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浩伸出手,用手指勾了勾,意思是让我跟着他走,我跟着他走到操场旁边的草地上的时候,王子浩才停了下来,说吴天养,我帮你,当然也有点私心,你是知道我喜欢陈璇的,我是真的喜欢她。

  我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喜欢陈璇,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王子浩双手一抱胸,说你别装了,你和陈璇的关系我也知道,就这么说吧,我希望你以后别和陈璇来往了。

  我说我和陈璇只是同学而已,你想多了。王子浩说当你真的爱上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也会胡思乱想的,我是真的爱上陈璇了,我真的希望你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和陈璇来往了。王子浩说完用非常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又笑了笑,说我和她只是同学,你想多了,说完我就转过身,往寝室走去,王子浩在我背后大声说吴天养,你记着,不管怎么样,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没理会王子浩,很快回到了寝室,虎头坐在我床上,在抽着烟。我在我床上坐了下来,虎头朝我脸上吹了一口烟,然后一边抓着我的手,要把我从床上拉起来,一边说走,天养,跟我去林天那里一下。

  我把虎头的手甩开,说去林天那干嘛。虎头说你已经把林天得罪了,去和他说一下吧,不然以后会有麻烦的。

  我把虎头的手甩开,说他找我什么麻烦,他自己现在都一身的麻烦,猴子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我们就等着看,是他麻烦还是我麻烦吧。

  虎头把烟头一丢,没再说话,走出了寝室。虎头一走,蜡狗和室友们都围了过来,一个个问着我刚刚和林天拉拉扯扯的干嘛,我便和室友们说了起来,闹到好晚才睡觉。

  第二天做早操的时候,林天,虎头,还有很多有点小名气的混子都被叫到了前面,校长说了昨天晚上打架的事情,说职高已经有几个人被开除了,虽然是职校的来我们学校打架的,但是学校依然要对参与打架的人给予记过,留校查看处分,说完念了一大串记过的学生的名字,我提心吊胆的听着,还好,没有念到我的名字。

  解散完后回教室的路上,我正和小胖走着,突然陈璇一下子赶了上来,用手拱了我一下,说喂,吴天养,我家的灯泡坏了,我买了一个新的,中午能帮我去换一下吗,我请你吃饭。

  我以前就帮陈璇家换过灯泡的,这次其实是想答应的,但是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王子浩说的话,心一软,脱口而出说中午没空,你让王子浩去帮你换吧。

  陈璇嘴巴鼓了鼓,说你说什么,我说了我和王子浩只是朋友,你就帮我去换一下嘛,我,我有话和你说。

  陈璇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颊有些微红,我心里一麻,还是点头同意了。

  下完最后一节课,我就和陈璇一起走出了教室,安子一直用酸酸的眼神看我,我心里倒有几分得意。

  一走出教室,就看到吴玲身子倚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我。我和陈璇走到吴玲身边,陈璇和吴玲寒暄了几句,吴玲就看着我说吴天养,你过来,我有几句话和你说。

  陈璇马上笑着说哟,你们还有什么悄悄话说啊,还要躲着我,吴玲说嘿嘿,有点小事,就说几句就好了,说完拉着我走到一边,小声和我说吴天养,你等下赶紧走,下午和晚上都不要来上课了,最好明天也不要来上课。

  我看着吴玲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一紧,说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来上课?吴玲踮起脚尖,凑到我耳朵边上说林天要打你,你还是躲一躲吧。

  我笑了笑说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能多一天两天,我还是懒得躲了,林天要找我,就让他来吧。

  吴玲急得跺了跺脚,说吴天养,我说真的,你今天一定不要来上课,听见了没,还有,你以后,以后和陈璇,也最好,最好少来往,那个王子浩喜欢陈璇,你最好别惹他。

  我看了陈璇一眼,不想和吴玲聊太久了,便点了点头说行,我知道了,谢谢你,没其他的事了吧。

  吴玲低下头,小声说这个星期六我要去市里一趟,你能陪我去吗?

  我说你去市里干嘛?让林天陪你去就行了啊,干嘛要我陪你去,等下林天又要找我麻烦了。

  吴玲古灵精怪的一笑,说不会的,我们不让他知道就行了。你就陪我去吧,行不?

  我正犹豫着的时候,陈璇在楼梯口大声说你们说完了没有啊,说个悄悄话说这么久啊。

  我就没再犹豫了,说到时候再说吧,还有好几天呢,说完就转过甚,往陈璇走去了,吴玲也跟了上来,又重复着说了一遍吴天阳,我说的你要记住,下午和晚上一定不要来上课。说完快步走到了我前面,和陈璇打了个招呼就下楼梯去了。

  我和陈璇一前一后的走出校门,往陈璇家里走去,走到陈璇家门口不远的一个饭店的时候,陈璇停了下来,带我去小饭店点了几个菜吃饭。

  吃完饭,陈璇就带我去了她家里。她房间里面的灯泡坏了,她已经买好了灯泡,就是不知道换。

  我把她的书桌搬到灯泡下面,再把一个凳子放在书桌上,踩着凳子帮陈璇换好了灯泡便和陈璇说我要回去了,刚刚走到房间门口,陈璇就叫住了我,说天养,先别走,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我停了下来,走到陈璇身边说有什么话,你说吧。陈璇指了指她房间里的床,说到床上坐着说吧。

  陈璇说这句话的时候,呼吸似乎有些急促,脸有些微微发红,我心里一痒,难道有好事要发生?便赶紧走到她铺着漂亮的蓝色床单的床上坐了下来。

  陈璇也悠悠的走到床边,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看着我说天养,吴玲是不是和你说了我和她说你有女朋友的事情?

  我突然想了起来,上次在林天寝室开会的时候,吴玲说过有人和她说我有女朋友的事情,可是,但是吴玲并没有说是陈璇说的啊。便摇了摇头,说没有啊,吴玲可没说过啊,怎么了,问这个干嘛啊?

  《l更☆‘新最w快bq上酷匠=网*

  陈璇低下了头,用手拨弄着床单,小声说实话告诉你吧天养,是我和吴玲说的,我和她说你有女朋友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说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摩丝的农民说:

记得给我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