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KTV对面的黑暗处坐了下来,罐头一直和我说他最近的情况,他的龙虎会已经有五个人了,都是从老家来的老乡,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租了一个三室一厅,其他人都住在租房里面,不过很快,他们会在租房旁边再租一个房子,他们都住到一块去,这样更安全一些。现在罐头已经控制了两个沙场,还有一个木材检查站的收费线路也刚刚从太子帮手上抢过来了,不过还不稳定,最近四大金刚也盯上了他们,想把木材检查站业务抢过去。

  聊了不知道多久,就看见几个刚刚和王子浩他们一起从饭店走出来那几个混混从KTV里面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喝醉了,被两个人架着走。一小会后,虎头和吴玲还有林天也出来了,林天扶着吴玲,吴玲好像喝了不少,一出门,就蹲在路边一通吐。

  我开始担心了起来,焦灼的等待着王子浩和陈璇出来,大概过了五分钟,还没有看到王子浩和陈璇的影子,我坐不住了,让罐头和龙江去KTV里面找找,罐头和龙江刚刚走几步,王子浩就箍着陈璇从门口走出来了。一走出门口,走到前面那个黑暗一点的地方,王子浩就把陈璇给背了起来,往前面走着。

  我和罐头和龙江在马路这面紧紧跟着,在王子浩和陈璇走到一个前面有小巷子的地方的时候,罐头和龙江冲了过去,一把把陈璇从王子浩背上扶了下来,然后罐头扶着陈璇,龙江把醉醺醺的王子浩推到小巷子里面,很快就把王子浩放倒在地上,在王子浩身上狂踹着,王子浩似乎并没有嚎叫,而是老老实实的软软的趴在地上。

  打了王子浩一会,龙江和罐头两个人扶着陈璇往前面走,王子浩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反方向跑去了。

  走了一小会后,我冲到了罐头他们身边,陈璇还在不停的挣扎着,无力的叫喊着,看到我陈璇停止了挣扎,恨恨的看着我:“好啊,吴天养,原来,原来是,是你,是你叫的人打王子浩吧。”

  我把陈璇强行背到了背上:“对,你知道你在KTV,王子浩给你吃了什么东西吗?”

  “王子浩今天过生日,他,他马上就要去,去外地读书了,他今天,今天哭了,在我面前哭了,因为我,因为我拒绝了他,他,他说以后我就做,做他的妹妹,可是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打他?”陈璇带着哭腔一边说,一边在我背上挣扎着。

  “陈璇,你别天真了,王子浩对你不怀好意,我是得到消息,王子浩会给你下,下那种药,所以才,才叫人来帮忙把你抢过来的。”我气喘吁吁的说道。

  陈璇停止了挣扎,在我背上沉默的趴了一会,然后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天养,你,你,你们男人,怎么总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不用暴力能抢到你么,我不用暴力,别人就会用暴力的。”我依然气喘吁吁的说道。

  陈璇又没声音了,在我背上安静了下来,我以为陈璇睡着了,就没说话了,一小会后,陈璇又轻声说:“天养,你,你喜欢我么?”

  我的心一麻,犹豫了一小会,轻声说:“喜欢。”

  “哼,为什么还要考虑那么久才回答我?”陈璇有些撒娇的说道。

  “天养当然喜欢你了,天天就在我们面前说你怎么样漂亮,怎么样温柔,怎么样可爱,只是天养这家伙还是雏,有些害羞,不敢和你说而已。”这时候罐头在旁边插嘴说道。

  陈璇更紧的箍住了我的脖子:“天养,你要带我去哪,我,我好想睡觉啊。”

  酷B4匠.b网7永)x久、免O费看小&说

  “那就去开个房睡觉呗,我到前面鸿运宾馆先去给你们开个大床房,开好了就在门口等你们。”罐头说完就和龙江快步往前走了。

  “不,不行,我今天,今天必须回家,我妈回来了,别去开房间了。打个三轮车,送我回家吧。”陈璇赶紧说道。

  “哎,现在这么晚了,三轮车不好打啊,就在宾馆睡也是一样的,明天就和你妈说在同学家睡的就行了。”罐头停了下来说道。

  “不行,我还是要回家,不回家我妈会骂死我的,我妈可好不容易才回家一次的。”陈璇坚决的说道。

  “行,那我背你回家吧,反正也不远了。”我心里有些失落,但是陈璇要回家也没办法。

  罐头看我这么说,也没好再说什么,默默的和龙江在我前面走着,一边走,一边无聊的在路上找些石头之类的东西往前面用力踢。

  就在经过鸿运宾馆的时候,陈璇又说:“还,还是去开个房间睡觉吧,我,我这个样子,回家也还是要挨骂的。”

  “行,我去开房间。”罐头似乎比我还兴奋,说完就小跑着往鸿运宾馆跑了过去,龙江也跟了过去。

  我心里一喜,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浑身似乎又充满了力量,大步朝鸿运宾馆走过去。

  罐头开好房间后,把房门钥匙给了我,然后拍着我肩膀说:“兄弟,晚上注意身体啊,明天起来不要腿软,哈哈。”说完带着龙江走了。

  我心中的火苗涌动了起来,全身酥酥麻麻的,在没有任何刺激的情况下,居然就这么昂扬的挺立了起来,不过,在走进宾馆的时候,它还是消停了下去。

  在开房间门的时候,我的心跳动得很快,我都感觉到我要喘不过气来了,陈璇娇笑着小声说:“你干嘛,怎么这么紧张,又不是做贼。”

  此刻我的脑袋很混乱,嗯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

  终于,我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把房间门给打开了,我把陈璇背进去,关上门,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洁白的大床上面。然后自己也在床上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你,你晚上,晚上去哪里睡呢?”陈璇的脸和关公一样,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被下了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摩丝的农民说:

推荐朋友的小说:青春我最狂,写的非常不错,大家可以去看看,我哥说:青春时代,你总要学会挥舞拳头,要么为了自己的女人,要么为了自己的尊严,这句话,让我成为了一个混混。链接:http://www.kujiang.com/book/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