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罐头受伤住院

  我心一沉,说出什么事了。虎头似乎快要哭了,颤着声音说我们九龙会出大事了,罐头被砍了十几刀,在医院,老万又被抓了,我赶紧问那罐头现在在哪,虎头说在医院,我们去看看他吧。我赶紧和虎头翻墙出了学校,坐黄包车赶到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几个九龙会的跟着老万的正牌混混蹲在门口抽烟,看到我们来了,一个黑黑的矮个子带我们去了罐头的病房。

  我们一边走,矮个子一边和我们说事情经过,老万带罐头和他们一共六个人去和太子帮谈一个沙场的事情,谈翻了,打了起来,罐头没跑赢,被砍了三刀,送到医院治疗的时候,太子帮的人又过来补刀,又砍了罐头十几刀,后来老万带着几个人去太子帮开的场子找人报仇,在路上就被公安抓了。

  矮个子送我们到罐头病房门口,就和我们说他们几个人要去躲一阵,让我们自己小心点,说完就走了。我和虎头走进病房,罐头正躺在病床上面,没盖被子,身上,头上,都缠满了白色的纱布,旁边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穿着很破旧的中年妇女正在很悲伤的哭泣着。虎头说,那是罐头的母亲。

  我和虎头走到病床边,罐头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笑了笑,有气无力的说你们来了。我点了点头,心里一阵揪痛,磨了磨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罐头转过头,无力的看着他母亲说妈,你,你先出去一下,我,我和我兄弟有话说。

  O#酷√匠网m首“/发、(

  罐头母亲站了起来,看了我和虎头一眼,大哭着说你们回去吧,我儿子不需要你们看,都是你们这些人,把我儿子带坏了,我儿子以前不是这样的啊,说完用手过来推我和虎头,我这才发现他母亲原来是个跛子,她的脚是弯的,畸形的脚腕上面缠满了脏兮兮的布条。

  罐头母亲赶我们,我们只好往房间门口走,可罐头又坐起来了,用虽然很小,但尖锐得快要撕裂的声音说天养虎头,你们别走,你们过来。

  我们被罐头母亲赶,罐头又不让我们走,我和虎头就站在门口,正左右为难之际,一个穿白大褂的一声走了进来,把一张单子交给罐头母亲说先把医药费付一下吧。

  罐头母亲停了下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接过单子看了看,又还给医生说我,我不识字,这,这要多少钱?

  医生冷冰冰的说有人帮你们付了两千块,但是输了很多血,你们还欠六千多块钱,两天内要交清,不交清的话,可能要停药了。

  罐头母亲又把单子折好,放进口袋里,一拐一拐的走回到病床边,我从口袋里掏出我身上的两百多块钱,拿出两百,放到桌子上,虎头也从口袋里掏钱,不过他只有三十多块钱,他一分不剩的全部放到桌子上我们就赶紧走出了病房。

  我们默默的走出医院,我在医院门口的小店里买了一包利群。我们在路边的花坛边的围栏上面坐了下来,我和虎头默默的开始抽烟。我第一次把烟真正吸进了肺里,抽完一根的时候,我的头飘乎乎的。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用脚踩熄,然后对虎头说虎头,我要帮罐头弄钱,你跟不跟我一起?

  虎头把烟头用手指一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曲线,说你不会是说去抢吧?那也太危险了啊。

  我说当然不是去抢,我有办法,我们从学生身上弄钱,风险肯定是有,怎么说吧,你跟不跟我一起?

  虎头撇了撇嘴,缓缓点了点头,说天养,没想到你还真够义气,行,我跟你一起去。

  我和虎头回到学校,我让虎头在水塘边的草地上等着,然后我到寝室把小胖和蜡狗从宿舍叫出来了。

  我和小胖和蜡狗说了一下我要弄钱帮我兄弟付医药费的事情,小胖很快就同意了和我一起弄,蜡狗犹豫了半天,还是抽着闷烟,没吭声。

  我用手捅了蜡狗一下,说一起不一起,你说啊,蜡狗看着我,磨了磨他奇厚无比的大嘴唇,说天养哥,以后,以后我要是出事了,你会帮我吗?我说如果你这次帮了我,那我们就是兄弟了,既然是兄弟了,那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肯定会帮的,蜡狗把烟头一丢,说行,天养哥,我跟定你了。

  有了四个人,也差不多了,第二天上午我没去上课,把我藏在洗干净的袜子里面的一千多块钱全部拿了出来,坐车来到市里,这次,我没有去看我妈妈,直接打车来到了一家烟酒批发店。

  这个批发店是我一个初中同学家里开的,初中毕业后,他家里又开了一个新店,就让他来守这个老店了。我在门口看了看,只有他一个人在守店,赶紧走进了店里。

  我这同学叫梅杰,长得很高,也很帅,读初中的时候就和我们隔壁班一个女孩子好上了,听说那时候就不是雏了。我一进店,梅杰就认出我了,站起来把他的粗粗的黄金项链抽了出来,又给我发了一只软中华,说天养,你小子好像变帅了啊,你不是转学到绿洲县读高中了么,怎么回来了啊?

  我接过软中华,点上猛抽了一口,说逃课呗,过来找你帮点忙,怎么样,老同学,有商量不?梅杰稍稍一愣,说说吧,什么忙。我说借钱,梅杰又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才说多我可没有,说吧,要多少。我拍了梅杰肩膀一下,说哈哈,骗你的,来给你做生意的,我要买五十条芙蓉王,当然,是买假的那种。

  梅杰店里只有十几条假的芙蓉王,不过梅杰很快打了个电话,让人送了过来,三十五块钱一条,我把烟用一个箱子装好就回到了家,在家里把父亲的那个有着一个尖的龙头戒指找出来,往中指上一套,发现大了好多,我又找来一些麻线,在戒指上缠了好多圈,再往中指上一戴,这下正好合适。

  我戴着戒指,带着假烟回到学校的时候,正好刚刚下课,我把假烟放回宿舍,把虎头找来,我们四个人在寝室里商量了一会,就开始了行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