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就跟着陈璇往校门口走,吴玲果然站在校门口等我,穿着黑白短裙,黑色长袜,帆布鞋,她做了个发型,弄成了黄色的贵人美发型,看上去清纯中带着性感,我一看到她脑袋里马上就有了可耻的画面感了。我一走过去,吴玲就对陈璇说璇璇,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我和你同学有点小秘密。陈璇嘴角撇了撇,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那你们去浪漫吧,我走了,说完就扭过头走了。

  陈璇一走,吴玲就挽住了我的手,说天养,今天让你帮我一个忙,我说什么忙你说吧,吴玲说让你去我们学校帮我教训一个人,行不?我知道吴玲是职高的,职高的风气比我们学校还乱,我去职高打架的话,不是找死么,但是我又不想拒绝吴玲,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吴玲。

  和吴玲商量了一下后,我回宿舍把罐头叫了出来,很快来到职高,职高管理比较松散,本来已经关了大门的,但是很多学生光明正大的从大门爬进爬出,一边的保卫室灯是亮的,也有人,但是都不管不问,任由他们从大门翻进翻出。

  吴玲在校门口的麻辣烫的摊位上等我们,我和罐头翻了进去,直接进了要打的那个男生的寝室。

  @酷)z匠~(网首.发

  寝室里很多人在打牌,旁边放着几瓶酒寝室里弥漫着烟酒味和臭袜子味混合的气味。罐头敲了敲门,大声说喂,你们寝室谁叫黄昊天的?

  几个学生抬头看了我和罐头一眼,一个眼睛小成一条缝的学生很淡定的叼着烟说天哥在后山上面和妹纸干活呢,怎么,你们找天哥干嘛?要去推屁股啊?这学生一说完,寝室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我一阵窘迫,正想开骂,罐头却笑着说那倒不是,我是要去割他屌的,他长了个屌,随便乱搞,容易得罪人啊,后山在哪,有哪位兄弟带带路么?

  那些学生似乎感觉出了不对劲,停止了打牌,都走了过来,那个小眼睛低下头看着又矮又壮的罐头,说你们哪来的,怎么了,找天哥有事?

  罐头笑了笑,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没事来找他干嘛?小眼睛用嘴巴吹了吹他的头发,说有什么事说吧。

  罐头晃了晃脑袋,说我和他的事情,没必要和你说,既然没人愿意带路就算了,我自己去找他。说完转过身准备走,小眼睛却不让,一把把罐头的肩膀拉住,说你他妈是不是来找茬的。

  寝室里其他的学生也都围了上来,我看中了不远处的一个空酒瓶子,心里想着一动起手来我就去把瓶子捡起来打。

  罐头却很淡定的把小眼睛的手推开了,说怎么,要打架啊,我是猴子兄弟,过来找天哥有点事情而已,要是打架的话,我们就不是两个人来了。

  罐头一说完,那些人都没说话了,又去打牌去了,我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个染着黄头发,中等身高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学生抽着烟走了上来,这和吴玲说的黄昊天很像,我拍了拍那个学生的肩膀,说你就是黄昊天吧。

  那个黄毛很拽的拨弄了一下黄毛,说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连我都不认识。黄毛的话刚刚说话,罐头就一拳打在了黄毛的脸上,我也用力把黄毛一推,黄毛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我和罐头很快冲上去,一顿猛打,黄毛一开始还大声叫喊,不过很快被罐头把他的嘴捂上了,打了一分钟不到,就被一个要下楼的学生发现了,赶紧大叫着说天哥被打了,快来,天哥被打了。

  我和罐头又狠狠的给了黄毛几下,赶紧逃跑,就在下最后那几级楼梯的时候,罐头可能因为速度过快,一下子摔倒了,我很快把罐头扶了起来,可罐头的脚崴了,只能一瘸一拐的走。

  眼看着那些学生就要冲上来了,为首的几个学生还都拿了凳子,棍子之类的家伙,罐头推了我一把,说天养你先跑吧,我没事,我有办法的。

  我当然不可能把罐头丢下,我从旁边捡了一块石头,准备迎接战斗,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就对着刚刚在楼梯发现我们打人的那个短头发学生打。

  就在那些学生冲到罐头身边的时候,罐头大声喊,等一下,我是猴子兄弟,别乱来。那些学生果然都停了下来,没敢动手,冲在前面的一个戴眼镜的学生推了推一个长头发学生说去,把猴哥叫过来,看看是不是猴哥兄弟,我怎么没见过他们。那个看上去很拽的长头发学生噢了一声就跑去了。

  很快,一个尖嘴猴腮长得像猴子似的学生就跑了过来,冲到坐在地上的罐头身边蹲了下来,说罐头哥,你怎么回事,职高还他妈的出了能人了,敢打罐头哥。

  我心里一喜,没想到罐头在职高还真的认识牛人物,这个猴子我也听说过,是职高的两个老大之一,我刚刚以为罐头故意说认识猴子的,没想到和猴子的关系还这么好,我对罐头的佩服又加深了一分。

  罐头苦笑了一下,捏着脚说没人打我,我自己摔的,猴子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来职高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有什么事我去帮你摆平就行了啊。罐头又笑了一下,说一点小事啊,不想麻烦你,就自己去了。猴子拍了罐头肩膀一下,说罐头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兄弟两还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事情你吱一声就行了,只要我猴子能办到的,绝对上。

  这时候,吴玲吃完麻辣烫了,居然很老练的翻了铁门进来了,不过她的黑薄长袜被挂破两个洞,看上去似乎更有几分暧昧的感觉。

  吴玲一走到我身边,那个黄昊天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指着吴玲说吴玲,这是不是你叫过来的人?

  吴玲又挽住了我的臂弯说对,这是我新男朋友,是我叫过来打你这个畜牲的。说完对我笑了笑,踮起脚尖在我耳朵边说你牛啊,连猴哥都认识。

  黄毛在我和吴玲身边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笑着说,兄弟,谢谢你,谢谢你替我把这黑锅背了,哈哈,我的二手货好用吧,是不是有耗子尾巴搅油缸的感觉。

  我不知道黄毛说的我背黑锅是什么意思,但是后面那句,我是听懂了,我哼了一声,说你自己耗子尾巴吧,哈哈,什么二手货,只有外面那一寸是旧的,里面可全部都是新的啊。

  我的话一说完,人群就爆发出一阵小声,黄毛尴尬的低下了头,往人群里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骂了一句骚货,你给我走着瞧。

  就在这时,猴子突然就冲到了黄毛身边,很潇洒的跳起来一脚踹在黄毛胸上面,把黄毛踹倒在地,大声说去你妈的,还真以为你不得了了,还敢骂我兄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