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千年而往

  盘古分天地之后,千年来,三界平和,人间虽偶有纷争,却也在改朝换代中兴衰轮转。

  然而魔族在经历千年的炼狱磨难后,已然形成与天神之众分庭抗礼的阵势,吞灭天地之心渐起,族中首领噬月不再满足于统治一方魔界,派出大小邪神妖灵现于人间,顷刻,人间横尸遍野,疮痍满目。虽然有很多勇士道者奋勇抵抗,但大多都死于魔族之手。

  魔族的灭世惊动了天神,梵天将军率领天兵众将下界除魔,却不曾想魔族的实力已今非昔比,几经厮杀,双方伤亡惨重。

  梵天将军一路追赶受了伤的噬月魔神,终于,两人在夜鸣山执剑相对。

  “噬月,你已无路可逃,人间已让你魔族破坏的面目全非,今天我定要诛灭你全族妖魔,休要再为祸人间。”梵天将军全身透出肃杀斗气,手中的剑在月色映衬下,冒着寒光。

  “哼,就凭你小小梵天,还想亡我魔族,我魔族今日非但要吞灭人间,更是要荡平三界,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神成为我魔族的奴仆,哈哈!”噬月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但眼神却充满着轻蔑。

  “口出狂言!”梵天将军挥动手中的寂灭神剑:“诛魔俱灭!”话音未落,万道剑气布满天空,天雷阵阵,剑气卷积着呼啸的狂风,应声刺向噬月的方向。

  “剑破无尘!”噬月魔神将剑一挥化作一道屏障,抵挡着梵天将军的攻势,但梵天的诛魔剑气来势汹汹,噬月不断运着掌力,身前的屏障越来越厚。

  “噬月,我看你还能不能挡得住!”梵天将军将佩剑插在脚边,自己则化身一柄巨剑冲向噬月。

  巨剑穿破噬月魔神的剑气屏障,噬月被剑力逼的连连后退,巨剑飞速冲向噬月,转瞬间,噬月化作幽魂,而本尊已融成魔血,再无完形。

  “梵天,你竟灭了我的真身,你!”未等噬月说完,梵天将军掷出手上的玉镯,收了噬月的魂魄。

  “从此以往,人间复得安稳,三界再无魔族。”梵天将军乘云而去,身后,一缕暗色薄雾随风飘走,坠入云下,无人察觉。

  又过千年,洛阳城,一派繁华,街衢熙攘,神威镖局押送着一年来保金最重的一趟镖出了城。

  运镖队伍在郊外行进着,一路倒是风平浪静。镖局大当家司徒戎一直没明白,为何一块小小的木牌,多年好友愿意花这么大的价钱,从

  洛阳护送到望川,而这木牌也并非什么上等的木料雕刻,只有几句看不懂的铭文,实在难以捉摸。

  “大哥,走完这趟镖,咱们得回去庆祝一下,镖局转眼都建了十年了。”二当家夏万成一边给马匹喂草料,一边给随从递着干粮。

  “是啊,一转眼都十年了,鸿儿都七岁了。老二,回去也该让年轻人练练了,你把基本功都给鸿儿教一教吧。”

  “大哥,鸿儿学武功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怕你不高兴,我一直都没说,你放心,鸿儿是个好镖师的苗子,再过十年,估计你都不得不撒手让他来撑起这趟镖路了。”

  司徒戎满脸的笑意,幼子司徒鸿很早就没了母亲,司徒戎因为常年在外走镖,对他的关心一直都很少,镖局上下倒是一直都很照顾。

  押镖走夜路一直是镖师们最为心惊胆战的,还好月色正亮,让一行人心神定了不少。

  就在众人步履匆匆的时候,一阵风拍打着道旁的树叶。

  “大家小心,怕是山贼劫道,家伙都拿在手里。”司徒戎走了十多年镖,路遇山贼的事也经历不少。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似乎只是夜风,众人才安下心来继续赶路。

  “留下护送之物,便可饶尔性命。”就在顷刻间,数个黑影出现在司徒戎一行人的面前,竟无声无息,丝毫没有察觉。

  “众位好汉,在下神威镖局司徒戎,走镖一十二年有余,路上遇到众位算是江湖缘分,这里有白银十锭,请好汉行个方便,我等受人之托,还须尽早赶路。”司徒戎当是寻常山贼,边从怀里掏出银两,边暗示众人准备反抗。

  (酷匠‘网K!唯一正{@版?,,“其他2都p是盗d版

  “杀!”没等司徒戎反应过来,数道剑气如骤雨下落,顷刻间,司徒戎已被划破皮肉,刺穿心脉,而周遭之人,也应声倒下。

  “走!”黑影将装有木牌的箱子带走,又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月色下。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司徒戎一行人的尸体,过了一夜,夏万成发现自己尚有气息,艰难的爬了起来,看到身边的惨状,不禁跪在司徒戎的尸身旁大哭。

  夏万成将司徒戎的尸体背在身上,强忍着伤口的疼痛,一步步往回走着,血水浸湿了整个后背,夏万成咬着牙,“大哥,再坚持坚持,就要到家了!”

  夏万成回到镖局门口时,已是午夜时分,街衢静谧,他用尽力气敲打着大门,一位老者慌忙的跑来开门,夏万成见大门打开,沉沉的倒了下去。

  而此时的洛阳城,繁华依旧,歌舞升平。一个游方术士拉着一个小姑娘走过神威镖局的门前,抬头看了看镖局的牌匾,叹声道:“唉,一切,都自有劫数。”

  “爷爷,什么劫数啊?”小姑娘一双水灵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爷爷。

  镖局的对面,一阵热闹,一个胖大厨追着个小女孩就冲了出来。

  “秋晴晓!,你要是再敢往客人的菜里乱放东西,我就打死你!你别跑,你给我站住。”胖大厨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挥着铁勺追赶着,小女孩一边跑一边回头对着胖大厨做着鬼脸。

  “曦儿,爷爷教你的命数口诀,你背好了吗?”老术士看了看被追赶的小女孩,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孙女。

  “爷爷,那个口诀好难背,曦儿记不住。”小姑娘一脸的委屈。

  “曦儿,只有记好爷爷教给你的东西,才能改变这个劫数。”老术士又看了一眼镖局的牌匾,拉着孙女慢慢走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澜之夜雨 说:

新人新书,还望诸位朋友喜欢~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