斌哥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到他身后,可是还是没来得及,站在我们旁边的一个高头大马的眼睛小成一条缝的混混给了我一脚,不过被斌哥麻利的一抓,把他的腿抓住再一拉,那个高头大马的混混就像一捆柴一样倒在地上。

  其他混混一下子就围了过来,白板赶紧挡住那些混混说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打架的,别动手动脚的,白板刚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不过白板没还手,还是挡着那些混混。

  这时候南风软软的说现在都别动,谁都别动,那些混混这才停下来,退了退。斌哥说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南风哥,你觉得这个事情要怎么解决,你说吧,要多少赔偿。

  南风笑了笑,说钱,老子现在对钱好像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了,你让你那个兄弟给我捅一刀,然后再喝一次我的尿,这事就算完了吧。

  南风的话似乎有些过分,我正要说让他来捅我一刀,斌哥就笑着说如果这个条件我能接受的话,那我还带他来干嘛,干脆就让他被你找到,然后被你捅一刀算了。

  南风也笑了起来,说你本来也不应该来的,哈哈。斌哥掏出烟给白板和我一人发了一根,然后又自己点上一根抽上,说南风哥,这样吧,医药费我们全部出了,另外,以后你们这条线路的运木车,我们也不去拦了,这条线的给木头过站的活,我们绝对不参与了,还有你们在老桥桥头的那个场子,我们也不干涉了,说到做到,如何?

  斌哥说完把抽了两口的烟放到南风嘴巴里面,南风抽了一口,咳嗽了起来,赶紧把烟一丢,说你的建议不错,但是我可以再加一个条件么,尿可以不喝,但是我必须要捅他一刀。

  斌哥又点了一根烟抽上,说南风哥,不是我吹牛,这个人,你捅不起。南风翻眼看了看斌哥,说为什么,就因为他是你兄弟?

  斌哥摇了摇头,说对,他是我兄弟,但是也是敏哥兄弟,是敏哥的老兄弟,敏哥说了,无论怎么样,一定要保住他,如果你捅了他,不但我这边不好交代,你那边也比较麻烦。

  南风脸色微微一变,端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又笑着说什么老兄弟小兄弟的,你也别搬出敏哥来吓我,如果是敏哥兄弟,他为什么不亲自过来呢。

  斌哥把烟头往地上一丢,用脚踩了踩,说如果敏哥来的话,事情可不就是这样了,敏哥可不会答应你把这条线路让给你。

  南风突然重重的把杯子一放,说艹你妈的,说了别他妈的把敏哥搬出来说话,如果这傻屌学生真的是敏哥老兄弟的话,他自己怎么不来,好了,别说了,老子今天这刀是捅定了,南风说完把被子一掀,拿起内裤来穿。

  斌哥突然从身上抽出了砍刀,把我拦到他身后,说我看今天谁他妈敢动他。南风哥那边的混混砍刀斌哥抽出刀来了,也纷纷把家伙亮了出来,南风穿好内裤后,一把把放在他床旁边的关公刀拿了起来,指着我们。

  现场突然安静了起来,很安静很安静,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很嘈杂的声音,突然一下,刚刚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人全部拿着家伙冲进了房子里面,把南风和他那些混混都围了起来。

  看9正7版章节上7O酷…5匠。网X

  我们的人有将近二十来个,而南风那边的人,加起来十个不到,明显我们占据了优势,白板突然用刀背在用刀指着他的那个混混的手上剁了一下,当的一声,那个混混的刀掉在了地上,顿时,双方的嚎叫声都响了起来,场面哄乱起来,不过,都没动手,只是都用家伙指着对方,大声叫骂着,想用声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就在这个时候,斌哥大声喊了声,都别动手,这一声还比较管用,嘈杂声很快就小了起来。斌哥把我一推,让我先出去,其实刚刚那架势还真的吓坏我了,我是第一次看到过这种场面,看到这么多刀指着对方,我以为会打起来的,吓得腿都有些打颤了。斌哥一推我,我就赶紧子在人缝中间挤着,朝房间门口走过去。

  我刚刚走出房间门口,就听见斌哥说南风,刚刚那些条件,还是我的条件,我说话算数,我也就不多说了,先走了,说完我们的人全部撤了。

  回到县城后,斌哥和白板又送我回了学校,让我自己小心些,如果碰到什么事情了,就跑,走为上计。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正好下课了,我刚刚走进校门口,就碰到正好推着一辆自行车走出来的陈璇。

  我本来打算绕过陈璇,从那边走过去的,但是陈璇好像看到我了,推着自行车截住了我,说吴天养,你躲着我干嘛,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没啊,我去食堂吃饭呢,陈璇说我自行车坏了,你能帮我推一下么,推去修好来,我愣了愣,本想拒绝的,陈璇又说,不是吧吴天养,这点小忙都不帮帮,我只好走过去,推起了自行车。

  把自行车推出校门后,我检查了一下自行车,没什么毛病,便问陈璇哪里坏了,陈璇坏笑着说心坏了,我说你别闹了,自行车哪来的心,陈璇一下子跳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说反正就是坏了,你帮我推回家吧。

  其实我心里还是喜欢陈璇的,只是在陈璇面前,我似乎总会自卑,发自心底的自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不过,推着自行车,后面坐着陈璇的感觉真好,陈璇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衣,一条尼龙短裤还有厚的黑色丝袜,手抱在坐包上面,头离我很近,阵阵香味直钻进我的鼻孔。

  推着走了一小会,陈璇用手捅了捅我的腰,说喂,今天是我生日。我很快就说噢,那祝你生日快乐。陈璇又捅了我一下,说那你,晚上陪我过生日呗,我心里一乐,喉咙口一麻,说还要我陪你过生日,你不是有男朋友么。

  陈璇嘟了嘟嘴巴,说谁说我有男朋友了,瞎说,我说你别骗我了,上次在溜冰场,那个小白脸,拉着你的手溜冰那个,看你们两那么亲密的样子,不是你男朋友是什么。陈璇娇娇的一笑,说才不是呢,他只是,只是,只是想追我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