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游戏厅,刘敏还是不在,不过那个斌哥已经不认识我了,我看到他,对他笑笑,他没理我,我走过去问他刘敏在不在的时候,他才发现是我,问我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了,我说这次的事情比较严重,我想和刘敏说说,斌哥很自信的说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我帮你,敏哥这家伙,这段时间泡了个北京妞,天天晚上体力透支,不到下午他是起不了床的。

  我没办法只好说斌哥,你认识南风哥么,斌哥点了点头,说认识啊,四大金刚的带队的,当然认识,怎么了,你和他有过节?我一听斌哥说认识,心里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嗯,昨天晚上的事情。斌哥脸色微微一变,说不是吧,你得罪他了,怎么回事?我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斌哥。

  斌哥听完皱起了眉毛,说天养,你家伙挺牛逼的啊,还敢动南风哥,南风哥这两年可是很跑火,一下找了几个老板,一下子就混起来了,把以前一个快要解散的四大金刚给救活了,虽然刚刚混起来,实力不是很强,哎,这事情确实很麻烦啊。

  斌哥犹豫了一会,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和我在游戏厅门口聊了一小会,就见游戏厅门口开过来五辆车子,不过都是破车,车上走下来很多人,围住斌哥问斌哥什么事情,斌哥给大家散了一圈烟,指着我说我这兄弟和南风哥闹矛盾了,现在我和我这兄弟去找南风哥,南风这家伙做事不计后果,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斌哥说南风他们一伙一般都在木材检查站活动,他们把一条路线的木头生意给霸占了,只要有木材运出来,他们就会让司机停车,然后由南风的人和司机商量好过站的价格,商量好后南风他们就能顺利的带那些司机过站,然后他们赚取过站费的差价。南风团伙能帮检查站解决一些蛮横霸道司机的闯站行为,而检查站又能给南风他们带来李毅,所以他们一直都合作的很愉快,似乎成为了一个整体,互惠互利,各取所需了。

  斌哥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白板,其他人在后面开车跟着我们,一直出了郊区,到了木材检查站的时候,斌哥停下了摩托车,然后让那些人在外面等着,如果万一我们打起来了,他们就赶快过来增援,说完就带着我和白板往木材检查站里面走去。

  我心里扑腾扑腾的跳着,应为我看到斌哥带了两把刀,一把插腰上,袖子里面还藏着一把短刀,白板身上也藏了一把刀,斌哥和我说如果万一动起手来,就让我先跑,我没想到为了我的事情闹的这么严重,也没想到斌哥居然这么卖命的帮我的忙,走进木材检查站的时候我就和斌哥说要不还是算了吧,等下事情闹大就不好了,斌哥说怎么能算了,我人都带过来了,你的事情,一定要解决。

  斌哥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我们走进木材检查站办公室,发现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还有七八个混混,其中有几个我很面熟,就是昨天晚上和南风一起的,一个脖子上有纹身的混混看到我和斌哥进来很惊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抬着头看着斌哥说斌哥,怎么来这里来了,怎么,来帮这个傻屌说话来了?

  斌哥说你说话注意点,这是我兄弟,什么傻屌,那个纹身的混混双手叉腰,夸张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噢你兄弟啊,哈哈,我想起他昨天晚上,昨天晚上被淋一身尿的样子就好笑,又骚又腥啊,南风哥每次干了女人都不洗屌的,那些JB油啊,都趁你兄弟身上去了,哈哈。

  斌哥嘴巴抽动了一下,露出一丝凶光,看了看那个纹身的混混,不过还是没发作,最后笑了笑说不和你说,南风哥在哪,带我去看看他吧。

  那七八个混混全部站起来往办公室门口走,我们跟着他们出了办公室,来到不远处的宿舍,进了一个房间,南风正躺在床上,旁边还睡着一个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挺漂亮一女孩。

  一进南风的房间门,我就看到一把有两米长的像关羽用的那种关公刀放在他床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被这么猛的关公刀来一刀,身子肯定能被斩成两半。

  南风看到我和斌哥来了,居然一点也不意外,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让他旁边睡着的那个女孩子出去,那个女孩子居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也不害羞,直接起床,背对着我们,从容的穿上衣服出去了。

  @n看8D正+版章Wq节上酷X`匠网

  南风把被子一掀,连短裤都没有穿,他的小腹上面纹着一只蜘蛛,蜘蛛的嘴巴咬着那玩意的位置,那玩意还湿漉漉的。南风阴冷的笑着对斌哥说斌哥,我这可不是给你看我的大屌的,我是给你看我的伤的,这个傻屌,在我这里捅了一刀,差点我就废了,只差一点就到大动脉了,还好我命大。斌哥,你觉得你还有必要帮他说情么?

  斌哥裂开嘴笑了笑,说南风哥受委屈了,怪我,怪我,我这兄弟真的不怎么懂事,连南风哥都敢动,我已经教训了他一顿了,现在带他过来见南风哥,也是把事情说说清楚,虽然他捅了南风哥,不过,也是南风哥先尿他的吧,尿人,这真的太伤人了,他也是忍无可忍吧。

  南风哥把被子盖上,嘻嘻笑着说你也知道这个事情很伤人,是他先尿人的,你知道尿的谁不,尿的我张家的祖宗,我老太爷爷。

  这时候我顶了一句说没有,我只是吓吓张老黑,根本就没尿,也不会尿的。

  南风斜眼看了看我,说艹你娘的万棍坑,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不知道是因为斌哥在这里,我胆子大了,还是因为我忍受不了南风那句恶毒的骂人的话,万棍坑是我们那里的最恶毒的话了,而且他骂的是我娘,我不知道骂的是我死去的那个娘还是我后妈,两个女人在我心里都是最不可亵渎的,我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脱口而出说你他妈的骂人就骂人,别骂我家里人,你要怎么样你就说句话,都是一条命,老子不怕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