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山,我和罐头的衣服就被扒了,两个人都只穿着裤子,这个时候很冷,我一下子就起了鸡皮疙瘩,刹那间,冷,疼,委屈,恐惧,让我觉得这仿佛是在做梦一般,我很希望自己能被他们在脑袋上面打一铁棍,把自己打晕,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好。

  ,酷#L匠&网唯j一、正版n,;》其H他`S都sS是(盗'版

  但是事情是残酷的,我们被脱了衣服后,张老黑被支使去拿桶去不远处的一个水库里面舀了几桶冰冷的水,一桶一桶的泼在我和罐头身上,一阵阵凉风吹来,我冷的浑身发抖了起来,抖到我的肺又痛又酸,呼吸都很困难。

  那些混混们围着我们,看着我们两个人发了一阵抖,南风哥抽完一根烟后,对着那些混混们说兄弟们,高潮又到了,你们各自去找家伙,轮流伺候伺候这两位学生老大吧,南风哥一说完,混混们就散了开来,去找东西去了,只留下南风哥和张老黑看守我们。

  我听南风哥说高潮到了,我心就寒了,我们已经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还没有到高潮?我看了罐头一眼,罐头也看了我一下,但是很快把头低了下去,可能他觉得他连累我了,有些羞愧吧,我推了罐头一把说罐头哥,你,你还好吧,罐头点了点头,没说话,把头埋下去了。

  这时候南风哥又走了过来,风吹着他柔顺的分头,让他越显得帅气了。南风走到我面前,用脚踩了踩我的肚子,说兄弟,我知道你渴了,来,哥刚刚又酿了些黄酒出来,刚刚我知道你一定没喝到胃,现在补上,来,嘴巴张开。

  我以为南风又要撒到我身上,忙又转过头去,等待他滚烫的尿水袭来。没想到南风拉开裤链,掏出他那玩意后并没有发射,而是弯下腰,揪住了我的脑袋,然后狠狠的在我眼角部位来了一拳,说你他妈的张开嘴巴,让我练练枪法,听不懂我说话啊。

  南风看起来不怎么样,又矮又瘦,但是这拳头却异常的毒,比以前安子或者那些小混混们打我重多了,一拳就让我眼前一黑,然后是一片金星,我重新开始看清楚眼前的东西后,又是一阵眩晕。不过,我依然听清楚了南风说的话,他让我把嘴巴张开,意思是要尿到我嘴巴里面。我感觉我已经到尽头了,被他们打,还被他们凌辱,凌辱是有界限的,他说要尿到我嘴里,这已经超过我的界限了,不知道为何,我心里突然就生出一股怒火,这股怒火让我胆子大了起来。

  我摸了摸我的口袋,那把折叠刀还在,我看了看四周,那些混混们都到远处林子里去找东西去了,张老黑坐在我们不远处,正哈哈大笑,期待着南风把尿撒我嘴里。我把手伸了进去,我玩刀还算可以,速度很快,那是从小我爸爸教的。

  南风伸手抓住我的脑袋往他下身靠,说来,尝尝哥酿的酒味道怎么样,离我保持半米的距离,让哥看看哥的枪法怎么样,能不能弄你一嘴,张嘴。

  随着南风最后爆喝一声张嘴,我飞快的把折叠刀掏了出来,一只手就把刀锋拉了出来,然后往南风的大腿根部插了过去,南风没有发出惨叫,而是又爆喝一声说去你妈的,还跟老子玩阴的,老子弄死你个小鳖崽子。

  不过,南风还没有骂完,我就往下山的小路猛冲过去,一边冲,一边大喊罐头,走,快走。

  南风追了我几步,就跑不动了,坐在了地上,大声骂着,我冲到亭子那里的时候,张老黑追了过来,我举起折叠刀大喊一声去你妈的张老黑,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来,老子桶完你还要去桶你老婆孩子,快滚,张老黑没有被我骂退,而是继续追我,不过在追到亭子那里的时候,张老黑重重的摔了一跤,躺在地上不动了,不知道他是真摔还是假摔。

  我跑到路口处,罐头还没有过来,估计罐头也不想逃跑吧,我便一个人打着赤膊跑下了山,往大路跑去,快要跑到大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和摩托车灯,我就钻进路边的灌木丛躲着,等摩托车开过来的时候,发现真的是那些混混们,等他们过去好大一会,我才从灌木丛中钻出来,往前面走,我一个人孤独的在路上走着,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狗叫,不知不觉,我已经泪流满面。

  路上没有车,好不容易一辆黄包车经过,我挥手让黄包车停,黄包车却加速躲着我开了过去,黄包车司机可能看到我没穿衣服,以为我是混子,不想惹事吧。走了一两个小时,终于回到了县城,此时已经很晚了,路灯全部熄灭了,街上黑暗一片,我翻墙进了宿舍,换了干净衣服后又出来了,我不敢在宿舍里呆,怕他们会来找我。

  我去了录像厅,录像厅只要两块钱,可以看通宵电影,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小放映厅,专门放成人电影。我是成年人,很自然就进了放成人电影的小厅,里面除了一些民工,就是一些学生了,脚臭味熏天。我作者看了一会,突然听到后面有喘息声,回头一看,一个民工模样的长相猥琐的人在那啥,太恶心了,我狠狠盯了那个民工一眼就去大厅看了。

  在大厅睡觉都睡的不踏实,我用刀伤了南风哥,从昨天晚上他们的聊天里面,我就听出了南风哥是四大金刚带队的,我得罪这种人了,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如果我解决不了的话,就只有退学了,直接不读,不然我肯定会死得很惨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真正睡着,天快亮的时候,我才迷糊的睡了一会,睡起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我吃了点东西就去那个游戏厅找刘敏去了。

  刘敏貌似混的非常不错,因为他手下白板都很牛了,他应该在白板之上,但是到底是什么地位,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刘敏能不能对付得了南风,这次我是愿意花钱解决问题的,我还有两千来块钱,全部给南风当医药费也无所谓。我知道南风的伤其实也不是很重,我故意挑那个地方下手的,也是爸爸教的,那个地方下手不伤筋骨不伤动脉,但是能让人走路不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