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敲开了舅妈家的门,屋里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带着粗粗的黄金项链的光头。我舅舅几年前就得肝癌过世了,舅妈带个男人回家也没什么稀奇的,我一坐在沙发上,舅妈就看了看我的脸,说天养,你是不是在学校里和别人打架了?脸都肿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自己摔的。舅妈一边给我削平果,一边说天养,你自己也要争点气,你爸爸还在坐牢,你妈现在也很辛苦,上次你捅伤了人,你妈把积蓄都用得差不多了,才把医药费给别人陪上,又借钱帮你转了学,这才转过了几个月,你又和别人打架,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你看看你妈为了你都操成什么样子了,三十来岁的人,看上去跟个老太婆一样,你啊,和你表姐差不多,真不让人省心啊。

  我鼻子一酸,被舅妈说道我的痛处了,我就因为不想惹事,碰到事情忍忍忍,一忍再忍,别人都以为我好欺负,所以被欺负得越来越凶,上次用刀捅人,也是因为被欺负到极限,实在忍受不了了,我才捅人的,而大人们只看到了我捅人,不知道我是因为受了很多委屈,才捅人的。

  我强忍住要溢出来的眼泪,不停的眨着眼皮,低下了头。这时候,坐在我旁边的戴着粗粗的金项链的光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和舅妈说你可别这么说你外甥,现在风气不好,尤其是学校里面,这些帮派那些帮派的,老实学生都要受欺负,不能太老实了。

  没想到这个男人看上去那么凶,却倒是挺善解人意,我抬起头,感激的对光头男人点了点头。

  光头男人把舅妈削好的苹果拿了过来,塞给我,说叫天养是吧,你哪个学校的,我接过苹果,但是我的牙齿很痛,我只能用门牙细细的咬着苹果,说是二中的。

  光头男人说二中我倒是没熟人,这样吧,你要是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要是被人欺负了,你就到你们二中门口那个永顺游戏厅找刘一刀帮忙,你和刘一刀说你是我外甥就行了,不信让他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对了,我叫九贵。

  我正想在和光头男人说什么,舅妈却瞪了光头男人一眼,说好的不教,教些这些东西,可别被你教坏了。舅妈说完就让我去洗澡睡觉去了。

  当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身上的疼痛在软软的席梦思床上似乎更加剧烈了,上床了不久,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舅妈的声音。

  我仔细一听,原来是九贵要和舅妈干那事,舅妈让九贵戴T,但是九贵不愿意,僵持一会后,舅妈就啊啊叫了起来,也没提T的事情了,越叫越大声。

  舅妈虽然也三十多岁了,但是长得很不错,属于很妖艳的那种,有着长长的眼睫毛,和很性感很诱惑的眼神。加上那厚厚的性感的嘴唇,确实诱人,我都经常会想象舅妈如果不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舅妈的声音让我更没有睡意了,在舅妈叫的热火朝天,走火入魔的时候,我终于没忍住,自己解决了一下,解决完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陈璇没有来上课,我担心了一个上午,下午的时候,陈璇还是来了,我不敢和陈璇说话,陈璇也没和我说话,到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陈璇才给我传了个纸条,上面写着:我知道一些事情你都是被逼的,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怂,你越是怂,别人越欺负你。

  我给陈璇回了纸条,说我只想顺利的读完高中,其实我本不怂,只是我没有张狂的条件,我狂不起。

  陈璇收到纸条,摊开手,对着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摇了摇头,我知道陈璇有些看不起我,但是无所谓了,即使她看得起我又能怎么样,我配不上她,她是富二代,又是大美女,能和她同桌,能默默的喜欢她,能偶尔和他聊聊天,我就满足了。

  之后的几天,我和陈璇的关系慢慢好了,在安子给的压力下,在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给陈璇传了纸条,说周六晚上请她唱歌,陈璇问还有哪些人,我说没别人,就我和她,不过她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带一个朋友来,纸条传过去之后,陈璇并没有回我纸条,我以为陈璇不答应我的邀请呢,心里即有些失落,又有些欣慰。

  酷S匠网B☆首X/发

  下完课的时候,我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就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回过头一看,是陈璇,陈璇塞了个什么东西在我手里,然后小声和我说周六晚上你打我家电话吧,我和你去唱歌,说完神秘而羞涩的笑了笑,走了。

  我拿起陈璇塞给我的东西一看,是个蛇油冻疮膏,我的手一到冬天就会生冻疮,不过,我还从来没有用过冻疮膏呢,一股暖流在心中荡漾开来。

  星期六上午,安子又凶天凶地的来我寝室了,让我赶紧去把事情安排妥当。我赶紧到学校外面去给陈璇打电话,走在路上,我一直在犹豫,安子让我把陈璇叫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如果陈璇出来了,肯定会受到伤害的,如果陈璇被伤害了,那我一辈子也良心难安的,不过如果不叫的话,安子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可能会被逼得转学,而我转学的话,我后妈会很难过的,她虽然是我后妈,但是对我真的很好,和亲妈一样,我真的不忍心让她难过。

  我犹豫着还是给陈璇打了电话,让陈璇晚上七点到学校不远处的永乐KTV唱歌,陈璇很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六点,我和安子就出发了,安子开了两个相邻的包厢,然后让我在门口等陈璇。他就到我们包厢的隔壁那个包厢去了。

  七点还没到,陈璇就穿着一件粉红色连衣裙,戴了一个墨镜,像仙女一样来了,是一个人来的。我赶紧把陈璇带到包厢,问陈璇喝不喝酒,陈璇说喝就喝,谁怕谁啊,我便叫了一打啤酒,一个果盘,一些小吃,和陈璇一边喝酒,一边唱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