩镇又有什么关系呢?”秋晴晓依然不解。

  “十多年前,离思佩在最后一个主人那里失去了灵性,甚至还招来各种灾祸,乌木本有的清香也消失殆尽,后来被一个商人托镖局从洛阳送到望川,谁知镖师们在护送的路上被一群神秘人劫杀,离思佩从此就难寻下落。就在前一个月,有传言说,穆岩镇的知县在搜刮民脂民膏的时候,抢到一块木牌,木牌雕刻着看不懂的文字,还散发着清香,令人心旷神怡,有人便怀疑是离思佩重现,这知县必然活不长久。”年轻女子接着说了下去。

  “你是铁算仙的孙女叶芷曦吧?你来这里,想必也是为离思佩而来吧。”西域女子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又是谁?看你的样貌,不是我中原的姑娘,大老远来到穆岩镇,应该是和我同样的目的吧。”叶芷曦略有些吃惊,爷爷的名号已经五年多没人提起,这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叫慈慕阑,你不认识我,但我和你家族有所渊源,此次我来中原是有别的事,并非是为这离思佩,只是今天恰好遇到,我对用毒略懂一二,你爷爷也算于我师门有恩,这才想帮你们解围。”

  “我觉得,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凭这些当官的废物,估计等我们都被问斩了他们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叶芷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去查么?”秋晴晓也站了起来,看着叶芷曦问道。

  “难道你不想替自己洗脱冤屈么?”叶芷曦在身上的袋子里摸索着。“找到了。”

  叶芷曦摸出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念着听不清的咒语,只见那石头自己飘了起来,闪着雾色白光,飞到牢门的铁锁前不停旋转,不一会,牢房的锁就自己打开了。

  “这石头好神奇,居然可以把牢房打开。”秋晴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我爷爷给我的,本是预知未来的仙石,但我总是没法很准确的启动它的预知能力,只是这次这县官的死给算到了,倒是开锁穿墙这类偏门的技艺用的更熟练点。”叶芷曦有些不好意思。

  “事不宜迟,我们走吧。”慈慕阑看了一眼叶芷曦,转身向牢房外面走去。

  “可是,牢房外面的守卫怎么办?他们那么多人,我们只有三个。”秋晴晓虽然顾虑,但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三人走到牢房外,看见守卫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似乎都昏睡了过去。

  ◇酷d匠网7首:发N

  “是你干的?”叶芷曦和秋晴晓都有些吃惊,眼前的慈慕阑似乎并不简单。

  “是雪儿,它的叫声可以迷惑心智。”慈慕阑摸了摸怀中的白貂。

  “这是……雪海玉貂?你师父是……”叶芷曦终于知道慈慕阑的身份。

  “我师父是西域万毒谷谷主莫桑真,当年也是因为你爷爷的一番话,让我师父弃毒从医,所以师父一直嘱咐我们,遇到铁算仙和他的后人,要以报恩之心待之。事不宜迟,你们跟我来。”

  三人迅速离开了死牢,而此时,牢房内的烛火突然熄灭,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站在牢房屋顶上,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而玉苍山上,司徒鸿每日都会偷偷在灵思崖练剑,凭借颇高的悟性和玉聪道人留在他体内的真气,剑法已然融汇于心。

  夜色已深,司徒鸿依旧在崖上修炼剑法,突然数道剑气迎面而来,司徒鸿举剑抵挡,剑气相冲,巨大的气流斩断了数棵古树。

  “青鸿,看来你已经掌握了听雨剑的全部精髓。”来者便是玉聪道人,为试探司徒鸿修炼的成果,才以剑气相击。

  “师叔,是您未用全力,青鸿才侥幸躲过。”司徒鸿见是玉聪,忙收起手中的剑。

  “行了,我已再无其他可教于你,从今天起,你就下山回家去吧。”

  “师叔,青鸿不明白,是不是青鸿偷练剑法被掌门知道了,所以要逐我出师门?”

  “莫问太多,论辈我虽是你师叔,但你所学皆是因我而起,今日也因我而尽,你我师徒缘分至此,趁未到天明,速速下山,不得违令。”玉聪心意已决,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

  “师叔,我……”司徒鸿还是不解,为什么就被匆匆的逐出师们。

  “青鸿,你天性善良,且悟性算同辈中较高之人,我传你听雨剑,只是剑法皮毛,以后还要靠你自己继续修行,以护苍生为己任。这天聪剑算作送别之礼,你好生使用,莫惹是非,匡扶正义。山下穆岩镇有一户姜姓员外,是我俗家旧友,你此番下山回乡,可去他那支些盘缠。”玉聪说罢,身上佩剑便飞到司徒鸿面前。

  “师叔,青鸿还不想下山,青鸿还想继续跟着您修行剑法。”司徒鸿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夏青鸿,贫道已几番说明,你和我玄剑门再无师承关系,请你速速下山,莫再纠缠,不然,我定将你视作闯山恶贼,决不轻饶。”玉聪转过身去,语气带着几分决绝。

  “师叔,请受青鸿一拜!”司徒鸿给玉聪道人磕了一个头,接过天聪剑,便起身离去,再回头时,玉聪道人已不知何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