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慌乱的站起身,很快走到我座位旁边,对我说天养哥,能,能出来一下吗,我,我有话和你说。

  我本来看到安子和陈璇坐在一起一肚子火的,但是看到安子慌乱成这个样子,对他的怒气少了一些,笑了笑,便站起身,跟着他走出了教室。

  一出教室,我就问安子有什么事,安子却不说,只说在这里不好说,我们到下面去说吧,便带着我下了楼,来到楼下教学楼的巷子里面,掏出一包烟,发给我一只,然后他自己也点上一只,狠狠的抽了一口,似乎鼓起勇气说天养哥,我,我想和你说个事,不知道,不知道你能同意不。我微微笑了笑,说你先说什么事吧。

  安子蹲了下来,低着头说天养哥,我发现我爱上陈璇了,我是真的真的爱她,我知道你也喜欢她,所以叫你下来,希望我们能公平竞争,行吗?

  我冷笑了一下,吐了口烟,谁你爱陈璇?你爱她?哈哈,爱到让我去偷拍她?爱到给她下药,你那不是爱,就是他妈的性冲动而已,你干的那些事情,你觉得陈璇还会原谅你吗,你别傻了,陈璇是不会中你的计的,还有,我也不喜欢陈璇,你别他妈的乱扣帽子。

  安子也蹲了下来,说我知道你肯定喜欢陈璇,就是陈璇让你改变的,那次唱歌的时候,我差点就要得手了,你发狂了,如果你不喜欢陈璇的话,你不可能会那么做的。

  我站了起来,说不管我喜不喜欢陈璇,反正,你如果再用那些龌龊的手段害了陈璇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安子笑了笑,说天养哥,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用龌龊的手段对付陈璇了,我会用我的真心去感动他,但是现在我们出现了一个强敌,那就是王子浩,我听说他其实是可以去读大学的,但是他没去,而选择了留级,他是为了陈璇留级的,而且,现在陈璇好像被他感动了,他们就快要好上了吧。

  我把烟头一丢,说这种事情强求不得的,你们去闹吧,我没兴趣和你联手,我只想好好把书读完。说完,我就没再理会安子,走回了教室。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我被陈璇拦住了,陈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吴天养,我还以为你不回来读书了呢。怎么一来就和安子到楼下去了,怎么,你们要搞什么鬼名堂啊。

  我说我们能有什么鬼名堂搞,我们只是下去抽根烟而已。我听说有个帅哥为了你,大学都不去读了,要留下来和你在一起,听得我都感动得快要哭了,真爱啊。

  陈璇脸上泛起一片红霞,顿了顿,说哼,我也听说,你的老相好转到这个学校来读书了,这下好了,也不用跑那么远了,方便啊。

  陈璇刚说完,安子就上来了,陈璇把要进教室门的安子一拦,说安子,去,给我买瓶酸酸乳上来,我渴死了。我赶紧插话说口渴了喝什么酸酸乳,喝可乐才解渴啊。安子脸一红,赶紧下楼去了。我没和陈璇说过可乐里放味精的事情,陈璇还不知情,意味深长的说我以前喜欢喝可乐,现在我喜欢喝喝酸酸乳了,也许,以后我又会更喜欢喝可乐吧,说完陈璇就扭过身,回座位上去了。

  上了一个上午的课,我基本没有听老师讲课,一直在不断的和同学们传纸条。我突然发现同学们都友好了起来,也大方了起来,竟然有好几个同学对我发出邀请,要请我去吃饭,不过都被我拒绝了,我怕欠人情。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一走出教学楼,身后就一个人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罐头。罐头比以前黑了很多,也似乎瘦了一点,理了个很短的头发,看上去比以前刚毅了一些。

  罐头用手捏了捏我的肩膀,说兄弟,你还是回来了,走,我请你出去吃饭去,说完箍着我的肩膀就朝校门口走。

  我们走出校门口的时候,看到校门口聚集了一大堆混混,王子浩穿着一身球衣,叼着一根烟,手里拿着一包中华的烟,得意洋洋的站在最前面。林天也叼着一根烟,箍着吴玲站在王子浩旁边。而虎头,居然也在人堆里面,虽然他蹲了下来,但是我还是看到了他,他嘛的,昨天他都说不去吃饭的,没想到还是来了。虎头的形象瞬间在我心里落下去半截。

  罐头用手指着王子浩说那傻逼肯定又要请学校里面的混混吃饭,去年开学的时候,那个傻逼也请我们吃饭,吃什么饭,其实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他是局长的儿子,那小子圆滑的很,不要老大的名分,其实老大都要听他的。

  %3更8新@d最|快。t上酷4匠《^网$。

  我一边和罐头走,一边故意用身体挤罐头,想让罐头往边上走,不让那堆混混看到,可还是被吴玲看到了,吴玲大声喊着我的名字,跑了过来。

  罐头看到有妹纸喊我,就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说天养,这不会是你马子吧,吴玲正好听到了罐头的话,说同学,别乱说,虽然我和天养睡过觉,但是我们还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罐头咧嘴一笑,说不是吧,都睡过觉了,还纯洁?难道你们不知道怎么弄,没弄成?

  这时王子浩走到了我们身边,拍了罐头的肩膀一下,说罐头兄弟,怎么了?家里的稻谷都收完了?想念你的母校,回来看看?

  王子浩的话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罐头脸一沉,正要发作,王子浩又诞着脸笑着说罐头兄弟,我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吧,也许对你有用,罐头斜着眼看着王子浩说什么内部消息?

  王子浩低下头,凑到罐头身边说我听我爸爸说,最近两个月,也就是九月份和十月份严打,上面下了指标,这两个月要抓一批人,你小心点。说完拉着吴玲的手,带着吴玲走回去了。

  我又往人群看了一眼,却没再看到虎头了,我便和罐头往广场里面走去,刚刚走了几步,身后就响起几声尖锐的呼哨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