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沉沉的,没想到被林天骗到了,他们这肯定要把我弄的很惨,但是我并没有对林天怎么样啊,他为什么要弄这么大的动作?

  酷S匠网首F…发¤

  面包车开到很偏的河堤上停了下来,我被胁迫着下了车,从草地走到河边上,在明亮的月光下,我一眼看到了猴子蹲在河边的浅水里,嘴巴上面还有血迹,河边上还有四个人在用铁锹挖着什么,而王子浩和一个光头胖子,正坐在一边沙子上面抽烟。

  我被他们押到王子浩旁边,王子浩对我笑了笑,说来拉,哈哈,你和你职高的难兄难弟又聚在一起了。我可是给了你很多机会,和你说了很多遍不要再和陈璇来往,你他妈的不听,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

  我其实以前真的没意识到王子浩这么可怕,没想到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这么狠,说句老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我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我说了,我和陈璇只是朋友。

  王子浩又笑着说你和陈璇到底怎么样,我心里清楚,你也不用狡辩,我他妈的就想不明白,我怎么会输给你,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一个得了不治之症的短命的傻逼?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把陈璇拿下了,你他妈的像根搅屎棍一样的搅来搅去的,艹。

  王子浩的语气开始强硬起来了,眼神也开始凶狠起来了,那凶狠的眼神又加重了我的恐惧,但是我还是嘴硬的说我没有搅合,如果你把我当对手,我们也只是公平竞争。

  王子浩抓起一把沙子,朝我一撒,撒的我满头满脸“竞争你妈个逼,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敢说竞争。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在老子面前跪下,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和陈璇往来了,还一个选择是你看到他们挖的那个坑了没有,如果你不跪,不发誓的话,你和你职高的兄弟就在那坑里躺着吧。当然,不是活埋你们,会把你们的头露在外面透气的,等明天早上挖沙的人来了,你们才有可能被挖出来。”

  我转过头看了看那几个人正在挖的沙坑,没想到这个坑还真是挖来埋我们的,我昂了昂头说那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弄死我,第二个是我弄死你。

  王子浩站了起来,说别以为老子不敢埋你,你也知道我的背景,老子就是把你弄死,也没多大事,我再问你一遍,你跪不跪?

  我很坚定的摇了摇头。这时抓着我左手的那个青年,狠狠的朝我膝盖弯踢了一脚,想把我踢得跪在地上,但是我只是腿弯了弯,并没有跪下。

  那个青年又用拳头在我背上捶了一下,说快给老子跪下,不然弄死你。

  这时王子浩摆了摆手说算了,别打他,让他去他职高兄弟那蹲着去吧,我要让他尝尝被埋的滋味,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哈哈。

  青年和林天两个人又把我押到了河边,让我走到猴子旁边蹲下。

  我一蹲下来,猴子就对我笑了笑说兄弟,对不住了,把你连累了。

  我撇了撇嘴,说是我连累了你才是,说完叹了口气,四周看了看。

  林天和那个青年站在岸边,已经点上烟了,那几个青年还在挖坑,坑边堆了一小队挖出来的沙子,看样子应该快要挖好了,而我们又蹲在水里,不好逃跑。

  正在我算计着如何逃跑的时候,猴子用身子撞了撞我,说吴兄,等他们把坑挖好,我们上岸的时候,我们一起逃跑,跑到马路上,再跑到马路那侧的桔子树里面去,怎么样。

  没想到猴子也在算计着逃跑的事情,我没说话,伸出手,给猴子打了个OK的手势。

  一小会后,坑挖好了,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大声对我们吼:“你们两个短命鬼快上来,自己躺到坑里去。”

  我和猴子装着很不情愿的慢慢往岸边走过去,刚刚挖坑的几个青年已经把铁锹都放下了,坐在地上抽烟,只有林天和刚刚押我那个青年站在坑边守着我们。

  我和猴子一走上岸,林天就生怕我逃跑似的想来抓我,我直接狠狠的一拳打在林天脸上,把林天打得摔在了浅水里面。另外那个青年反应过来了,一把扯住了我的衣服,不过猴子一拳劈下来,把那个青年扯住我衣服的手劈开了。

  那个青年还想来扯我衣服,我身子一晃,躲了过去,然后死命的和猴子一起往马路上面冲。

  身后传来一阵阵别跑,再不停下来弄死你们的声音。不过我们都没有理会,我和猴子按照预定路线,直接跑过了马路,跑进了茂密的桔子林里面,在桔子林里面穿行着。

  刚刚开始,还有三个人能紧紧的追着我们,等我们跑出桔子林后,身后已经没有追兵了。

  穿过桔子林,是一片很大的菜地,我和猴子在菜地中间的小路上跑跑停停,跑到了一条大一点的泥巴路上面。在泥巴路上面走了不知道多久,走到了一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水泥马路上。

  不过虽然是水泥马路,却没有一辆车子,我和猴子等了应该有快一个小时,才有一辆货车开了过来,我们把车拦下问司机去哪,司机去说去连水县,猴子问我去不去?连水县是我们隔壁县,我想着到了连水县再坐车回去也一样,便点了点头,说去,到了连水县再说。

  我和猴子正要上车,司机却说要收钱,一个人要三十块钱,我和猴子把钱都掏出来了,也只有四十多块钱,司机便拿了我们四十钱,让我们上车了。

  到连水县十字路口,司机把我们放了下来。此时已经十一二点了,县城一片漆黑,只有远处的几个吃夜宵的那种绿色大鹏还有灯光,我和猴子加起来只有八块钱,开房间也开不了,回也回不去。

  我们在路边蹲着,我心里隐隐的凄凉和无助交织着,说不清的难受。

  我们默默的蹲了一会,猴子站了起来,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弄钱开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