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继续拉着林天的手,说猴哥,你都受伤了,要不,要不等下次你们再单挑好了。猴子大声喊道,无所谓,喊完又是几拳打在林天的脸上,打得砰砰作响。

  林天似乎已经忍无可忍了,也大声说了一句,是你找死,别怪我,说完用一只手卡住猴子的喉咙,再用另外一只手的手肘横着打猴子的脸。不过只打了一下,猴子一个挺身,就把林天挺得歪向了一边,猴子再用脚一踹林天的嘴巴,把林天踹开了,然后很灵敏的一咕噜爬了起来,用脚在林天的脑袋上面踩着,一边踩一边大声喊着去你妈的,去你妈的。

  猴子虽然穿的是布鞋,但是踩在林天头上还是能发出啪啪的声音,看得我都有些肉痛。不过只踩了几下,林天就抓住了猴子的脚,用力一掰,把猴子弄得蹲坐在了地上,林天再一个翻身起来,朝猴子扑了过去,把猴子压在身下。不过林天没有打猴子,而是抓住猴子的手,大声说着说了你不是对手,还要打吗,我可不想欺负你。

  我知道林天说这些话的意思不是他仁慈的表现,而是他已经被猴子的气势震慑住了的表现。

  猴子大嚎一声,去你妈的要打,打到底,猴子的身子不停的挣扎着,挺动着,挺动了几下后,把林天坐在他档部的身子挺得滑到了肚子上,然后双脚一抬,居然用两只脚箍住了林天的脖子,再用力一掰,把林天的身子弄得也躺了下来。

  2酷.匠Uj网H唯:一/x正w版{4,&.其(他=D都F{是盗版B

  林天抓住猴子的手也松开了,猴子坐了起来,疯狂的朝猴子脸上打了几拳,手又被林天抓住了。两个人在地上缠着打起了滚子,我看到林天的眼角已经破了,血流在耳朵和脸上,花红花红的,看上去很惨。

  就在这个时候,巷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哄乱的脚步声,很快,一群人就冲进了巷子里面,林天估计吓到了,一分神,把猴子松开了,猴子站了起来,用脚在林天身上踹着,而来的那群人也一窝蜂的围了过来,要去打林天,还有几个人要来打我,我正要说话,猴子大声说都别动,谁让你们来的。

  一个很尖利的声音说我刚刚去老曾店里赊烟,经过这里的时候听到你在这巷子里面的喊叫声,我就去把他们叫来了。

  猴子说我们单挑呢,在旁边看着,都别动,说完对着低着头蹲在地上的林天大嚎一声,我们继续,去你妈的。

  林天无力的站了起来,猴子一下子冲过去又是一个飞踹,林天用手一挡,再一推,往后退了几步,猴子被推得摔在了地上,林天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呆在原地看着猴子。

  猴子很快爬了起来,又朝林天冲了过来,这次林天好像发狠了,抬起脚用力一踹,把猴子踹得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我以为林天会冲上去打猴子的,没想到林天居然转过身,往巷子深处跑了过去,这条巷子是条死胡同,林天跑到巷子尽头,灵敏的一跳,抓住墙上面,很快翻到了墙上,跳下去了。

  那些人一哄而上要去追林天,猴子大声说别追了,让那个杂种走吧,到时候我还要去找他的,今天本来不想打他的,是他自己说要单挑的,我去,还说是武校出来的,也就这个鸟样。

  猴子说完走过来,箍住我气喘吁吁的说吴兄,不好意思,今天本来真不想打他的,他一说要单挑,我没忍住,又打上了,搞得你为难了,如果他再去找你,你就说这事你不管了,他有什么账,让他来找我算好了,走,我请你吃夜宵去。

  我说没事猴哥,夜宵我就不吃了,我先回去了,猴子又是一番热情挽留,我还是没有留下来吃夜宵,回学校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天也没有来找我,我也没看到以前经常在食堂里最喜欢大声喧哗的林天,只是听虎头说林天要搞一个大动作,要去弄一笔钱去弄猴子。倒是吴玲来找了我两次,吴玲也没有提林天的事,只是提醒我周末要陪她去市里一趟。

  这几天里,我和陈璇的来往又密切了起来,王子浩和陈璇的来往也密切了起来,经常会来我们教室和陈璇聊天,我不知道陈璇为什么嘴上说只是把王子浩当哥哥看,不喜欢他,却又经常会和王子浩聊得嘻嘻哈哈,不亦乐乎,每次看到陈璇和王子浩在一起的开心的样子,我就受不了,所以大多时候,王子浩来我们教室了,我就选择回避,出去抽烟什么的。有一天的晚自习,我换座位坐到陈璇旁边,和陈璇聊得热乎的时候,突然发现王子浩站在窗户外面看着我,不过他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下就走了。

  在那个星期的周五晚上晚自习的时候,教室后门被人轻轻推开了,我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刘敏。

  刘敏穿着一件花衬衫,牛仔裤,留着长头发,看上去很有气质,倒不怎么像混混,更像文艺青年。

  我想站起来出去,刘敏却很快走进了教室,把他手上提着的一个塑料袋子往我桌子上一放说天养,我顺路买的葡萄,先放在桌子里面吧,出来一下吧,我有话和你说。

  我心里一阵暖流涌动,没想到这么大的混子还给我买葡萄。我本来早就想去找刘敏的,但是上次刘敏的手下白板和我打架的时候,我不知道刘敏是站在哪一边,觉得我去找他的话不好。

  我和刘敏往楼梯口走去,在路上碰到了化学老师刘老师,那天晚上晚自习是属于化学晚自习,是刘老师值班的,刘老师看了看刘敏,说吴天养你去哪,我还没说话,刘敏倒先很礼貌的说老师你好,我是吴天养他哥,有点家事,刘老师摆着屁股走到我们身边,看着刘敏说你真是他哥?刘敏潇洒的甩了甩头发,笑着说当然,难道不像吗?

  刘老师也笑了笑,说那你跟我来一趟,我有些话要和你说,说完带着刘敏走到楼梯口那里停了下来,和刘敏说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站在栏杆旁边,有说有笑的说了几分钟刘敏才挥了挥手让我过去,然后先往楼梯下面走去了,我赶紧追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