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意识到白板竟然会对我这么狠,铁棍居然直直的朝我脑袋打过来,我被白板打中,只觉得脑袋一麻,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我全身好像失去了控制,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想爬起来,但是刚刚用手撑起身子,脑袋又是一麻,我全身忽然又失去了控制,再次跌倒在地上。

  我再也没能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虎头和蜡狗被两个人追着跑走了,小胖也被马D打倒在地上,把小胖打得在地上蜷缩着瑟瑟发抖后,马D又冲了过来,和白板一起打我,我恍恍惚惚似乎听到了白板拉马D走的声音,但是马D没走,继续用刀砍在我身上,我已经没有了痛感,脑袋里只有恐惧,我一直在想,我会不会死,当我看到我的衣服已经被血浸红了的时候,我终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后妈,她正睁着红肿的眼睛看着我。我突然明白过来,我是打架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我的视线突然由模糊变为清晰,清晰之后,我看到了后妈湿润的眼睛和疲倦的面容,心里一阵愧疚,吞了口口水湿润喉咙,然后虚弱的说雅雪,我,我,我对不起你,我又惹事了。后妈叫雅雪,我一直都是叫她的名字,从来没有叫过她妈妈。

  酷匠%网唯-W一0正Uf版,其他f\都是X*盗版

  后妈赶紧转过身,用手擦了擦眼睛,然后转过来,说天养,你,你没事就好,你醒过来就好,你在床上躺着,不要乱动,我,我去买碗汤给你喝。

  后妈刚走,我舅妈就从病房外面进来了,坐在我面前,一脸责怪的神色,尖着声音说天养,你怎么这样,你才来这里几个月,就不学好,又打架,还这么严重,你们学校都说要开除你,你妈给教导主任下跪了,教导主任才网开一面,没有开除你,让你这学期不要去上课了,反正还有一个多月就放暑假了,你妈都哭了一天了,哎,你爸爸还在坐牢,你妈一个人养活你,为了供你读书这么辛苦,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我鼻子一酸,眼睛一热,泪水溢了出来,我很快眨了眨眼睛,翻过一个身,不想让舅妈看到我流泪的样子,可我身子一动,胸前,腰部,就一阵剧烈的疼痛。

  舅妈用手箍住我的身子,说你别乱动,好好在床上躺着,你身上都是伤口,缝了几十针。哎,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枪子打的,这么狠,对一个孩子下死手。

  舅妈附身箍住我的时候,同时她身上一股香味充斥着我的鼻孔。我一激动,连小腹都开始痛了起来,我只好屏住呼吸,等舅妈的身子离开后,再继续呼吸。

  舅妈又开始唠叨了起来,哎,你知道你这次花了多少医药费不?花了七千多块钱,你妈不够钱,又从我这借了五千,你们一家子,真不让我省心啊。。。。

  舅妈唠叨了一阵,我一直没怎么搭理她。我母亲很快就端了一碗黑鱼汤回来了,我母亲一回来,舅妈才停止唠叨,去她开的茶馆照顾生意去了。

  后妈喂完我喝黑鱼汤,就出去了,说要回市里一趟,说会让我表姐来照顾我,让我好点休息,不要乱动,一番叮嘱后,就走了。

  后妈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表姐就推开病房门进来了,身后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很快也跟着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居然是九贵,可是九贵不是和舅妈吵架了,还好像分手了么,难道他们和好了?

  九贵还是戴着那条粗粗的黄金项链,沧桑的脸膛中间有着一对犀利的小眼睛。表姐走到我床边坐了下来,鼓励似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天养,是谁砍的你,怎么回事,你和九贵叔说说吧,他能帮你。

  九贵很霸气的拉过一个凳子,又很霸气的坐了下来,对我笑了笑,说天养,上次我就和你说了,你有事情就来找我,或者去你们学校门口那个游戏厅,找刘一刀也行,你不听,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哎,说吧,怎么回事,我帮你出头。

  其实我此时此刻,心里一直在后怕,马D的那把东洋刀的样子不停的在我脑海里闪现着,加上刚刚看到我后妈伤心难过成那个样子,我就已经做了决定,以后当一个老实学生,不再去惹事,小心平安的读完高中去当兵,完成后妈的心愿的。

  我看了看表姐,然后用力咽了一口口水,说谢谢九贵叔了,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不想再去惹事了,以后我,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

  九贵用难以理解的眼神看着我,说这怎么能算了呢,你可是流了血缝了针的,就这么白白算了,就算这面子可以不要回来,但是这医药费总得要回来,你放心吧,我去办,不会有事的,在绿洲县,这个事情都办不好我就白活了。

  我避开九贵的眼光,总觉得九贵有些不靠谱,因为我发现九贵的眼神和白板的眼睛很像,连眼神也有几分相似,而白板太不靠谱了,居然还帮马D打我,九贵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即使九贵帮我要到了医药费,马D或者白板如果再来找我,那我又会卷入纠纷了,那我还是很难把书读完了。我犹豫了两秒钟,还是缓缓摇了摇头,说还是算了九贵叔,谢谢你的好意。这个仇我肯定会报的,但是不是现在。

  九贵用手摸着他手上戴着的一串佛珠,撇了撇嘴角笑着说你现在的心情我知道,打了一场这么大的架,肯定会后怕的,行,等你先养养伤再说吧。

  表姐一下子坐到了我病床上,急切的看着我说天养,你就和九贵叔说了吧,没事的啊,你说啊。

  我还是缓缓摇了摇头头。九贵站了起来,把表姐从病床上拉了起来,说我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晚上再买点东西过来看天养,刚刚来得匆忙,忘记买东西来了。

  表姐噢了一声就和九贵出门去了,出门的时候,我看到九贵的手扶在了表姐的腰上,和表姐一起走出去。我心里一紧,这情况似乎不对,一般要很亲密的关系才会扶着女孩子的腰走的,难道上次我在舅妈家喝酒舅妈一直骂九贵禽兽不如是这个原因?我陷入了惶惶的忧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