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看到是我,有些惊讶,一咕噜就坐了起来,说是你啊兄弟,我,我都有些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呵呵,来有事么。

  我在猴子对面的那个上下铺的下铺坐了下来,掏出刚刚林天给我买的一包利群烟,发了一根烟给猴子说猴哥,我叫吴天养,是罐头兄弟的,呵呵,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猴子笑了笑,点上烟说伤倒是没什么事,你看我现在还能泡妞呢,哈哈,可惜就是被记大过了,要不是黄昊天帮我去弄,我肯定要被开除的。要不是你昨天晚上帮了我,我现在肯定躺在医院,真的谢谢你。

  我也把烟点上,说猴哥,昨天晚上打你那个林天,现在,现在想和你讲和,托我过来传个话,现在,现在他还在职校外面等着呢,猴哥,你看,要不要过去和他谈谈?

  猴子还有些红肿的眼睛一瞪,说吴兄,那个林天,没有,没有为难你吧?有什么事你就说,如果他为难你,我不会放过他的。

  x酷☆{匠Ma网》唯一^正版,=|其k他t0都|K是yJ盗`版

  我摇了摇头,说那倒是没有,只是,我觉得如果事情闹大了,可能双方都不利吧,所以我也想让你们谈谈,当然只是公平的谈谈,你该对林天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顾忌我这里,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谈也无所谓了。

  猴子站了起来,说行,那我现在就去和他谈谈,看他个憋崽子要说什么。说完从床上拿起衣服穿上,又对那个妹纸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要是在下课前没回来,你就走吧。

  那个妹纸说我才不在这里等你呢,我去我租房去,你晚上想过来的话,就自己过来吧,我现在去上课去,说完扭着屁股走出去了。

  猴子对我笑了笑,指着那个妹纸消失的背影说工具,呵呵。

  我和猴子很快走出职校大门,走进了林天等我们的巷子,走到刚刚林天等我们的位置的时候,却发现林天不见了,我往前面走了一小段,才看到林天坐在一个破水缸后面,在抽着烟。

  猴子在林天对面的一个房子门口的台阶上面坐了下来,林天灿烂的笑着,拿出中华烟发给猴子,猴子用手一挡,说我有烟,便掏出他自己的月兔烟抽了起来,林天有些尴尬,只好发了烟给我,然后自己也点上一只说猴哥,其实昨天晚上,我有些脑袋发热了,后来冷静下来想了想,后悔死我了,哎,我只是希望事情别闹大了,闹大了对我们两都没好处,我们两都差点被开除了,要是再闹的话,非被开除不可,而且,我兄弟王子浩还说最近两个月严打,要从学校抓一批人,如果我们再闹的话,就撞枪口上了,王子浩你认识吧,王局长的儿子。

  猴子不耐烦的听着猴子说了一大通,很不客气的说别说些没用的,我他妈的不是来这里听你吹牛的,爽快点,你想怎么办。

  林天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也是你们先来我们学校的,哎,我,我愿意陪你医药费,另外,再请你吃顿好的,你看怎么样。

  猴子说其实我他娘的是不会跟你和谈的,是吴兄过来和我说,我才必须来和你谈谈,但是我过来是给吴兄面子,怎么谈,不管吴兄的事情,如果你他娘的敢再为难吴兄的话,老子弄残你,我就是不读书了,也要弄残你。

  在从巷子口射进来的昏暗的光线下,我看着猴子红肿的眼睛里面发出坚定的凶横的光芒,用手指点着地上说出这句话,我一阵感动,心里暖暖的,暗自庆幸自己没看错猴子,更没帮错猴子。

  林天说瞧你说的,我怎么可能会为难天养,他也是我兄弟,不信你问问他。

  猴子看了看我,说钱我不要你的,医药费老子出得起,如果你真的要和谈的话,那也行,你到我们职校来,当着我兄弟们的面,让我打一顿,被我打完后,在我面前跪下来朝我道歉,那这件事情就算了,不然的话,事情该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吧。

  林天苦着脸说我好歹也是三中的老大,好歹也是十三匹狼的,我这样做也太伤脸了。我来和谈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要再打了,不然,事情闹大了,我们十三匹狼的那些元老们知道了,可能事情就会更麻烦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可能还不知道,十三匹狼的二哥,是我舅舅。

  猴子冷哼了一声,说别他妈的拿十三匹狼吓唬老子,老子也是下沙帮的,我们学生闹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你们十三匹狼的人要插手的话,下沙帮也不会干看着的。

  林天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这样,我给你两千块钱当医药费,再请你吃顿好的,吃完饭,当面陪茶谢罪,行不?

  猴子站了起来,说还是不谈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走了,说完就往巷子口走去。

  林天突然也站了起来,大声说你他妈的有种的话我们两单挑,别又他妈的找人玩阴的,没意思。

  猴子停了下来,转过身,很淡定的走到林天面前,然后狠狠抽了一口烟,把烟头往林天脖子上面一按,烫的林天啊的尖叫一声,一把把猴子推得摔倒在地上。

  猴子爬了起来,说单挑就单挑,打死为止,艹你妈的,说完快冲两步,身子一跳,腾空朝林天踢了过去。

  林天往旁边一闪,猴子一脚踢空,一落地,就被林天抱住了,反手一扣,脚一绊,把猴子扣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我可是在武校呆过一年的,单挑的话,你不是对手,要不我们还是再谈谈吧。

  猴子虽然被林天扣在地上,但是猴子并没有罢休,狠狠的扬起手,啪的一声打在林天脸上,林天却没有还手,依然颤抖着声音说差不多就行了,你可别逼我。

  我也知道林天在武校呆过,后来转学来的三中,而且林天的块头也比猴子大了一号,猴子身上还有伤,如果单挑的话,猴子肯定要吃亏的,我便也走过去,一边拉着林天的手,想把他们拉开来,一边说猴哥,还是别单挑了,不能谈就算了,你先回去吧。

  猴子又一连狠狠的在林天的脸上打了几下,然后气喘吁吁的和我说吴兄,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不要掺合,今天我要弄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