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竿爬了起来,对着罐头说有种明天约点子,罐头停了下来,说行,明天几点,在哪里,竹竿说明天晚上九点,人民广场,有种你就来。罐头说了声好就跑回寝室里去了,我也赶紧跑到楼梯口,很快跑回了寝室。

  我跑回到我寝室所在的四楼后,看到很多学生都出来了,趴在栏杆上面看热闹,我也凑了过去,发现二楼还是一阵哄乱,原来是保卫科和竹竿他们打起来了,打了一小会,竹竿他们的人就全部跑了。保卫科的人追了下去。

  保卫科的没追到竹竿他们,又回来调查了,这个事件当天晚上折腾了很久,到很晚,宿舍楼才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一天,我都发现陈璇总是偷偷看我,好像有话和我说一样,不过一直没和我说话,直到晚自习的时候,才传了张纸条过来,我打开纸条一看:晚上有时间吗,我看中了一件衣服,你帮我参考一下好不好?我马上回了三个字:没时间。陈璇也没再传纸条过来了。

  晚自习上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偷偷溜出了教室,在学校小树林里面集合了,我们九龙会本来在学校里面一共有九个人的,但是那天晚上只有我和虎头和罐头三个人准时去了那里,其他的人要不是退出九龙会了不混了,要不就是当天晚上没时间,去不了。

  我们很快翻墙出了学校,去了在人民广场后门处的小饭店里面。

  小饭店里面已经有很多我们的人了,我看到了我们九龙会的带队老大,叫老万,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理着一个光头,正坐在门口抽烟,我们一走过去,老万就站起来,把我们带到一个包厢里面,问我们事情的经过。

  我们把事情经过说完,老万就拍了拍罐头的肩膀,说罐头,你又给我惹事了,等下你们不要怕,先和他们谈一谈,看我眼色行事,我动手了,你们才动手,我没动手的话,你们千万别先动手。

  老万和我们说了一小会,就让虎头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了,人很快挤满了整个包厢,大概有二三十个人,不过看上去,只有六七个像是职业混混,其他的好像都穿的比较老实,没有混混的那种痞气,甚至还有一个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我不禁担心了起来。

  老万给我们讲了几句,就让人拎了两个麻袋的家伙进来,一个麻袋里面全部是短刀,一个里面全部是铁棍,短刀只有三把是开过锋的,我和罐头还有老万三个人一人一把,其他的人要刀要铁棍都自己选择。

  这是我第一次打这种场面的架,我表面上很淡定,但是心里怕得要死,明明天气很冷,我却发现我的腋窝下面被汗浸湿了,一阵阵冰凉。我悄悄的问罐头要不要喝血酒,罐头说不用,我们这属于小打小闹,如果是帮派之间真正的约点,就需要割指血,喝血酒。

  八点五十的时候,老万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条白毛巾,我们把白毛巾用水蘸湿后都绑在了额头上面,就出发了。

  我们直接进了人民广场的后门,往人民广场的中心地带走去。

  远远的,我就看到中心地带那里好多人,或坐或站的,很多人正抽着烟,可以看到一闪一闪的和星星似的烟火。

  离广场中心越来越近,天上虽然没有月亮,但是还是隐约还有些光亮,能隐约看清楚对方的人。对方的人比我们多多了,应该有我们两倍那么多,王子浩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和一个脸方方的中年男人坐在人群中间,竹竿坐在人群边上,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东洋刀,正把东洋刀撑在地上转着玩。

  老万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我也越来越紧张,要是打起来,我们肯定要吃亏的,人数相差太大了。走到离他们还有十几米的时候,老万停了下来,然后带着我和罐头,三个人往他们人群里面走。

  进入他们人群的时候,此起彼伏的呼哨声响了起来,我知道这些呼哨声是在嘲讽我们。

  我们很快走到人群中间,王子浩旁边的那个方脸汉子站了起来,说哟老万,还围起白毛巾来了,这是要干嘛,戴孝啊?

  老万尴尬的干笑了声,说二哥,这都是小一辈的事情,没必要弄这么大场面吧。

  方脸汉子走了出来,像螃蟹一样威风凛凛的摆着手走到我们旁边,用手一叉腰,说老万,你他妈的也混了几年了,没见过市面啊,这也叫大场面,我们只是来了一部分人而已,其他一部分人都去嗨去了,你们是所有人都来了吧,怎么,你们九龙会就这么点人?

  老万环视了一下他们的人,说我们也只是来了一部分人,小一辈的事情,没必要闹这么大啊。说完看了看罐头和我,又和方脸汉子说二哥,听说这个事情是你们的一个叫王子浩的事情,他不让我这个小弟和他喜欢的一个女孩子说话,这是不是太霸道一点了?

  这时候王子浩走了过来,很淡定的笑着对老万说对,我就是这么霸道,如果你小弟能答应以后不和那个女孩子说话,不纠缠那个女孩子的话,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今天晚上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老万看了看二哥说二哥,这小子很猖狂啊,好像他是老大一样。二哥把头偏向一边,说老万,你最好按照他的话做,他可是王国华王局的宝贝崽。

  老万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小声的说你怎么说?

  我看到老万看我的眼神里,夹杂着一丝哀求,但是我又实在不想答应王子浩不和陈璇说话的无理要求,正在犹豫间,王子浩突然抬起脚,朝我胸部踹了过来。

  我被王子浩踹中了,我藏在身上的的那把开了锋的短砍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这时候站在旁边的竹竿把短砍刀捡了起来,大笑着说傻鸟,你他妈的还敢带刀啊,怎么,要用刀砍我们啊,来,刀还给你,你来砍我一下试试,竹竿说着就用手抓着刀背,把刀柄塞到我手里。

  我有些懵,没有接住竹竿塞给我的刀,刀又掉落在了地上,竹竿和王子浩还有他们那边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竹竿大笑着说你他妈刀都拿不稳,还来约点子。

  这时候老万突然快步冲到竹竿旁边,抓住竹竿的衣领,直接扇了竹竿几个耳光,然后说艹你妈的,还没轮到你说话,想出风头会死得很惨的。

  5;酷rX匠?网z唯一NG正版8,…其$_他都是#$盗版m

  这时候二哥走了过来,把竹竿一栏,很冷的说了声操家伙,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手套,很快戴好,又从腰里抽出一条铁棍。

  老万用手摸了摸头上系着的毛巾,把砍刀和铁棍都抽了出来,右手拿铁棍,左手拿砍刀,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赶紧把掉落在地上的砍刀捡起来,紧紧的拽在手里。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粗犷的声音传过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往声音发出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