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笑着没说话,而是把他的衣服扒了开来,一扒开衣服,就露出了里面裹着的纱布。白纱布几乎缠满了他的胸部,心口位置的纱布还被血染红了,狐狸指着他胸部说这是划的,两刀,缝了三十七针,还有脑袋上面,缝了十几针,我是不愿呆在医院才出来的,你别以为我没什么事,我的这些伤,或多或少和你兄弟有关吧,狐狸说完指了指我。白板正要说话,突然刚刚办公室里面的那几个人都串了出来,每个人都拿着铁锹锄头之类的东西,一下子就冲到了我们身边,把我们围住了。

  我吓得要死,以为会打起来,都做好了如果打起来就跳到河滩上面逃跑的准备了,没想到白板一点都没有惊慌,而是对着那个络腮胡子说葛老板,我们只是找狐狸聊聊,你们这是要干嘛?你刚刚当上老板,还不知道你在明处,我们在暗处的道理吧。

  络腮胡子把铁锹扛在肩膀上,说白板,我他妈的是刚刚才当上老板,但是老子也是混出来的,你他妈的这么嚣张的带人来我沙场找人,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他妈能直着进来,老子就能让你躺着出去,你现在识相的话快滚,不然老子不客气了。

  白板脸上挂不住了,摸了摸腰间鼓鼓的家伙,说葛老板,当上老板了就是不一样啊,别忘了,你他妈以前也是跟斌哥一起混的,现在翅膀硬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络腮胡子摸了摸胡子,说这是斌哥的事情,你他妈不早说,还和以前,蠢得吃牛屎,你早说是斌哥的事情不就完了,说完挥了挥手,带着那些人又走回办公室去了。

  白板和狐狸商量了一阵,最后一致达成协议:我和安子的事情,狐狸不参与,斌哥这边的人也不参与,我们要闹就自己去闹。商量完后,白板问我什么意见,其实我觉得最好的结果是安子不再欺负我了,但是现在能让狐狸不插手我们的事情,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怕再谈下去再生出枝节,就答应了他们的谈判结果。

  白板骑摩托车送我回学校的路上,一直和我抱怨学校风气太差,他当初就是在学校里被欺负怕了,然后加入帮派组织,然后走上混社会的道路的,送我到学校门口后,白板让我在学校里别怕,有事再去找斌哥,我在学校门口把放在鞋垫里面的钱拿了出来,给白板买了包好烟,不过白板没要,让我自己留着抽,然后骑着摩托车走了。

  这两天可是把我折磨的够呛,一直提心吊胆的过日子,都矿了一整天课了,我在学校外面吃了个炒粉,就去上晚自习了,我进教室的时候,安子不在,陈璇闷闷不乐的坐在桌子上发呆,我一坐下,陈璇就说你今天哪去了,你女朋友来找你了。

  我莫名其妙,说我哪来女朋友,女朋友还在丈母娘家里,还没发货过来呢,陈璇切了一下,说别装了,今天还到教室来找你了,个子高高的,白白的,头发上面还绑着一个蝴蝶节。我笑了起来,说那哪是我女朋友,那是我表姐,怎么,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陈璇嘴角撇了撇,说是你表姐啊,怪不得和你长得有点像,没说什么事情,问了你不在就走了。我说你得了吧,又不是我亲表姐,怎么会像。和陈璇聊了一会,安子和蜡狗几个人就一起进了教室。

  6q酷W匠网,I正$版r首B发w◎

  我看了看安子,发现安子恶狠狠的盯着我看,我没理会他,继续和陈璇聊了起来。聊了一小会,安子走到我桌子旁边,拍了拍我的桌子,说混蛋,起来,老子要坐这里。

  我没动,也没看安子,正要说话,陈璇站了起来,说安子,你还没打够,还没打怕是不是,这次不会给你换了,下次也不会给你换了,你如果还嫌皮痒的话,我还可以叫竹竿他们给你挠挠,安子指着我说陈璇,都是这个小人在这里挑拨离间的,我们的关系都是被他破坏的,你还帮他说话,真是小人得志。

  “小你妈了个大笔,从今以后,别他娘的跟我换位置了,老子是不会换的,还有,以后再他娘的拿东西扔我,老子要扒了你的皮。”我脱口而出骂了出来,刚刚在回来的路上,白板就一直让我不要再软弱,如果我不软弱的话,他们可能打我一次,两次,就不会再打了,而我一直选择忍让,他们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下去的,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我想象也有道理,我要摆脱被欺负的命运,只有自己强硬起来,脱口而出骂人的感觉真爽。

  安子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竟然敢骂他,愣了愣,然后说去你妈的,晚上再说,你他妈的还翻了天了。说完走回到了座位上。

  安子一走,陈璇就翘着嘴笑着和我说天养,我就知道你不是软蛋,哈哈,终于憋不住了吧,不过,晚上你怎么办,要不要我叫竹竿他们再过来一趟。

  我这才想起来,竹竿不让我和陈璇说话的,我竟然差点忘记了,我摇了摇头,说不用,我自己能解决的,以后的事情,也不用你帮我了,说完就看起金庸的武侠小说来了。

  下完晚自习,刚刚回到宿舍没多久,安子和蜡狗还有两个我们班上的就进来了,安子从门后面拿出拖把,把木棍抽了出来,对着我床旁边的铁床架狠狠的打了一棍,说吴天养,你他妈的仗着有女人帮你,尾巴翘起来了啊。

  我一把把放在我面前的凳子用两只手举了起来,本来想朝安子的头上打的,但是他头上裹着纱布,我就朝他的身上连砸了几下,一边砸一边说以后再欺负老子,老子就弄死你。蜡狗他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我的凳子不知道被谁抢走了,我被他们弄倒在地上,哄乱的打着我。

  我并没有动弹,也没有叫唤,静静的忍受着,等他们一个个打得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后,我忍着浑身的疼痛爬了起来,一下子朝安子身上扑过去,把他扑倒在地,胡乱的打着他的脑袋。

  但是很快,我又被拉开了,紧接着,又是一顿爆打,我的鼻血又流了出来,我依然默默的忍受着,等他们再一次打累后,我又爬了起来,这次爬起来,安子似乎有些害怕了,往后退了两步,我擦了擦鼻血,笑了笑说打完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