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没看出来啊天养,你觉得你很有种是不,来保护你舅妈和你表姐是不,我他妈的只是泡妞而已,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他妈的你算老几啊,快滚,趁老子还没有发飙前滚,这个事情你管不了。”九贵脖子上面的青筋一鼓一鼓,粗暴的说道,说完转过身就要走。

  “我今天把话丢这里了,如果你再去招惹我舅妈和我表姐,老子弄死你,艹你妈的,混了几年社会了不起是不,你也是一条命,老子也一条命,老子不怕你。”我心里一急,大声说道。

  “艹你妈的,小憋崽子。”九贵转过身,爆骂一声,一脚朝我踹了过来。

  我就知道九贵会出手,身子一闪,躲过了九贵的袭击。同时,我很快把弹簧刀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一按,把刀锋露了出来,大声咆哮着说:“来啊,老子捅死你。”

  九贵看到我拿弹簧刀出来了,并没有上前,很快朝旁边的一张凳子冲过去,拎起凳子朝我又冲了过来。

  而此时,几个就在不远处的赌桌旁边看别人赌博的混混,都抽出了砍刀,朝我冲了过来。

  我脑袋里面突然想起了猴子被砍的样子,他也是在赌场被砍的,我本能的转过身就往门口跑,一边跑一边大喊:“九贵,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我,我会弄死你的。”

  我跑出门,往楼梯下面跑去,那些人好像也没有真心要追我,等我跑出宾馆门口回头一看,楼梯口根本就没有人追出来,我便把弹簧刀收好,很快拦了一辆三轮车,回到了学校。

  下午,我坐到了陈璇旁边,最近我和陈璇的关系有了些小小的突破,自从那天晚上和陈璇睡觉之后,我和陈璇传纸条的时候,我提了几次说抱着陈璇睡觉的感觉太好了,抱着陈璇就好像抱着全世界的感觉,什么时候能再和她睡觉,陈璇也没有反对,一直都是推脱,说等天气冷一些吧,天气冷,两个人抱着睡更舒服。

  而且,我和陈璇上课的时候,有时候会偷偷的拉住手,甚至,有时候我把手放在她腿上,她也不介意,每次她穿丝袜的时候,我就喜欢把手放在她的丝袜腿上面,摸起来凉凉的,滑滑的,细密的,那种感觉真的很爽。

  第三节自由活动课的时候,我和陈璇说起了下课后一起去吃饭,然后去江边玩,晚上不来上晚自习的事情,刚刚商定好,晚上不上晚自习,就听到教室门砰的一声响,林天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冷冷的大声喊:“吴天养,出来一下。”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看向我,陈璇似乎也有些紧张,问我是不是又和林天闹起来了,我对陈璇笑了笑,说没事,你等我一下,说完我就站起身,往教室外面走去。

  林天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我知道这个家伙是在众人面前做出一副凶样,真正动我,他似乎还不敢,他有把柄在我手上,而且他自己,也是没什么量的,靠嘴巴靠脑子混的人。

  我一走出教室,林天就箍住了我肩膀:“兄弟,过去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现在你又惹事了啊,惹了天大的事啊,下去说吧。”

  我心里一沉,林天这个样子,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我赶紧问林天:“我惹什么事了?谁让你来的?”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大人物,反正是十三匹狼的二哥让我来弄你的。还一直交代,让我要弄惨点。”林天一边箍着我,一边说道。

  我突然想到,我以前听表姐说过,九贵是十三匹狼的元老,也就是当初组建十三匹狼的人,这种人因为混的年头久,一般都不会再当名义上的老大什么的,都是做生意了,属于老大中的老大了。

  “是不是九贵?”我脱口问道。

  “九贵是十三匹狼的元老,怎么了,你得罪他了?如果你得罪他了,那肯定就是九贵让二哥来弄你的,二哥就让我来弄。”林天一听说九贵,似乎有些惊恐。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我和林天很快又来到小树林里面,林天让我故伎重演,玩消失,然后林天就和上面交代说把我弄的很惨,我不敢去学校了。反正我现在旷课这些的都无所谓了,班主任小胡子也不管我旷课的事情了,只要我不要惹事就好,我便答应了林天,消失几天。

  和林天聊了一会,我就走出小树林,准备去寝室拿几件衣服,投靠猴子去,在猴子那呆几天。

  我走了一段路,林天又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说王子浩也还想再弄我,让我和陈璇在一起的时候,多加小心。说完就转过身走了。

  王子浩已经去读军校去了,林天可能是提醒我,王子浩叫人弄我了。我更加烦躁了起来,一下子好像事情太多了,我只是一学生,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事情,我似乎走到了在街上走路都有可能会被人砍死的境地了。

  我郁闷的走回寝室,在寝室抽了根烟,收拾起衣服来,刚刚把衣服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蜡狗带着我表姐走进寝室,蜡狗的厚嘴唇笑得咧了开来,露出两排并不整齐的牙齿:“天养,你表姐找你,我饭都没吃完,就把她带到寝室来了。”

  bW酷匠网T%首:_发4^

  表姐的脸冷冷的,冷得像即将爆炸的炸弹。表姐拍了拍蜡狗的肩膀:“你出去一下吧,我们有话说,把门带上,在门口守着,别让人进来。”

  蜡狗又诞着脸,点了点头,出门去了。

  “吴天养,你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我和九贵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我喜欢九贵叔,我乐意,我就是喜欢他,关你卵事比事啊,你他妈的来管什么啊,你又不是我亲表弟,我姑姑(就是我后妈)只是可怜你才照顾你的,连你后妈都算不上,你他妈的算哪根葱,来管我的事,想当英雄也不照照镜子,九贵叔发句话,就能把你弄成残废,不信你可以试试。”表姐似乎憋了很久,指着我的鼻子,用很大的声音咆哮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摩丝的农民说:

推荐我好基友的好看小说,青春我最狂,(我哥说:青春时代,你总要学会挥舞拳头,要么为了自己的女人,要么为了自己的尊严,这句话,让我成为了一个混混。

我哥说:放不下尊严,你早晚会死在尊严手里,这句话,让我年少青稚时,就懂得了要隐忍。)

有你想看的内容的。

《青春为谁狂》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