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我一直问我后妈他们小胖的消息,但是后妈他们也都不知道,说我是打架的那个饭店老板送我来医院的。没想到小胖虽然平时好像不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够味够量的,连虎头那样的混子都吓的逃跑了,小胖还留下来帮我。

  十来天后,我拆线出院了,我的前胸和腰部,留下六道长短不一的像蜈蚣似的疤痕,我知道,这些疤痕要伴随我一辈子。

  在市里呆了一段时间,在学校开始放暑假的时候,后妈把我送到了乡下爷爷奶奶家里,让我在那里度过我的暑假。爷爷奶奶家在一个偏僻的小村落的一个矮山下面,是一栋土胚房子,爸爸曾经给我爷爷一笔钱,让他们建房子,但是被爷爷拒绝了。

  小村落虽然偏僻,但是青山绿水,环境很好。后妈把我送到爷爷奶奶家后,也没和爷爷奶奶说我打架的事情,只是说我快要放假了,在爷爷奶奶家里吃了一顿中饭就走了。走前还塞了一把钱给爷爷,不过爷爷很强硬的拒绝了。

  爷爷是土郎中,也就是赤脚医生,没有行医执照的农村医生,其实我爷爷往上三代,都是土郎中,到了爷爷这里,土郎中开始不怎么吃香了,不过爷爷的生意还算不错,因为爷爷除了会弄草药外,还会针灸和推拿。而且爷爷似乎还很神秘,我小时候在爷爷家里的时候,就有小伙伴问我我爷爷是不是会点穴,村里人好像都以为爷爷会点穴,我也曾经问过爷爷,爷爷也没正面回答过我,只是说他会穴位推拿。

  吃完中饭,后妈刚走不久,我就脱了衣服,只穿着一条底裤去爷爷门前的小溪里面游泳,那条小溪里面得水非常清凉,我小时候经常在那里面戏水玩。

  我刚刚在小溪里面扑腾了一会,爷爷就出现在了岸边,板着脸说天养,你身上的伤疤怎么回事?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露陷了,结结巴巴的说是我自己,我自己不小心摔跤的。爷爷说你摔跤能把疤摔出这个样子,我又狡辩说是从,是从楼上摔下来的,爷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就走了。

  当天晚上吃完晚饭,我搬了一个躺椅到门前的空地上乘凉。一边乘凉一边想着陈璇,吴玲,小胖,罐头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最让我担心的就是陈璇,担心陈璇和王子浩会好上。

  突然,爷爷拎着个凳子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爷爷抽了一会烟,悠悠的说天养,我不希望你走你爸的老路子,我们吴家祖祖辈辈都安分守己,你爸爸却出了格了,进了几次牢门,哎,以前我们吴家每年开族会我都要上席,从你爸爸第一次去坐牢后,我就再也没上过席了,去也是去看看就走了。你爸在人前逞英雄,我却在人前抬不起头,哎。

  爷爷一边抽烟,一边缓缓而悲愤的说着,我知道爷爷和爸爸的矛盾很深,很多年前,爸爸和爷爷因为一次口角,打起来了,爸爸打不过爷爷,竟然一口把爷爷的耳朵咬住了,咬了半边肉下来,现在爷爷的左边耳朵还缺了一块,看上去极不协调。

  我低着头,默默的听着爷爷说着,不时的点点头。爷爷说完停顿了一会,转过头,看着我说不过,我也不忍心你在外面受欺负,你是个苦命的孩子,生下来,你娘就死了,你奶奶给你取名天养,就是希望你能坚强的活下来,能早点知天地。你身上的疤,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哎,现在的人,可比过去的人狠得多了。

  爷爷说完把抽得只剩一点点的没有过滤嘴的烟头往地上一丢,用脚踩灭,然后又看着我,说天养,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能做到吗?

  我不解的看着爷爷说起这么早干嘛?爷爷说我也知道现在外面社会的风气不好,强身健体还是有必要的,万一碰到突发情况,也好对付。

  j5酷:匠%o网|正}版。首发

  我心里一喜,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没问题,每天早上五点起来。

  第二天早上五点不到我就被爷爷家里养的公鸡叫起来了,爷爷也早就起来了,等我洗完脸刷完牙,爷爷拿着两个布袋在家门口捡了四块砖,一个布袋里面放两块,然后严严实实的绑在了我小腿上面。

  我腿上面绑两块砖,走路都比较困难,爷爷却让我跟着他往后山上面跑,我跑到一半,实在跑不动了,呼吸不过来,爷爷就让我歇一会,歇完再跑。

  跑到山上后,爷爷就把绑在我小腿上面的布袋解下来,两个布袋并成一个布袋,让我拿在手上,然后一边往山下家里跑,一边不停的抛,接,爷爷说这是锻炼我的应变和协调能力,和对物体运动的判断能力。

  就这样,每天早上都要跟着爷爷上一趟山,半个月后,四块砖变成了六块,再一个越后,六块又变成了八块,最后的半个月,爷爷让我练成了一字腿,另外,还教了我一招:边腿。

  一直到还有两天开学的时候,我才自己搭车回到了市里。我先回了一趟家,在家里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后,我直接去了后妈开的小饭店里。

  后妈仍然是系着一条围裙在小饭店里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我一进店,后妈就看到我了,笑容满面的走过来说我晒黑了,也好像变壮实了一些,都有肌肉了。

  我在一张空桌子上坐了下来,后妈给我一张菜单,问我要吃什么菜,我正在犹豫着要吃什么菜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大声喝道老板娘,你伺候你儿子干嘛,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你他妈的菜还没上,你是不是要让我把J把饿瘦啊?

  后妈赶紧连声说我去催一下,催一下,马上就来,说完就赶紧朝厨房跑去了。我憋着一肚子火,看了看那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他身边还坐着两个看上去痞里痞气的青年,十有八九是小混混。

  我把我心底的怒火通过眼神表达,朝满脸横肉的胖子发射了过去,一两秒钟后,胖子抬起头来,正好和我的目光相遇,胖子也恶狠狠的瞪着我,说看你妈啊,小鳖崽子。坐在胖子旁边那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笑着说大肥,他是在看你的脸,不是在看他妈,看他妈的那个样子有什么兴趣......,那个胖子马上接嘴说这可说不一定啊,哈哈,也许一脱说不定啊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