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颤抖着的手,很快的抓起桌子上面的一个空啤酒瓶,直接就砸在了安子的脑袋上面,啤酒瓶碎了,我把剩下的半截啤酒瓶一丢,一把把安子的身子提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茶几上面,然后一边大骂着去你妈,去你妈,一边一拳一拳的打在安子的脸上,身上。

  安子用充满恐怖的眼睛看着我,大声哀叫着说算了算了,安子,别打了,再打会把我打死的,打死了你要坐牢的。

  我没理会安子,继续一拳一拳的打着他,这时候,陈璇起来了,哭喊着拉住了我,说好了,天养,我们走吧,别打了。

  陈璇的哭声让我冷静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安子被我打得满脸鲜血了,我脑袋里面突然闪现了我在市里读书的时候,用刀捅那个混混时候的情景。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赶紧住了手,然后拉着陈璇往外面跑。

  我和陈璇跑出KTV,直接跑到了陈璇家里,陈璇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家的房子有三层,外面看起来不怎么样,里面却装修得非常豪华。

  $酷`U匠z网永◎k久免@*费|看=小说

  在陈璇家的客厅坐了下来,我还在急促的呼吸着,我刚刚打人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感觉到一阵畅快,此刻,我才感觉到了害怕,把安子打成那个样子了,这该如何收场,安子的哥哥是大混混,这次,我惹下大麻烦了。

  陈璇拿出一瓶红酒,说刚刚没喝过瘾,现在继续,我没有心思再喝酒了,但是也不好拒绝陈璇,便和陈璇喝了起来。

  陈璇似乎并没有为她刚刚被欺辱了感到悲哀,反而好像心情很好,说我今天终于振作了,她早就看出我其实不是个软蛋,因为我每次被欺凌的时候,她在我的眼里根本就看不到害怕,我每次哪怕挨打,都挨打得很自如。

  没想到陈璇观察我还观察的这么仔细,这倒是让我比较兴奋。喝了几杯酒后,陈璇安慰我说不用害怕,这件事情她可以帮我摆平。而且这件事其实不能算是我的事,严格来说,是算她的事情,是因为她,我才惹下麻烦的,她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我说安子的哥哥可是有名的大混混,不好处理啊,陈璇笑着说什么大混混,不过是十三虎的混混而已,那些混混在学生眼里看起来好像很牛,不过在社会上来说,就是小混混了。我不知道陈璇这是安慰我,还是真的能摆平这个事情,但是还是安心了很多,便敞亮的和陈璇喝起酒来。

  一瓶红酒很快就喝完了,陈璇说话都有些迷糊了,一直不停的笑着,我说要扶陈璇去她房间睡觉,陈璇却往沙发上一躺,把外面的衣服一脱,说我刚刚和安子斗的时候好像腰上好像被弄伤了,你帮我看看。

  我喝了点酒,也有些晕晕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屁股坐在陈璇旁边,就去看,可是陈璇还穿着连衣裙,我不知道如何把连衣裙脱了,不知道如何下手。摸索了一阵后,陈璇才哈哈笑着说笨蛋,上面有个拉链啊,把拉链拉下来就好了。

  这下我有些激动了,笨拙的把拉链拉开了,露出了陈璇雪白嫩滑,曲线玲珑的后背,蹦得紧紧的白色的胸Z后面有几颗闪闪发光的那种扣子,我顿时升起了一股把这几颗扣子解开的冲动。

  我用手在陈璇腰上摸着,摸到右下方的时候,陈璇说就是那里,然后我去拿了红花油给陈璇擦了一会,擦完后陈璇说她走不动了,命令我把她抱到浴室去,她自己洗澡。

  我把陈璇抱了起来,她身上很好闻,有着一股很清新的花香,我抱着陈璇按照陈璇的指示往浴室走,无意中,我和陈璇的目光相遇了,陈璇的呼吸似乎有点急促,胸一起一伏的,正用很热烈很热烈的眼神看着我,我脑袋一麻,一股冲动又涌起来了,如果按照电视里面的剧情,我这时候应该很温柔的舔一下她的嘴唇,再吻上去。

  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但是我还是没有胆量吻上去,把陈璇抱到浴室后,再一次按照陈璇的吩咐,帮她把裙子后面的拉链拉了下来,然后逃也似的出了卫生间在沙发上坐着。

  等卫生间里响起了稀里哗啦的水声后,我才发现,卫生间的门根本都没关紧,只是轻轻带上了,还留着一个最少有十几厘米宽的缝隙,如果我走到卫生间门口去,肯定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的。我心里面响起了两个声音,一个说那是陈璇故意留的缝隙,意思就是让你进去,另一个声音又说人家陈璇是富二代,又是美女,怎么可能会留缝隙给你呢,怎么可能会对你一个屌丝有意思呢。

  我浑身躁动着,帐篷已经高高顶起了,但是一直到洗澡的流水声停止,我还是没敢过去。陈璇穿着睡衣出来了,拿了条浴巾给我让我去洗澡。

  虽然我拿浴巾的时候是弯着腰的,但是我帐篷的秘密还是被陈璇给看到了,陈璇笑着说天养,你弯腰干嘛,你弯不弯腰,我都知道你那里,站起来了,哈哈。我接过浴巾,赶紧溜进了浴室。

  一进浴室,我就看到陈璇的内衣裤放在洗手台上面,很是显眼,我再也憋不住了,重重的把门关好,一边放水,一边拿着陈璇的内衣K研究了起来。不知道为何,这次我居然这么快就自己解决了问题。洗完澡后,我用浴巾一裹,就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午,陈璇带我去了一个溜冰场,溜冰场里面很多人,各种口哨声,嘻哈声此起彼伏,我们一进去,坐在外面的那一堆混混堆里面的一个戴着墨镜,戴着耳环的高高瘦瘦的混混就朝我们走了过来。

  这个混混走路有点像鸭子,一摆一摆的,走到我们面前后不屑的看了看我,然后张开手,夸张的和陈璇抱了抱,说璇璇,好久都没来溜冰了啊,这是谁,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